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的迴轉之路》第七話「檯面上的迴轉,檯面下的衝撞」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8+x
blank.png

上一回的激烈戰鬥!
佐藤百八的修煉終於有了成果,除了在壽司競技上戰勝了追隨多年的師傅,更與師傅一同擊敗前來挑戰的黑衣人士。百八也因此下定決心,要前往台灣挑戰仇家天龍集團1,從當家的天龍翔身上找尋母親遭擄的線索。但師傅似乎仍然對百八有所隱瞞,不願告知他黑衣挑戰者的細節。師傅極力想隱瞞的秘密是什麼?百八又能否從天龍翔身上獲得真相呢?


「你做好準備了嗎?」

「是的。」

已經打烊的日本料理店內,百八正坐在椅子上,等待師傅的出現。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憤怒和決心,十年來的修煉就是為了此刻。師傅拿著一件白色的斗篷從廚房內走了出來,並把斗篷披在百八的身上。

「這是你的戰袍。這件斗篷是我的父親傳給我的,而他又是從他的父親手中接下。」師傅在將斗篷交給百八之後坐了下來。「這是知曉『龍之迴旋』2之人的戰袍。」

「在你跨越界線之前我必須盡到告知的義務,你以往所認知的正義會逐漸模糊不清,當你選擇踏入壽司陀螺的世界時,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我很清楚,師傅。」

「如果『復仇』是你的決定,記住,要將自己浸泡在悲傷和痛苦之中,醋飯的酸味來自壓抑的情緒,魚肉的強度則源於前進的動力。」

「我了解,師傅你曾說過:『要掌握3一個概念,就要從內心培養。』即是這個意思。」

師傅喝了一口茶,並將茶杯重重放回桌上。

「而你的機會只有一次。賽程已經出來了,唯一對上他的機會只有冠軍賽。」

百八在聽到這個消息後,身體不由自主顫抖了一下,但隨即穩定了下來。

「我從十年前開始修煉就是為了這一刻,我除了要揭穿他們家的面具,還要在最高的戰鬥台上打倒他。」

「祝你好運。」

百八在起身後走到門邊,對著師傅深深地鞠躬。

「我出發了。」


2031年4月17日
18時32分10秒66
台灣,台北
「第十屆壽司陀螺台灣大賽」4

剛進入夜晚的台北街頭看不到任何一台車子的身影,就連平時人來人往的東區也陷入一片寂靜。原本在夜晚替行人照亮街道的店舖也都早早關上店門,只有巷弄裡的小餐廳和住宅區能看到從窗戶透出來的光線以及人聲。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位於台北市區邊陲的這間魚市場,平時就聚集了品質優良的各種漁獲,是台北地區採買漁獲的好去處。在營業時間結束後,整間市場理應關上大門,等待隔日清晨各家魚販的到來。但時間已過六點,市場卻沒有關閉的跡象,附設的停車場也被前來的車輛停滿,附近甚至聚集了一大群人潮,萬頭攢動地想擠進市場內。

在二十年前,不,十年前的台灣,應該沒有人能想像這股熱潮會持續至今。也沒辦法想像有個嶄新卻又符合傳統的職業運動賽事,會像這樣橫空出世,並且造成如此龐大的轟動。

但壽司辦到了。

正確來說,是會迴轉的壽司。


「「三!二!一!へいらっしゃい!!!」」

兩個壽司分別從選手的筷子中飛出,在形似土俵的對戰台上瘋狂旋轉。周圍的看台上擠滿觀眾,所有人都齊聚一堂,想親眼見證今晚會由誰奪下這次台灣大賽的冠軍。

雖然已經進入比賽的後半環節,選手間的壽司強度落差仍然十分明顯。

「『溏蛋鳳凰』的速度正在減弱!明明雙方完全沒有碰撞啊!」轉播台上,主播與賽評身穿日式廚師服,正播報著今晚的第一場比賽。

「這你就不知道了,他的對手可是去年的冠軍,『蝴蝶飛升』旋轉時產生的風壓能夠壓制對方的速度啊。」

「啊!天龍選手的炸蝦壽司此時發起了進攻,筆直追著對手的溏心蛋旋轉!!!對手能夠防禦嗎?來得及嗎?」

「不~~!『溏蛋鳳凰』被擊飛了,無法再戰。這場對戰的勝利者是『蝴蝶飛升』!!!!!」

在裁判宣布對戰結束後全場歡聲雷動,觀眾們不斷揮舞著手中的旗子,幫自己支持的選手加油。呼喊的聲音大到場地的牆壁都隨之震動。擠滿人群的觀眾席和今晚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心理有數,這次比賽應該會再次打破去年的收視紀錄。

