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67
評分: +2+x

項目編號:SCP-067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當項目並非使用或用於研究時,SCP-067應收容在其帶毛氈內膽的木箱中。筆蓋要保持蓋好, 所有使用項目創作的藝術品都需要提交至SCP研究中心進行分析和進一步實驗。

描述: SCP-067是一支由德國公司Pelikan生產的鋼筆,產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顏色為淺綠色,筆身有一條紅線沿側面筆直向下。外殼為橡木,筆尖異常鋒利,即使輕輕按一下也能刺穿人的皮膚。儘管筆尖沒有墨,但筆尖永遠有用不完的墨水。鋼筆所流出的是鐵膽墨水,一種適合藝術用途,但容易腐蝕特定某幾類鋼筆的墨水種類。

從實驗結果推斷,所有握著SCP-067的對象都會失去對其手臂的自主權。雖然持有者的知覺並無受損,但手臂肘部以下部分將被理論上來自SCP-067的未知力量控制。其中一種異常效應為對象將會被控制來寫作自己的傳記,內容包括對象之姓名,年齡,出生日期,犯罪記錄及其所恐懼的東西。有時候,對象會寫下人生中的一次事故。例如,測試對象1204M握著SCP-067時,他開始詳細記錄他前一年發生的摩托車交通意外。但後來,該對象表示傳記所寫的許多詳細信息(例如,他事發時所乘坐的摩托車車牌號,另一架汽車的顏色等等。)他本人其實已經忘記了,同時在書寫時感受到事件好像在其面前再發生一次,「甚至嘗到嘴邊的血味」。

儘管對象以前未受正規的藝術訓練或繪畫天賦,但持有SCP-067的對象也能創作複雜的藝術品。例如,實驗對象1102F是一位沒有任何藝術經驗的年輕女子,但卻能畫出一幅類似於SCP-███的有翼生物,被研究人員描述為[數據刪除]。當對象被要求描述持有SCP-067時的感受,典型回覆是自願放棄對被控制肢體的控制權,從而令SCP-067不受阻礙地完成作品(參見引用的回覆-01)。儘管被指示停止繪畫或書寫,實驗對象卻仍有一種強迫性的意志力來順從項目的影響。

引用的回覆-01: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釋,只是發生某種事情。當我拿起筆時,好像我的手不再是我的了。我知道我可以移走它,但是我選擇不這樣做,因為我喜歡自己畫的畫。就像我的手自己有了生命。突然,我的手停下來了,我意識到我已經完全控制回來,然後將筆放回原處。我看了看我的作品,並發現它有多美麗。我想是這支筆決定完成的, 他藉著我的身體完成了這幅傑作。」

測試和實驗
在██/██/20██進行了一次測試,以了解鋼筆如何影響人類以外的生物。

實驗001:
測試對像是一隻2歲4個月大且已經學會如何使用鋼筆和記號筆的恒河猴,被放置在一個標準的心理監視室(監視室內牆身為中性牆色;且附有單向觀察鏡)中,監視室內放有SCP-067,一張辦公桌和一張紙。

對像用左腳拿起SCP-067,再用右手握著,然後嘗了一口。對象將筆放到紙上聞了一下。 30秒後,對象再次拿起SCP-067,並開始在桌上反復輕敲項目。對象不斷地用力敲SCP-067,直到墨水濺上他的皮毛。然後對象將SCP-067扔到地板上(隨後的機械分析顯示項目沒有因此被損壞)。

此時,對象從紙上撕下了紙的一部分,然後開始用紙擦拭自己身上的墨水。此過程持續了3分鐘,其後受試者用牙齒抓住了那張紙,然後從辦公桌上跳到觀察窗邊緣(由於太過用力,辦公桌翻倒了)。對象開始將紙上的墨水塗抹到觀察窗,同時不斷發聲。隨後的分析表明,50%的發聲與恒河猴平常遇到危險時的發聲一致,而50%的發聲則未能確認。

在觀察窗上塗抹墨水6分鐘後,對象開始用牙齒和爪子撕開紙張,但在破壞20%紙之前就掉了下來。然後對象倒在地板上,大力吸氣,並重複未知的,異常的叫聲。

對象處理者報告指,一旦研究員從心理監護室撤出,對象的情緒就會迅速改善。在實驗後兩個月密切觀察對象,但對象並未再次發出異常的叫聲。

現時,這張紙被歸檔在[數據刪除]中。

« SCP-066 | SCP-067 | SCP-068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