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界突擊

評分: +6+x

GOCA Ganghofer反重力戰列艦的艦上會議室,凌晨五點,手錶沒錯的話。

「我是異生科技組的研究員Thomasius,來自Site-ZH-44,至於為什麼我會請各位到此處聆聽任務簡報,這件事並不重要,只是聯盟高層似乎覺得基金會只是在小題大作。」

眼前的年輕研究員發出了粗重的呼吸聲,這並不是什麼生理疾患,而是那人穿著全套式的自循環空氣過濾系統,呼吸聲在管內流動的聲響被揚聲器清楚地傳了出來。

Hypnos一坐上會議桌旁那相當舒適的黑色大椅子,幾乎就要睡著似的往後倒去,坐隔壁的Bargain一巴掌將他拍離椅背。

「我大概了解貴中隊的行事作風了。」

「並沒有好嗎。」

Thomasius清了清喉嚨,按下控制器將全息投影顯示在會議桌的中央,那是一個Nx-ZH-100的三維地形圖。

等高線被描繪了出來,在場的人員都能看到那宛如是由飛彈和砲管鑄造成的維茲莫爾要塞俯視著聯軍,敵我識別的數據被輸入了這迫真的地形圖上後,讓人頭皮發麻的大量敵軍紅色標記以令人心寒的速度瞬間蔓延整個維茲莫爾嶺。

山腳下的聯軍也以不輸守軍的規模排開了砲擊陣地,空中雙方的直升機和各類軍機也來回地踐踏互相的底線,接下來將會爆發的戰役果然是最終作戰的規模。

「這是當前無人偵察機所掃描的結果,請各位看向這裡。」
Thomasius將地圖移至遠離維茲莫爾嶺的大後方,那是比第八處軍政總部還要遙遠的區域,在之前的說明中,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個沒有軍隊也沒有顯著價值的糧食生產集散地,大多都是由種類不一的農莊組成。

「原來你們已經跑到那麼遠了啊….」

「我們在該發現了一處生化實驗室,是一個大型的地下建築群體,周圍的道路有拓寬後再剷除的跡象,而在我們捕捉到疑似地面的入口後,偵察機隨即被擊落。」

「等等,我記得Nx-ZH-100是沒辦法蓋底下設施的,那邊應該不會跟維茲莫爾嶺一樣高吧?」Minister—至少是這個團隊中少數會記得細節的人,提出了關鍵的問題。

「對,礙於涵蓋全境的地下水層,這裡不但不能修建地下公事,連地基都不能打太深。」

Nx-ZH-100全境的地底下是一個巨型的空洞,裡頭含有無可計量的地下水,若是冒險鑽掘,則會被強烈的水壓連人帶機器一起沖走,而維茲莫爾嶺是個例外,這也能解釋為何這個唯一能構築要塞工事的臺地對於第八處如此重要。

「但這也就是我們需要調查的原因;你們的任務是護送載有MTF-天紀-17“金融封鎖”與研究小組的V-22前往該處,並在降落前清除該區域所有會威脅到他們的設施。」

「了解,但現在的問題是…」
Minister的疑問很快得到了完整銓述。
「要怎麼橫穿幾百個防空陣地過去。」

這次Thomasius指向了維茲莫爾嶺的北面,從地形圖來看,該區域的海拔低的不尋常。

「這塊區域被稱為“水腐林”,也是本次作戰的重點;這裡是一塊沼澤濕地,可以視為地下水層的陸上延伸。」

Thomasius在那周圍上指出了幾處被紅色敵方單位光點指示的位置。
「那塊沼澤地完全由流質泥沙所構成,就算是大於五十公斤的物件也會被困在原地,並被水壓拉進地底;也就是說他們完全無法在那邊部署任何地面設施與車輛,就連人員也無法進入。」
又一聲提示音揭開了防空系統的攻擊範圍。
「這片區域覆蓋整個Nexus北面,你們將在大部隊進攻維茲莫爾嶺時趁著混戰進入該空域,並且對大後方進行長驅直入的手術刀作戰。」

坐在後排的Virtues舉起手來,Thomasius示意讓他發言。
「那麼在你們降落之後,我們會直接折返嗎?用這個距離來看的話,這些時間不夠聯軍用來攻略維茲莫爾嶺吧?」

「真有自信,不過這樣也好。」

Thomasius關掉了投影機

「跟我走,來看看新玩具。」


巨型鑽地炸彈造成的大坑在封鎖嚴密的入口上挖開了一個巨大的破口,但這還不足以對固若金湯的陣地造成決定性的打擊,這幾週的轟炸成效還未定論,而聯軍最高司令部的指令已下。

