鏽魘
評分: +2+x

快跑。

生鏽的金屬向著視線範圍邊緣延伸,而跑者絲毫不在乎這只在他面前幾英尺遠。對他來說,幽閉恐懼症在走廊上無止盡地延伸。客觀來說確實如此。

但對他來說並不是這樣。

別停下腳步。

一名女子猛烈地撞上一面金屬門,純粹且閃爍地身處黑暗當中。當她將自己摔在鋼架上時,鐵鏽從地板上剝落飛出。她的手指瘋狂地尋找那能被轉動的東西,指甲在順著門的光滑表面爬行時裂開。

他們的注目不會停止。

不要這樣。

一名男子緩慢地穿過房間,房間內滿是蒸氣輸送帶和活塞。一張人臉在輸送帶上延展,上頭的表情彷彿被困在痛苦與掙扎當中,此時一顆人眼朝他滾來。一個人類手肘瞬間被吸入一台附近的機器,迫使某個無法識別的東西在其中進出。一對空洞的眼窩凝視著他。

凝視者不會別過他的雙眼。

讓它停下。

一名男子衝進房間,只能停住直盯著牆,死路一條。他轉身一看,混雜著困惑、痛苦和憤怒的尖嘯自口中發出。只看見門在他身後關上,他已不得脫逃。

直到他的手電筒失去光芒。

這股痛楚。

一名女子在鏽蝕的廢船深處悲鳴。她已尖叫了一段時間,這長達了數年。她已無法分辨時間。她只知道當初不應踏入這裡,這個由血肉、鋼鐵和死亡構成的地方。

她已失去沒更正自己錯誤選擇的機會。

無路可逃。

一名男子站在生鏽的甲板上,自從在黑暗中尋找出口後,蒼白的臉上滿是憔悴。一盞燈光從他身上劃過,船已抵達,而船員的目標是營救他。獲救的喜悅自男子的心底滿溢而出,促使他移動雙腳,一躍而下。

但他並沒有落在水上。

留下來陪著我們。

上千個聲音在船的中心,以痛苦的方式尖嘯。所有的人皆已失蹤,有的迷失了數百年,而有的只有幾天。所有的人都以撕心裂肺的方式尖叫著只有垂死之人知道的痛苦。

而悲鳴永不停止。


打撈團隊在回報進入「中央航海室」後失聯,而救援團隊也在回報對貨物區域的「尖叫聲」的調查後失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