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歇惡夢
評分: +4+x

「彷彿數以百萬計的聲音突然驚恐地大叫,然後又突然沉默。」

「我最親愛的,現在可不是演星際大戰的場合。」

佩姬‧透納顫抖著,讓構成她身體的每一頁染墨紙張放肆地發出令人不安的沙沙聲。當她理解了現在的場面時,代表她臉部的光感測標記就刷成了白色。「抱歉。我只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也沒辦法怪你呀。」無頭將上側的一對翅膀摺疊於胸前,將這駭人的景象從覆蓋於翅膀上的眼睛之中隱蔽。他的聲音從他空蕩蕩的肩膀上方的某個地方迴響著。「我們不該逗留。它有可能回來這邊」

一道長長的陰影壟罩著他們,僅僅是陰影的存在便足以讓兩人僵直。在碰到光的地方,可以看到數個昏暗的輪廓不斷地搔抓與揮舞,就好像它們想逃離某間看不見的監獄。最後一片未受破壞的草皮在兩人腳下枯萎。整個區域瀰漫著煙霧的氣味。但隨後它又離開,而繼續沿著它的毀滅之路前進了。佩姬·透納跑向無頭,黑墨淚水從她的每一個部分落下。

「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佩姬‧透納再次轉身面向那東西。它太大了,佩姬‧透納幾乎要躺下來才能完全看清它。它的頭部是鱷魚,肢體彷彿在尋求幫助似地向各個方向伸出。它的每一步都像建築物倒塌一樣轟響。在它的頭部周圍,無助的夢神們圍繞成暈,迅速被捲入咽喉。在音波衝擊兩人之前,它大大地張開了嘴。那不是怒號;而是働哭。

這確實是一場惡夢。


.件貼文有 #OWCollective 標籤,顯示 (剛才) 至 (~1 小時前)


blueraven.jpg

BlueRaven - 某處的樹 - 美國,密蘇里州

所以現在 OW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Upvote Reply ·+253



quetz.jpg

MargrawnHuntr64 - 你的自我插入 - 墨西哥

那不可能是一般的惡夢,它一定是舊日支配者之類的東西

所以到底為什麼集合體到現在還沒有對此做些什麼呢?

Upvote Reply ·+32



warningbot.png

警報機器人

警告:所有位於西部夢神的夢神必須盡快離開目前區域!如果可以的話,請回到自己的身體裡。否則請移動到最近的非肉體避難所。

這是一個自動機器人,用於在任何緊急事件時警告夢神。
欲回報任何問題,請聯絡榮格、愚蠢和破碎。


Upvote Reply ·+643


這是一個未完成條目,歡迎您協助添加內容!

夢魘集團也被稱為 𒀭𒋾𒊩𒆳 是最近形成的毀神級 (Apophis-class) 惡夢集合體。如同其他的惡夢集合體一樣,沒有國會大廈,也沒有最大城市可言。然而,其感覺在 Hy-Brasil 和周邊地區最為強烈。該惡夢集合體被認為是在夢境之外發生的事件後出現,該事件導致 Homo sapiensHomo sapiens sidhe (通常稱為 Fae) 的物種內發生廣幅度心理框架移位。

𒀭𒋾𒊩𒆳 在卡特明晰度量表的覺醒量度為 3.6/5,能夠擾亂附近的人類夢者、對非肉身造成傷害,並將明晰保險費提高最多 26.3%。在撰寫本文時,估計已有 325 名夢神被 𒀭𒋾𒊩𒆳 吸收。儘管如此,西部夢神的集體意識仍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促使一些人猜測集合體可能遭受了重大的內部損害。

𒀭𒋾𒊩𒆳 棲息在一處毀神級惡夢現實空間,因此,會對導致其形成的個體關於現實世界的事件的個人心理狀態作出回應而不受限制地變化。 𒀭𒋾𒊩𒆳 被認為沒有智慧,但可能具有物體創造、物理改造和異態睡眠能力。

夢魘集團:𒀭𒋾𒊩𒆳

位於
某種意義上來說,在某個意識中

使用語言
懇願
童年創傷 (3-5 歲方言群)
碎片化 REM (大睡眠癱瘓症子集)

現實性:
中等到劇烈的惡夢

現實偏離抽象測度 (Cuils):
大約五









由 Randolph C. 最後編輯於 0?/38/1998, 3:22 AM

[觀看編輯] [歷史] [評論]












數百名夢神擠在一個小酒吧里,在某些地方幾乎要肩並著肩。蛇頭——湊巧地,手臂和腿也是蛇——的店主似乎是唯一心情愉快的人,因為他熱切地將各種飲料遞給他的新顧客。在角落,佩姬‧透納和無頭坐在一個小隔間中,喝著咖啡。

