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土之精華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2+x

「人是怎樣的一件傑作啊!」

Ruiz穿著紫色的長袍屹立著。聚光燈亮起,劇場漸漸陷入黑暗。他浸染了哈姆雷特的瘋狂,臉上流露出似乎被魔鬼本人折磨的痛苦。Ruiz將這一切盡情揮灑,而觀眾們都如癡如醉。

「多麼高貴的理性,多麼偉大的力量,儀容舉止是多麼勻稱可愛!」

他走向了他的蓋登思鄧與羅生克蘭1,透過他們的眼睛,他看到了這些學徒呆板、無趣的靈魂。這些人不是藝術家。這些人擔待不起他們的名字。

「行動起來多像個天使,思考起來多像位天神!」

Ruiz將長袍一甩,閃光燈在舞台四處閃爍。他望著那些著迷和興奮的觀眾,看著他們注視著他的表演驚訝不已。他在為他們而表演。他,Ruiz,在這一刻,在這一刹那,是他們活著的全部意義。

「是世間之美!是萬物之靈!」

他是他們唯一所知之事。這一刻他活在他們的腦海中。他們並沒有看到他真實的模樣,不,他們看到的是他應被看到的模樣,是他想要被看作的模樣,是他渴望成為的模樣,而且的確,他想——那就是真正的他。在這個瘋子假裝自己很清醒的世界,一個清醒的人在裝瘋。他,在這世界之中,就是Ruiz Duchamp,就是哈姆雷特本人。

「可是,對我而言,這點從塵土中煉出的精華又算什麼?」

燈光漸暗,聚光燈緩緩落下,留Ruiz在宇宙中孤身一人。

「對我而言,對我而言,對我而言……這點塵土中的精華又算什麼?不……不。人,不能使我歡喜。」

Ruiz望向虛空,而虛空回以無限冷漠的凝視。

「人不能使我歡喜。不,女人也不行。你臉上帶著笑,好像不以為意。」

之後燈光再次亮起,哈姆雷特與他的羅生克蘭和蓋登思鄧繼續著表演,而故事的最後,正如我們所知的,他們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Duchamp先生?」

「哼?啥事?」

Ruiz揉揉眼睛裡的眼屎。他在美術館的中央睡著了。在中午睡著的。睡了好幾個小時。站著睡。又一次。

「Ruiz Duchamp先生?」

「對,就是我,就是我。抱歉,我不記得你,你誰啊?」

「我是郵遞員。有個給你的包裹,你得簽一下字。」

「對,對,對……」

Ruiz迷迷糊糊地在遞來的本子上草草地劃了個X。

「你要我們把東西給你搬進來嗎,Duchamp先生?」

「可以,如果不麻煩的話。你就,呃,把它搬到那邊,警示線封鎖的地方。小心不要碰任何東西,現在那邊還有一點點危險。明白吧,『維護中』,呵呵。」

「沒問題,Duchamp先生。他們馬上就過來了。」

「好的。」

Ruiz看了一眼右腕上的數位電子錶。上面顯示3:45 PM。

Ruiz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指針電子錶。上面顯示著3:45 PM。

Ruiz看了一眼面前畫像中的懷錶。它在樹枝上融化,很可能有些時日沒上過發條了。Ruiz知道不應相信超現實主義鐘錶顯示的時間,向畫像撇了撇嘴。即便如此,上面也顯示著3:45 PM。

Ruiz走過接待處,從大門出來,沿著街邊數三道門,走進他最喜歡的咖啡店,點了一杯雙倍濃縮咖啡,借著它吞下了每日的咖啡因片,複合維他命和抗憂鬱藥。

然後,Ruiz終於醒了過來。

「操!Carol,今天星期幾了?」

嚇了一跳的咖啡師看著他面前瘋狂的藝術家。

「呃……星期三?」

「哦,好吧,那就沒事了。我還擔心今天是星期四或者別的日子。」

「你還好吧,Ruiz?」

「好,最近只是有點……事務繁忙,你懂吧?我很忙。」

「真可憐。坐下來,給我講講吧。」

Ruiz坐在吧台旁的凳子上。Carol整了整圍裙,在他對面坐下。

「我決定向那群只會滿嘴噴出一些——坦白講,無趣乏味的垃圾——的饑渴藝術家們的小家族寄去一些稱得上是粗魯冒犯的物件以示宣戰,導致他們中的一員隱喻性但又不完全是隱喻地投靠到另一邊,沒意識到在這一環節他不要投靠才符合我為他們所有人準備的那個『大計畫』,所以他的叛逃有點搞砸了我預計的行動進展不過經過昨天整日、整夜、還有今天上午中間部分的不眠不休之後我成功修訂了整個劇本,但願我能在週五的『大展覽』之前讓所有部分如我所願地運轉然後就能按原計劃為終極的批評家獻上我終極的作品,或許我應該說The Critic,兩個首字母都大寫,如果要用三言兩語介紹整個計畫,那就是不久之後,他將無比激動地永遠消失回去做一個無人知曉的人Nobody,首字母也大寫因為這是個巧妙還有點微妙的小玩笑而我一定要把這玩笑玩到最後。」

