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欲肉教的人類學進路03-案例研究03:香港新茶嶺的盧亭人
評分: +13+x

對欲肉教的人類學進路

Matthieu Desmarais博士,人類學部

前言: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在對欲肉教的認知上發生巨大變化。這些信息揭路了一種多樣化且不斷變化的形式,與最初假設的單一信條宗教有很大不同。我們現在能夠描繪出更廣泛,更詳細的欲肉教圖譜,包含其的各個教派及相關文化傳統。

現代教派是不同見解下的產物, 大部分都僅是和古代原型於表面上類似。最令人意外的是,尤其是對像我這樣的早期欲肉教學者,發現他們的創始人似乎都有較為善意的意圖。但諺語有曰,通往地獄的道路皆以好心鋪砌而出 - 基金會必須始終牢記這一句格言,因為儘管我們存在以久,但亦依然凝視著同樣的深淵。

和古代的欲肉教徒一樣,我們發現裏邊充滿了各種怪物。

Desmarais博士,在冒著巨大風險的情況下,試圖通過對現存欲肉教社區的研究來更多地理解欲肉教及其不斷變化的圖譜 - 揭示遺蹟,文物和死者無法披露的事情。雖然他的方法並非正統(至少對於基金會而言),但他的成果是不可否認的,亦值得繼續支持。

Judith Low博士,歷史部高級顧問,宗教類相關組織威脅分析。

案例研究03:香港新茶嶺的盧亭人

800px-Rust_1.jpeg

新茶嶺60號,現時盧亭們的常規聚會地點。


概覽:盧亭12是一個現時活躍於新茶嶺的小型新欲肉族群。很榮幸我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新茶嶺找到一個現時盧亭們禮拜及生活的地方。盧亭的歷史較為平穩,引致到他們的欲肉教條相較於其他來說簡單且容易被接受,亦造就了他們開放的特質。由於當地教徒主要以粵語為主要語言,本次來自Site-ZH-25的研究員張道士亦有參與本次的研究及訪問。

歷史:對比起其他欲肉族群,盧亭的歷史明顯比較短。雖然有關於他們所信仰的盧亭早於東晉時代3已經出現有相關傳說。但有關於其變成一個鬆散但具有完整體制的宗教組織,並具有一個欲肉教支派特徵,則需要等到清朝乾隆年間4,一位化名羅大有(?-?)的欲肉教信徒5編寫《覡君經》 ,從書中有關於「覡君」的經歷及相關神蹟和十八種相關奇術中可見,「覡君」指的是大術士亞恩。但值得留意的是,於這一本書的概論中,作者更加偏向於將大術士亞恩描述成是「覡君」在人間中的一種顯現形式。不過,這本《覡君經》的保存狀態極不理想,大部分都已經嚴重損毀。但當中的主要經文,相關符號及部分奇術則以「鹹水歌」6的形式,在蜑家人7間流傳。

隨著日佔時期Ijamea對於相關經文,奇術的大規模搜捕和非人道研究。89引致盧亭族群的人數大減,相關的研究資料亦被拆成若干份: 茶嶺警署10接管了其中的34.8%、全球超自然聯盟極東部門接管了其中的46.2%、木易藏書閣接管了其中的7.4%,其餘則有11.6%下落不明。

日佔時期結束後,隨著全球超自然聯盟的成立及帷幕協議之簽定。盧亭開始將自己的族群轉移至新茶嶺。 現時為止他們在茶嶺發展成一個人數約50至60人的小型宗教組織並購置茶嶺道第60號作為恆常禮拜場所。

基金會在一次與茶嶺警署的合作行動中首次遭遇並發現盧亭的存在。在與其現任宗教首領苗守文達成協議,盧亭將會成為基金會長期的欲肉教哲學及奇術研究夥伴之一。由於新茶嶺屬於帷幕協議保障的超自然自由港。現時為止,基金會無須收容其宗教領袖。

文化,傳統與誤解:盧亭將其宗教稱為「盧亭派」。除相信大術士亞恩亦會與當地的民間信仰混合。這一點主要體現在他們所事奉的其他主要神明:

  • 盧亭先師:他們認為盧亭魚人是大術士亞恩於海上的使者,並認為羅大有所了解的知識及欲肉典義為盧亭魚人所授。
  • 羅仙:即創始人羅大有,於盧亭先師之教授下得道而成Karcist11

盧亭並不排斥現代科技,對外亦極為開放,其經常參與或舉辦各式於茶嶺的慈善活動。不過,他們仍未有明顯的對外傳教,再加上經過二戰及成員「上岸」12,經典的完整性相較於其他欲肉教派別來說為差。

