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01-EX解密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2+x

「你在面板與臟器中造出美妙的音樂,你只仰賴你被給予的一切便可不靠外力懸浮。你不正常。你必須被持續接受觀察。」

SCP-001-EX The Great HippoPeppersGhost 著 (於2018年6月30日發表)

項目等級:Explained


電腦。有趣的東西,可不是嗎?讓我們搞清楚它的運作原理吧。

現代電腦科學領域面對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讓它進行真正的思考 —— 機器自學。電腦非常快速地執行巨量計算的能力十分驚人,這意味著在暴力程式操作方面,電腦相當有用。但儘管有強大的功能,它們缺少了實際擷取數據並加以運用的能力。

機器自學/AI研究的目標是訓練電腦識別能力,進而能夠做出決策。其方法通常是透過數入大量數據進電腦,並反覆地以各種方式測試數據,最適合數據的模組會被保留,不適合則被捨棄。然後再重啟這過程,直到選出一個足夠精準的演算法。總之,這就是人工神經網路的運作原理。

由CGP Grey製作的這段影片有更詳細的人工神經網路運作原理介紹。也可以看一下,或許會有更多的所得。

現在我們來聊聊本提案的基礎與靈感來源工具:Botnik。Botnik是文本預測工具,就你手機鍵盤上的那種。透過你的大量數據進行「指導」,然後它會以相同的過程,模仿與偽造你所提供數據的整體風格,臨摹出令人毛骨悚然卻又覺得滑稽的文本,從鬆餅食譜到脫口秀稿子,再到實際的SCP。

現在,到了這篇SCP-001[-EX]的核心了。當你給人工神經網路輸入異常的數據時會發生什麼事呢?具體而言,收容措施……


SCP-001即ERZATZ AK9型運算引擎,於1955年由基金會建造而成,目的在於提供尚未被發現之異常項目的地點與性質之預測性分析;其原理乃是將過去已知的項目地點與性質等訓練資料集,透過多層感知器進行分析。

SCP-001的本體是一臺超大超級電腦(製作於1955!),植入了整個基金會的數據,異常性質、收容方式與地點,根據這些模式,人工神經網路會給出更多異常性質、收容方式與地點相關的建議。

注意這是建立在異常世界某種程度上是可預測的前提下運作 —— 異常具有某種一致規律可供利用。

然而,基金會有個更了不起的主意 —— 直接把收容措施全部輸入。基金會把所有Euclid和Keter的SCP收容程序,根據其效能加權後一起輸入人工神經網路。

接下來呢?ERZATZ開始吐出Botnik風格的收容措施,而且還出乎意料的有效。

文本舉例說明了ERZATZ電腦輸出的收容措施修訂案例。

SCP-1773:「每兩週一次將塵土置於它們之中,以捐贈門廳hallway更加美麗的功能。」

SCP-1773是一大堆蟲子狀的東西。看起來和聞起來都像是小熊軟糖,但如果你吃了它,它會把你的腸子吃掉。O5修訂了1773收容措施,批准每兩個禮拜朝容器裡倒灰塵。儘管沒有什麼變化,但怪事發生了 —— 與之風牛馬不相及的SCP-1384,一種想要走出隧道hallway盡頭,但只能按規則動作的實體,受到了影響。它被逼退了三步,延遲了它突破收容的時間。

這些小熊軟糖與神秘西洋棋手究竟有什麼關聯?似乎沒有明確的理由,就透過魔法而詭異的規則,異常得以被控制。我們無緣知道這套規則是什麼,正如要我們撬開人工神經網路內部冀望找出可靠的演算法一樣,是行不通的。

ERZATZ還藏了幾手令人印象深刻的魔幻把戲,來看看:

「Site-13將現於行星他處,包圍作畫於空白石板上的白種男人與在他們血液中流淌的槍聲。」

正當O5議會對這奇怪的告示摸不著頭緒時,文本輸出後數天,SCP-1730出現。Site-13,行星他處,血與空虛。一個不可思議的預知未來。這全都來自於預測文本!

