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49



評分: +8+x
SCP-049

SCP-049

項目編號:SCP-049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49被收容於Site-19第二研究區的標準人形生物收容室內。試圖運輸SCP-049前必須使用鎮靜手段使其鎮靜。運輸過程中,SCP-049必須被固定於III類人形生物拘束帶(包含項圈鎖和伸展限制裝置)中,並由不少於兩名武裝安保人員監視。

儘管SCP-049在大多數情況下願意配合基金會人員,但項目情緒的爆發和行為的突發變化皆應以強硬的手段壓制。在這些爆發性的行為期間,任何人員在任何情況下皆不得與SCP-049直接接觸。當SCP-049變得具有攻擊性的情況下,薰衣草(L. multifida)的使用已被證明會對項目產生鎮定作用。一旦項目歸於平靜,SCP-049通常會變得溫馴,並會在少量的反抗下自行返回收容措施。

為了確保SCP-049的合作態度,項目每兩週一次應被提供最近死亡的動物(通常是牛或其他大型哺乳類動物)實體。成為SCP-049-2的動物屍體應被移出SCP-049的收容室並立即焚化。當前不再允許SCP-049和人類屍體互動,且對於人類屍體的要求將被拒絕。

收容措施臨時更新:詳見附錄049.3)根據收容理事會第049.S19.17.1號命令,SCP-049不再允許直接和基金會員工進行任何互動,也不再提供其他項目在手術中使用的屍體。此命令將無限期延續,直到基金會與SCP-049達成關於收容的共識為止。

描述:SCP-049是一個類人形生物,身高約1.9公尺,外表類似於中世紀的瘟疫醫生。儘管SCP-049似乎透過穿著厚重的長袍和陶瓷面具來表現此職業的服裝特色,但這些服裝似乎是從SCP-049的身上長出來的1,並和服裝底下的身體構造難以分開。儘管如此,X光表明在項目外層組織下確實具有人形的骨骼結構。

SCP-049具有多國語言表達能力,但項目傾向於使用英語或中世紀法語2。儘管SCP-049通常對基金會人員保持親切和合作態度,但若項目感受到其所聲稱的「瘟疫」,則項目可能會變得激動和惱怒。儘管基金會人員當前尚未知項目所聲稱的瘟疫究竟為何,但它似乎是項目十分重視的事情。

SCP-049將對被其視為受瘟疫影響的個體產生敵意,一旦發生此情況,項目必須受到拘束。若任其行動,SCP-049通常會試圖殺死任何受瘟疫影響的個體。SCP-049能夠透過直接的皮膚接觸使生物的所有生物學功能停止。當前尚未得知項目是如何做到這點,對SCP-049的受害者進行屍檢始終沒有得到結論。SCP-049殺死目標後會表現出沮喪或後悔的情緒,並表示這樣的行為無法阻止瘟疫蔓延。項目通常會對其創造的屍體使用隨身攜帶的黑色醫療包中的工具進行十分粗魯的手術。3儘管這些手術並非總是「成功」的,但手術通常會導致創造SCP-049-2個體。

SCP-049-2個體是由SCP-049進行操作並創造的復活屍體。這些屍體似乎並沒有保留任何生前的記憶或心智,僅具有基本的運動能力和反應系統,儘管這些個體通常並不活躍,不常移動並通常使用走動的方式移動但若受激怒或由SCP-049命令,它們也會變得極具攻擊性。SCP-049-2個體表現出活躍的生物學功能,但這些功能表現和目前所理解的人類生理系統具有很多不同。儘管對個體生理進行了異常改動,但SCP-049經常表示該個體已被「治癒」。

附錄049.1:項目的發現過程

SCP-049是於對法國南部蒙托邦鎮一系列不明失蹤案件進行調查時發現的。在一次對該地房屋的突襲檢查中,調查人員發現了多個SCP-049-2個體以及SCP-049。執法人員與敵對狀態的SCP-049-2交戰時,SCP-049被目擊到正在觀察交戰並紀錄筆記。在所有SCP-049-2被擊倒後,SCP-049自願接受基金會的收容。

SCP-049D

SCP-049被發現時

以下的訪談記錄對SCP-049進行的首次採訪,訪問者為Dr. 雷蒙德•漢恩。

訪問者:Dr. 雷蒙德•漢恩,Site-85

受訪者:SCP-049


[記錄開始]

SCP-049:法文)那麼,我們要怎麼開始呢?自我介紹?

