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31
評分: +5+x

scp-031rev.jpg

柳京飯店,位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平壤市。

項目編號: SCP-031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31當前被收容於位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1平壤市的柳京飯店內部。由於該項目所在國家當前受到一近乎完全掌控政府與國家媒體的獨裁政權所統治,與SCP-031有關之資訊向全世界釋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前文所述之政權亦與基金會建立有合作關係,以維護現場的物理安全性。基金會人員被指示服從於對方的命令,只要對方不對基金會的宏偉目標多做干預。

柳京飯店的中央尖塔現作為收容SCP-031的結構體。另外三座次級尖塔(相互間隔120度,座落於中央的三角錐體建築周圍)則設置有Type-9天堂之刃限制系統2,用以將混亂的能量場重新校正回中央尖塔的位置。儘管無法阻礙SCP-031物理層面上的逃脫,但該系統將可避免讓SCP-031的精神能量逸散至建築外部,影響外界人員。

對該飯店的收復作業當前正在進行中,當地政府軍隊調遣身著防護服的人員,配備火焰噴射器與化學噴霧器對受SCP-031影響的區域實施淨化。然而,由於進展的緩慢與SCP-031的抵禦能力,收復作業的進度嚴重落後。3

受SCP-031精神能力所影響之人員將遭到即刻處決,以避免他們的生物質成為構築該項目物理基質的一部份。

描述:SCP-031是一質量超過7,500 kg的不定型生物體,並且已經滲透入至建築物的管道系統與基礎維護建設當中。SCP-031的核心質量體冒出有複數根捲鬚,並已通過飯店的水管與通風管道散播至該建物的總共105層樓。在最高峰時期,該飯店的3,000間客房之中有超過75%遭到SCP-031所污染。收復作業已消滅██%的最初感染,但仍有超過███間房受到SCP-031所影響。

SCP-031的捲鬚末端呈現出一種莢狀結構(子實體),並由一個長約兩公尺的卵形結構與數個自主體分支而出的纖毛狀構造所組成。在特定情況下,若有對象暴露於SCP-031的子實體面前時,該對象將會認知其為一位在過去與對象有過親密情感連結的人員。該SCP-031的子實體將會變形為該認知人物的外形,並試圖說服該對象留下來,與項目度過很長的一段時間。

該SCP-031子實體接下來將嘗試透過它們的纖毛狀構造與目標個體進行物理接觸。消化液將會被注入到該對象的體內,而他們的肉體將會被吞噬並構築成SCP-031身體質量的一部份。與此同時,一根次要的鞭毛將會圍繞在對象的顱骨與大腦上,利用其自身的捲鬚來取代血管,而這將會透過某種尚不明瞭的方式來影響大腦,供應著生命的維持。 捲鬚將會去除對象的大腦,並將對象的頭顱通過建築物的通風管道運輸回其組成核心質量體的位置。

監控無人機所拍攝的影像片段指出,由附著於SCP-031核心質量體上的捲鬚所組成的網狀系統現時有著█,███顆頭顱。所有跡象皆表明了這些頭顱內部的大腦仍舊存活著,並可能意識清醒。

歷史

SCP-031回收於1948年10月22日,隨著警方在發生於[已編輯]市的暴亂後所記錄下的內容相互矛盾而受到矚目,該起暴亂為數個平民聚集於難民營向他們稱之為「摯愛」的邪教類領袖表達著愛意與忠誠。在結束了初步接觸與評估後,這些平民的騷亂被透過廣泛佈署的吸入式鎮靜劑與霧化型記憶消除劑完成平定。MTF-Psi-7得以回收SCP-031的核心質量體並移轉至收容措施。

SCP-031最初的型態為一個約莫75 kg的不定型實體,並大致有著人類的外形。除了能喚起反常的愛慕與忠誠情感外,該項目尚未顯現出吞噬並將人類的生物質囊括至其自身之中的能力,或任何的精神影響特質。1948年11月16日,SCP-031被分級為Safe,並由Site-██進行收容。

不幸的是,韓戰(始於1950年6月25日)導致了位於平壤的基金會收容站點遭到摧毀,並且失去了收容其中的所有異常事物。直至1953年宣布停戰時,除SCP-031以外的所有異常皆被重新完成收錄(包含有再度回收或已確認遭到銷毀),而該項目則被推定為遺失並暴露於野外之中。

基金會特務最初注意到SCP-031的再次現身是在1992年,當時位在平壤的柳京飯店建設工程突然發生了停工。該名人員聯繫當地政府,並確認是因異常效應而導致了大量雇傭於飯店工地內的工人失去蹤跡,基金會派遣了一支機動特遣隊前往調查。隨後,該MTF的所有隊員皆在行動中喪生,現場遭到全面封鎖並被頒布為禁區。除了位在次級尖塔的天堂之刃限制系統安裝作業外,所有於柳京飯店中的建設工事皆停止了超過十六年。