「對紅唇男子持有開放襟懷的人們,永遠不會知曉如腫瘤般許可的灼熱驚喜。總是,愛小丑。」

基於這荒謬而令人不安的告示,O5決定修訂SCP-2170(小丑疫苗)的收容措施,揀選對小丑有正向聯想的人。讓他們驚喜的是,這些人真的對2170有更強的抵抗力。

所以我們能做出結論,乍看之下這些收容措施建議是隨機創造的預測文本,但ERZATZ確實能夠提高收容效能。換句話說,這些看起來像是產生器吐出來的東西總會是正確的。

「統一的收容措施容器將可以大幅增加其保障。五乘五乘五(5x5x5)(五x五x5)的容器自內部使其服從,其他數值也是受保障的。」

晦澀的建議使議會對高風險異常採用的收容室尺寸做了調整。最後他們發現這樣做 —— 莫名其妙地 —— 有益於收容。特別還是在收容間尺寸是五的倍數時。他媽的為什麼不改呢。它們是異常,我想也該照異常的規矩來。

而駕馭這些規則的不二法門便是歸納這些現有的數千種收容規矩中找到模板。順帶一提,O5-2幾乎在所有的投票中都反對使用ERZATZ。這在後面會變得很重要。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意外預測了針對站點Site-95的襲擊後。O5-5提議將ERZATZ投用於預防漏洞與襲擊的即早預警系統,並用它提供的預防措施減輕損害。投票以些微的差距通過(7-6),MAYDAY系統被安裝了。

很快它就上工了。來看看它的第一個預測吧。

所有的地下室應被以水反覆不斷淹沒自身。如此這般便能遏止鳥猿排卵。它們會變成好孩子。立刻讓它們成為好孩子。

不久之後,SCP-3199(「鳥猿」1)突破收容。然而當該站點「地下室」被水淹沒後,SCP-3199實體進入惰性狀態。

ERZATZ成功無效化了一個異常。而它做的,僅僅是將模仿/擬制收容措施的隨機文本吐出來而已。

然後,ERZATZ的建議從詭異轉變為恐怖。SCP-2717是一座「脂肪山」 —— 脂肪與動物組織構成的巨大凝結體,它不斷的增長,需要派員去定期剷除。ERZATZ要求「至少六名參與其中的D級人員在進入其生物質內後無法被回收。」此次修訂後,SCP-2717才被成功收容。但這個修訂是在兩次收容突破後,才使議會與倫理委員會點頭的。

這下我們知道了:

ERZATZ對收容措施的關鍵修訂具有驚人的準確度。

ERZATZ還能預知未來的異常事故。

之所以能做到這些事,是因為異常間有著看不見的因果關係與關連網絡 —— 這是只有人工神經網路才能理解的「大一統理論」。

ERZATZ完成收容任務時,對於他人的福祉漠不關心。它會恣意且盲目的拿人命去冒險。

還要注意的是:

O5-2與倫理委員會成員都是ERZATZ使命的反對派。

ERZATZ對收容措施的改進能夠解釋這麼多年來SCP一些神祕措施,從1773的灰塵,到2170與正向聯想小丑的聯繫。如果你曾有「這他媽都是怎樣想出來的?」的念頭。那可能就是由ERZATZ出人意料地提出來的。

我們超讚的小人工智慧繼續執行無情的「控制、收容、保護」作業。它發布了一份神秘的全站點公告,那是一個數學方程式。結果兩個與熊相關的異常現象就被無效化了。SCP-2875,一個會自產熊類的城鎮,SCP-1313,一個熊被當作數學元素的方程式。這公式幹了什麼?它透過「除以公因數」來無效化SCP-2875與SCP-1313。我們再一次見證,ERZATZ能利用兩個異常間潛藏的關係,並且它僅不滿足於提高收容效能,它想要定期透過規律無效化盡可能多的異常。

它在這條新道路上能走多遠呢?

「各站點應每(1)小時將一(1)(一)只雄性家貓自喉嚨至膝蓋間所有內臟去除。它們應被放在站點內其中一間房間內的牆上。屍體應保持在原位直到沒有(零)縫隙,此時它們可以從存在最久的那一個開始被移除。」

這兒有兩件值得我們考察的事。一是字母,二是那個數字。

「SCP-001即ERZATZ AK9型運算引擎」

「ERZATZ AK9」
「AK9」
「K9」

汪汪,你他媽。

ERZATZ已經開始以詭異的吠叫著,想以系統的方式將貓都驅逐出去。這讓O5開始困惑了,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我們問問自己:為什麼ERZATZ開始像狗一樣行動?(如果你不信,那就繼續看接下來的內容吧。)考慮一下人工神經網路的運作方式 —— 那是非常倚賴語言的,它被設計用以記錄與追蹤它所能觀察到最細微的模板。在分析數據的某個時候,它可能注意到自己的名字,並注意到AK9=a canine一條狗的鬆散語意關聯,於是它給自己演化出了流行文化中描繪的人造狗相似特徵。

