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肉教中心頁
評分: +13+x

cf15Pj6.jpg

在欲肉教咒典扉頁發現的印記。由於該圖象具備獨特的重要性,其變體(以及此符號)在全世界的欲肉遺址中皆有發現。

欲肉教(Sarkicism,源於希臘文σάρξ,亦即「血肉」)是一類宗教/哲學系統,其包含種類繁多的傳統習俗、信仰與精神儀式,主要源自於該系統的神格化創立者,「大術士伊仰 Great Karcist Ion」1的指導。其信徒會實行儀式性食人、人體獻祭、軀體擴張強化、奇術、維度扭曲,並且與跨世界的實體組成盟約。有機體的操弄使得特定的欲肉者得以成為異常狀態的存在,並超越基準人類的生理限制。

基於其高度的隱密性,普羅大眾經常對於這個族群的存在缺乏直接認識。然而,有些關注組織對他們有所認知,包括全球超自然聯盟與地平線倡議,而破碎之神教會將其視為災難性的詞彙2。即便該族群的隱蔽特性阻礙了基金會的調查,但總括而言,這項特質仍然對常態的存續有所助益。

該族群經常崇敬疾病,在欲肉教的祭壇中也曾發現腫大的淋巴結與腫瘤組織切塊。特定的欲肉教派將感染物質視為聖物,作為「驅除弱者」並淨化肉體的手段,因此主動致力於確保它們的擴張。絕大部分的欲肉者對於病原體都展現了一種內在的抵抗能力,然而當前未知這是一種異常特質或僅是自然現象。

欲肉性異常對於它們的使用者並非毫無威脅性。當欲肉者得以將自身的軀體強化為生理上的進階狀態時,這樣的轉變(或可能是源於他們在練習成神的過程中所發現的祕密真相)對於心智會產生退化性的影響。此現象的明確成因仍然無法解釋,但許多已知的高等術士都可以佐證這個現象,其大部分都表現了精神病的症狀。

基金會將已知的欲肉教派分類成兩大不同的路線:原欲肉群(Proto-Sarkic)與新欲肉群(Neo-Sarkic)3。原欲肉教群經常出現在歐亞大陸最偏僻地區的孤立社群之中,其信仰者通常生活貧窮(或自給自足)、謙遜、並且對外來者保持警戒與抗拒。這類族群經常排斥現代化,表現出嚴重的科技恐懼,並且被迷信與禁忌所箝制。相對的,新欲肉教群經常位於都會之中,欣然接受現代化,並且不會對科技展現明顯的疑慮;它們的公眾生活與相同文化及社經地位的人士無異。這類信徒主要為上流家族,並且被流言蜚語層層包圍。這兩個教派都遵循著相同的教條,其核心概念包含以下:

神化 Apotheosis
相信個人能夠飛昇成為神祇。欲肉教顯然將大術士伊仰(或較低的等級,他的首徒(Klavigar))視為已經神化過的存在。原欲肉教徒認為神化會經歷時間洗鍊後發生,並且只能透過伊仰完成。新欲肉教徒則幾乎認為,如果一個人能夠篡奪伊仰的位置就能完成——這也是他們的權利(或是義務)。想要邁向神化就必須渴望權力。
渴望 Will
對力量的渴望是人類的主要驅動力。每個人都會尋求在自己領域內精進一切,影響力量(或效益)的方向,而其他人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因而導致對立。渴望之於力量就如同形體之於物質;也就是說,「欲求乃萬事之法。」4
噬神 Theophagy5
神聖的吞噬神體。欲肉教認為宇宙中有諸多神祇(但他們並不崇拜任何一位)且這些存在是可以透過某些方式被「吞噬」的。信徒們最終相信這樣的寄生關係(無論是字面上或是隱喻性的意思)是他們奇術能力的主要來源。
犧牲 Sacrifice
在原欲肉教群之中,這個行為經常是犧牲自己換取眾人的福祉;新欲肉教群則完全相反,他們相信多數人的犧牲是為了令個人受益。肌肉如果受損,只會在痊癒後變得比原先更強健;同樣的道理也應用在心智之上,藉由對常理不能理解的事物發展出容忍度也能鍛鍊心智——毀滅與再生的循環如是完成。對於欲肉教而言,劇烈的衝突就是最佳的良師。
「司牧血肉 To Shepherd the Flesh」
他們相信所有的活體都是由單一的祖源發祥衍生出來(更多細節參見神話區段)。信徒認為這個共同祖先6是軀體強化(或「里哈窟阿 Lihakut'ak」)的關鍵;更多證據指出這是對於遺傳學的局部理解,只是掩飾在層層秘術的面紗下。欲肉者認定自己有權引導與培養有機物質。技巧最精熟的鑄肉師甚至能夠將其他生命體的基因盜走,或是製造出全新的生命形式。

