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29
評分: +2+x

項目編號:SCP-029

項目等級: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029被監禁於五級收容措施內。不得讓項目接觸任何物品。項目的密閉牢房必須被設置於三重氣密鎖之後,以防止項目脫逃。自事件029-34a起,取消對SCP-029的餵食,原因為項目似乎無需食物以供生存。項目的收容措施內必須有至少三名安保人員值班,並至少有兩名安保人員透過監視系統保持監視。

收容措施內已於牆上安裝投光燈。並始終保持開啟狀態。每月清掃一次收容措施並檢查是否有損壞或缺漏。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皆絕對禁止男性以任何方式接觸SCP-029。任何接觸SCP-029的男性將受三級拘留,並在處決前進行訪談。

SCP-029曾提出的要求:

  • 一張床(被拒絕)
  • 毯子(被拒絕)
  • 書籍(被拒絕)
  • 衣服(被拒絕)

這太荒謬了,這個女孩子居然連衣服都不能穿?她又不是野獸,讓她多少遮掩一下吧!-Dr. Ericka Bodeen

Dr. Bodeen,您被允許親自運送衣服給SCP-029。-Dr. Light

自事件029-53b起,任何可能接觸SCP-029者都必須先觀看錄影記錄029-Bodeen,以明白SCP項目的危險性,尤其是SCP-029。

描述:SCP-029看上去是一名印度裔的青春期女性。項目似乎患有全身性禿髮症。超過80%的體表為純黑色,而其餘的皮膚則完全不具有黑色素,類似於白化症。項目的眼睛也是深黑色。

SCP-029具有強烈的殺人傾向,並表現出能夠將任何物品作為武器使用的能力。但項目強烈的不願令受害者流血,並會盡可能的勒死受害者。SCP-029的身體反應速度為常人的四倍。SCP-029同時表現出了對各種形式的傷害的廣泛防禦力。在自然或人造的明亮直射光源下,這兩種異常能力都會被極大的減弱。此外,任何進入SCP-029感知範圍內的男性人類都會被SCP-029所控制,並依照項目的意願行動。被影響的人類甚至願意為了SCP-029而殺人,或是為了項目而死。

SCP-029稱自己為█████████。大致翻譯為「暗影聖女」、「夜影之女」或「黑暗的女兒」。由於SCP-029不斷企圖殺死嘗試與其交談者,SCP-029的訪談難以進行。經過多年的收容後,項目皮膚上的黑色班塊逐漸擴大。

SCP-029最初被一名在印度農村工作的特工發現,並引起基金會的注意。一次差點賠上性命的調查使他發現一群自稱為「屠者」的信徒,宣稱他們是為了「聖女」而奉獻。持續數週的調查顯示,信徒相信整個世界位於「爭鬥時」的最後幾年,唯有獻上一百萬人的性命給暗影聖女,才能夠召喚他們的女神並引發世界末日。他們還認為,只有透過絞殺的方式結束的生命才能夠被算入。該特工成功潛入他們位於山區的據點,並發現了SCP-029。在失去與該特工的聯絡後,[數據刪除],並最終結束於SCP-029的被收容。

附錄:被收容七年後,SCP-029體表的黑色素開始出現異常的擴大。當被問及時,項目聲稱「自己的信徒再次開始活動」。經過調查後發現了一群成功逃離基金會最初的消滅行動的「屠者」。在發現對象們正在該處進行傳教活動後,基金會使用空襲以消滅對象。於第一發飛彈引爆時,SCP-029立即從睡眠中醒來,並撕心裂肺的尖叫。SCP-029持續尖叫了四個小時,並吼著「我們殺死了她的子民」。自上述事件後,SCP-029體表的黑色素成長已完全停止。同時,SCP-029大幅增加了突破收容的嘗試。SCP-2820已被提出作為情況惡化時的可能應對手段。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