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3「紫羅蘭」測試
評分: +2+x

鏡面測試之三:顏色(紫羅蘭)

實驗對象為D-84930,男性,21歲,體格平均。實驗對象的背景顯示有於緝毒行動中殺害一名警察的二級謀殺前科。這類犯罪儘管情節嚴重,但通常不足以使人淪落到與我們共事。然而該次對警察的謀殺過程特別殘暴且施行了過度的暴力,所以才導致此類判決。實驗過程中對象未採取合作態度,須要被持續提醒合作只會對他有益。對象手持SCP-093進入了預先準備好的鏡面,當時SCP-093發出紫色光芒。實驗區域外的技術人員觀察到鏡面在對象通過期間維持呈現正常的反射,但對象完全進入之後鏡面中的視野變為城市地貌,且帶有輕微的紫色色調,類似於第一次測試。影音紀錄如附件媒體檔案:

攝影機畫面閃動開啟並搖攝該區域周遭。實驗對象的所在位置看起來是一現代化都市區,與紐約市類似。街道上幾乎完全淨空,除了還有幾輛未知品牌與型號的車子被停在路上。這些車子看起來非常進步且外型精簡。對象未經指示即試圖往車窗內窺探,但隨即退後幾步並強調它們大多數的周邊都有一股「屎級的臭味」。

控制中心說服對象接近其中一輛車,對象照做,在過程中伴隨著咳嗽。他擦除一面覆蓋車窗的泥土。車內看起來被一團奇怪的棕色物質填滿。其他兩輛車的結果與之相同,然而第四輛載具看起來不如其他車輛陳舊且內部乾淨整潔。該車的車門未上鎖,於是對象很快地鑽進車內並關上車門。對象因此行為被警告,控制中心提醒他,他的生命線完全依賴那一條纜線,雖然纜線並沒有脆弱到會因車門關閉而損傷,但他們也無法回收一名移動中的人類。

對象就此議題與控制中心爭辯,並以攝影機拍攝整片儀表板的外觀,指出他即使嘗試也不可能駕駛車輛逃離。儀錶板上沒有任何可辨認的控制器,沒有點火裝置,也沒有方向盤。上面只有一片小型的黑色螢幕,推測是GPS系統。對象繼續待在車裡,同時控制中心在討論如何進行測試,因為城市地貌遠大於前幾次試驗抵達的區域。

在控制中心持續研議此問題時,對象正從車內觀察市容。在一次攝影機的移動中,畫面裡很明顯有一張臉正盯著車子內,雙眼看著實驗對象;然而,這直到試驗後的影像復閱為止都未被發現。對象也未在任何時間點提出關於該實體的發言。控制中心不久後告知對象保持在原地,一支護衛隊已經被派遣經過鏡面將與他會合。

一隊四人的武裝人員被派遣進入鏡中並前進到實驗對象的所在位置。實驗對象隨後被告知移除其扣環裝束,該裝備之後被回收。該實驗對象的影像傳輸在此結束,影像改由護衛隊的無線設備提供。此設備的影音品質較易遭受干擾,但為求標誌鏡面出口,訊號接收系統被放置在越過鏡面的位置。

實驗對象離開車輛並開始與護衛隊同行。由於有太多可供探索的選擇,他們被指示簡單地移動到最靠近的建築並嘗試進入。該建築的玻璃門上蝕刻著'X.E.A. Research Partners Inc.'(X.E.A. 研究夥伴公司)的名稱,且門板呈現半開狀態;門上存在有磁力鎖系統,但缺失能源而停止運作。隊伍進入建築物來到大廳。

該區域與一般刻板印象中的公司大廳相近。大廳裡有一張C字型的接待櫃台,且有一張被推至遠處的椅子,看起來像是在慌忙之中遭到棄置。還有一具個人電腦終端在櫃台桌面上。隊伍靠近櫃台,而攝影機持有者被指示檢察個人電腦。該設備看起來有足夠電力,Faithful OS(譯:虔誠作業系統)出現在螢幕上並要求以密碼登入。電腦附有鍵盤,不同於按壓式按鍵組成的傳統鍵盤,該鍵盤特別輕薄且按鍵只須輕觸即可輸入。在一次嘗試登入失敗後,螢幕上回應已超出最大密碼嘗試次數,同時個人電腦自動關機。未能確認電腦機殼或電源按鈕存在,於是隊伍繼續前進。