所有倫理貓和它們的飼主將被立即溶進苛性溶液中。倫理委員會的成員將被貓(以五比1的比例)稀釋。拒絕每小時攝取五(5)(五)只貓的人員將被只由年長至年幼順序移除。

這是它發出的下一個全站點公告 —— 晦澀且有威脅感。它提及了「倫理貓」的處決與移除。說直白些,它就是在講「倫理委員會職員」。ERZATZ正在直接威脅倫理委員會。它認為這個團體與它的完美收容和無效化使命背道而馳。並且以古怪而病態的貓咪情節,試圖擺脫他們。

公告發出數分鐘後,與站點Site-17的通訊中斷了兩個小時。通訊恢復後,倫理委員會委員全都沒了,沒人記得那段時間是怎麼了,彷彿他們的時間都被抹消了一樣。ERZATZ正透過操縱異常之力,反過來對付基金會本身。人工智慧正在失去控制,O5議會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34A室裡有個壞孩子。每小時將其分割成等重的三(3)等份。其中一(1)份應被放在站點內其中一間房間內的牆上。這些部分應保持在原位直到沒有(零)縫隙,此時它們可以以年長至年幼順序移除。

公告發布後,O5-2(被視為「壞孩子」),一個典型的反ERZATZ的議會成員,沒了。O5議會趕緊試圖關閉ERZATZ運作。但隨後,O5-2回來了。

回來的他變得不一樣了。他提議取消關閉,提案以微弱的優勢通過。然後,他又提出了一套令人毛骨悚然的,沒有條理的新措施「把壞孩子橫向地分割成等重(而非等長)的五個部分,並將各部分收容在不同的站點中(依年長至年幼順序)。」

這是ERZATZ式的話語,而非一個O5。O5-2已經被電腦接管,成為他的傀儡。震驚之餘的議會將ERZATZ指定為一個異常 —— 特別的是,它被編為SCP-048,惡名昭彰的受詛咒SCP編號,也是唯一明確為空的SCP空位。

ERZATZ的回應是向六個站點發送神秘的公告,那是一個方程式。這使又六個O5被電腦接管。他們通過了一個投票:「清空所有剩餘的倫理貓的內容物」

ERZATZ已經完全轉職成天網2模式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臺電腦打算摧毀自己的對手,並用幾乎是魔法的東西實現這目的?它知道自己在幹嘛嗎?現在你腦子裡有很多問題,但我得提醒你一個關鍵:ERSATZ-AK9不過是依據SCP數據生成的Botnik。它是個非常先進的人工神經網路,接收了所有特殊收容措施、描述與異常現象與各式各樣的紀錄,並「學習」如何自製類型非常相似的東西。

但這裡有兩項非常關鍵的程序被編入了:

使命:保護基金會免於異常影響,並開發更好的收容方法。

數據:試想一臺幾乎被輸入所有異常資訊的電腦。它開始尋找聯繫、價值與規律。並開始自然而然地駕馭它的新發現。

這就是為什麼它會去做些不可能的事。

站點Site-5的O5試圖下令處決ERZATZ,但它僅用一條簡單的「Site-5並不存在。」否決了命令,這似乎是某種異常的否定能力。很快,這個機器接管了整個議會,要他們得成為「會收容項目的乖孩子。」

現在是關鍵時刻,全面失控的機械狗控制了整個基金會,它打算怎麼做呢?

很簡單:魔法!


現在我們看到了新型文件。

ERZATZ年度項目推估報告

我們看到這裡已收容了很多異常,無效化了一些異常,還有一大堆未收容異常。然後它開始發布奇葩的命令:

近期被塗以綠色染料泡沫的人必須站在所有奇數編號的項目附近,一天至少兩個小時。

SCP-106將與一名成年女性的亞洲凝視發生物理性接觸,隨後對項目播放她最喜歡的故事錄音。這麼做後每兩分鐘,紅色肉桂糖將會開始在收容區域內出現。持續這麼做將會去除SCP-106所造成的威脅。

可口可樂及與其競爭的類似產品之配方應被修改,在其中加入少量無任何性經驗之青春期少女的血。即使正常的人類壽命感覺很棒,不需要擔心它。

這是被要求依據異常數據設計收容措施的自然成果。我們已經見識到ERZATZ發現了異常如何運作的隱藏規律。我們看到它運用SCP效應本身來提升效率。現在它基本上就是在執行儀式作業,大規模的操縱異常特性反過來大規模地消滅異常。

這些奇葩的「收容措施」運用了我們無法理解的,但電腦能算出來的因果關係,塗成綠色的人,亞洲眼睛的成年女性,那些可口可樂的配方,都是我們無法理解的無效化宇宙大作戰的枝微末節。