壽司陀螺台灣大賽的舉辦時間大約在每年的四月中旬,在屏東東港的第一條黑鮪魚被拍賣售出一週後舉辦,比賽場地則是位在台北魚市的地下。十年前,一群熱愛迴轉壽司的壽司師傅與食客們共同出資舉辦了第一屆的比賽,雖然參加人數不多,獎金也不是很豐厚,卻仍然吸引了台灣各地的壽司愛好者一同參加。

十幾年前,日本因為壽司陀螺的出現,帶動了整個壽司文化的興起和擴張,不論是原本就接受壽司文化的東亞,或著壽司尚未普及的歐美地區,現在多多少少都能感受到壽司陀螺的影響力。


「怎麼樣,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拿蛋出來比賽。」

「誒,說話小心一點,等一下他就要回來了。」

「笑死,你就不要打不進四強。」

選手休息室內,幾個八強的選手正看著現場的比賽轉播一邊聊天。這些選手的實力讓他們時常在各地比賽的最後關頭碰頭,因此大家不是互相認識就是朋友關係,不過偶爾也會有生面孔加入這群老手之中。

一位選手身穿白色連帽斗篷坐在電視前,看著正在進行的第二場比賽。那位選手從進入休息室開始便用帽子遮住自己的臉,或著刻意避開其他選手,但在他人沒注意時又不斷地觀察其他選手的動向。男子胸前的參賽證上寫著「佐藤百八」,是一名來自日本的選手。以往的壽司陀螺台灣大賽也有出現過其他國家的參賽者,但大多是衝著獎金而不是世界大賽的代表權而來。

「果然!去年的冠軍仍然難以撼動啊。讓我們恭喜『天龍茉莉』與她的壽司『蝴蝶飛昇』!!!」

佐藤百八抬頭看著電視裡的選手。

「天龍家……」


「很精彩的比賽,大小姐。」

「那些人沒一個耐打的!在前面輸給我就算了,都打到八強了卻三兩下就被擊飛,就沒有更強一點的人了嗎?」

話還沒說完,茉莉就坐上椅子,從賽場的貴賓席俯視著底下的觀眾和選手。

「爸爸,茉莉很棒吧?」

坐在茉莉身旁的,是一個體型高壯的中年男子,眼睛上的疤痕以及可怕的壓迫感就像警告其他人,不可輕舉妄動。

「是啊,茉莉很棒。」

從日本脫離本家來到台灣發展的天龍集團,其董事長天龍翔以及他的女兒天龍茉莉已經稱霸這座市場長達十年了。事實上,第一屆的台灣大賽便是在天龍集團的贊助下舉辦。儘管天龍翔連續拿下了七屆的冠軍,他仍然不因此自滿,甚至在拿下第七次冠軍時宣布引退,同時開始了對女兒的壽司陀螺訓練。而天龍茉莉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成功拿下第八屆的冠軍並蟬聯至今,成為台灣壽司陀螺界最耀眼的明日之星之一。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那個男的。好像叫做『百八』是吧?」

「是的,董事長。來自日本的佐藤百八,二十一歲,是個壽司師傅。」一旁的秘書立刻向天龍翔報告那名選手的簡介。

貴賓席下方,第三場比賽即將開始,百八依然沒有將他的白色兜帽拿下。他的視線在觀眾席不斷搜索,最後停在會場上方的貴賓席中央。

「今天的第三場比賽準備開始!!!位於轉播台左方的是來自日本的『佐藤百八』!使用的壽司是『鯡魚螺旋』!!!」

轉播的鏡頭在主播播報的同時指向了站在土俵邊的百八,雖然拍不到他的眼睛,百八依然像攝影機比出了「我在看著你」的手勢,口中還似乎唸著什麼。

「我,來,復,仇,了……」

天龍翔的臉上閃過了一道複雜的表情。


隨著比賽的進展,時間也來到了深夜。但仍然有一群人沒有入睡,而是坐在電視機前等待今晚比賽的結果。第十屆壽司陀螺台北大賽的決賽即將開始,兩名選手將要在賽場上用各自的壽司分出勝負。

