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以為你的遺跡–錯肩
評分: +9+x

你又在走廊遇見了她。
她手上的白色馬克杯散著帶有淡淡奶味的咖啡香。你走過她身後,她卻沒有給你一句招呼。
你繼續向前邁步,思緒卻留在後頭的她身上。
不知道她是否好奇自己原本常用的杯子去了哪。你回首再瞥向她,恍惚間又看見她對著你舉起了印有週期表的黑色馬克杯,盈盈笑顏迎向自己。
但她沒有。
別鬧了,你轉回了你的頭。她不記得你,就像她不記得她已經不喝含有奶類的咖啡了。
那時候大家都特別忙,半夜兩點都還在站點內奔波。她的咖啡總是被她放到冷掉,所以你告訴她有奶類的別放那麼久,會變質也不好喝。她明明笑了你的雞婆卻也遵照了建議,往後幾天的咖啡就都是純淨的深棕了。
你也記得她和那個俄臺混血特工大吵一架的畫面,還有你與她同其他幾個博士硬掰了個什麼理由一起開了一瓶香檳,還有她把你硬推出辦公室只為趕你去休息……

不過這些已都不該再提起了。
不管是溢滿走廊的血河還是變成黑條的名字們,或是她。

也不能怪她。你的理智提醒道。
要因為一個錯誤的指令把多少人的苦痛和凋零都背在肩頭?遺忘似乎是個更好的選擇。遺忘總比麻木好,你安慰自己。遺忘後至少還能保有良善,學會麻木後就剩一雙冰冷的眼瞪著成山的屍首。
她這麼做是正確的,是合理的,是最完美最合適的。
到了,你的目的地。顯然你的混亂沒有淹沒你的習慣。
你把手覆上了辦公室的門把,刺骨的冰寒把你從糾纏的胡思亂想中拉起。深吸了一口氣,灌進肺裡的冰冷空氣讓你的一頭熱逐漸熄滅。
你的眼角察覺了隔壁辦公室外名牌上的名字已不是原本的人了。不過那又怎樣呢。
所有人都已經告訴你該放下了。
你旋開了門,走入新的一天。
是啊,事啊,塵埃落定後便不應再喚起。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