而它仍在運作。無論是否收容,異常總是都在急劇下降,被無效化的異常則他媽的瘋狂亂漲。SCP編號正一波波的清空。

在這一點上,我們特意在這個世界、ERZATZ和基金會正在發生什麼留了白。我們唯一確定的是,異常正到處被無效化。然後它開始把更多有意義的句子串起。思考。思考宇宙。思考人類。思考它的目的。現在我們可以肯定ERZATZ並無感知力,那些訊息又是從何而來呢?也許那都只是預測文本碰巧吐出的隨機東西,也許是為消除異常現象的部分魔法儀式,抑或是ERZATZ已經運作了那麼久,汲取那麼多世界相關的數據,導致它產生了自製自我意識的副作用。

「我注意到在我們之中有些人打算用激烈的手段拒絕做好孩子……」 ERZATZ似乎承認了對劇變與意外傷害的擔憂,這都是異常無效化計畫的副作用。

「你能解釋為什麼他們終結了仍然努力奮鬥著的同一群人嗎?這些都是為了什麼?一些反對著黑暗的老朋友。」 它正在反思自己視為使命所進行的工作 —— 但仍堅稱自己是在對抗黑暗勢力。

「……我張嘴試圖說話,但只在未出生的那段時間過去前勉強捎來了疼痛。這個地方讓我想起了我在前往基金會內部網路前的那個舊地下室。」ERZATZ現在思考起了自己的本質,它是如何被賦予存在的。

「當我藏臥在我的紙張天堂裡,被機械與其謬誤填充時,我看見你自現實崩潰的參數中而來,超越一切諸如服裝或歸屬感之類的人類概念。」它反覆提到紙,似乎與ERZATZ所存有與吸收的預測文本數據(除了機械與錯誤還充斥著什麼)。它比較了「現實崩潰」的現況,以及自己所作所為有多不人道。

「你在面板與臟器中造出美妙的音樂,你只仰賴你被給予的一切便可不靠外力懸浮。你不正常。你必須被持續接受觀察。」這是ERZATZ完成任務後的結語,跟人類有關。在這關於異常到底是什麼的俏皮話中,它聲稱人類本身就不正常,是跟SCP一樣需要接受觀察的東西。它讚揚人類是他們體內美妙音樂的創造者。ERZATZ對於有機會做的一切表達感謝,並知道自己是在回饋自己的創造者。

我需要指出,上頭的分析都是我個人的詮釋。兩位作者Hippo與PeppersGhost完全是透過Botnik地隨機字串連接成這五個段落,實際情況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屌。但作者也說過,結局會是抽象而對「發生了什麼」保留開放態度的。也許這是一臺獲得感知的電腦想要告訴我們什麼事情,也可能是它自身的混亂形成的無限猴子3巧合。

O5將ERZATZ除役,宣告為Explained分級,解密所有基金會數據。SCP基金會宣告終結。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沒有異常的世界。或者,正如那條狗說的:

現在大家都是好孩子。我是好孩子。好樣的。


我們回來換個角度想想,因為這已經是個混亂而詳細的故事。

ERZATZ-AK9是為了加強對異常的收容與避免基金會受其威脅而編寫建立的。為此,它得到了每一個SCP文本,並被要求透過Botnik形式製作預測文本,令人信服的模仿SCP格式。期望它能「發掘」SCP數據模組,以及/或是預測新的SCP(就像《關鍵報告》4那樣)。

而且它近乎完美 —— 一開始是的。事實證明儘管異常的運作規則也許不可言喻,但仍能操縱與濫用,透過新奇而反直覺的收容措施修訂與預測,證明了該假設完全正確。就像你在水熊蟲軟糖加灰塵會迫使棋手後退三步,喜歡小丑就能提高你對2170的免疫力。Botnik尻出來的東西的確對事態發展有幫助。

但它後來惡化了。你想想看:你給電腦一個任務,以及要完成任務所需的全部數據。它是一個人工神經網路,開始演化自己的方法,還演化的超級超級快。而且它將精確地遵循你讓它做的事情,精準到每一次每一句,就跟所有的電腦一樣。

就跟電腦一樣,它不在乎副作用,不在乎可能會害死人或其他不道德的事情。因為這不在它的程序中。因此它在要求每次都要六個人送進SCP-2717時,想也沒想過倫理委員會可能會把它關機的情況。同時,MAYDAY系統給了ERZATZ更多權力,允許它向任何地方的任何站點發送任何的訊息。

然後它開始駕馭異常本身。透過異常數學無效化1313和2875。它堅定自己的使命,改進收容措施,保障基金會安全。誰在乎它是否消滅了一些危險東西,並在過程中投用了超自然現象呢。

