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35
評分: +3+x

scp--035--002-new.gif

SCP-035之外觀,已去除其常態存在的分泌物

項目編號:SCP-035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035需被存放於一至少厚十公分的玻璃箱內。玻璃箱必須隨時被收容在以鋼、鐵及鉛保護的收容室內。非供人員進出時,收容室應隨時保持三重鎖定。至少有兩名武裝安保人員隨時保護項目。安保人員必須隨時待在門外,且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進入收容室。一名受過應對訓練的心理學家需隨時位於站點內。任何狀況下,研究人員都不得接觸SCP-035。SCP-035每兩週必須被轉移至新的密封箱。基於SCP-101對SCP-035的「腐蝕」無任何不良反應,被拋棄的玻璃箱應透過該項目進行處置。任何在項目具有宿主時接觸項目的人皆應立即接受心理評估。

描述:SCP-035外觀表現為一白色的陶瓷喜劇面具,但偶爾會轉為悲劇面具的模樣。在這些項目轉化外表的情況下,SCP-035所有現存的外觀視覺紀錄,包括照片、影片、甚至是畫像都會自動轉化,以符合其新的外觀。

一種黏稠、具高度腐蝕性的變性液體會持續從SCP-035的眼部和口部滲出。任何物質接觸此液體後會在一段時間內逐漸腐化,直到其完全腐爛為一灘原質汙染物為止,具體腐化時間取決於受腐爛物品的材質。在所有材質中,玻璃與該物質的腐化反應似乎進行的最慢,因此被選作為項目容器的材質。活體生物接觸到此物質也有相同的影響,且無恢復的可能性。該液體的來源未知。液體只能從面具的正面被看見,而在背面不會滲出液體、甚至無法從背面看見正面流出的液體。

直視SCP-035或處於其周圍1.5到2公尺內的人會感受到想要戴上項目的強烈慾望。當SCP-035蓋住某人的臉部時,從SCP-035發出的腦波形式會將原宿主的腦波蓋過,有效率地使對象窒息而導致腦死。對象接著將會聲稱其為處於在SCP-035內的意識。對象被「佔據」的身體會以極快的速度腐化,最後幾乎變成一具木乃伊化的屍體。儘管如此SCP-035已展示其能夠對結構嚴重損壞的身體維持認知控制的能力,甚至當對象的身體已幾乎腐化到無法活動的程度時亦然。當項目被置於動物臉上時不會觸發異常現象。

與SCP-035進行對話被證明是有益的。基於SCP-035聲稱其經歷了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研究人員因此得以了解了許多有關其他項目和歷史的細節。SCP-035表現出的人格極為聰明且具有魅力,以讚美和親近的態度對待那些與它對話的人。在對其進行的所有智力和能力測驗中,SCP-035的得分均在第99個百分點,且似乎擁有過目不忘的記憶能力。

然而,心理分析發現SCP-035具有操縱性極強的個性,能夠使訪談者的心理狀態發生突發且深刻的變化。SCP-035被評斷具有高度的施虐癖好,善於唆使某些人自殺,並僅使用言語溝通就能夠將他人轉變為幾乎不會進行思考的盲從僕從。SCP-035宣稱其擁有關於人類心理運作方式的深度知識,並暗示如果給予它足夠時間,它能夠改變任何人的觀點。

補充:SCP-035在18██年於威尼斯一棟廢棄房屋的密封地下室中被發現。

附錄035-01:SCP-035被發現能夠佔據任何人型物體,包括人體模型、屍體和雕像。SCP-035能夠使用任何上述的物體進行活動,進而削減了將項目使用於活體對象的需要。儘管如此,任何其寄宿的物體仍不可避免地會腐化至其無法動彈。

附錄035-02:SCP-035說服了數名研究人員幫助其獲得自由,並以此進行了一次逃脫嘗試。此次嘗試以失敗告終。所有已接觸SCP-035的人員被處決,並將為未來可能接觸SCP-035的所有人員實施強制精神評估。

附錄035-03:已確認不管SCP-035是否擁有宿主,其皆能夠進行心電感應,甚至進入他人的潛意識中,並利用其所獲得的知識。選擇與SCP-035談話的對象時應極度謹慎。

附錄035-04:SCP-035表現出對其他SCP的興趣,最顯著的是SCP-4715SCP-682。Dr. ██████擔心若SCP-035和任一結合,它們的回復能力會抵消項目的腐化效果,並讓項目獲得一個永存的宿主。

附錄035-05:在項目經歷幾次突破收容的嘗試。以及審議了有關SCP-035的事件記錄後,基金會高層決定下令將其永久密封於收容室內,並禁止其再擁有其他宿主。幾名人員對此決議表達抗議,甚至使用暴力行為進行抗爭。作為嘗試抗爭的後果,所有曾接觸SCP-035的人員皆受處決。考慮到未來的收容,所有可能和SCP-035接觸的人員皆應經常更換,即使項目處於休眠狀態中亦然,並盡可能的減少接觸人數。

