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魔法」回顧:似同實異的兩大類術式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6+x
blank.png

「火魔法」回顧:似同實異的兩大類術式

《統合奇蹟學季刊》第五十二卷第二期(1964年4月),第17-22頁

統合奇蹟學國際研究中心
臺北校區

作者:北宮 曆 博士、歐陽 旗寰 博士、劉 幀煊 博士等人

摘要
本研究從現存已知經過認證的魔法大全中挑選出操縱或製造火焰的術式,詳細剖析後再進行分類。最終結果一方面顯示火魔法的描述用詞一直都存在命名混亂的問題,另一方面也發現相對原始卻十分重要的一種「點燃」術式幾乎無法找到任何詳細記載,反而只有其各類變種術式活躍於奇蹟煉金術的研究中。本文將火魔法重新分類,並給予「點燃」術式一個較不容易發生歧異的名稱,希望能夠解決一直困擾學界的火魔法悖論以及各種相關的命名混亂障礙。

緒論

最後一次超自然大戰已經過去數十年,而當時被各國貴族與政府視為重要軍事機密的魔法大全也相繼公開。在這一時刻,重新了解、認識並橫向比較各種術式將會成為奇蹟學發展的一大動力。過去已經有一些發表的研究針對的是不同民族、不同國家的戰爭用術式或民用術式有何異同,結果也成為開發各類新時代術式根基[1]。

本研究不著眼於最終的應用層面,而是從基本性質下手——挑選在歐洲四大元素與東亞八卦五行體系中都佔有重要地位的「火魔法」。我們希望能夠將現代奇蹟學的基本體系建構得更加完整。同時也希望驗證一般傳說中的所謂「元素魔法」與現代科學之間的相容性如何。

研究方法

本團隊蒐集目前經過認證的魔法大全類型書籍共117冊[2],挑選其中符合「操縱或製造火焰」描述的術式並加以研究與分類。其中,本團隊的研究對象集中於編法緊密,也就是一般印象中的硬式法術;編法鬆散或稀疏的防火祝福或火災詛咒都不屬於本次研究的範疇。關於本次研究所做的分類總表將放在附錄1。

結果

本團隊所蒐集的「火魔法」雖然表現形式有相似之處,但其本質卻存在相當大的差異。在整理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這些術式可以大致分為兩個大類,這兩大類將分別以其中最著名或最不容易發生歧異的術式作為命名代表:「阿塔爾神火類」與「求生營火類」。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火魔法術式並不屬於這兩大類,它們大約占本次調查術式總數的百分之五。

「阿塔爾神火」

阿塔爾神火與其類似版本是一種相當常見的「火魔法」。
阿塔爾神火是一種非常常見的「火魔法」,同時也是一類分支眾多的術式總稱。施術者以這類術式所生成的「火焰」相當特殊,可以在不同場合發揮不同功能——這道火焰雖然也會發熱,但可以依施術者的心願而不對外物造成灼傷或燃燒的效果;另一方面,在面對希望救治的對象時,這類火焰也能成為某種生命能量的促進因子。在本團隊的實際測試中發現,依據施術者心中的預期目的不同,阿塔爾神火的釋放出的能量性質確實也有不同讀數。其火焰本體在施術者沒有攻擊意願時最高溫不超過攝氏50度,但依然能夠發出至少30燭光以上的光度。施術者除了調整火焰的溫度與光度以外,還能讓火焰發出具有某些奇蹟效應的形貌輻射,例如:生命促進生體強化與變異非嚴謹的庇護、資訊傳輸或心神衝擊等。

