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6
評分: +8+x

項目編號:SCP-096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96被收容於一五公尺×五公尺×五公尺的密閉鋼製立方體收容室中。每週必須檢查收容室是否存在任何裂縫或孔洞。SCP-096的收容間禁止安裝任何影像監視器或光學監視工具。安保人員應使用預先安裝於收容室內的壓力傳感器和雷射探測器以確保項目的存在。

未經Dr. ███和O5-█的允許,嚴禁使用任何疑似SCP-096的照片、影片或錄音。

描述:SCP-096是一種異常人形生物,高約2.38公尺。項目的肌肉含量很少,對其體重的初步分析表明項目具有輕度營養不良的症狀。項目的手臂和身體其餘部分的比例嚴重不等,每隻手臂的長度約為1.5公尺。項目的皮膚大部分皆沒有色素沉澱,亦沒有任何體毛的跡象。

SCP-096的下顎可以張開到普通人類的四倍大小。除了眼睛以外,其他面部特徵依然和普通人類相似,項目的面部亦無色素沉澱。目前尚不清楚SCP-096是否失明。項目未曾表現出任何更高級的腦部功能,並不被認為是智能生物。

SCP-096通常極度溫馴,從其收容室的壓力傳感器顯示,項目大部分的時間皆在東牆附近踱步。但是,一旦有任何人直接的、透過錄影或相片觀看SCP-096的臉部時,項目會進入嚴重的情緒崩潰。SCP-096將會開始使用手遮住臉並不斷尖叫、哭泣和叫喊。在被觀看面部約一至兩分鐘後,SCP-096將開始跑向觀看項目臉部的對象(於此稱為SCP-096-1)。

SCP-096在紀錄中的移動速度從35km/h至███km/h不等,移動速度似乎取決於項目於SCP-096-1的距離。目前沒有任何已知的材質或方法能夠阻擋SCP-096的前進。SCP-096-1的位置似乎並不影響SCP-096前進,項目似乎本能的知道SCP-096-1的位置。

筆記:觀看描述SCP-096的藝術作品時似乎不會觸發項目的攻擊行為(請參閱附錄096-1)。

當項目到達SCP-096-1的位置後,SCP-096將殺死SCP-096-1並[數據刪除]對象。在所有案例中皆無發現任何受攻擊對象的殘留痕跡。然後SCP-096將原地坐下數分鐘,隨後其將會恢復鎮定狀態並保持溫馴。接著SCP-096將會嘗試回到它位於[數據編輯]的原生棲息地。

由於項目的收容突破將可能造成嚴重的連鎖反應,包含違反基金會的帷幕協議和造成大量平民死亡,因此應將SCP-096的再收容工作設為Alpha級優先事項。

Dr. ███已請求立即處決SCP-096(詳見訪談096-1)。請求正在等待討論。對項目的處決已被批准,並由Dr. ███於[數據編輯]日進行。詳見事故096-1-A


音檔紀錄——訪談編號096-1

採訪者:Dr. ███
受訪者:█████████上尉(已退役),機動特勤隊Zulu 9-A的前任隊長

回收事故096-1-A

<紀錄開始>

[[09:14,███████████████時間,研究區域██]]

██████████上尉:初次接觸任務永遠都會是最他媽糟的一團狗屎爛蛋。你根本不知道對面是什麼玩意、能幹些什麼。你也不知道那群現場技術支援人員能拼湊出啥有用的資訊,有時候你能知道整個故事都算是很幸運的了。他們叫我們「把它裝進袋子裡上標籤,帶回來」,他媽根本沒提到不能直視那機掰玩意的事情。

Dr. ███:能請你描述一下整個任務過程嗎?

██████████上尉:好,抱歉。我們有兩台直升機,前後各一台,一台載著我們的小組,另一台載著Zulu 9-B跟Dr. ██████在後面支援。我們遠遠的標記了目標,大概在巡邏路線以北兩公里左右。我猜當時它並沒有面對我們,不然我們那時會當場被撕成碎片。

Dr. ███:你的報告中提到SCP-096對寒冷一點反應也沒有?那時候可是負██度。

██████████上尉:事實上,那時候是負██度。沒錯,那玩意露著光屁股但根本沒在發抖。總而言之,我們降落之後,開始接近目標,██下士準備把它裝進袋子裡,就是Dr ██████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轉過頭去接電話——這一定就是我生還的原因,那玩意一定在我別開視線的時候轉了過來,而且我的整個小隊都看到了。

Dr. ███:然後SCP-096就開始進入情緒激動的狀態?

██████████上尉:嗯。[受訪者暫停了數秒鐘]抱歉,給我一秒鐘就好。

Dr. ███:沒關係的。

██████████上尉:嗯,好吧,我沒看到它的臉。但我的整個小隊都看到了,然後他們付出代價了。

Dr. ███:可以請您再描述的清楚一點嗎?

██████████上尉:[停頓]好,好吧。它開始對著我們尖叫,然後開始咆哮跟哭泣。聽起來不是什麼動物的吼聲,那絕對是人類才能發出的尖叫聲。真的他媽令人毛骨悚然。[再次停頓]當它把██下士抓起來,然後扯掉他的腿時,我們才開始對它開火。天啊,那時他還在尖叫著要我們救他……真他媽……總之,我們打空了一個又一個的彈夾,對它連續掃了好幾輪的子彈。不開玩笑,當它開始[數據刪除]他的時候,我差點丟下槍逃跑。

Dr. ███:那就是您下令使用[翻動文件的聲音]AT-4 火箭筒的時候?

██████████上尉:那是一把反坦克武器。自從SCP-███脫逃之後,我們就一直帶著它。我看過這玩意像撕衛生紙一樣撕碎坦克的樣子,對項目也是如此。

Dr. ███:對SCP-096來說,應該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上尉:它甚至他媽連個毛都沒抖一下。雖然它的半個軀幹都被打飛了,但它還是不斷的扯碎我的隊員。[他在自己的軀幹上畫了個大半圓]

Dr. ███:那麼它有確實受到傷害嗎?

██████████上尉:如果有的話,我看不出來。它鐵定失去了所有器官跟血液,但對他似乎沒有任何影響。不過,他的骨骼完全沒有受到傷害,而且繼續若無其事的把我的隊員撕碎。

Dr. ███:也就是說,那沒有對它造成實際上的結構損壞。你覺得你們大概對SCP-096開了幾槍?

██████████上尉:至少嗎?一千顆子彈吧。我們的門炮手用他的GAU-19機炮對準那傢伙射了至少二十秒。一共他媽的二十秒。那可是六百顆.50口徑的子彈全射中了那傢伙。對它吐痰可能都比較有用。

Dr. ███:這就是Zulu 9-B到達的時間點嗎?

██████████上尉:對,我的整個小隊都沒了。Zulu 9-B設法用袋子罩住它的頭,它才坐了下來。我們把它帶上直升機,然後帶來這裡。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碰巧沒看到它的臉,也許是上帝,或是佛祖,或是任何想讓我活下來的傢伙。操他媽的。

Dr. ███:我們弄到了一張由一名畫家對SCP-096臉部的素描,您想看看嗎?

██████████上尉:[停頓]你知道,在聽過那玩意的尖嘯聲,和我的部下的慘叫聲之後,我對剛剛的提議只有一個想法。不要。就只是……不。

Dr. ███:好吧,我想我們完成訪談了,謝謝您,上尉。

[椅子挪動的聲音,隨後是離開房間的腳步聲。██████████上尉被確認離開了22號訪談室。]

Dr. ███:麻煩記下這點。我提出將SCP-096進行處決的要求,越快越好。

<紀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