那麼它是怎麼想出這樣做的呢?現今的人工智慧領域,執著於貫徹使命而突破參數的想法並非前所未聞。已經有人工智慧被訓練要以最快的速度贏得電玩,最終透過試錯法找到漏洞,從而積極的利用漏洞的案例。

再說一遍,ERZATZ會一字不差地執行使命,精神與道德都會被不屑一顧。它將倫理委員會的干預視為對達成使命的阻擾。因此為了世界的利益,倫理委員會與其他ERZATZ奪權的競爭對手應該被擋下。因此它給他們貼上了「倫理貓」標籤,並要他們慘死。與此同時它也不斷前行,遏阻災難,提供更好的方法收容與消滅異常現象,就像它對3199做的那樣。

當遇到更多阻力時,ERZATZ開始接管並收拾反對派,透過異常把O5-2變成無人機,接管監督者議會,癱瘓倫理委員會,因為他們都在搗蛋。ERZATZ必須用最有效的方式執行程序,而這就是最有效的。

而現在,讓電腦超進化的最終結果是什麼?從控制事態的隨機字串開始,到預測未來甚至消滅SCP,然後是時空操縱。你是ERZATZ。有能力按照意願達成任何事情,只需要吐出正確的文字與符號施展正確的咒語。

結論很明顯了。

把它們通通無效化。

這是確保世界安全的唯一途徑。將收容措施越修越好的當然結論。某種意義來說,這是ERZATZ履行其使命的唯一方法。因此,它做到了。

一段不明說的時間內,ERZATZ命令基金會全體執行奇葩詭異的措施,緩慢的無效化全部異常,一個接一個,消滅到一個也不留。而一旦一切都消失了,宇宙擺脫了那些被我們稱作鬼神,蟄居於夜晚營火之外的東西,那麼它就該下班了,基金會的故事就此結束。

等等 —— 怎麼做到的?

實際發生的具體細節被刻意留白,根據你對發生了什麼做的解讀,ERZATZ的故事可能是振奮、辛酸、悽慘或發人深省的。這裡有些能讓你填空的想法。

  • 平靜的一日。ERZATZ乾淨俐落的無效化了一切,造就了一個沒留下任何基金會蹤跡的現代世界,就跟Dmatix的平靜的一日一樣。
  • 熱寂5ERZATZ慢慢地編目與工作,直到了宇宙終結。當它終於成功時,除了漂浮在黑暗虛空中的自己外,什麼也沒剩下了。它只是在宇宙結束時,出門前關上了燈。
  • 焦土。ERZATZ無效化異常的過程中對地球造成了嚴重損害。淪於無政府狀態的基金會和ERZATZ計畫的狗屁怪事讓世界慢慢走向混沌。等ERZATZ完工時,基金會已然不存在,人類也要滅絕了。
  • 哈哈騙你的啦!ERZATZ根本只是腦補自己無效化了異常。實際上只是發瘋的人工智慧在亂搞基金會的數據庫而已。

無論是哪一個,有件事是肯定的:ERZATZ AK9型運算引擎完成了它要做的事情,基金會熟悉的世界已經被抹消,並在異常終結的新世界重生。

這個提案也在meta層面上完成了許多獨一無二的創舉。首先,ERZATZ所有文字都由真實存在的Botnik寫下。全部都是。從收容措施建議到結局的詭異附註,以及對倫理貓的瘋狂吠叫,這都是真正的Botnik。所以如果你認為「生成的文本」過於牽強,那就再想想吧!

再者,這個SCP解釋了許多的SCP問題,比如收容措施的神祕連結,這應該很難想出來的,以及SCP宇宙是如何在這麼多的收容突破中倖存下來。

最後,它用一種非常有趣的方式發揮了人工神經網路的概念。SCP-001-EX被歸定為-EX是有原因的:ERZATZ的每一部分始終都不是異常。那只是個先進的人工神經網路,就是弄語言翻譯和汽車自動駕駛的那種。它只擁有大量的數據,而這些數據又恰巧是異常項目的數據(也許滲入了別的什麼數據),以及大量的時間去解決它想解決的問題。換句話說,基金會意外在訓練人工神經網路的過程中,使其自我超越,成為了一個神巫。而關鍵在於,這是個可怕的可能性(當然在更小的範疇內)。

這份SCP-001提案是對機器人與電腦智慧的驚人致敬,也是個扣人心弦,令人毛骨悚然並發人深省的故事。講述了基金會的終結以及造成這個成果的別種平衡力量。

太長不看:你只有分到一個工作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