阿塔爾神火(或者作為其前身的原始術式)最早施行紀錄可以追溯到古波斯帝國時期[3],而時至今日在合法的奇蹟學社群當中曾經修習或使用過這一術式的人口占比達20%,若包含實質近似的其他術式則會接近35%[4]。目前這一結果的起因在學界仍未得到共識——部份人認為是得益於它的泛用姓,才讓這一起源於瑣羅亞斯德教的術式甚至傳播得比它背後的信仰本身還要更遠;另一部分則認為這是20世紀文獻整理時將實質趨同的非同源術式粗糙地歸於一類才造成的錯誤認知[5]。在現存文獻中,除了明確包含阿塔爾名稱的變種以外,基於實質內容近似而被歸到此類術式較著名者例如:加具土之炎、祝融召喚、三昧真火、不動明王的火界咒、熾天使之劍與最早版本的火蜥蜴之吐息等等。

阿塔爾神火製造的火焰並不真的是火焰,而是中介能量的奇蹟實體。
儘管前面的段落為了方便理解而將阿塔爾神火生成的發光體統稱為火焰(一如各大魔法典籍),但事實上沒有任何單純的火焰可以做到像阿塔爾神火一樣的隨意變化。典籍中所有可重現的阿塔爾神火類術式在實際測試時,那些釋放能量的發光體在改變性質時施術者幾乎都不需要以另一道奇蹟術去推動變化。發光體與施術者之間的連結更類似於心電感應連結,施術者主要對發光體傳輸目的意識的相關訊號;有些發光體會對施術者回傳執行反饋,也因此可以做到如手腳一般靈活的操控;另外還有些發光體在接收目的訊號之後會獨立計算達成的可行性,之後才把計算結果回傳給施術者。然而應特別注意的是,儘管阿塔爾神火在理論上具有以上描述的萬能性質,但實際操作時卻可能因施術者的能力限制或意圖而幾乎無異於一般火焰。

以上兩種描述比起「火焰」實際上更符合現代奇蹟學一般所謂的「中介實體」,前者更類似於「幻造器官」而後者則是「構築智慧體」[6]。由於阿塔爾神火是一項歷史悠久的技術,與之相關的詞彙也理所當然地未能擺脫古典奇蹟學的命名謬誤[7]。如果以現代奇蹟學來重新描述,則阿塔爾神火應該是一種構築中介實體的奇蹟術。而這樣的描述也才能更好的消解所謂火魔法音調悖論——普遍認為所謂的燃燒應該是以降記號(破壞性)為主的物理現象,然而重現這一物理現象所用的術式卻是升記號(創造性)為主——因為阿塔爾神火從一開始顯現的就不是物理上的火焰,而是人造的奇蹟存在。而這一存在除了被稱為火焰以外,也經常被稱為「火元素」或「火靈」等。

阿塔爾神火類術式有其四大基本要素。
正如所有奇蹟術式,阿塔爾神火也包含著推動術式的「奇蹟源」、控制術式的「塑形子」、最終接收整體術式能量的「作用目標」,以及處理奇蹟反衝的「沉積池」。現今世界各地的阿塔爾神火以及其類似法術已經演化出各式各樣不同的分支,上述四大要素也幾乎沒有統一的形式。但在這之中還是有較為代表性或者具有獨特性的一些案例,以下盡可能統整以供參考。

阿塔爾神火類術式正如使魔召喚術一樣,是一種製造本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之物的方法。如此明目張膽的違逆現實規律讓它的色調大多落在烏木黑或超烏木黑,而音高則因其創造性而落在升記號或重升記號之間。如果要以順勢奇蹟源驅動,則施術者必須參與「明顯違逆現實」又「富有創造性」的事件,而這是相當難以實現的。因此較為古老的術式通常會改用逆勢奇蹟源,也就是史佩曼彈弓——首先施術者會參與現實世界中常見(紅寶紅)的破壞性(降記號)事件,如此一來便能施行一道紅寶紅色調降記號音高的初始調音術式,而調音術式的反衝就能轉換為烏木黑的升記號。以阿塔爾神火而言,最常運用的破壞事件也就是燃燒本身,記載中曾經用於這類術式的被燃物包含各類的聖油、鯨魚脂肪或龍腦香等。一方面這類物體可以提供較長的燃燒時間和較高且穩定的燃燒強度,另一方面這類物體在生成的過程中也積累了很多升記號元素,透過燃燒將其釋放出來再經由史佩曼彈弓捕捉的效率會比一般的火焰更好。古典時期早年曾有零星以人祭為該術式奇蹟源的紀錄,但除了阿茲特克文明中的「新火祭典」之外,幾乎所有人祭形式的阿塔爾神火都在大約4世紀時絕跡[8]——雖然在近代超自然大戰中也曾隨著「殘虐儀式復興」短暫重現,但為了施行阿塔爾神火而獻祭人類這樣的犯罪行為在戰後已經鮮少發生。

