SCP-1230
評分: +5+x
blank.png
new1230.png

SCP-1230

項目編號: SCP-1230

項目等級: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1230應收容於Site-12的安全儲存鎖櫃。取用該項目者需要具備2級權限並分別獲得3級權限的研究與維安人員許可及監察。監察人員不應閱覽SCP-1230的內容。取用SCP-1230的人員必須繳交一份書面報告描述接觸後48小時內的做夢經歷。(見附錄-1230-A) SCP-1230已被重新放置於Site-12主圖書館櫃台後的安全儲存鎖櫃。經過站內精神醫學專家評估為處於心理滿足狀態的2級權限人員可以取用該項目。取用SCP-1230的人員必須繳交一份書面報告描述接觸後48小時內的做夢經歷,並且參加後續追蹤的心理檢驗。

描述: SCP-1230是一本無標籤的綠色封面精裝書,除此之外沒有明顯特徵。當SCP-1230被翻開,它會在第一個被閱覽的頁面顯示「英雄誕生」,而除此之外的頁面將為空白,這一狀態會在書本每次闔上時「重置」。該現象最初並不會帶來顯著影響,但是讀者陷入睡眠後將夢見自己在一個充滿麻煩的世界裡擔任主人公。做夢者在夢中意識完全清晰且所有感官運作都如清醒時一樣。受影響產生的夢境根據讀者的想像會各有不同,但大多數傾向於讀者喜歡的冒險傳奇故事。現有紀錄顯示,這些夢境在讀者主觀意識中的延續時間從45秒(見實驗 1230-3)到200年(見實驗 1230-5)不等,然而他們在客觀現實中實際睡眠的時間很少超過平時的睡眠長度。在讀者醒來過後,他們能夠清楚記得夢境中每個層面的細節。一名稱為「持書人」(SCP-1230-1)的角色總是會出現在SCP-1230引發的夢境中。它的外觀是一個身穿綠色斗篷且蓄鬍的男人,它自稱為SCP-1230本身的人格化。SCP-1230-1在報告中對於做夢者都很和藹且幫助良多。它聲稱它喜歡製造這些「奇幻景觀」且總會試著把它們形塑為做夢者最能樂在其中的形式。它在夢境結束時會表現悲傷並要求做夢者「請早日再來」。

發現: 位於[已刪除資料]的小書店店主雖然沒有任何關於持有該無標籤書本的記憶,但曾嘗試向當地新聞出售一則有關「神奇夢書」的小故事。基金會聲稱該故事只是一場騙局便將其抹消,同時沒收了SCP-1230。

實驗1230-1: F███████博士為了測試該項目的影響範圍,翻開SCP-1230後搭機到他位於[內容刪節]的故鄉,在當地旅館住了一晚。F███████博士返回工作岡位後報告SCP-1230-1出現在他夢裡並解釋一旦你閱讀了「英雄誕生」,那麼夢境就會立刻被植入在你的潛意識中,而後SCP-1230-1即可對其進行遠距操縱。F███████博士對於SCP-1230-1的合作表示讚賞。

實驗1230-2: SCP-1230上方設置有攝影機,並利用一具機械「手臂」翻開該書本。該實驗中所有頁面都呈現空白。這可能是因為SCP-1230只會在能夠作夢的存在翻開它時產生效應。SCP-1230-1對下一名做夢者解釋它其實只能影響「具備想像力」的存在,而包含動物在內的大部分生物都不受其影響。

實驗1230-03: 一名D級人員根據指示翻開書本並(在多次保證他的經歷只會是夢境後)按照命令立刻在夢中尋找殺死自己的方法。測試對象只沉睡了45秒就流著冷汗醒來。在報告中,他聲稱他在一次追尋「聖劍克拉迪烏斯」的冒險中抵達了名為「灰燼山峰」的火山口。當實驗對象被問及為何能知道那些名字,他聲稱「就好像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認識它們了。」他似乎是自己跳入了上述火山並「感覺到一陣高熱」才醒過來。D級人員申請「再試一次」的許可。該申請已被否決。

實驗1230-04: 一名D級人員根據指示翻開書本並在夢中嘗試對自己造成非致命的傷害。經過6個小時後,D級人員醒來並回報他身上有一種前所未有且難以忍受的「麻痛」。他在報告中還稱自己與一名穿斗篷的老人相遇,對方問他為什麼要傷害自己,但也感謝他沒有「像另一名粗魯的朋友」一樣立即自殺。

實驗1230-05: B████教授填寫了一份取用SCP-1230的申請,由於他自身的4級權限,該申請很快就通過了。站務人員們回憶B████教授幾乎「明顯的興奮到顫抖」,同時還報告B████教授是一名桌上角色扮演遊戲的狂熱愛好者。監視紀錄顯示B████教授翻開書本,閱讀了該段文字,在書桌旁坐下並立即陷入沉睡。站務人員在B████教授超過15小時都還沒醒來時收到警報並呼叫了安全人員。在睡著後經過大約24小時,B████教授開始活動,觀察報告稱「他緩緩地抬起頭並環顧四周,表現出非常明顯的困惑。」安全人員進入房間以確保他的狀況,但他對此回應道「我在哪裡?」此後他被送往醫務中心並由站務人員向其解釋他的所在地與身分。數分鐘後,B████教授似乎恢復了自身的記憶並聲稱自己要如廁。B████教授15分鐘後依然沒有離開廁所,一名護士進入發現他已經利用自己的皮帶上吊自殺。他在牆上潦草的寫下了遺言:「我無法回來面對這一切。」F███████博士前去詢問SCP-1230-1發生什麼事,然而在翻開SCP-1230後,所有書頁呈現浸濕的狀態並寫滿同一段語句:「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讓事情變成這樣的。我只是希望讓人開心。」不斷重複。為了進行溝通,F███████博士在SCP-1230內頁貼上一張便條紙,寫著「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你談談。」隔天早晨,F███████博士回報了一段他有關SCP-230-1的夢境。

上述報告不久後,監視影像顯示F███████博士將另外一張紙片夾入SCP-1230。幾天後,SCP-1230又開始一如既往地顯示「英雄誕生」的開場白。F███████在被問及夾入了什麼紙條時拒絕回答,他聲稱他「只是給了點友善的建議。」

附錄1230-A: 在最初的測試中,SCP-1230-1詢問做夢人員是否可以把自己轉移到有許多書籍(最好是虛構作品)的地方,這樣一來能讓它更方便思考如何建構它的「奇幻地景」。經過許多實驗證實SCP-1230不會造成任何威脅,該申請被通過而SCP-1230已轉移至Site-12的圖書館存放。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