Dr. 漢恩:對一旁說話)那是法文嗎?我們能不能找個翻——

SCP-049:英文)尊王的英語啊!不需要翻譯,先生,我能說英語的。

Dr. 漢恩:那太好了。我是Dr. 雷蒙德•漢恩,我是——

SCP-049:啊!一位博士!毫無疑問,一位同道中人!請問您的專業是?

Dr. 漢恩:神秘動物學,為什麼我們不——

SCP-049:笑聲)一位醫生,就像我一樣。奇蹟比比皆是!我還以為我是被街頭小混混綁架來了呢。(環顧四周)這地方是你的實驗室嗎?真乾淨啊,幾乎沒有瘟疫的蹤跡。

Dr. 漢恩:瘟疫?什麼意思?

SCP-049:大天災啊!人類的大滅絕。你該知道那個……呃……(輕拍腦門)……呃,那叫什麼來著……算了,不重要。大瘟疫,沒錯。在牆外的世界橫行著,你知道的。如此多的人受難於此,而且未曾停歇,直到完美的解藥出現為止。(靠在椅子上)幸運的是,我只差臨門一腳了。拯救世界是我的使命,對吧?萬世期待的解藥!

Dr. 漢恩:你說的「大瘟疫」,指的是黑死病嗎?

SCP-049:停頓)我不知道你說的那是什麼。

Dr. 漢恩:我明白了。好吧,這個嘛,我們的特工在那間屋子裡遇到的實體,在你一開始碰到它們的時候,它們就已經是屍體了,對嗎?是你讓它們復活的嗎?

SCP-049:嗯……某種程度上算是吧。你想的太簡單了,醫生!拓展一下眼界吧。生與死,疾病與健康,它們都只是那些二流醫生的二流術語。這世界上只有一種疾病,那就是瘟疫。沒有其他的了!我沒有搞錯,他們都病了,而且病的很嚴重。

Dr. 漢恩:你覺得你治癒了那些人?

SCP-049:沒錯,我的治療方法是最有效的。

Dr. 漢恩:我們發現的那些東西已經不再是人類了。

SCP-049:停頓並怒視Dr. 漢恩)是的,好吧,也許我的治療還不夠完美。但只要有更多的時間和實驗,它就會變得如此!我花了上半輩子來研究這個,Dr. 漢恩,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再花掉我的下半輩子。我們已經在這裡耗掉太多時間了,我還有好多工作要做呢!我想要一間自己的實驗室,這樣我才能繼續我偉大的工作。另外,還有一位能幫助我的助手,雖然我能自己弄一個出來就是(笑聲)。

Dr. 漢恩:我不認為我們的組織會願意——

SCP-049:怎麼可能。大家都是科學的信徒。把你的外套帶上,讓我看看宿舍長怎樣吧,醫生。(用短杖揮舞)我們的工作從現在開始!

[記錄結束]

採訪者的筆記:儘管SCP-049能夠以十分人性的對話方式進行交流,但當人類與項目交流時能夠明顯感到某種不安的感覺。無法否認地,這個實體具有某些未知的異常之處。

另外,我們沒收了SCP-049不斷揮舞的那根短杖。一部分原因是基於持有異常物品的標準回收協議,另一部分是因為049揮舞它的時候非常危險。項目一開始非常不悅,但當我們開始為它提供「實驗品」(當然,更多的是為了我們對項目的研究)後,它開始變得溫順與合作了。

附錄049.2:觀察記錄

被收容於Site-19時,SCP-049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對向其提供的動物屍體進行手術和研究。SCP-049的手術通常會花上數天,接著(無論該屍體是否成為SCP-049-2)再花上數天將其發現記錄於放置在醫療包中的厚皮革封裝筆記中。SCP-049經常試圖將其發現分享給基金會人員。

