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雲御風起
評分: +8+x

——這太誇張了。

如果說隻身駕駛著偵察機潛入解放軍大後方已經夠瘋狂,那更為狂野的是變身為地球表面另外一端國家的軍人、然後為了參與由埃及、蘇聯對上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的代理人戰爭而提著行李來到了這座遙遠國度的高原都市。

這將是場不被歌頌的戰爭,整個過程將在絕對機密1下執行。

沙塵粗劣地打磨著精心慣養的軍用皮鞋,刮出職業軍人為之傷感的刻痕,遙遠國度的空軍軍人在異國的大漠中邁出步伐。


確實,空中的生活很無聊。

如果除去通訊,陪伴你的只有儀表以及分不清東西南北上下左右的青天,阿拉伯空軍的F-5E戰鬥機看起來並不是可以稱上是好的狀態,但這也是極限了。

極其糟糕的後勤補給、起草階段的安全守則與倍數困難的語言隔閡,尤其是塔台與基地設備,與我去美國受訓時相比,這一次出國的經驗讓我體會到碉堡對棚架的差距。

「大鯨魚2教官,葉門的景色如何?」

用著英文和我悠閒聊天的是左右後側隨同的僚機,呈鑽石型排列的編隊橫掃過沙那上空,葉門的戰鬥機駕駛們相當積極的與我軍取得飛行技巧的知識,想見他們未來也會成為優秀的駕駛員吧。

「沙子,沙子還有沙子,沒有異常,完畢。」

阿拉伯,一塊埋藏著黃金的貧瘠之地,待建設或又被耽擱的基礎建設、象徵發展中國家的破舊鐵皮、發達的中古汽車維修業與仍為封閉的社會,在這之後將由無產階級或是資本主義統率呈哪種樣貌,直教人難以想像…….我懷念臺灣了。

我們身處在世界大戰之後嶄新的亂世,在蘇聯或美國之中的一方倒下前,乘著月色奔波、夙夜匪懈的生活不會了結。

「中座,有你的加密無線電通訊。」同為台灣人的下屬的聲音,這個機隊中只有我們兩個來自異國,不過他和我不一樣,操著口重重的福建腔。

「接。」

這應該是個任務指令,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我國空軍在此地的任務範圍是作為教官以及巡邏等任務,就算技巧再高超,我們被當作外交手段而出征的目的還是明擺著亮在那邊,只要作為一次和侵略有關的單位出現,那我國在國際上就搖擺不定的地位會面臨全線崩潰的危機——畢竟才剛跟美國佬斷交,不值得花這麼大的——

「龔郡麟少校,更正任務內容,請向東北處調頭,有緊急狀況。」

…的風險。

「收到。11區隊,注意,修正無線電雷達數據,航向032,高度5600公尺。」


說來有些不專業。

不過我對於埃及的記憶真的還停留在古文明世界七大奇蹟。

在沙烏地阿拉伯邊境的空軍機場做補給之後,一個中隊量的戰鬥機飛向埃及與約旦邊境,這已經不只超越保密協定的範疇了,我會服從命令,但如果有必要,我會盡可能的阻止我國軍人捲入這本來就已經極度複雜的紛爭,就我所知,包括局內人士和國外人員,沒人想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戰。

而莫非定律如常運作,埃及戰鬥機升空了。

雖然埃及與以色列的情勢正逐漸好轉中,但周圍阿拉伯國家可不這麼同意了,目前埃及與周邊阿拉伯國家關係破裂的狀況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帶過的程度,而我正乘著的是沙烏地阿拉伯軍機,這才是問題所在。

對於我國雪上加霜的是:埃及不僅是剛被踢出阿拉伯同盟,他們還剛跟解放軍簽了幾台殲六。

『沙烏地阿拉伯空軍!你已接近埃及領空!』

不行,還沒到,命令是要延邊境前往紅海的蘇伊士運河河口,這已經連偵查都稱不上了,是赤裸裸的挑釁,嘴唇幾乎要被門牙咬裂時,三架先進的俄羅斯MiG-23追至我率領的區隊後方,如果我沒看錯,埃及空軍中居然有美國F-4的身影。

有夠混亂的世道,在無數個人類文明的起點、無數個王國與跨洲大帝國、打過無數次十字軍東征與穆斯林聖戰與兩次世界大戰的地方,幾架阿拉伯國家的MiG-23跟F-4追在華人開的F-5E後面。

「….」我說不出話,這生活太刺激了,等會還會有更瘋狂的好戲

聯隊很謹慎的沿著埃及領空線一段距離,直到紅海上空,這段時間內埃及軍機不曾停止發出警告。

我試著在心底復頌更加令人不可置信的任務內容來對理智以毒攻毒。
「在紅海上空發現了巨大的不明人造物體,趕在美軍到達前做第一步的調查。」
任務就是任務,在海峽上空終於看見了巨大的陰影,我原本還猜想會不會是大型的氦氣空艇之類的。




——不,那簡直就是一整座城市

「現在是…民國68年3,天公伯4啊…」


現在是西元20██年。

一架不被任何偵測單位感知到的Ka-27PLO直升機在紅海上空翱翔,底下則是Site-ZH-81。

「這次花了好大好大的力氣才追到這裡,沒想到就住我家隔壁。」Semibreve博士的小小貓頭從直升機敞開的艙門探出頭去,象徵冒險開始的澳洲式折簷帽小心翼翼的在貓脖子上綁了個蝴蝶結,帽子還保留了貓耳朵的空間,很貼心。

「就算隔了幾天文單位也算你家隔壁。」後方一個座位傳來了蒙古沙鴴的吐槽,此次同行的基金會探勘隊可以說是全員出勤,當中當然也包括了身為隊長的Reverberate博士。

繼1979年之後,這個考古學界的謎題/水利工程學界的神話在2019年結束時再度出現,這是個令探險家為之振奮的消息,但也引申出其他問題。

第一,為什麼它會浮空?老問題了,但還有更值得一提的。
——第二,1979年,這個空中的龐然巨物究竟是怎麼消失的?

副隊長白鴞扣緊了腰上的扣環,一邊責怪著自己為何在啞鈴和麥當勞之間選擇了後者,一邊將登山背包上綁睡袋的拉繩勒緊。

星空映照著一切,今晚的新月和遠離文明的情景使得繁星無比耀眼,機工長寒鶇俯視逐漸接近的巨大空中都市,量測好距離並指示著飛行員懸停。

「各位,我們到了,歡迎來到….」







「巴比倫空中花園。」


本篇文章內容大部情節皆為捏造,如與事實雷同僅為巧合。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