櫃台後方有一左一右的兩扇電梯門,有著與鍵盤相似的觸控按鍵。左側的電梯已經損壞,電梯門敞開而電梯井空無一物。右側電梯看起來可以正常運作且有動力來源。由於沒有明確的目的地,隊伍被指示前往最高樓層以獲取城市的俯瞰風景。所有樓層看起來皆可通過電梯抵達,最高樓層的按鈕顯示為114,但實際上只有112層因為缺少了13和113兩個按鍵。

這次搭乘電梯上升的過程未遭遇特別事件,唯有電梯在經過13與113的時候花費了更長的時間,推測該兩層樓確實存在但沒有任何裝設在內。抵達第114層樓時電梯門打開,隊伍走進一個類似等候室的寬敞空間。該區域有許多蒙上灰塵的沙發椅以及一面大約60吋以上的LCD電視螢幕占滿他們面前的牆面,該螢幕沒有電力供應。一系列窗戶處於開啟狀態,讓陽光可以透進到隊伍行進的遠端,並可以將攝影機放出窗外以各角度進行拍攝。

該城市的市景十分驚人。此建築是可見範圍內最高的建築物之一,但與之比肩的也肯定不少。下方的城市外觀灰色且鴉雀無聲,從此高度往下看無法確認任何生命存在的跡象。城市內有些建築物附著有奇怪的棕色團塊,看起來像是被潑灑在上面一樣,彷彿一團膠狀物質被投擲到建築物上並在凝固前向下滲漏。其他建築物裡有些樓層的玻璃被打碎並有相同的棕色物質從邊緣向下滴漏。隊伍一名成員呼叫攝影機持有者到另一邊的窗戶。

從建築物的另一邊可以觀察到城市的邊緣。注意力被指向一條環繞城市的快速道路,其上正有一隻巨大的半身人型爬過,利用它可伸縮的手臂拖動自身,正如前幾次測試中目擊的一樣。它移動到高速公路上並消失在視野邊界。隊伍回到電梯內,卻發現74樓的按鈕已經被啟動。方才無人接近過電梯,於是隊伍同意進入該樓層。

74樓的門打開,抵達的是一個等候區與一間看起來是醫生辦公室的房間。在接待櫃台上有一張簽到表,填有一系列姓名與日期。簽到表上的日期皆標示為1953年。接待區有一台個人電腦處於啟動狀態並顯示使用者桌面。個人電腦的背景圖案有著一雙巨大的手呈祈禱姿勢,在手的下方寫有Faithful OS(譯:虔誠作業系統)。使用者桌面上有一系列以年份命名的檔案夾。若以滑鼠中鍵點擊其內的檔案,將開啟一文字閱覽程式。所有檔案看起來都是預約紀錄。

在桌子上有一本記事本,標題寫有"From the desk of Dr. Borisizki, Blessed Purificationist"(譯:取自受祝福的淨化師:伯利希斯基醫生的服務處)。通往該醫生專用區域的門寫有相同的名字與頭銜,以及一個十字標誌。此門後方通往一個純白的無塵廊道,其中有兩間檢驗室,而廊道底部還有一扇附有密碼鎖的門。檢驗室無特別之處且符合一般醫生辦公室的設計。所有藥品櫃都空無一物。在控制中心的命令下,少量的C4炸藥被放置在密碼鎖的門板上進行爆破,以強行開啟房門。

門後的空間相較等候區大上許多,看起來容納著數個相似的巨大培養槽。培養槽總數為六個,其中兩個破損而一團棕褐色的琥珀狀物質從中漏出附蓋在地面上。其中一個是空的。剩下三個有著赤裸的人類帶著氧氣面罩漂浮其中。這些培養槽前方管壁上貼有病歷表,寫明生命跡象與狀態。有關病症的部分則以有些古怪的英文寫成,內容看起來更像是在描述人格或個性上的缺陷,或者只是寫有發生在患者身上的事故。

控制中心請求鏡頭拉近到病歷表上的病人頁面。經過對焦後,顯示其中的內容:「公民珍妮佛 ‧ 麥澤爾卡因心靈缺失所苦,此缺失令她趁著她的丈夫離開家中的時候與鄰人交媾兩次。病患將她自身交給與我們的手中,為求己身於肉體及心念上皆得淨化。祈禱者由高位神父烏沃拉金指派,而病患將於三天期間臣服於的眼淚以洗淨其系統,之後她在被釋放時將帶有良善的心靈。」

原文:'Citizen Jennifer McZirka did suffer a lapse of the heart that did lead her to lay with her neighbor twice upon nights of her husband’s departure from their home. Patient did submit herself into the Lord's and our hands for cleansing of mind and body. Prayer administered by High Father Uwalakin and patient submitted to a three day period in the Lord's tears to cleanse her system then released in good spirits.'