土俵邊,百八與茉莉兩人已經準備完成,正等待著比賽開始前的倒數。

「爸爸說你叫佐藤百八?哼!居然嚷嚷著說要復仇?天龍家也被看扁了啊。」天龍茉莉說。

「這樣說就不對了。我原本是為了與天龍翔一戰才計畫來到這裡的,但他似乎已經不再出賽。不過天龍家的人也算是我的目標,打倒你只是我復仇道路上的一塊里程碑罷了。」

「想打倒茉莉的話你就盡全力嘗試吧!不要小看天龍家的力量!!!」

「正有此意。」

周圍的觀眾與和主播騷動著,倒數今晚的最後一場對決。

「六!五!四!」

「「三!二!一!へいらっしゃい!!!」」

兩人的壽司在倒數結束後從筷子中射出,劃過空中落在土俵的兩方。百八的黃金鯡魚旋轉著,散發出微微幽光,而茉莉的蝴蝶蝦也在賽場燈光照射下顯得酥脆。

「這是什麼貧弱的迴轉啊?連蝴蝶的麵衣都打不穿吧?」

「……」

百八雖然將壽司以全力發射出去,在蝴蝶蝦的高速旋轉面前卻顯得弱小,壽司上的鯡魚卵也因為對手的風壓而不斷顫抖。

「哼!『蝴蝶飛升』,從左側逆向進攻!一口氣解決他!」

茉莉的壽司遵循著她的命令開始行動,在調整姿態後沿著土俵的邊緣向著鯡魚壽司衝去。百八在看到對方的行動後,立刻對著壽司大喊:「力場迴旋!」

「什麼?」

一道震波以「鯡魚螺旋」為圓心,瞬間向周圍放射出去,「蝴蝶飛升」在震波的影響下偏離了原本的進攻軌道,只能重新調整站位。

「原來如此,維持低轉速的同時將能量儲存在魚子裡嗎?茉莉就看你儲存了多少能量來擋下攻擊!」

「蝴蝶飛升」再次進攻,這次的路線與方才不同,選擇從「鯡魚螺旋」的正面進攻,兩個壽司將會直接撞上。

「力場迴旋!」百八命令黃金鯡魚釋放它的能量,波動再一次從壽司發散出來,「蝴蝶飛升」的移動速度卻沒有因此減慢,而是在與震波碰撞時飛了起來。

「壽司飛起來啦!這樣的話『蝴蝶飛升』會直接飛出土俵出局的啊!」主播驚訝地望著飛上空中的壽司。

「上鉤了呢……」茉莉在壽司飛至對手上方時,下了一個幾乎是不可能達成的指示:「蝴蝶啊!墜落吧!

蝴蝶蝦的移動方向從原本的拋物線,轉而向下方突進,水平旋轉的壽司現在看來像是一個突進的鑽頭。

「加強力場強度!」

向下墜落的壽司與不斷施放的震波在半空中相遇,百八的壽司在轉速上陷入弱勢,力場的頂端也開始凹陷。

「快避開!」

雖然成功躲開了蝴蝶蝦的追擊,但黃金鯡魚的轉速又比一開始更慢了。強大的撞擊力道讓土俵都凹了下去,「蝴蝶飛升」在造成這麼大的損害後卻沒有一絲殘缺,炸蝴蝶蝦的麵衣仍完整地附著在蝦肉上。

「現在知道我們的實力差距了吧?茉莉的蝴蝶蝦在站上這座賽場時,可是宛如龍王的存在啊。」

「就讓茉莉給你最後一擊吧!『蝴蝶飛升』,使出必殺技『龍王落地勢』!!!」

蝴蝶蝦壽司緩緩地向上抬升,飛起時捲起的風圍繞在壽司的周邊,阻擋了百八的視線,讓他無法預測茉莉的攻擊方向。

「再會了。」


「你知道『龍之迴旋』嗎?」

「?」

有時候百八會回想起當時拜師的過程,對他來說,當時師傅同意培育他,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轉機。

「我是看著這張名片來找你的,外公說只要問上面的人,就可以知道『龍之迴旋』的事。」

師傅接過名片,上面的店名雖然是這裡沒錯,但名片上印著的人名不是他,而是他的祖父。

「這個人早就過世了,我是他的孫子,但我也從沒聽他說過有關『龍之迴旋』的事。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那能讓我在這裡學習嗎?」百八問,因為那時的他已經沒有其他的線索了。