大多數阿塔爾神火的塑形子演化過程與其他神聖術式類似。越加古老的版本越傾向使用整個宮殿或神廟作為主要的塑形子,而後逐漸變為以施術者的服裝為主,到最後簡化為可以隨身攜帶的護身符。由於塑形能力也在這一過程中逐漸減弱,阿塔爾神火的規模也逐漸縮小。一直到近期德萊克爵士仿造積體電路的思維製造出所謂的「微型神聖迴路」,讓一枚護身符得以容納神廟級別的塑形能力,這樣的現象才有所突破[9]。此外,在一些不以特定神祇崇拜為基礎的阿塔爾神火類術式中,也有一些特殊的塑形子。例如中華道教的三昧真火,採用的塑形子就是施術者本身的肉體與精神。

阿塔爾神火的作用目標也就是要生成中介實體。然而真正做到「無中生有」是一件困難而又危險的事,所以古典時期通常這類術式都會將前述史佩曼彈弓所用的高溫氣體,也就是物理火焰「改造」為施術者希望生成的實體。這些火焰本身攜帶的能量也可以讓施術者透過該術式釋放能量時無須支付額外代價。但這也衍生出另一個風險——萬一施術者掌控不慎或者施術過程遭到外力強硬打斷,中介實體就可能以非預期的形式還原成物理火焰而對周遭造成傷害。只是該特性卻也在現代被應用於戰場或恐怖攻擊中——將龐大的火勢濃縮為穩定的阿塔爾神火之後再刻意讓術式失控,如此便能造成相對嚴重的破壞,一戰時期的反坦克自爆兵便是一例。除了火焰爆發以外,另一方面的風險是可能生成脫離施術者控制的獨立自主燃燒實體。相對較為保守的作法則是以燃料做為改造對象——例如將正常的植物改造成不斷分泌油脂並起火燃燒的樹木——類似方法也能應用到動物體特定器官組織上。近代開始使用血魔抽取作為奇蹟源之後術式本身就不再涉及物理火焰,因此較多術式選擇對可燃物的改造或者對一般空氣施加光學與熱學性質來模擬火焰外觀。如此一來,雖然需要分出一部份能量來達成發光發熱的特性,但也不再有失控的風險。

阿塔爾神火的反衝性質大多是紅寶紅的降記號,也就是現實世界經常發生的破壞現象。在應用了史佩曼彈弓的古典術式中,普遍會將這些能量調整為「燃燒」的性質並灌注到一開始用於奇蹟源的被燃物本身。術式在此形成了一種完整的循環——被燃物燃燒生成的降記號反彈為升記號,而升記號再反彈時生成的降記號則加強了一開始的燃燒現象——這便是一般所謂的「史佩曼諧振」。當然,在更加古老的術式中甚至可能沒有特別設計的沉積池,只是利用作為塑形子的神廟建築控制住混亂游離的形貌輻射而已。到了現代,不再利用史佩曼彈弓的阿塔爾神火則反而以不易燃的吸熱物質或散熱器來弭平反衝。儘管現代的做法無法達成史佩曼諧振,但犧牲效率與注目度的同時也換來更高的穩定性與容錯率。值得注意的是阿塔爾神火還有一種比前述的「濃縮爆破」更為危險的形式,那便是將「殺人」作為沉積池的術式。由於殺人一直都是最具破壞性的行為之一,因此降記號的反衝當然也能以殺傷人類作為表現形式;而只要這種「殺傷」並不嚴重脫離現實,那麼也能符合它「紅寶紅」的色調屬性——隨後,殺人事件造成的降記號也能再反衝為升記號,於是形成一種惡劣的史佩曼諧振。這類術式一旦在人口密集區發動便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根據調查,1571年的莫斯科大火[11]、1657年的明曆大火[10]、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12]等都有這類術式的痕跡。