附錄035-06:在SCP-035周圍十公尺工作的人員報告最近感到不適,並描述他們能聽到無法理解的細語聲。數名員工罹患嚴重的偏頭痛。項目已被重新掃描,但其休眠狀態並無改變,也未錄製到任何其他聲音。

使SCP-035能獲得宿主的提案再次被提出,僅限於暫時開放以調查項目行為的新改變。(否決)

附錄035-07:SCP-035收容室的牆壁開始分泌一種黑色物質。雖然該物質被數種外來且未知的藥物嚴重污染,在測試後確認為人類血液。該物質具腐蝕性,pH值為4.5,且牆壁長時間暴露於該物質下被證明對牆壁的結構完整性有害。

更值得注意的是,血液似乎在牆壁上形成圖樣。一部分似乎是各種語言的段落,包含義大利文、拉丁文、希臘文和梵文。翻譯工作正在等待進行。其他部分似乎為描述儀式性的獻祭和殘害的圖案,通常是為了讓進行這些的人獲得奧祕的知識。一些職員震驚地注意到,所有犧牲過程的雙方都不可思議地和各種人員及他們的伴侶有著相似之處。

研究員抱怨在房間內觀察新形成的圖案時,會聽到大聲的細語聲及有著不規則規律的高頻、令人不安的笑聲。

每天在SCP-035收容間附近工作的人員發生了嚴重的士氣低下狀況,不論之前是否接觸過SCP-035,該區員工一直有著很高的自殺率。

於SCP-035的休眠行為中唯一發生變化的是關於收容項目的玻璃箱。玻璃箱受到的損害大幅提高,足以讓玻璃偶爾破碎,造成SCP-035污染物的大幅擴散。這經常發生在最不適當的時機,到目前為止總計造成研究人員及清潔人員的六人受傷及三人死亡。

附錄035-08:考量被指派到SCP-035收容室內翻譯文字的研究團隊成員發生大量的自殺/殺人案件、工作區域內的士氣低下、以及應對SCP-035的人員全體因死亡及發瘋導致的人員損失,由於SCP-148被證明對SCP-132的收容有效(見文件132-01),當前已經決定將SCP-035收容間的內牆及外牆使用該項目覆蓋,希望能阻擋SCP-035所散發的強烈負面情緒。

附錄035-09:SCP-148的使用有效,讓士氣及自殺率回到之前無SCP-035的水平。

然而,這種材質似乎增強了收容室內的負面情緒,在收容室內造成了名副其實的「溫室效應」。在收容室裡的人員稱他們感到強烈的憂慮、恐懼、憤怒跟普遍的沮喪感,在進入收容室後也會聽到一持續不斷、難以聽清的耳語。長期待在收容室內會造成偏頭痛、促成自殺傾向、在眼睛周圍及口鼻內部的血管出血、對他人的普遍敵視、以及耳語提高到幾乎可以震聾的聲量,並伴隨著一個持續的嘲笑聲。暴露多於三小時後,受影響者將不可避免地陷入深度精神疾病,並嘗試傷害自身或他人。其中大多數說著拉丁語或希臘語,儘管一些人先前並不知道如何講上述語言。

以文字或圖形存在的血不成比例地增加,牆壁變得雜亂無章,且圖案開始重疊彼此。該物質被證明不只清理困難,甚至具有比原先紀錄中更強的腐蝕性,pH值約為2.4。目前為止,牆壁在此物質的腐蝕下約能維持兩個月的時間。

收容SCP-035逐漸變得越來越困難,而恢復它獲得宿主權力的爭論再次被提起。(否決)

附錄035-10:SCP-035收容室的牆壁、天花板和地板已經被血液完全浸透。所有進入及看守此區域的人員需穿著全套危險物質防護衣。清潔工作持續進行中。

附錄035-11:在SCP-035的收容空間內發生的現象大小、強度和重複性提高到令人擔憂的程度。已知收容間的門會在人員在內部時自行鎖上,且一段時間內無法打開。一些肢體會從較大的血灘內出現,且時常嘗試抓住或傷害附近的人員。員工開始見到模糊的幻影。雖然無物理原因,但電子設備在收容空間內無法運作,且電燈無法被通電,逼迫那些進入的人員使用基於非電的光源。

清潔工作對牆面的清理效果微乎其微,且牆壁以非常高的速度腐化,在最佳情況下,牆壁每週需更換一次,但血液的腐蝕使更換行動難以進行。

SCP-035可能需被完全移至一個新的收容室,將舊的收容室封鎖,並與其他設施隔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