「妳確定這個地方是安全的嗎?這距離西部夢神並不是很遠。」無頭拖著翅膀,在狹窄的空間裡明顯感到不適。在他對面,佩姬·透納描繪著手臂上的墨水圖紋,陷入沉思。

墨水中映射的是大量文章、頁面和簡介。有一篇引起了她的注意,擴大了自己以佔據她的整隻手。


我視故我倦|EyeThinkThereforeIAmTired - 5C - 此處插入後設笑話

西夢內的大多數非肉身都對活物感到某種程度的厭倦,至少終於有 /某些事/ 發生了。

至於那些肉身者,誰管他們到底怎麼想啊(大笑)。 先前看了一部有一個肉身陷入關於腦力流失的夢魘覺醒的影片,超好笑的。在它死亡前五分鐘只會不停尖叫和試圖清醒。下一個輪到我囉,拜託。

Upvote Reply ·+4 · Jan Jan, January J:JJan


佩姬‧透納臉上的墨水就在她將手指移動到位並鍵入回應時刷成了暗紅色。


佩姬‧透納|PaigeTurner - 西部夢神 - Ink'D↑TatArtist

你怎麼能當這樣的渾蛋,就像

Upvote Reply ·+0 · Jan Feb, January J:JJan


「佩姬。」

她的身體隨著嘆氣而皺縮了一下,接著她擦掉了訊息的草稿。無頭忽略濕墨水,溫柔地將手放在她的手上。

「人們不應該說那種話。」佩姬‧透納終於把話吐了出來。

無頭冷靜地聳了聳肩。「我知道。但他們就是這麼做了。只要不要讓他們找到妳就好,忽視他們。」

「我怎麼辦得到?西部夢神正在被摧毀!」其他夢神已經開始注視,但佩姬·透納並沒有註意到。「那是我的家,即使我沒有真正的家。它接受我,幫助我找到關心我的人,然後那 東西——那東西就要……」她的聲音逐漸減弱。

無頭將他的左翼向外伸展,保護兩人免受窺視。「我知道。但是現在我們無能為力。我確信集團正在做某些事情,只是需要時間才能採取行動。所有逃離這裡的人可能都幫不上忙。」

佩姬‧透納近乎驚愕地看著他。「你怎麼能這麼冷靜?我也知道這個集團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我們在這裡 相遇。難道這對你來沒有那麼重要嗎?」

無頭短暫地移開目光。「當然重要。 我很冷靜,因為妳現在需要我表現得如此冷靜。 妳對我來說更重要。」

佩姬·透納沉默了一會兒。「你是對的。但是,天啊,我只是希望我能做些什麼。」她胳膊上閃爍的燈光引起了她的注意。

📰 世界新聞


𒀭𒋾𒊩𒆳 抵達西部夢神的中心。OW 官員「不能確認我們還能承受多少攻擊」。對於西部夢神的集體意識的干預請求依然沒有回應,據信是由於人口突然減少,難以實現凝聚力,試圖增加緊張感以… 點擊閱讀更多

佩姬‧透納整個臉都變白了。無頭開始講話,但佩姬完全消失,只留下一灘墨水殘跡。無頭見狀立刻站起來,他的羽毛倒立,無視蛇頭酒保的抗議,推開人群走到門口。




無頭狂亂地飛過曾經熱鬧的市場,尋找佩姬‧透納的任何標誌。每隻眼睛分別在殘跡的不同部分搜索一瞥白色、墨水痕跡,或者任何一點的——她在那裡。就在瓦礫堆裡的一片空地的中心,一條墨水線在地面上拼出「HERE」。

他立即往訊息俯衝,並在旁邊落地。「佩姬?妳能聽見我嗎?」

一個忽隱忽現的運動抓住了他的目光,於是他加速追上去。那是一片紙臂,被扯下而且撕碎。他的翅膀下垂,世界似乎圍繞著他旋轉。「……佩姬。」他手裡拿著他最親愛的人最後一片,轉過身去。有那麼一會兒,他凝視著遠方。伸出翅膀,他準備起飛。

然而,他聽到背後隱約傳來說話聲。低頭一看,他看見佩姬‧透納,是一團皺巴巴的破爛東西,有一半被壓在一塊曾經是建築物的大型破片底下。無頭把殘骸丟到一邊,撲動翅膀,產生了一種好像鬆了一口氣的聲音。佩姬‧透納攤開她自己,然後默默地努力挪動成坐姿的樣子。無頭挺直胸膛,裝出冷靜的樣子,譬喻性地開口:「妳會痛嗎?」

佩姬‧透納略微轉身面對無頭,無頭瞪大了眼睛。佩姬的左肢剩下一截滲出墨水的斷肢。在無頭說話之前,佩姬就打斷了他。「這不會痛,不用擔心。但我沒辦法走路。」

無頭激動地派打翅膀。「為什麼要像那樣突然跑走呢?妳明知道那很危險。」

佩姬‧透納沉默了一會兒。「我不能離開。當我最需要的時候,西部夢神幫助了我。如果需要更多的人才能進行干預,那麼我必須……」她聲音漸漸變小,漣漪開始在她臉上的墨水紋樣中形成。無頭本能地將翅膀完全展開,試圖讓他看起來比實際上更大。隨著他們背後的東西伸起,灰燼從天上落在兩人身上。

