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04-RU
評分: +3+x

SCP-1004-RU-1

SCP-1004-RU-1正在植入火星土壤。照片由NASA拍攝。

項目編號: SCP-1004-RU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004-RU-4為目前唯一處於基金會控制之下的SCP-1004-RU個體。項目當前被關押在一個任何方向尺寸都不超過10m的房間內,從而使項目的運動受到限制(尤其應阻止項目活動其尾部)。房間內壁必須覆蓋一層至少10cm厚的矽脂橡膠並在所有接縫處填充矽酮密封膠。房間應保持通風從而將溫度控制在70℃以下。每天從位於天花板上的窗口向項目投放100kg的矽酸鹽類岩石(如沙子、碎石、礫石等),投放的岩石應先通過工業磁鐵以除去分散在其中的鐵、鎳物質。房間的地板應有一定坡度並安裝一個排水口以排出項目產生的酶,爐排、排水管與酶貯存器必須由硬矽膠塑料製成,酶貯存器的容積至少為1m3並每三天更換一次。

不論何種情況項目都禁止與鐵、鎳接觸,若有違反,則立刻激活557-Boomerang協議。

描述: SCP-1004-RU為一類於2011至2013年間墜落在太陽系各天體上的異常隕石的統稱,具體信息見下表。
編號 墜落地點 墜落時間 記錄
SCP-1004-RU-1 火星,伊奧利亞沼平原 2011年10月 NASA的火星軌道探測器觀察到了隕石墜落產生的光線。紅外攝像機很快就監測到隕石坑冷卻異常的緩慢,這被認為是具有內部熱源的外星人造物存在的證據。信息被立刻加密並轉移到NASA的███████部門並進一步轉交給了基金會。基金會已經與NASA就調整好奇號火星車的探測計劃達成了協議。
SCP-1004-RU-2 小行星E████████ 2012年12月 █████望遠鏡監測到一顆近地小行星上的閃光冷卻異常緩慢,基金會隱瞞了事件並向該小行星發射了無人探測器。
SCP-1004-RU-3 月球,雨海 2013年2月 與前述事件經過基本相同。基金會掩蓋了信息並與CNSA就適當調整玉兔號月球車的探測計劃達成協議。
SCP-1004-RU-4, 5和6 地球、烏拉爾地區 2013年2月 大量平民目睹並拍攝了隕石墜落時明亮火球墜落的現象,視頻迅速在互聯網上傳播,使得信息掩蓋無法進行。隕石墜落地點被基金會俄國分部的工作人員控制並向媒體散播了隕石落入海中的消息。隨後其它科研組織又向基金會提供了另外兩塊隕石殘骸。三塊隕石的其中兩個(SCP-1004-RU-5與-6)在研究過程中被摧毀,另外一個則納入收容。

SCP-1004-RU為一種具有生物特徵的有機矽結構。每個個體由一個長3m的蛋形“頭部”和一個從“頭部”尖端延伸出的長而細(長40m)的“尾部”構成。 “頭部”前端有一個開口,兩邊對稱的長有六個腺體。項目外殼的顏色為半透明的乳白色,帶有彈性。儘管其外殼很容易被切割或鑽孔,但它可以承受巨大的衝擊和壓力,包括超過1000倍大氣壓的壓力和超過4000K的溫度。項目的內部結構仍然未知,X射線和超聲波檢查無法發現任何可辯識的結構,而當SCP-1004-RU-5的外殼被打開時,其內部物質立刻分解。

SCP-1004-RU“頭部”的腺體可以分泌一種被稱為“酶”的物質,這是一種溶解能力極強的未知液體,可以腐蝕地球上絕大多數的礦物質、金屬和有機物,但對矽和有機矽化合物無效(因此不會對SCP-1004 本身造成傷害)。項目藉此融化土壤並吸入形成的液體,然後以一種未知的方式來消化它。從其較弱的中子通量來看,項目的新陳代謝似乎不僅涉及化學反應,還涉及核反應。消化最終會產生大量熱量和酶。後者被認為對採礦和化學工業有重大意義,因此基金會正計劃將其用於商業用途從而為自身帶來利益。

SCP-1004-RU不具有智能和復雜的行為模式,項目唯一的目標就是滲透到地球內部。當從太空墜落到行星表面上時,項目被激活並開始分泌酶,溶解其下方的土壤並鑽入產生的液體中。接下來,項目通過旋轉“尾部”進行挖掘並加速向更深處掘進,通過這種方式,項目的挖掘速度可以達到█m/min,即使在最堅硬的岩石中也是如此。當項目完全浸入液體中時,它會將其“尾部”捲曲成類似開瓶器的形狀,像螺旋槳一樣旋轉並垂直落下。即使在完全封閉的房間內,項目也會持續分泌酶,且似乎並不清楚這是無效的。

SCP-1004-RU-2

SCP-1004-RU-7在溫泉池中的生長結構。通過超聲波拍攝。

為了研究SCP-1004-RU在地球內部的行為,一個在一層液態鐵鎳混合物的頂部填充了液態玄武岩的高溫實驗池被建造,並使用超聲波聲吶探測池內發生的事情。 SCP-1004-RU-6被浸入池中。當項目的頭部接觸到模擬地核的液態鐵鎳層時,項目的外殼立刻分解並迅速生長重構為一個由鐵鎳合金與硅酸鹽組成的複雜的分形結構(見圖2)。該結構(稱為SCP-1004-RU-7)表現出生命跡象和比SCP-1004-RU-4、-5與-6更加複雜的行為模式。值得注意的是,項目似乎發現了在實驗池周圍的研究人員並試圖逃離現場。由於SCP-1004-RU-7極速生長並以約██m3/min的速度吸收池內物質,實驗被迫終止並緊急冷卻實驗池。然而儘管在凍結狀態下,SCP-1004-RU-7仍然能夠[數據刪除],最終依靠[數據刪除]才實現了完全完整的無效化。

SCP-1004-RU植入地球的後果可通過小行星E████████的情況來判斷。在SCP-1004-RU-2擊中小行星六個月後,基金會的自動探測器到達小行星附近並發現了一個複雜程度遠超SCP-1004-RU-7的分型結構。該結構在████公里遠的位置“注意到”了探測器並通過分裂出自身的副本並向探測器發射作為回應。據研究人員觀察,第一個副本僅僅算得上“粗糙的模仿”,然而此後發射的副本準確性迅速提高,自第十次起,項目甚至開始向探測器發射無線電信號(儘管其似乎毫無意義)。最終探測器依照計劃通過[數據刪除]完全摧毀了小行星。

考慮到火星和月球遭到SCP-1004-RU-1與SCP-1004-RU-3植入帶來的危險,好奇號火星車與月兔號月球車已裝配了[數據刪除]使其能夠摧毀至少███m深的物體。預計在201█年,兩輛探測器可以到達各自的目標位置。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