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ERHOUSE的提案
評分: +11+x



根據管理員辦公室的指令

以下文件被歸定為001/1級機密。

允許並鼓勵基金會全體職員閱讀本文件。










歡迎,O5-13。









1/0011/001
機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項目編號:SCP-001
Safe

160543138587065039.png

站點Site-01。


D._Carlos_de_Borb%C3%B3n_y_de_Austria-Este_smoking.jpg

Franz Williams管理員,拍攝於1891年。

特殊收容措施: 全體職員若有意訪問站點Site-01,均可透過該區域人事資源管理申請。申請限制為每四年一次,以免對該地產造成過多損害。站點本身由管理員辦公室負責維護,對本體建物與站點相關疑問都應向其提交。

描述: SCP-001是位在站點Site-01的13個異常區域集合。這些異常區域的大小與影響各不相同,分散於該站點的各處。下文有SCP-001實體的完整清單。

站點Site-01是一個位於維吉尼亞州某個農莊的宅邸,由Franz C. Williams公爵於1764至1766年間建成,他是一名奧地利貴族,並在日後成為了基金會的創始人與現任管理員。William在七年戰爭(後來被命名為第一次超自然大戰)戰後,自歐洲移民至此。文件表明他與十二名私人團隊抵達了新大陸,並已提前購入了建設宅邸的土地。抵達後一行人成為了基金會的首任監督者,儘管該組織一直到十九世紀末才成形。

新監督者在就職前都會將自己分配到的宅邸重新擴建與修改,這種適應自身需要的改建已成慣例,還往往會有延伸的異常效應。基於前O5議會相關的機密特性,直到近期,訪問該站點始終受到嚴格的限制。


SCP-001-01


1280px-Etnografiska_museet_May_2013_01.jpg

SCP-001-01。

描述: SCP-001-01是一位在站點Site-01地下儲藏區的Bridge檔案館,儲藏了約2000件自18世紀初至21世紀末的歷史文物。儘管有數件文物存在異常效應,但絕大多數並無如此。然而在整理SCP-001-01中具有歷史價值的文物時,整理者會突發的經歷一段幻覺,幻覺內容通常與該物品的歷史背景相關。SCP-001-01館藏多出自於各類歐戰。諸如:

物品: 一門鑲嵌鈹青銅裝飾的西班牙艦砲。

幻覺: 一艘懸掛西班牙國旗的大帆船,在晶瑩剔透的藍色海面上迫近更大型的英國戰艦與其護衛艦,地點應為加勒比海。戰艦轉向了西班牙大帆船,並準備好了火炮。反常地裝載於船頭的火砲被裝上了某物後擊發 —— 砲彈擦撞到軍艦艦身。數秒後,幾個遠大於兩艘船艦的巨大觸手自水底竄升。水面下可看見巨大的眼睛。觸手包覆並壓碎了戰艦,護衛艦迅速撤離。西班牙大帆船並未受到損害。

物品: 一把刻印莊園徽章的法國騎兵劍。

幻覺: 一段法國戰役的場景。法國軍隊蜷縮於戰壕中,頭上傳來遠處的尖叫聲。天空是金色的。後來尖叫聲停止,法軍衝出戰壕,咆嘯聲在他們之間湧動。中央無人區的另一頭是由羽翼和樂譜凝聚的漩渦球體,它又發出了尖叫聲。畫面切換到戰後 —— 無人區屍橫遍野,O5-1站在天使倒斃的屍體上,他將騎兵劍拔出,用衣料擦拭劍上的金色血液。

附加文件:

6-5-2039

阿提亞特已經陷落。薩莫色雷斯已經失守。占領者無疑會在進城後屠殺倖存者。我們有辦法阻止他。但我沒有。

現在所有事都變得更糟了。

- D.B


管理員筆記 — 1:

Django是個好傢伙。他是超自然界的專家之一,很多政府都為此而徵招他。開的薪水很高,還能自由地做實驗與測試。但他後來意識到,自己所有的工作都只被用來殺害更多的年輕人。他不幹了,並成為了自由特工一段時間,在法國、丹麥與蘇格蘭流浪,最後登上了西班牙。

與現在相比,當時的超自然社群還是個小圈子;我們因彼此的聲名而結識,並很快成為摯友。一個不受當時政爭影響的組織藍圖立刻吸引了他,我讓他擔任行政顧問。九年後,他就任了最新設立的Alpha監督者職位 —— 最後成為了O5-1。

從我認識他的那天開始,他就對歷史相當著迷。他的家族城堡裡收藏了各式各樣的歐戰文物。有些是異常,但大多數不是。這些收藏品成為了今日站點Site-01地下收藏的基礎。他還堅守著基金會絕不涉入國家機器的政治陰謀立場,即便時代已經從國王與沙皇,過渡到總統與總理。他是我們在冷戰期間,使自己苦撐保持中立的原因。也是我們在薩莫色雷斯毫無作為的原因,但他仍堅持著 —— 如果我們干預,將會有更多人死去。

我們不可能永遠保持中立。渾沌反叛軍危機證明了這一點。我最老的朋友雖死猶生,他沉浸於我們的歷史中,並嘗試解讀我們的未來。我從未補上他的空席。我認為他是結束的開始。




檢測到001/5級權限。您是否要開啟附錄機密檔案?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