以下是數次對SCP-049於哺乳類動物屍體上進行手術的記錄。

觀察記錄049.OL.1摘要

項目:SCP-049

前言:基金會將一名測試對象(D-85123)引入SCP-049的收容室。項目對安保人員和研究人員表示誠摯的謝意。

記錄:SCP-049首先向D-85123提出幾個標準的醫療性提問,並開始從包包中取出工具。準備工作完成後,SCP-049迅速靠近對象,並觸碰對象的喉嚨,殺死對象。接著,SCP-049對該屍體的基本構造進行了許多改動,並經常使用手動幫浦和銅製管線將包包內的不明液體注入對象體內。

最終該屍體變成了049-2,並表現出活躍的行動,開始揮舞肢體並抓住了房間的牆壁,同時透過當時位於對象胸口的長方形洞口呻吟。同時,SCP-049被觀察到在筆記本上記下049-2的資訊,並向觀察中的研究人員闡述了其手術的治療效果。安保人員進入房間內嘗試將SCP-049帶回收容室,並受到了049-2的攻擊。安保小隊壓制了049-2,隨後SCP-049毫無反抗地返回收容室內,並表示對手術結果感到滿意。

觀察記錄049.OL.2摘要

項目:SCP-049

前言:SCP-049被提供了一具新鮮的山羊屍體。SCP-049對此表示謝意。

記錄:SCP-049對山羊屍體進行的數天的手術,最後產生了一個SCP-049-2實體,SCP-049對此表示滿意,並承認「該疾病仍處於初期階段。我的獸醫能力很初級,但患者的術後反應看上去十分良好」。

觀察記錄049.OL.3摘要

項目:SCP-049

前言:SCP-049被提供一具新鮮的猩猩屍體。由於猩猩和人類在生理學上的相似性,SCP-049對此表示特別感謝。

記錄:SCP-049在猩猩身上花了數天時間,使其重複復活了幾次。然而,SCP-049似乎對屍體的手術結果感到不滿,並進行了三次額外改動。在第五次復活對象的嘗試失敗後,SCP-049將屍體交給研究人員焚化,並表示「我從中獲益匪淺,我想我先前有些過度樂觀了。這是阻擋在我治癒之路上的一塊絆腳石,是我的瓶頸。如果有更多的類似實驗品,能夠大幅的加快我的研發進度。」

觀察記錄049.OL.7全文

項目:SCP-049

前言:SCP-049被提供了一具新鮮的牛的屍體。SCP-049對此表達了輕微的不滿,但依舊接受了它4

記錄:SCP-049對牛屍進行了長達數天的手術,並只在吃飯時間休息,對於食物僅要求了薄餅乾、鹹豬肉和起司5。起先,SCP-049對牛屍進行了防腐處理,並觀察到項目從袋中取出了許多注射器,每個注射器中都裝有不同的深色黏稠液體。SCP-049將這些液體稱為「體液的精華」,並聲稱「瘟疫可能導致身體的系統失衡,在真正的恢復開始之前,必須將身體系統重新平衡,否則身體會對治療產生排斥。」6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SCP-049花了大量的時間用許多大型金屬裝置調整與替換牛屍體內的器官。八天後,SCP-049製造了一根避雷針,並與Dr. 漢恩交換了一根連結在延長線上的電牛棍。在049使用電牛棍刺擊了牛屍的各個部位後,牛屍成為了SCP-049-2,推測此行為具有讓牛屍復活的作用。儘管頭部倒置且四肢錯位,但牛隻成功開始行動。

以下為訪談內容

[記錄開始]

Dr. 漢恩:我們已經觀察你好幾周了,老實說我不太肯定你到底在做什麼。你可以詳細描述一下你的手術內容嗎?

SCP-049:哦,神吶,不。詳細描述那個實在是太耗時了,關於我的手術內容的最佳解說都在我的筆記裡。我好好的把我的工作內容詳細地7記載在上面了。

Dr. 漢恩:我明白了。老實說,醫生,我們依然不了解你尋求的治癒到底是什麼,又或者說,怎麼樣才算是真正的治癒?那些喪失心智、行屍走肉的生物真的有幫助嗎?