「營地奇火」

「營地奇火」是一種可以點燃火焰的術式。
「營地奇火」實際上是在大航海時期由特殊貨運商會推廣的簡易術式。相較於製造中介實體的阿塔爾神火,營地奇火的本質就是利用形貌輻射去促成物理上的「點燃」現象。在較為特殊的版本中,還有一些營地奇火可以點燃一些具有特殊性質的火焰,這類特殊火焰較著名的是可以在水下燃燒或無視被燃物的含水量直接引燃等。與阿塔爾神火不同的是,這些火焰即使被施加了特定性質也無法直接與施術者做到心神連結。事實上這些火焰才是真正的「火焰」,不具有區分敵我的智慧,只是一種不斷造成破壞的現象而已。

「營地奇火」所代表的是一種使用過於廣泛,反而很少有詳細記載的術式。
奇蹟術師使用火焰或操縱火焰的歷史十分悠久,至少可以追溯到埃及古王國時期;點燃單純的火焰長久以來作為各種祭儀的起點或史佩曼彈弓的調音術式,讓它的泛用度與阿塔爾神火相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各大奇蹟術正典之中卻幾乎無法找到這類「點燃」術的記載,本次研究所蒐羅的文獻中唯一對純粹點燃術式做出詳細描述的也只有《近現代奇蹟術大全》的「營地奇火」。單純調查可以發現,能夠以法術點燃物品的人口占比是遠高於阿塔爾神火的59%[4],但這之中的大部分都並不清楚這種「點燃」術式的正式名稱,甚至不同群體給出的名稱也有嚴重衝突的現象[7]。在部份文獻中也有一些實際上可以被分類為阿塔爾神火的術式被冠以「點燃」之名,諸如「雷瓦丁之點燃」或「維斯塔點燃」等。事實上,與火相關的所有詞彙幾乎都曾被用於命名某些阿塔爾神火。因此為了盡可能避免歧異,在此將以「營地奇火」作為這類術式的代表性統稱。

目前關於「點燃」的記載稀少這一問題,較為學界接受的假說認為:「點燃」是史前就已經開發出來的技術,因此口耳相傳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甚至到了人類的歷史時代前期也還持續以非文字形式傳承[13]。而到了魔法結社時期,雖然諸多魔法大全也是從此時開始編纂,但「點燃」卻幾乎從未成為一項正式記載。這一現象可能與入社儀式有關——目前已知的古典魔法結社都曾以「能否實施點燃術」作為基本入社條件之一,也因此魔法大全便不需要多費篇幅來記錄所有成員都有能力施行的基本術式[14]。營地奇火本身的歷史發展也能佐證這一說法:當時遠洋航行相當危險,一般水手都已經難以招募,願意加入的歐洲奇蹟術師則更加稀少。因此營地奇火也曾經被特殊貨運作為開發船上水手奇蹟術潛質的訓練術式[15],對於從未施展奇蹟術的一般水手而言如此單純的術式也確實是相當合適的入門途徑。