跑道上,採大象漫步1形式集結的戰鬥機在跑道上滑行,閃燈與地勤人員的手勢、空中群起向前直行的直升機,地面上的裝甲軍團背後揚起了漫天的沙塵,從裝甲運兵車上探出身子,手握轉輪式重機槍的先進裝甲步兵。

『“Overlord”,通知戰區100的聯軍全體全員戰鬥單位。』

巨大的橙色套裝撥開煙塵,扛起了一門電磁加速砲。
夜裡,紅橙色的空氣閃出了一道雷光,隨後通天明亮,數以萬計的要塞砲彈幕鋪天蓋地得撕裂紅霾,化作無數蘊藏巨大破壞力的火雨迎面轟向聯軍,被炮火照得通亮的臺地上頭,無數蛛形機甲滿載火器攀上的邊牆,冷寒的120口徑滑膛砲對著鎖定好的目標死盯著不放;大量的巡弋飛彈和電磁加速砲隨著劃破戰場的炙熱軌跡回敬了巨型要塞。

『即刻,全軍進攻維茲莫爾嶺。』

走吧,結束這場戰爭。

此時,此刻,此地。


泛藍的光線照映在Hypnos鮮有變化的面孔上,抬頭顯示器高對比的硬直分隔線在瞳孔所至之處形成了頭盔內的十字狀即時訊號,與外部無數傳感器給予的結果乾脆俐落的形成了一直線。

『…安定面測試:無異常;
傳動伺服測試:無異常;
360度檢查完成,
橋接拉力索,
升起並充能電磁軌道,
輔助動力系統點火,
發動機啟動。』

塔臺上的人語直接傳入了腦內,後頸上的非侵入式神經裝置微弱的冷光顯示著幾排數字。

『區域淨空,解開制動閥,第七中隊,允許彈射。』

「Hypnos, take off.」

變循環發動機的嘯吼成45度角的灼燒著那塊擋板,高仰角電磁彈射的猛烈拉力讓乘波狀的機體瞬間加速到秒速兩百公尺。

「Bargain, take off.」
「Sacerdote, take off.」
「Virtues, take off.」
「Minister, take off.」
「Rogue, take off.」
「Simian, take off.」

GOC反重力戰列艦的側舷在黑夜中閃出了七道光芒,發動機接續著電磁彈射帶來的動力,由推力向量控制著向前帶動著第七中隊。

『已確認第七中隊的訊號,MTF-天紀-17。』
滯空的MV-22偏轉它的發動機,在盛大的軍勢間隱藏自己的訊號,穿梭在友軍炮火的後方。
「收到,開始向水腐林移動。」

第七中隊降至低空,減速伴著MV-22飛行,機內的天紀-17隊員透過窗口看到了位於他們側邊的Hypnos。

但很明顯他駕駛的那架機體從未出現在任何人的記憶中。

「“金融封鎖”指揮官Lasi通知Hypnos,感謝貴中隊的護送,請問那是新的機型嗎?」

「第七中隊隊長Hypnos通知Lasi,是,但其他的資訊無可奉告。」

TFA-47“桑納托斯”,基金會的實驗性機型,特徵在於使用了多種成熟的超科技來替換原有的戰鬥機作戰架構,在對應上需要高空高速追趕、或是長時間使用空中平台搭載電子儀器觀測的異常項目都有所奇效,而在面對這類大型軍事關注組織時,也有配套的作戰模組得以被安裝。

外觀是一體成形的流線型乘波體,去除了垂直尾翼,兩側翼尖下反的錐體三角構造,包括駕駛艙在內,除了幾何狀設置的推力向量噴嘴外沒有任何的突起表面,也沒有外掛的發射架,空對空武器的方面看來是由一些隱形彈艙來負擔。

『Hypnos,這裡是AWCS Werewolf,你們已經通過了航點1,請帶領他們保持臨界戰場高度,小心地面的火力投射。』

「收到,Hypnos開始引…」


一道肉眼無法捕捉的致命動能貫穿了Hypnos前方。


在Hypnos準備加速前往隊伍前端時,遲來的警示並不能對他做出足夠的反應,但他還是下意識的在那瞬間拉抬機身,然而這並不代表儀器出現了故障。

而是秒速3000公尺的電磁加速砲彈所造成的衝擊波掃過了Hypnos座機前方不過幾公尺的位置。

「werewolf,請友軍注意開火位置,Hypnos剛剛差點被擊落!」Bargain對著通訊頻道吼道。

『不,我們這個是機密任務,友軍並不知道我們正在行動,在他們看來是違反交戰空域的低空飛行。』
「你們怎麼跟GOC那群瘋子的溝通效率還是這麼差…」

「Bargain。」

「好啦!」
Hypnos深吸了一口氣,瞇起眼看向右方那還扛著電磁砲的巨大身影。

似乎也在短暫的槍火間看到了血紅色的十字架。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