「佩姬,該清醒了。」

佩姬·透納將自己拉了起來,依靠無頭作為支撐。「我不能,我被壓在那下面的時候試過了。」

無頭將他一隻翅膀上的數隻眼睛轉向佩姬‧透納,其餘的眼睛則盯緊引起騷亂的東西。「妳說妳不能是什麼意思?」

「這是從夢魘中清醒。它壓倒了我。但它還不知道你在這裡,趁你還能逃的時候快逃!」

無頭將所有眼睛轉向她。他跪下,並用翅膀圍繞著兩人。「不。」

一顆有一半埋在瓦礫中的巨眼睜開。 在凝視兩人之前,瞳孔擴大了一會兒。無頭像雕像一樣靜止不動。空氣難以忍受的熱,還帶著腐爛與衰敗的氣味。當夢魘從上方逼近時,地面顫抖著,將佩姬·透納和無頭彈開。它已經大吃一頓夢神,而且在經過休息之後它還渴求更多。無頭衝向他的伴侶,但是黑煙與餘燼使他的視線蒙上陰影,讓他的許多眼睛失去作用。佩姬·透納用力喘著氣,扒開她身上的墨水圖紋,因為碎片緊貼在上面,使她窒息。

佩姬‧透納剩下的手碰到了無頭的手臂,兩人互相擁抱,這可能會是最後一次。低沉的喉音傳到了他們的耳朵,並且慢慢靠近。關節發出劈啪聲,空氣中揚起一陣暴風——!

但這波衝擊沒有擊中他們。

佩姬‧透納透過她身上露出的墨水片,驚奇地注視著剛剛發生的事情。夢魘籠罩著他們,它的肢體在它後面瘋狂地蠕動著。它的下顎被一根能量支柱撐開——不,那是一支巨型長矛,乾淨俐落地刺穿他的吻部。慢慢地,它漂浮到空中,在痛苦中掙扎。在它周圍,天空開始呈現紫色調。漸漸地,夢魘開始收縮,變得越來越小,直到看不見為止。只剩下一支長矛,瞬間發出閃光,然後消失。

西部夢神的心智終於結為一體,並執行干預。它不高興有東西把它的孩子們當大餐。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給集合體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但是成功了。

無頭和佩姬‧透納仍然站立著,緊緊抱在一起。無頭擦去了佩姬‧透納臉上的灰燼,握住了她剩下的手。佩姬‧透納貼附在無頭身上作為支撐,看著西部夢神剩下的東西。在遠處,微小的斑點,幾乎認不出是其他倖存者的東西,開始從它們的藏身之處出現。隨著微風吹來,佩姬的身體開始搖擺。「無頭,你聞到了嗎?」

「我最親愛的,我沒有鼻子。但是我相信我能感覺到。那是生命還有希望。」

在遠處,可以聽到當河流開始分解結塊的灰燼並再次流動時的潺潺水聲。在他們的腳之間,一片小小的綠色蕨類從地面萌芽。



世界新聞

終結無歇惡夢

夢魘的恐怖統治因為西部夢神的突襲介入而在上一次的太陽週期中突然結束!西部夢神的民眾仍然還在從這次襲擊中恢復,但對未來充滿希望。


「我們很高興能活著,」果蠅搖籃曲說道,它是一名上週期的 𒀭𒋾𒊩𒆳 的野蠻襲擊的非肉身倖存者。「這確實對我們所有人造成了傷害,特別是我,我至少錯過了六集的『祖各上菜』。但是幸虧有西部夢神,我們一直在快速恢復。」

上一次太陽週期確實是本週最猛烈的旅程之一,但看到一些流離失所的居民懷抱如此豐富的希望真的很鼓舞人心。有兩位人類夢者的倖存者,他們實際目睹了 𒀭𒋾𒊩𒆳 遭到終結的現場,現在正盡力充實他們的生活,甚至制定婚禮計劃!「那時候我們真的以為要完蛋了,」佩姬·透納說道,她緊緊挽著她未婚夫無頭的手臂,「但是我們一起度過危機,而且我們因此變得更加強大。」

兩人手拉著手一起離開了。這是非常好的提醒,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惡夢中,愛情依然能綻放。對於所有肉身、非肉身,以及各種異怪之物所表達的感謝,西部夢神能確認的官方回應只有以下這條:



Arrow2the❤ @iMabadRoach


Np

  • 轉鳴 1,222,323,534
  • 喜歡 0,867,530,900


2:34 D.C.E - 667 AoHyBr 1998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