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02-TH
評分: +4+x

項目編號: SCP-002-TH

項目等級: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由於目前SCP-002-TH在基金會進行完整研究前就已停止異常活動,項目在經過大致檢查後被被存放在Warehouse-29a。

描述: SCP-002-TH是一個無線收音機,由於其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嚴重老化,儘管經過多次維修,項目仍處於損壞狀態。 SCP-002-TH產生故障的原因不明,但從Dr.Pamm的個人日記可知,他曾使用SCP-002-TH作為現在與過去William ████████████的聯繫方式,從而導致時間線的改變並造就了現在的結果。

Dr.Pamm的個人日記,記錄於2013年2月:

10日:我被邀請參加一個討論當前對某些項目鬆懈工作態度的會議,他們可能認為是時候該對像SCP-009-TH這類的非人的智慧實體採取嚴格措施了。他們對我的工作經驗視而不見,卻反而聽從一個小伙子的話。說實在的,他們應該對我放尊重點。

14日:今天我在大樓後面的舊倉庫裡找到一台收音機,當我和Tom卸下一個桌子時,他突然從架子上掉下來。我記得它是Will的,這讓我想起Will還在時的事,沒想到Will的東西都存放在這裡了,我不禁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15日:我昨天見到的收音機發出了奇怪的聲音,肯定是掉下來的時候壞了,Tom過來的時候讓我把它扔掉。現在人根本不重視舊物的價值,你知道嗎?在當年這東西跟現在的iPad一樣珍貴。所以我從維修部門借了點工具修了一下,現在它又能工作了。

16日:我不知道該怎麼寫這個日記,這真是件複雜的事。今天早上6點鐘,我來到我的辦公桌前,試圖打開收音機,結果突然傳出奇怪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咳嗽和說話,結果音量旋鈕一碰就掉了,我罵了一句,結果收音機裡突然有人說話,奇怪的是,那個聲音令我感到熟悉,好像在回應我,所以我就開了個玩笑。

他……收音機裡的那個人跟我說話,就像是用電話和我交談一樣。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說他的名字是William ████████████。我不相信他,Will明明已經死了,但他也不相信我是Pamm。他說他的朋友Pamm正在另一張桌子旁坐著呢。我們說了很多話,但到上班時間了,我們不得不停止交流

17日:我趁休息的時候把收音機帶回了宿舍,發現並沒有感到緊張或有壓力。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我清楚如果我告訴他們這台收音機發生了什麼,我可能就得不到和Will說話的機會了。我又一次聯繫了他,我問了很多問題來確認他到底是不是Will,他答對了所有的問題,他現在也相信我了。天哪!我該怎麼辦!我是不是應該停下來,認定Will死去的事實?可如果這台收音機真能幫我和過去的人交流,我或許可以讓他們逃脫死亡的命運,可現實又會怎樣變化?

20日:今天是我最後一次聯繫Will,我決定坦白一些事以防再沒機會。我告訴他關於他的死亡,如何發生。他不相信。他一定是生氣了。我會盡力去做,但似乎希望渺茫。隨後,我停止了繼續和他聯繫。


附錄: ██/██/2013,Site-12K再次遭到破碎之神教會的襲擊,這是他們第四次嘗試奪取SCP-████。他們殺死了7名員工並劫持了四名人質,其中包括Dr.Pamm。由William ████████████率領的MTF-Lambda-█成功消滅了襲擊者並解救了人質。

30日:我遇到了那位去世的老朋友Will。他和我在一起。他看起來已經老了,但仍然很健康。為什麼我記不清他的死?這……就像是從未發生過一樣。可我還是不明白,這事像夢一樣。我再去看那收音機,它已經在爆炸中損壞,再也修不好了。我不要去想它,我要珍惜現在。無論如何,現實改變,我讓Will回來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