於2008年,SCP-031對建物基礎設施滲入程度的增加,致使了外部人員發現該項目的可能性產生:當地政府立刻下令安裝上該建築的窗戶以對世人隱藏SCP-031的存在,導致超過███名的建築工人喪生。不幸的是,該行為被認為是建築工程的復工,造成人們產生了該建物終將真正完工並在未來向公眾開放的期盼。同年,收復作業開始進行,利用了火焰及溶劑噴灑設備以摧毀SCP-031的捲鬚與子實體,並且每支隊伍皆有一名政委隨行,其職務為處決任何遭到SCP-031同化的人員。

截至當前4,收復作業都仍在進行中。基金會人員持續與當地政府建立聯繫並監控著作業進展,進展雖緩但穩定進行著。

附錄 1:RAISA電子郵件伺服器摘錄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主旨: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大夥們,我有個需要盡快釐清的問題。我發現柳京飯店就是那塊原亞非文化群的精神影響石碑所在地。如各位所見,那跟這個偷大腦的肉塊網路位處在同一個地方。這兩個項目之間有任何關連性嗎?還是這間飯店是DPRK的某種收容設施?如果是的話,我們應該要把這些寫進項目的特殊收容措施檔案裡面。

煩請盡早回復。

From:紀錄辦公室2201
To: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回覆: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Eleanor,

經我們的團隊清查後發現,這兩個項目之間似乎沒有任何關聯。事實上,我收到了幾份來自收容團隊的報告,內容關乎於這兩個項目是否真實存在著。1427的團隊堅稱那間飯店就是石碑的所在地,沒有什麼食腦的網絡狀生物,而DPRK政府則是收容措施中的其中一環。然後SCP-031的團隊則強調DPRK政府的介入只是出於純粹的政治動機(即只要他們有在處理的話,我們也不想涉入其中),而那座建築裏面也沒有任何精神影響的石碑。

這讓我們十分擔憂,我們在同一個地方發現兩種精神影響型的異常,而兩邊團隊卻各說各話。會是像東薩莫色雷斯的那種情況嗎?

Gwen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Okay,得要有人去找到這件事情的真相。我們不能讓這個實用的資料庫存有著顯然相互矛盾的資訊。把解決這個問題列為你們的首要任務。

From:紀錄辦公室2201
To: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Eleanor,

照辦。輸入於追蹤器中的編號為000-0031-F99ZX,其姊妹標籤輸入為001-1427-F99ZX。

Gwen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大夥們,我能瞭解下這個案件的最新進度嗎?

From:紀錄辦公室2201
To: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Eleanor,

我很抱歉:我想我並不清楚進一步的更新內容為何沒透過追蹤系統送出。我們正在蒐集資訊並對情況進行評估。將會即時向您匯報。

Gwen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大夥們,都已經過了三天了。能否給予我先前所請求的更新進度?或至少我們得以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後期限?

From:紀錄辦公室2201
To: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回覆: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Eleanor,

如同於我在追蹤器裡面,這個標籤的第22號更新所述,我們發現到這個問題遠比我們所設想的還要複雜,使得我們必須實際上從總部送一個人前去平壤調查。為了通過北韓的那些繁瑣手續我們花費了一些時間(畢竟是個極權政府,我說的對吧?),並且處理了些文書工作,以讓我們可以在Jenny不在的時候重新分派她的職務。

Gwen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回覆:為什麼延誤了?(原: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大夥們,已經過了兩個禮拜。為什麼這件案子遲遲沒有更新?這是個時間緊迫的問題,而你們的缺乏進展讓我相當失望。我們得要在Maria必須接手之前搞定這件事。

From:紀錄辦公室2201
To: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回覆:為什麼延誤了?(原:SCP-031與SCP-1427紀錄相左(原:SCP-031的非完整特殊收容措施檔案))

Eleanor

我能向您保證,根據您的指示,解決這個問題一直都是我們的首要任務。我們一直在文件之間進行交互參照,而其中唯一的差異性就是兩者存在不一致。這就像是,第一個項目的所有文件是內部保持一致的,而第二個項目的所有文件也是內部保持一致,只有把兩者擺在一起的時候才會不合常理。我們嘗試與兩個項目的團隊負責人交談,但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我們也試著讓他們看看存儲在系統裡面的,另一支團隊所負責的SCP檔案:他們可以正常閱讀,但這對他們來說沒有意義。SCP-031的團隊在現場沒有1427的紀錄,反之亦然。