師傅先是想了一下,才帶著百八走進餐廳的廚房。

「我的餐廳的確需要一些人手,如果你願意幫忙的話也是不錯,我付的薪水也不會少,畢竟來這裡都是來頭不小的客人。」

「我想學的是壽司陀螺!」

「那就更應該學做一個壽司師傅。來吧,我們馬上開始。」

「好的!」

結果一轉眼,十年就過去了,雖然投入了大量的心力,也尋訪過不少可能握有資訊的壽司師傅,卻完全沒有「龍之迴旋」的消息。就算百八想自已研究,練習當時看到的迴旋技術,卻總是覺得少了一味。已經一名成為合格壽司師傅的百八,仍然找尋著當時看到的壽司陀螺技巧。直到某一次,在瀏覽國外的新聞報導時看到了一個令他震驚的畫面。

「『天龍翔蟬聯冠軍七年,不敗神話即將謝幕』?這是哪裡的新聞?」

「那份是台灣的體育報紙,我看到上面有壽司陀螺的版就幫你留下來了,是一個台灣來的玩家給我的。」

內文中提到了台灣的壽司陀螺大賽,還有天龍翔如何稱霸比賽的故事。但最讓百八感興趣的,是當中的訪問段落。天龍翔使用的壽司是以鯡魚肉和鯡魚卵加工製成的「黃金鯡魚握壽司」,甚至因為這個緣故而被起了「黃金龍王」的稱呼。

百八在看過報紙後便上網找了天龍翔的比賽影片,這才讓他再次看到那個迴旋。

「這是……?」

影片中的天龍翔在對戰的最後,使用了「龍王落地勢」解決了對手。那個壽司從空中向下墜落的樣子,和他記憶中的技巧一模一樣。

「師傅!我找到了!我找到龍之迴旋了!」


而現在,那個散發金黃色澤的壽司,正以同樣的方式朝著百八的黃金鯡魚而來。

「我要轉動,我要轉動。」一個聲音在蝴蝶蝦壽司落下時傳入了百八的腦海中。

「你是?」百八問,但是沒有回應。

在煙塵消散後,賽場上的狀況重新變得明朗。茉莉的壽司仍高速地在場上旋轉、移動,而百八的壽司只能以最低限度的速度旋轉著。以「鯡魚螺旋」現在的狀態,可能只要輕輕碰一下就會散掉。

「我還想轉動。」

和剛剛相同的聲音再次傳入百八的耳中,這讓百八想起師傅時常對他說的那句話。

「只有秉持著信念的人才能掌握壽司的精髓,而掌握了壽司精髓的人才能傾聽壽司的聲音。」

百八閉上了雙眼,周圍的群眾依舊叫喊著。但對他而言,現在在場上只有一位壽司師傅,和一顆富有生命力的壽司,剩下的都是風的喧囂聲。

「我已經明瞭了『龍之迴轉』的秘密,你願意相信我,為我使出全力嗎?」百八呢喃。

「壽司的生命本應短暫,現在不試又待何時?」那個聲音回答。

「那就上吧!『鯡魚螺旋』,龍王落地勢!!!」

茉莉在百八回神之前,便以最快的速度朝黃金鯡魚攻去,但「鯡魚螺旋」在百八的命令下躲開了進攻,並緩緩往上飛起。

「什麼???這難道是爸爸教給茉莉的招式?」茉莉看著上升中的鯡魚壽司驚訝地說。

「鯡魚螺旋」如同剛才茉莉的蝴蝶蝦壽司,捲起周遭的氣流來遮蔽自己的進攻方向,同時能看到不少壽司的碎片從氣流中噴出。

「哈哈!光是學會技巧也不夠的,你的壽司看來連自己製造的氣流都承受不住呢。」茉莉看著被暴風籠罩的壽司說,繼續讓自己的壽司沿著坑坑疤疤的場地繞行。

百八的兜帽底下揚起了淺淺的微笑:「你確定嗎?注意看,這就是我十年修煉的成果。」

飛散空中的魚卵和米粒開始相互黏著在一起,形成一個個小型的壽司。接著微小的壽司在百八的指揮下開始向下墜落,每一顆都以極高的速度朝地面的「蝴蝶飛升」飛去。

「快躲開!不要被擊中了!」茉莉原先從容的態度已一掃而空,反而慌張地指示壽司開始逃竄。

「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ァ!」5轉為優勢的百八開始不間斷攻擊,小壽司在落下後繼續追趕著「蝴蝶飛升」,茉莉瞬間失去原本的攻擊強度。

