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時返計劃、昭和十六年
評分: +7+x

宗旨:
  在戰爭全面開始之後,我們異常處理局以及偉大帝國的軍隊急需在前線的戰鬥獲得突破,因此決定透過異常現象以及妖術師的幫助,在過往的陣線取得更為宏大的勝利。

  利用台灣的異空間「思泉弄」來儲藏與運送各類輔助性武器,同時對內部的住民進行改造,使其成為我方有力的臥底。並讓異常工藝匠人1製造輔助道具,再透過異空間的特性將上述武器送回昭和十二年2

  從計畫的執行方面,可分為以下兩種路線同時進行:

  • 將已完成的武器做戰爭發生前的預先佈置,派駐情報人員進入中國,並在東南亞地區架設情報網。
  • 持續製造武器,送往戰爭發生後的前線區域,加速戰線推動的進程,使帝國在現在保有更加重要的戰略位置。

資產:
  此項計畫多半利用原有物品進行改造,或透過人力大量製造,因此需要大量志願兵投入武器生產,同時也要在思泉弄中建立一個能執行人體改造手術的空間,而與妖術師的聯絡也已完成。
  所有計畫中需要的武器及輔助裝備,以製造進度區分成三階段作業,分別為一:已完成並可立即運送的輔助性武器、二:正在由思泉弄住民製造的大量實用性道具及武器、三:因危害性質而需進行製造可能性評估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預計在兩年後後能完成以下武器的投放以及裝備的部署:

  • 擴散性金屬破壞武器《鬱金香》三百個

——製造失敗

  • 含有自噬性認知危害的偽通信情報五千餘份

——完成

  • 具有多國語言能力的情報傳遞人員一名

——叛逃

  • 給予前線艦隊與士兵使用的指定目標羅盤一萬個

——完成

  • 對糧食重點區域進行打擊作業的異常倉鼠三萬隻

——完成

  • 產生認知危害使敵方無法辨識的間諜兩百人

——部分完成

  • 模仿妖術製造敵軍恐慌的大範圍武器(投放於緬甸、香港、長沙等地)

——完成

結果:
  大部分武器的投放都已完成,等待前線部隊進攻時施放。而少部分與異常人類有關的武器,因多名施予洗腦及異常附加手術的住民在計畫開始後出逃而停擺,山崎大將也因此轉而支持將其餘武器投放至中國東南海域,對敵方艦隊執行更強的打擊。
  最終,因對香港的部署於昭和十七年八月提早完成,決定提前發動進攻。


山崎大將的紀錄,昭和十七年二月

  在計畫突破南海防線後,對敵軍的攻擊是屢戰屢勝。除了超乎預期地快速攻下香港,使敵方陷入資訊混亂當中。同時能有效的追擊敵艦,將英國勢力自中國及南海驅逐。但我仍然不理解,這些計畫中寫到的武器根本還沒投放,如何在此造成巨大的戰況影響?

島田少尉的紀錄,昭和十八年五月

  佔領香港島已過一年多,仍然無法完全清除香港地區的英軍勢力。並且在抓捕的戰俘裡有不少零號專隊的成員。我懷疑此區域仍有能讓英國軍隊躲藏的碉堡或地下通道,目前已向山崎大將回報,我想來自台灣的異常工具不久後就能將這些躲藏地點找到。

島田少尉的紀錄,昭和十八年十二月

  我對英國軍隊潛伏的回報可能不被上級採信,至今仍未獲得山崎大將的回覆或派員幫助,因此我要求其中一名進入過碉堡躲藏的香港人協助,找尋英國軍隊的庇護所。如果能提出實際證據,或許可讓搜索進度加快,將英國軍隊徹底掃出香港。

島田少尉的紀錄,昭和十九年十一月

  前線因為遭受反擊而開始敗退,在此處駐守的帝國士兵也大量被派往菲律賓,我卻仍然無法完全理解碉堡的構造,這對被賦予此項使命的我來說,無疑是一場重大的挫敗。我也已接到隨艦前往台灣的命令,此項搜索任務將轉由阿部上尉統籌執行。痛心。

阿部上尉的紀錄,昭和二十年一月

  失去島田少尉,就如同我失去一對能夠助我理解戰爭面貌的雙眼。我在接下任務後仍然無法照他所描繪的地圖,以及戰俘的口供中尋得碉堡的所在位置。就算當時改派熟悉此處的居民來引路,或許也無法挽回這次攻擊造成的損害。
  十二月九日,停泊於港口的「建豐號」及周邊船艦遭受英國軍隊的秘密攻擊,準備要從港口出發前往台灣的島田少尉也因此身亡。無法預先得知這次攻擊的資訊是我身為任務執行者的失誤。當時位於港口倉庫的大量異常武器與妖術師亦損失慘重,原本尋找潛藏的零號專隊成員的任務,也應上級命令改為重建港口和赴前線支援。

阿部上尉的紀錄,昭和二十年三月

  準備支援菲律賓及台灣,我無法完成島田少尉的遺願。


Thompson指揮官的紀錄,一九四七年

  我在獲得這份日軍的計畫書時,感受到的訝異之深,無法在此以文字表達。當我回想起那些因日本士兵折磨,而沒辦法親眼看見戰爭結束的同袍和下屬,我後悔當初沒能提前預料到敵軍的進攻,沒能讓所有人都撤退離開。那些被俘虜的人們,我也只能將他們帶回碉堡,無法向外求援或反擊。
  當時面臨日軍進攻的醉酒灣防線守軍,除了遭受意料外的突擊,還被敵軍埋藏的模因武器雙面夾攻,蘇格蘭營幾乎全滅3。就連D連也只能不斷撤退,找尋不到反擊的機會。那些滲透進來的人也不斷影響前線訊息的傳遞,醉酒灣防線的守勢也因此分崩離析。
  我們根本沒有發現256高地的缺口,三個認知阻礙領域在我們設防前就已經架設完成,一直到日軍從金山西南面打上來時,我們才發現自己已處於劣勢。身為有能力理解,並且能夠處理異常武器的零號專隊,因為我們的失職,葬送了許多寶貴同袍的性命。
  我已向MI6664提交這次戰略失誤的分析,也願意因此受到審判。但戰爭已經結束,逝去的生命無法挽回。我在這裡發洩再多也毫無用處,那群當初堅守碉堡的警隊成員仍要負責戰爭後的重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