我們認為這是某種時空性的平行維度在作祟,所以我們讓兩支團隊的各一名成員在柳京飯店的同一個地點見面(正門外邊)。儘管他們確認了有在相同時間待在相同地點(照片上附有著時間戳記),但他們沒有辦法見到彼此。我們隨後讓兩支團隊的成員試著在飯店外的地點會面,而他們可以順利見到對方。但當他們試著一起回到飯店裡面時,他們與對方失去聯繫並最終無法找到彼此的蹤影。

我們曾試著送Jenny前去平壤調查( 考量到北韓的簽證限制,這真的是麻煩到了極點)。他們無法同時與兩支團隊見面,但他們有辦法同一時間見到其中的一方。兩支團隊都帶他們參觀了他們的收容設施,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再正常不過了。31的團隊向他們展示了收復成功的房間和淨化團隊,而1427的團隊則向他們展示了石碑的所在地。基於收容措施,沒有團隊允許對異常的直接接觸,但他們得以透過遙控攝影機確認到項目的存在。31的DPRK團隊完全不曉得DPRK有動用什麼資源來收容1427,另一邊亦是如此。鑒於該國對資訊的控制,這似乎並不怎麼令人意外。

更糟糕的是,Jenny接到了一通位在KR分部的Eun-Mi的電話,問她RAISA的職員到底在這個城市裡做些什麼:她聯繫了他們,而就KR的角度來說,我們沒有也未曾在柳京飯店裡部署任何資產過!Jenny甚至要求Eun-Mi帶她去飯店四處看看,而在她抵達之後,她無法找到任何有關SCP-031、1427,或任何參與其中的團隊的蹤跡。

所以總結來說,歷經了三個禮拜的苦戰,我們可以根據事證總結出來,以下的其中一條敘述必然為真:

1. SCP-031存在,而SCP-1427並不存在。
2. SCP-1427存在,而SCP-031並不存在。
3. SCP-1427與SCP-031共同存在,而在柳京飯店裡有著一個異常在阻止雙方團隊認知到彼此,或證明對方的存在。
4. SCP-031與SCP-1427皆不存在,而在柳京飯店裡有著一個異常在創造一個存在於RAISA核心職員中的印象,但KR分部的職員則不受影響。
5. SCP-031與SCP-1427中的其一或兩者可能存在或可能不存在,而KR分部正遭受一個它們都不存在的精神影響所苦。或是我們遭受了一個它們全都存在的。
6. 基於多重世界理論,平行宇宙,或某種變化無常的狗屁玩意,上述所有或沒有或部分的敘述可能同時為真,如果妳對為了他媽的改進我們得到的這坨屎還有他媽的什麼事情可以做有任何想法的話

Gwen

From:RAISA助理主任Eleanor Jones
To:紀錄辦公室2201

主旨:全新指令

哈囉,大夥們

1. Gwenevere Kirkpatrick已被解除她紀錄辦公室2201的計畫領導人職務,即刻生效。

2. 全體紀錄辦公室2201的職員都將以解決000-0031-F99ZX與001-1427-F99ZX號標籤為首要職務。直至該問題被解決之前,其餘計畫皆暫停執行。

在結案之前,我要你們每個小時向我報告一次。

From:Maria Jones主任,紀錄及資訊安全管理部
To:全體RAISA助理主任

主旨:██-██-████ - 珍重再見與其他更新。

RAISA的職員們,各位午安。再次感謝各位勤奮不懈地工作著。今天的電子郵件內容不多。

1. SCUTTLE的3.14號更新已更新至2207-D號快照了。請提醒你的團隊領導者登錄測試實例以確認功能正常。請盡早向SCUTTLE團隊發送任何的bug回報。我們知道這會佔用掉你一些時間去完成其它的任務,但當我們愈快完成大規模的壓力測試,我們就能愈快推出新的版本並免去一部分的憂慮。

2. 我很難過地宣布,Eleanor由於健康因素而選擇了退休。這個聲明也是同樣令我感到驚訝的。由於她的健康狀況急轉直下,在被轉送至████████醫院之前她來不及向我們說聲再見,我知道她在那邊是能得到妥善療養的。敬請期待接下來的電子郵件,其中包含有贈送她送別禮物的募款網頁連結,以及一個你可以寄送卡片、禮物和其他祝福的地址資訊。直至我們得以任命一名新的助理主任來接替她的計畫之前,我們將會暫時把她的團隊拆分給幾位現存的助理主任來管理。預計將於格林威治時間的中午12點發布新的編制表。

3. 請在下一次的每周團隊會議時花點時間向你們的員工複習一下手冊中的22-B小節(文件中的報告不一致性),並確保所有人都瞭解到若然遭遇到了資訊異常時,應當遵循的正確措施是什麼。

- Maria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