「如果一直被追著打也不是辦法,『蝴蝶飛升』快點加速旋轉,把那些東西甩掉!」

茉莉的壽司加快了自身的轉速,利用風以及炸蝦表面的麵衣抵禦來自上方的攻擊。兩人的攻防激烈,揚起的旋風甚至晃動了比賽的場館。

「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6

雙方碰撞許久,開始加速的蝴蝶蝦壽司一一彈飛了靠近的小鯡魚卵和飯粒。百八見狀,急忙叫回那些飛散的壽司材料,重新將自己的「鯡魚螺旋」組合回原形。

「既然實力相當,那就用最後一招決勝負吧!」

「來啊!茉莉不會輸的!」

兩人的壽司重新在土俵的兩端降落,宛如西部槍手對決的畫面。雙方都在等待對手使出最後的絕殺,同時亦不敢輕舉妄動。

「我要上了!『龍王突進』!!!」

「蝴蝶飛升」突然進攻,將上頭的蝦子以子彈般的方式收起,朝著「鯡魚螺旋」直衝而去。

百八沒有做出防禦的指示,而是聞風不動地等待對手撞上。

「就是現在!『居合』!」

黃色的魚卵在燈光下閃現出一道金光,兩顆壽司互相穿過對方,揚起的風暴讓周圍的觀眾看不清場上的狀況。「鯡魚螺旋」和「蝴蝶飛升」的身影在氣流消散後逐漸浮現,但這場比賽的勝負已然分出。

炸蝴蝶蝦被切成了兩半攤在土俵上,而黃金鯡魚周圍則是散落著些許材料,但仍然看得到壽司挺立於中央。

「勝勝勝……勝負已分!!!前任冠軍天龍茉莉居然敗給了挑戰者佐藤百八,第十屆壽司陀螺台灣大賽的冠軍出爐啦!」

百八走向跌坐在地上的茉莉,指著一分為二的炸蝦說:「吃吧,是我獲勝了。」

但是茉莉並沒有動作,繼續縮在地上一邊流淚一邊呢喃。

「茉莉……茉莉不能吃蝦子……」

「?」

「茉莉對蝦子過敏,是爸爸要茉莉出賽,才用蝦子壽司比賽的。茉莉沒有輸!」

百八把頭從茉莉身上別開,看向頭頂的貴賓席,位子上沒有天龍翔的蹤影。正當百八感到困惑,才發現天龍翔本人已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蹲在了他的女兒身邊。

「是爸爸不好,我們輸了,爸爸幫你吃掉壽司。」

翔撿起了散落一地的炸蝴蝶蝦壽司,放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天龍食品的蝦子世界第一美味。」

百八憤怒的對著眼前的男人大喊:「天龍翔!我是來找你的!」

翔嘆了一口氣,把茉莉抱起來之後對百八說:「我知道,但是我希望能等到觀眾散場後再談。等我把茉莉送回保母那邊。我天龍翔說話絕不言而無信,請稍等我一會。」

「我就在這裡等。」


時間進入深夜,台北市的街頭充斥著返家的人潮,台北市場周遭的捷運站更是被擠得水泄不通。但市場已經關閉,只剩兩個人仍坐在比賽的場地中央。

「在我回答你的問題前,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

「你花了多久時間尋找『龍之迴旋』?」

「如果從開始學習壽司陀螺算起,十年了。」

「……」

「換我問了吧,天龍翔。你是十年前,在我面前帶走我媽的人嗎?」

「是。」

「她現在在哪裡?」百八問,語氣中帶著淚音。

「你的母親,在三年前過世了。」

2021年5月10日 日本,東京

「碰」的一聲,佐藤家的大門應聲而開。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手中握著壽司,從玄關逕自走進佐藤家中。

「佐藤三郎在哪?快滾出來!」

「你是誰啊!居然跑進我家來,你這是擅闖民宅,給我出去!」

佐藤三郎在聽到聲音後急忙跑出去看,並對著闖入的黑衣人叫罵。接著只聽到痛苦的聲音從佐藤三郎的口中發出,倒在地上的他無法阻止男子走進妻子的臥室。

「你是誰?你想要對媽媽做什麼?」

黑衣男子走近百八母親倒臥的床鋪,他母親的表情痛苦,身上還有多處紅腫,就連一般人都看得出她正在經歷一場大病。

「佐藤三郎!你這傢夥居然不知道百合她對海鮮過敏嗎?還沒有讓她接受治療?」

佐藤撐著門框,看著對方驚訝地說:「你叫他百合……難道你是天龍翔?」

「沒錯,我現在就要帶走她。要是百合再不趕緊接受治療的話,後果會很嚴重!」

「你在做什麼!我不准你帶她走,她現在是我的老婆,已經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佐藤三郎使力衝向前去想阻止天龍翔,但卻被天龍翔一手抓住。