SCP-049:您還不了解瘟疫嗎?在過了這麼久之後?博士,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怖,它已經現身多次,而且很快就會再次襲來。我發現自己被庇佑著,有著足夠根除瘟疫的聰穎智慧和強大的心智,是很多像你們這樣的匹夫所缺少的。恐怕,對於你們這些無法看清瘟疫本質的匹夫來說,這會是一場殘酷的審判!

Dr. 漢恩: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的治療方法到底有什麼用?

SCP-049:情緒突然激動)我的治療方法很有效!你想要的話,可以嘲笑我的努力,但你不能敗壞科學引領我們至此的偉大足跡!你那見識短淺的雙眼所看見的是一個比起先前更有希望的進步生物,是從瘟疫中脫身的生物。這種生物已經是純淨的了,再也不會散播瘟疫,而且不再會陷入牠原本可能陷入的可怕夢魘之中。

Dr. 漢恩:這東西根本不能說是生物,醫生,它們甚至連——

SCP-049:非常激動)不要跟我爭辯這個,先生!你和你的同事都一個樣,沒辦法看清歷史教訓給予我們的恩典。你會在被房屋壓倒後才開始修理被蛀掉的木材嗎?不,你會找到壞掉的部分,然後用把它們抽出來,用新的木材替換!最重要的一點在於,房子的結構在你修補之後看上去已經不一樣了。這是很偉大的工作!我將會治癒一切瘟疫,它們將會獲得新生!

Dr. 漢恩: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激怒你的,我只是想弄清問題。

SCP-049:深呼吸)好的,好吧,以後請多多注意您的用詞,博士。我是一名專家,但就算是專家,在他們的心血結晶被批的一文不值時也可能會受挫的。我會當成這是同事之間的真誠行為並原諒它。

Dr. 漢恩:還有什麼是我幫的上忙的嗎?

SCP-049:(停頓,視線從Dr. 漢恩身上游離)不,這樣就夠了。按照正常的預定時間給我另一名實驗品就好。你知道我偏好那些和人類較為接近的實驗品。

[記錄結束]

研究人員的筆記:雖然SCP-049無法回答確切所謂的治療究竟是什麼,但它似乎是真誠的想幫助其他人,並嘗試拯救我們所有人。我們已經觀察了好幾個星期,儘管手術結果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但SCP-049依然聲稱自己越來越接近研發出完美的解藥。我認為項目可能比我們所知的更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附錄049.3:2017/4/16事件

自SCP-049被收容以來,Dr. 漢恩就開始對該項目的異常效應進行了多次的訪談,並隨次數增加,開始注意到了項目和SCP-049-2實體的不悅。此情形持續了數月,在此之前SCP-049未曾表現出具有侵略性的實際行為。

2017/4/16,當Dr. 漢恩進入SCP-049的收容室進行例行採訪時,項目開始表現出焦慮不安的情緒,並詢問Dr. 漢恩感覺是否良好。按照先前協議,Dr. 漢恩提醒SCP-049必須接受採訪,隨後項目進入敵對狀態並開始攻擊Dr. 漢恩,並殺死對象。由於安全協議系統的失效,且因Dr. 漢恩不及啟動室內緊急通報系統,直到三小時後才發現Dr. 漢恩的屍體。此時Dr. 漢恩已被SCP-049轉變為一體SCP-049-2。

在此一事故發生後,SCP-049接受Dr. 賽隆•謝爾曼的採訪。

採訪者:Dr. 賽隆•謝爾曼,Site-42

受訪者:SCP-049


[紀錄開始]

Dr. 謝爾曼:我需要你解釋一下自己的行為。

SCP-049沒有回應

Dr. 謝爾曼:SCP-049,你正被命令對你先前的行為做出解釋,我必須提醒你,如果你不配合,我們會對你進行進一步的收容限制。

SCP-049:短暫停頓)我不需要解釋我的行為。

Dr. 謝爾曼:你殺死了Dr. 漢恩,然後進一步的肢解他,直到他——

SCP-049:憤怒地打斷)我……我才沒有殺死他!那是……那是治療!他被治癒了!