「丹爐武火」和「中階魔藥鍋釜」都是營地奇火的同類術式。
儘管本文以「營地奇火」作為統稱,但該術式或者它的變種衍伸版本並不只出現在野外生存或探險家的營地中。事實上,許多類似的術式都是奇蹟學煉金術的重要支柱——為了製造特殊的物質,特殊的能量來源或者說特殊火源也是必須的。儘管大部分煉製過程中的能量提供者也能由阿塔爾神火代替,但追求效率的奇蹟煉金術師們發現直接點燃特異火焰比起不斷控制一道阿塔爾神火更加便利。歷史上的奇蹟煉金術師公會也經常以管理異火或點燃異火作為門徒修行的科目[16],相較之下阿塔爾神火在古典時期通常只有所謂高階神官或老練的術師才能掌控[3]。奇蹟煉金術中,為了因應需求而發展出的異火種類已達上千種,可以從側面看出這一術式靈活的可變性。

「營地奇火」也能拆分出四大要素。
營地奇火雖然簡單但也相當完備。由於該術式的音高落在降記號與無記號之間,所以即使是古典時期的奇蹟術師也能利用多人合唱或直接割破手指作為奇蹟源。根據記載,有一些為海盜服務的術師會砍下俘虜或奴隸的手指來達成更強烈的燃燒,但這種作為實際上只是沒有效率的殘虐;與之相似的是有些術師利用反向史佩曼彈弓將自慰或性交的升記號用於這一術式,這也純粹是不分場合的過度複雜化。因此上述兩種形式最終都隨著時間逐漸消亡。另外,其奇蹟源的簡便性也讓其成為少數可以透過真空管電器投射的術式之一。

營地奇火作為一種十分原始的能量術式幾乎不需要任何外在塑形子。一般的術師會觀看數百次物理性的點燃來建立足以塑形的心象結構。以營地奇火而言,真正需要塑形的並非其原始版本,而是對點燃的火焰再額外施加特殊性質的衍伸術式。只是單純改變火焰的顏色通常也只需要一些色素顏料或粉末。如果要添加違反常規物理的火焰,則會需要在與被燃物直接接觸的器具或道具上刻畫特定法陣。特別製造的熔爐、丹爐燈具打火機燃料容器或火鉗都是這類例子,還有一些是將刻劃法陣的耐火陶瓷直接埋入被燃物中。在燃料本身刻劃法陣並不是一種常見的作法,因為燃燒過程中被破壞的法陣所造成的影響難以預期,而且也不利於重複施術。

營地奇火的作用目標廣義上是讓被燃物起火燃燒,而有時還要建構一套特殊的局部規則讓火焰依照施術者的預期釋放能量。有些人可能對該術式有一種錯誤印象,認為它純粹是利用強大而濃縮的形貌輻射撞擊物體,將EVE轉換為熱能最終達致燃點[4]。儘管上述這種做法並非不可行,但實際上相對危險而且缺乏效率,甚至難以被稱為一種「術式」。從技術層面來說,營地奇火的同類術式自古典時期開始就是以「彰顯物品內在屬性」為其真正的作用目標。上述的「內在屬性」雖然也有被稱為「火元素」的記載,但實際上與阿塔爾神火中的「火元素」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若以現代奇蹟學做出詮釋,可以說由於燃燒是一種在熱力學定義下具有自發傾向的反應,因此點燃物品本身並不需要跨越熱力學障壁,只要加速氧分子對特定區域可燃分子的撞擊就能有效促使反應發生。而燃燒發生後會產生高熱氣體,由此激發游離的粒子進入上述塑形子構成的奇蹟迴路,讓能量以特定模式釋放出來。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特定能量模式下,正常火焰應該有的火光與熱量可能都不會被人觀察到,但這也不改變其術式的本質