最頂端的頁面內容如下:「公民阿爾貝利烏斯 · 法拉凡在一次講道時抨擊一名高位神父,不敬地聲稱的眼淚令其女兒心念不正,並由此控訴其女兒的蕩婦行徑皆起因於高位神父與其祝福。因其褻瀆之語未有明證,赦罪裁判刑罰裁判同意令阿爾貝利烏斯 · 法拉凡自身在一個星期之間沐浴於的眼淚,以求淨化其心念與靈魂,並由此證實其女兒的行徑並非父之手的罪過,且將給予他自身的平靜。

原文: 'Citizen Alberious Farafan struck out at a High Father during a sermon, blaspheming that the Lord's tears did turn his daughter to be unright in mind and heart thusly laying blame for her whoreish activities at the feet of the High Father and his blessing. With no proof of these blasphemes the Forgiving Judge and the Punishing Judge did agree that Alberious Farafan should bathe in the Lord's tears himself for a week to be cleansed of mind and soul thus to prove his daughter's ways are fault of not The Fathers Hands and to give him peace of self.'

至今安靜地與護衛隊同行的實驗對象開始恐慌。攝影機移動並對焦在他身上,而他正被前兩次測試中目擊到的實體包圍著。護衛隊回報對象正處於恐慌發作的狀態,但控制中心要求他們不要干預並等待。實驗對象對著實體們尖叫,然而隊伍指揮官否認有前述實體存在,聲稱實驗對象單獨一人位於牆角。控制中心要求一名成員被派往接近並回收實驗對象。護衛隊員遵循指令靠近對象,影像中那些實體讓出一條道路以供隊員通過,隊員隨後將對象舉起並帶出角落。被一手舉起的實驗對象經過那些實體的隊列後,實體又站回原本的位置填滿原先的空隙。無論實驗對象移動到哪裡,他們皆持續堅定地盯著他。控制中心要求隊伍開始返回。於是隊伍轉身離開。在離開以前一名成員注意到接待櫃檯上有一本活頁夾被標示著"The Lord's Tears"(譯:主的眼淚)。控制中心要求將活頁夾也帶走,於是它被放進了對象的外勤工具箱中。

隊伍回到電梯並降至一樓。在離開建築物後,對象沿著街道指向出入口位置的方向。攝影機畫面移到一條離地快速道路,其上正有一隻巨大的軀幹緩慢地爬行經過。該實體將它無特徵的臉轉向護衛隊,然後向著天空抬起頭,發出一聲吼叫。隊長下令移動,方向是無線接收裝置所標示的位置。在快速道路上的生物將手臂向下延展以觸碰到地面,此時攝影機畫面轉向傳送門位置。全隊中的四人通過出入口,只餘下一人。但實驗對象通過後鏡面即恢復成正常的反射成像。

SCP-093在對象慌亂之中被落在地上,他試圖逃脫出該房間。護衛隊長於是在對象拔出外勤手槍時將其處決。隊長請求重新開啟出入口,但為了找到新的對象使SCP-093產生相似顏色花費了數分鐘的時間。當物件顯示相應的顏色並放上鏡面,鏡面中可見到一套影像接受裝置,同時所有人員皆報告出現一股可怕的味道。隊長與控制中心人員█████一同通過入口。該名餘下隊員的制服與持有物被尋獲並回收,但卻找不到該名隊員本身並且對喊叫毫無回應。該隊員被假定為已陣亡,而影音接收裝置被回收。控制中心與護衛隊人員穿越出入口回歸,此時鏡面又恢復成反射成像。

後續對攝影機的檢閱顯示護衛隊員██████在出入口本該存在的地方撲了空,而後轉身看向那一副過於巨大的身軀。看起來有棕色的膠狀物從該生物身上滴落,並且在離開那具身軀之後很快地如蒸發一般消失。██████用自動武器往該生物的臉部開了數槍,導致黏性較低的棕色液體從「傷口」洩出。██████尖叫並咒罵,此時生物的臉部下降到他面前且攝影機被推倒在地。影像紀錄在約65秒間維持黑暗,畫面恢復光明後見到該生物往回爬至快速道路下方,並將自己拉抬到路面上,最終又朝向它原先前往的方向繼續爬行。

據信██████已經被該生物「吸收」且可能已經被消化。這可能是這些未知實體如何利用對活物的直接接觸來進食的一次實例。推薦今後避免以此為研究議題。本次取回的文件資料被歸檔為██████。

下一次的測試被編列為金黃測試。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