「如果你要阻止我的話,就吃我的壽司吧!」天龍翔從口袋裡再次拿出他的黃金鯡魚壽司,並用筷子單手夾住後大喊:「龍之迴旋,龍王落地勢!」

壽司隨即飛出,在空中畫出優美的弧線後向下直擊佐藤三郎的背部。佐藤三郎應聲倒下,倒下的佐藤三郎沒有要再站起來的跡象,天龍翔見狀,便抱起床上的佐藤百合準備離開。

「你不可以帶走我的媽媽,她只是生病了,很快就會好起來!」

「百八……」

天龍翔將手中的壽司交給了佐藤百八,對他說:「不要讓你爸爸知道我給了你這個,但是要記住,壽司會帶你找到我。」

說完便帶著佐藤百合離開,留下了呆站在原地的百八。手上的壽司掉在地上,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壽司陀螺,也是他最後一次見到母親。


2031年4月17日
22時12分33秒92
台灣,台北
台北魚市

「我因為工作的緣故,跟百合結婚後時常需要出差到台灣去,沒辦法陪著家人。雖然和她生了兩個健康的小孩,卻因為她選擇與我離婚的關係,我只能扶養茉莉長大。我知道百合沒有工作,也會每個月定期寄贍養費給百合。」

「在決定要離婚時,我們雖然有協議好,以後不再干涉彼此的生活。但是當我知道百合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真的忍不下去。」

「她的過敏是遺傳來的,我的岳父也是無法吃海鮮的人,我也曾因為職業是魚貨批發而在和百合交往時受到她的阻饒。我當時為了向百合表達我的決心,甚至向我父親提出離開公司的請求,雖然最後只被調到業務部門,但也足夠了。」

「在我從我們倆的共同朋友那聽說百合生病了,我就急忙向他的再婚對象確認狀況,卻被一次又一次的回絕。我下定決心,要靠著家傳的壽司力量帶走百合,讓她接受更好的治療。」天龍翔停頓了一下。

「但是沒用,百合的狀況一直沒有好轉,我現在還是很後悔讓她繼續痛苦了七年之久。我將她帶到台灣,找我認識的醫生治療,因此我最後連聯絡上你們父子倆都辦不到。我很抱歉。」

天龍翔從座墊上站了起來,向眼前的百八下跪:「我是一個不稱職的丈夫,也是一個沒有盡到責任的爸爸,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百八在短暫的沈默後開口:「媽媽葬在哪裡?」

「請你接受我的道……」

「我媽媽葬在哪裡!」

「我把骨灰帶回她的故鄉了,那裡只有一座墓園。」

「……」

憤怒的百八把他的坐墊丟向跪在地上的天龍翔身上,轉身就要離開。

「我不知道你剛才說的那個故事裡,名叫百八的那個人是誰,但是我想跟你說,他應該已經不記得你了,也早就原諒你所做的一切。他現在跟你毫無瓜葛了,就算你將他當成你的兒子,想從他身上找到百合的影子,也請你放棄。」

「謝謝你的故事。」

說完,百八就消失在賽場的通道之中,留下一個無法停止哭泣的男子。

「謝謝……謝謝你的原諒……」


同時,遠在海洋的另一端……

燈光從餐廳的窗戶照向外面黑暗的街道,外面只要有人一定能看到店內的慘況。但位處商業區邊陲的這間餐廳,在這個時間點根本不會有人經過。桌子和椅子倒在地上,摔的摔破的破,廚房裡的用具也全都灑落一地。

師傅則是倒在地上,被醬油和漢堡肉醬汁灑滿全身。

「闇……闇的勢力找上你了……百八……」


次回預告!

新的強敵出現?闇的勢力開始進攻!
羈絆和聖靈的真相?龍王之力出現?
迴轉檯面下的世界!巨浪即將刮起!
百八能否及時趕上?師傅性命垂危!

次回、第八話!「師傅之死!?」

三!二!一!へいらっしゃい!


制作・著作
━━━━━
スシブレード製作委員會

冠名贊助
━━━━━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