營地奇火的反衝通常是升記號或無記號的烏木黑——也就是明顯違逆現實的創造或改寫。古典時期早期針對反衝的理解仍不充足,再加上這一術式涉及的形貌輻射能量較小,即使發生反衝也不太會被注意。於是那些自古以來經常施行營地奇火的地點(例如教堂或神殿等)就經常溢出未經處理的反衝,也因此那些地點經常會發生非預期的類靈體生成事件,或是植物與非生物的形貌改變事件。然而,這些形貌輻射如果沒有釋放而是不斷積累,最終可能導致單一地區的生命法則遭到改寫或者讓人類完全轉變為另一種生物[17]。到了近代,對該術式反衝的處理根據施術目的可能有所不同——煉金術師會用鐵砂鋪平在術式周遭,讓反衝直接顯形為沙雕圖案,這也能讓術師判斷本次施術的成果;求生者會讓營火邊的鐵杯凝結出液體水,畢竟這也是一種製造乾淨水源的方法;而廚師則會以此改變食物的風味,做為一種無法看見的獨特調味料。

惡名昭彰的「永動輪機」也是營地奇火的一個分支。
信仰破碎之神(美刻尼)的齒輪正教會在十九世紀中後期開發出了所謂「永動輪機」的術式,顧名思義,是一種能夠不斷對外做功的機械構造。回溯性的分析發現,他們的所謂永動輪機在平凡的機械外殼之下藏有一種營地奇火術式,而達成「永動」的條件則是利用創造性反衝強硬地將大氣裡的二氧化碳轉換為可燃的有機物。只要它可以在不添加燃料的情況下持續燃燒,那麼一般人也就容易產生這是一種「永動機」的錯誤認知。事實上除非涉及現實操縱,否則無論如何能量都不能憑空生成,以奇蹟手法也只能做到預先或延後支付[18]。儘管教徒聲稱這是在美刻尼的神蹟之下才達成的「永動奇蹟」,但永動輪機的能量來源其實是一種「能債」。永動輪機將能債堆積於碳元素中,於是生成的二氧化碳在植物光合反應中需要吸收更多的能量才能被還原成可燃的碳。從巨觀而言也可以說是在透支這顆星球未來的燃料。儘管這一術式在聯盟建立前就曾遭到基金會打壓,而聯盟成立後也明文禁止更以奇蹟學手法嘗試恢復其效應,但當時累積的異常氣體分子也已經對環境與生態系造成相當嚴重的衝擊[19]。

「其他」

並非所有能夠製造或操縱火焰的法術都能夠歸類到上述兩者之一。舉例而言,在希神族中流傳著一種將肺部轉化為火龍肺的變形咒語,這一術式同樣也能讓施術者釋放火焰,但顯然無法直接歸類於阿塔爾神火或營地奇火的任一類別。此外,也有瞬間傳送太陽表面氣體到附近來引發火焰的古老咒術。然而這些術式多半都對一般的奇蹟術師難以達成或者支付的代價遠高於可預期成果,因此在古典時期的中期開始就鮮少有相關紀錄。

結論

與奇蹟術發展理論的相互映照

在統整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非阿塔爾神火或營地奇火類別的術式幾乎在古典中期以後就完全銷聲匿跡,這與奇蹟術發展理論中的性能原理相符[20]。另一方面,同類術式的變種或細微改良數目經常可以做為衡量某一類術式發展性的指標,而以此指標審視阿塔爾神火與營地奇火,可以發現後者在近代的發展性遠超前者。即使考慮到前者作為萬能術式而後者更需要靈活演變,在與過去多個年代的紀錄相比後仍可以發現營地奇火的發展性成長得遠比阿塔爾神火快。這也可能是奇蹟術發展理論中「由萬物有靈過渡到無神世代」的一種體現——越加古老的術式越偏好製造一個萬能實體來完成最終施術目的,而隨著人類對世界的理解逐漸進步,這一權能也逐漸由人造的萬能實體移轉回到施術的人類本身[20]。有較多關於「火元素」紀錄的阿塔爾神火最為盛行的時期正好與元素魔法學說流行的時期一致,或許可以猜測所謂的「元素」或者「元素精靈」就是古典時期的奇蹟術師依賴萬物有靈論的一種體現。