值得留意的是,由於盧亭的發展地主要在香港,引致到大量術語亦經過一定程度的漢化。 漢化有時候是音譯,有時候則是意譯,但能夠肯定這一些漢化詞匯於《覡君經》寫就的時候已經成形,並且主要參考自民間宗教用詞。

從上述的分類方法中可見,明顯他們亦吸收道教出家和俗家的分類方法。不過,相較於道教為出家者所設下的各種禁忌,盧亭設下的出家規條則顯得在配合欲肉教條情況下作出了一定刪減和改造。但出家與否盧亭皆有選擇權,並非強制性。

  • 放棄家庭生活。未有建立家庭的不得建立,已建立家庭的則拋棄原有家庭生活。21
  • 肉食生肉,否則茹素。22

盧亭的欲肉奇術十分特殊。由於受到當地傳統宗教尤其道教之影響,所以對於欲肉教的宗教符號多數混合道教符咒的結構配合以進行使用。但相較於其他欲肉教派,奇術於盧亭派內的重要性顯得較輕,他們所能使用的奇術數量亦較少。

盧亭對於操控SK-BIO31的能力顯得較低。暫時來說他們所能操控和製作的SK-BIO多數不具有攻擊性,大部分是使用奇術對現有物種進行後天小程度改造,以適應他們的生活環境方便畜牧。32不過現時這種技術隨著時代變遷,通曉這組改造術的人已經逐漸萎縮。現時除用於祭祀的祭品外,一般已經鮮有使用。

盧亭基本上已經完全與身邊的社會融合。盧亭現時為止大部分都在茶嶺工作,而非獨立成一個小社區。黃明昊,現任茶嶺警署奇術調查員及盧亭派信徒接受了我們的訪問:

盧亭亦具有獨特的飲食文化。於本次活動中發現一種新的雞肉絲菇(學名:Macrolepiota albuminosa)變種34,用以作為盧亭出海捕魚時的主要副食品來源。上述變種的箘絲會生長在被漁民用刀劃上「羅鶻」紋的鹹魚上,吸收空氣中的水分維生,大約於一個月後可形成箘傘。 現時這種菌種依然有培植,茶嶺酒家名點「鹹菇滑雞飯」亦以此作為主要原料。除此之外,為老人家賀壽亦會煮一種名為「百魚宴」的宴會,有關於這一場宴會,沈少石,現任一茶日式料理主廚及盧亭派出家信徒接受了我們的訪問:

盧亭具有自己的專屬節期「兄妹會」,大約在每年農曆八月十四至八月十七舉行,每年的正式舉行日期藉於農曆八月一日擲茭37決定。屆時將舉行鹹水歌歌唱比賽,以在場觀眾的歡呼聲作為評判準則。38得勝者將會獲得「盧亭使」稱號,並以「扶乩」39形式在之後的一年負責與「盧亭先師」進行溝通,得知術士亞恩的指導。和常規的扶乩不同,盧亭更常使用釣竿在沙盤上進行。40

由於香港的宗教環境特殊且多元化,所以對比起其他欲肉教派,盧亭則頻繁參與各種社福活動。於2008年時曾為汶川大地震41舉辦捐款 ,眾籌得5674元港幣協助當地重建。

於15/07/2013,黃先生帶領著我們的團隊進入去茶嶺60號。其中有一個不顯眼的雜物房引起了我們的注意,經過黃先生及當時在場的主持苗守文同意,我們進入了這個雜物房。根據他們的說法,這是拿來放置一些陳舊雜物的地方。我們於這個房間中發現了:

  • 三支用竹製作的釣竿:這一批釣竿並無異常效應,不過於握柄處繪有簡單的宗教紋飾。根據苗守文的說法,這一類宗教符號主要是用以祈求漁獲豐收。
  • 一個舊的雞籠:這一個雞籠並無異常,不過體積較大,可能是為適應經過欲肉教奇術改造的家禽體積而作出的改動。
  • 五頂斗笠42無異常效應,不過上方繪有盧亭魚人向當時身為漁民羅大有傳授法門的繪畫。
  • 木魚書抄本:一本手稿,經碳14檢測後確認成書大約在清末民初。其內容與現時盧亭教徒所背誦的18首鹹水歌同樣,該抄本除證實了他們現時所背誦鹹水歌的完整性,其中如何紀錄鹹水歌內容及節奏的方法亦值得研究。43

由於上述文物材質易碎,且現時已有老化跡象。經過與苗守文的協商後,已將這一批文物運往Site-ZH-25-GOI資料庫恆溫室中儲存。

本次的就地研究在18/7/2013完結。上述的研究對於整理出香港以至華南地區欲肉教的本土化及就地化提供了重要的資料。現時,基金會和盧亭雙方已經達成共識,冀未來對於相關之組織,異常及項目,兩者可以互相協助。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