大部分的原欲肉教群都相信伊仰已經完成或正在完成神化的過程中,一旦他完成了形體超脫,這個「充滿瑕疵、不成熟」的宇宙將會被摧毀,並且會被塑造成稱為 「伊庫拿安 Ikunaan」的天堂,許多人將會在最終會「在玫瑰色的天空之下」理解到喜悅與救贖。然而,仍有其他的教派相信伊仰已死,並且已經殉難,以保護人類免於其他神祇的機械化威脅。

新欲肉教群的詮釋則有顯著的分歧,並不特別崇敬伊仰。他們唯一的目標是神化,透過對力量的追求、技藝的發展與擺脫倫理束縛,避免其限制個人潛能的方式來接近神態。大術士並不被認為是先知或是救世主形象的人物,而更像是一個最接近達到神態的個體。他們將伊仰的道德教誨視為虛弱無能的言詞,忽視古老的文獻,並只對於自己能夠操縱的儀式感到興趣。

即便新欲肉教群與原欲肉教群共享了一致的神話與許多儀式,將它們是做不同的宗教可能會更為適切。對於原欲肉教群而言,新欲肉教群就算不是一種褻瀆也至少是異端邪說——僅是真正信仰中的元素被挪用後的理念/哲學思想。這使得新欲肉教群變得格外危險,因為它們將缺乏古老傳統中常見的倫理與道德限制7——甚至可能刻意與之完全對立。部分證據指出新欲肉教群曾一度與外世界的存在(執官 Archons)簽立盟約,而這些存在是伊仰曾經宣揚反對的。

欲肉者所使用並書寫的語言是阿狄泰語(對古阿狄泰語的介紹參見此處),其似乎融合了原烏拉語、印歐語系(可能是殆瓦語)與γλῶσσαχάος8,但主體是原烏拉語。欲肉教的施術者並不稱呼自己為「欲肉者」——這個詞是由古代美刻尼教派(Mekhanite)9用於他們敵人的貶抑詞。這個詞當初被認為是他們真正的名字,並先後被全球超自然聯盟(GOC)與基金會在Sitra Achra10計畫之中被採用。事實上,欲肉教信仰者將自身的信仰體系稱為納餓卡 Nälkä11,在滲透進入相關宗教組織時,基金會特工應絕對避免使用「欲肉」或由此衍生的字眼。

由於採用了美刻尼教派的詞彙,基金會與GOC也愚拙地延續了破碎之神教會的「血肉/機械」宇宙敘事觀12,也是對於欲肉教不精準、粗略的簡化。雖然這份文件的目標是提供讀者認識並修正原先的錯誤,「欲肉」(以及其衍生詞)仍然是基金會詞庫中的標準用語。

最後,基金會與GOC對於欲肉教所牽涉的事物以及其追隨者的動機恐怕都僅有小部分的理解。基於當前可用的資訊,可推測欲肉教的目標可能是促成一次SK級統治階級移轉事件,並含有造成一場XK級世界末日情境的可能性。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