火魔法的命名混亂

本次研究的結果可以證實「火魔法」一直都存在命名混亂的問題,而且直到今日都還未能消解。由過去研究的事例可以看出,這些從古典時期遺留至今的命名混亂對於當代的奇蹟學研究是一道不得不面對的難題。只要術式沒有得到正確的定義,那麼錯誤印象對研究和發展的阻礙也將持續存在。並非物理火焰的能量中介實體被稱為「火焰」;該實體與一般物質中的可燃性一同被稱為「火元素」,這些都是不利於奇蹟學體系發展的因子。我們希望這一研究成果可以成為破解火魔法命名問題的一塊基石,讓今後的研究團隊可以由此發展出更加清晰而且完善的奇蹟學體系。

參考文獻
1. 〈超自然大戰後的奇蹟學研究與展望〉;麥克 · 麥連恩博士,ICSUT出版社,1961年
2. 〈全球超自然聯盟認證可供學術用途之魔法大全目錄 — 1960年版〉;全球超自然聯盟,1959年
3. 《阿塔爾神火的歷史淵源》;亞伯拉罕 · 詹森博士,〈統合奇蹟學季刊〉第四十五卷第三期(1957年7月),23-27頁
4. 《1958年奇蹟術應用社群人口普查》;全球超自然聯盟,1959年
5. 《奇蹟學研究的歐陸中心觀與之弊端》;山本木卯博士,〈統合奇蹟學季刊〉第二十六卷第三期(1938年7月),15-17頁
6. 〈幻造器官〉;亞瑟 · 盧色福博士,ICSUT出版社,1922年
7. 《古典奇蹟學的命名錯亂問題與現況》;劉幀煊博士,〈統合奇蹟學季刊〉第十八卷第四期(1930年10月),29-32頁
8. 〈阿茲特克文明高度發展的人祭奇蹟術〉;阿曼達 · 赫爾曼博士,ICSUT出版社,1957年
9. 《論仿積體電路的微型化神聖迴路提供虛擬運算類塑形之可行性》;奧本海默 · 德萊克爵士,〈奇蹟工程期刊〉,第82冊66頁-71頁,1954年5月22日
10. 《明曆大火的風水學之謎》;山本木卯博士,〈詭事研究〉,第26冊11頁-12頁,1936年12月10日
11. 《1571年莫斯科大火之調查報告》;格魯烏P部門,年份不詳
12. 《事故編號:SANF-1906-ETK》;〈常態維護組織共享資料庫〉,SCP基金會,1908年
13. 《普羅米修斯的傳授:火焰法術,人類最古老的術式之一》;亞歷山大 · 伊沃爾博士,〈統合奇蹟學季刊〉第四卷第四期(1916年10月),25-28頁
14. 《魔法結社的入社儀式分析與比較》;歐陽旗寰博士,〈結社刊〉,第11冊29頁-34頁,1951年2月12日
15. 《組織編號GOI-A907:特殊貨運商會》;〈常態維護組織共享資料庫〉,SCP基金會,1924年
16. 《煉金術師公會的運作與結構》;歐陽旗寰博士,〈結社刊〉,第26冊51頁-56頁,1957年6月12日
17. 《宗教與神祕學地點周遭的異常事件》;福山潤也博士,〈詭事研究〉,第17冊6頁-8頁,1924年12月10日
18. 《能量守恆與奇蹟學原理:「能債」之概念的應用與發展可能》;卓拉克 · 梅林,〈統合奇蹟學季刊〉第二卷第一期(1914年1月),1-7頁
19. 《工業革命時期的異常事件與其後續影響》;〈全球超自然聯盟期刊〉,第4冊第12號第9系列14頁-21頁,1951年6月12號
20. 〈奇蹟學發展原理〉;卓拉格 · 梅林,ICSUT出版社,1936年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