Dr. 謝爾曼:治療?治療什麼?

SCP-049:瘟疫啊,先生!我本以為你至少會直到他在發病之前被我確診是多幸運——

Dr. 謝爾曼:打斷)到底是什麼瘟疫?你一直不斷的在說瘟疫瘟疫,但你根本沒有辦法證明任何一次你說的瘟疫真的存在的證據。你在之前那麼多次的訪談都沒發現他身上的瘟疫,怎麼可能只在今天就突然發現他得病?這值得他的一生嗎?

SCP-049:他……(暫停)瘟疫總是來的又急又快,難以預測,而且會毫無預警的擴散,而且……(呼吸變得粗重)隨你怎麼說吧,博士。那是我對他的仁慈,他已經痊癒了。

Dr. 謝爾曼:他變成了一個植物人

SCP-049:停頓)我……我不期待你能了解。你……你和你的那些同事,一次又一次的證明了自己並不是科學的信徒,而是感性的奴隸。你沒辦法看見我所見到的邪惡疾病,而且已經有上百萬人被這種疾病擊潰了,你——

Dr. 謝爾曼:你的治療讓雷賠上了他的性命!

SCP-049:不對,先生!我拯救了他!你的想法會讓這個世界重回瘟疫的魔掌之中,被疾病和死亡籠罩!你怎麼可以忽略我創造的生命奇蹟和——

Dr. 謝爾曼:爭論)什麼病?哪來的瘟疫?他是一個健康的人!他是一位好醫生!

SCP-049:我……我免費提供了救贖給他!你不值得這種待遇,先生。你既見識短淺又愚蠢。Dr. 漢恩病了,而我……(呼吸急促)我治療了他!我是唯一能做到這件事的人,我的研究必須繼續,還有好多我必須學習的知識,還有好多我得——

Dr. 謝爾曼:已經夠了。你的實驗品被取消了,不會再有了。歡迎來到基金會,零四九先生。(遠離麥克風)我們的談話結束了。

SCP-049:——好多我得做的,我能拯救其他人!甚至是你,即使你根本不配,我也會救你!我能拯救你們全部人!我可以一勞永逸的根除瘟疫。我能做到!只有我能做到!我……我……(上氣不接下氣)我救了……我救了他……Dr. 漢恩,我……我治……我治療他……病了……我知道他病了……我知道的……而且我……你們……你們都病了……但是我能……我能救你們。我可以救……救你們全部……我就是解藥的關鍵……

[記錄結束]

附錄049.4:事故後採訪報告

以下訪談記錄為2017/4/16事故的後續報告摘錄。訪談由Dr. 伊萊賈·伊特金在事故發生後三週進行。

日期:2017/5/17

採訪者:Dr. 伊萊賈•伊特金

受訪者:SCP-049

[記錄開始]

Dr. 伊特金:SCP-049,我們這次訪談是為了結案四月十六號的員工死亡事件。你有什麼想表達的嗎?

SCP-049:我只希望您能盡快讓我恢復工作!最近幾周以來,我都在整理我的筆記並構想新的醫學理論,以證明瘟疫究竟是如何用一種無法被察覺的陰險方式傳播。

Dr. 伊特金:關於Dr. 漢恩的死,你有曾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嗎?

SCP-049:揮手)啊,對。好吧,同事的死亡總是令人遺憾,但面對這場瘟疫,我們必須動作迅速,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Dr. 伊特金:Dr. 謝爾曼在報告中提到,你在先前的訪談時似乎表現的很難過。

SCP-049:難過——(停頓)也許吧。我沒想到……一位醫生同志被感染是這麼令人悲傷的事,但我的工作必須繼續下去。雖然我很難過,但Dr. 漢恩的死讓我在知識上又跨出了一大步。我認為,活人的實驗品是我唯一能夠推進研發進度的途徑。死去的肉塊對我已經沒有研究價值了。我希望能得到依然被瘟疫纏身的活人實驗品。

Dr. 伊萊金:我想你會失望的。

SCP-049:笑聲哦,博士,我可不會這麼快下結論。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