「……啥?」

「總之,第一幕就到此為止。到這裡我基本上是自由發揮。」

「你知道嗎,每次你走進這裡吞下那些藥片的時候,我真的很好奇裡面都是一些什麼玩意。」

「美夢與藝術,Carol,美夢與藝術。再來……再來三杯濃咖啡路上喝吧。」

Carol操作機器,片刻之後,遞給Ruiz三杯他第二喜歡的飲品。他離開店鋪,在回藝術館的路上把三杯咖啡全喝光。他向接待員揮手致意,跨過警戒線,走進昏暗的房間。送貨員把那個碩大,棕色的箱子放在了工作室的正中央,剛剛好讓一束陽光打在上面,使它看起像是一件來自天堂的禮物。Ruiz拿起他的黃色圓鋸刀片切開包裝,打開了箱子,四面木板落在地上。這,Ruiz心想,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作品核心。

裡面是那把電椅。

那可不是別的什麼電椅,那可是那把電椅,老火花Old Sparky,它第一次投入使用是1891年在新新懲教所,用以處死四個犯人。它當時置放在一個被稱作『死亡屋』的特別建造的房間,一個名副其實的監獄中的監獄。如果他要用一把電椅,那就非這把電椅莫屬。Ruiz用手擦抹它的木制框架,繞著它來回走,最後坐在了這把讓無數人感受到死亡冰冷懷抱的椅子上。

他開始像女學生一樣尖叫起來。


The Director很忙。這不奇怪。她總是在編排至少三幕戲劇,一兩部電影和無數小型專案,其中有些甚至能夠面世。她年輕時也是一位演員,但一次腳踝扭傷葬送了她的演藝生涯。於是,她轉型作為導演,這樣她就能繼續在所有人面前耍屌,而比起因此被罵,這反而是她的工作需要。她正在對她的主角,Gonzalo、Trunculo之王,突然沒來由的怯場而爭吵。

「看看,Tim,今晚就要開演了。你已經排練了無數次,你都把臺詞背的滾瓜爛熟了,而且說實話,如果我之前知道你會像這樣怯場,我根本就不會給你這個角色。現在你把這瓶水給我喝了,扇自己幾個耳光,提起褲子在十分鐘之後他媽的給我上場。懂了嗎?」

「懂了,老大。我懂了。天啊。好的。我準備好了。」

要說The Director的優點,那就是她知道怎麼控制她的演員。一個助手跑到她身邊。

「女士,我不是警告您,可是……觀眾都到齊了。劇院都坐滿了。我們真的得開始了。」

「好的,好的。確認Mary畫好妝沒有,所有人,開始倒數!」

「明白,女士。」

The Director拍了拍手,快步走過亮得晃眼的佈景道具。她拐過轉角,突然遇見了Ruiz Duchamp。

「你好,Director。我來看你的盛大開場了。」

The Director沒有回應他,瞬間從口袋裡抽出一把小刀向他刺去。Ruiz抓住小刀從她手中奪去,刀刃整齊地劃過他的指尖。他向後跳,另一隻手壓住傷口。

「那可真是非常、非常無禮。我只是來問聲好罷了。」

「給我出去,Duchamp。這是我的演出。」

「是嗎?我不覺得這是你寫的啊。」

「給我滾,Duchamp。」

「一度失落又被重新發掘的經典。『受絞之王的悲劇』。」

給我滾出去,DUCHAMP。

「你知道這會變成什麼樣,對吧?」

The Director猶豫了一下。

「什麼?」

「你……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不是嗎?」

「什麼意味著什麼?」

「戲劇,這整場戲劇!你沒發現嗎?」

「你在胡說什麼。快離開這。」

「Sandra,求你了,聽我說。這部戲不是你想的那樣,它會——」

出去!滾出去!

Ruiz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老同學。她的臉塗滿了蒼白的化妝品,紫色的眼底搭配著紫色的口紅。她打扮得就像一個老太太,穿著老太太穿的衣服,和老太太一樣步履蹣跚,也像個老太太一樣古板固執。何等的天賦,何等的才華,卻被聽從別人安排的一生糟蹋了。他看著她的眼睛,知道無論他說什麼也不能阻止她了。

「好吧,但不要說我沒警告過你。你想要我走,我走。」

他把沾滿血的小刀踢回給她。

「至少拿上這個吧。你馬上就要用上了。」

Ruiz轉身走出後門,頭頂黯淡的綠色出口標誌嗡嗡作響。The Director搖搖頭,甩掉心中的疑慮。她還要完成這場演出。

「大家都進入狀態!五秒倒計時,所有人,準備好!」


The Director感覺很累。她在牢房中慢慢恢復了意識。她的四肢被綁了起來,身體靠在一堵石牆上。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太陽曬屁股啦,甜心。該起床了。」

一個沙啞的聲音從監獄木門的另一邊傳了過來。鑰匙碰撞的嘩啦聲持續了片刻,門打開了,特工Green帶著一把木椅走了進來。他走到她的面前,放下椅子用力坐了上去。

「又被我們逮到了,Paulson女士?」

The Director保持沉默。

「抱歉,我覺得對你我而言這不是個好的開頭。不過,老實說,我們上次見面時你還企圖用一根棍子紮我的眼睛,所以說真的,我覺得這開頭是好不了的。」

The Director依然保持沉默。

「Sandra Paulson,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受絞之王的悲劇』的製作人?」

The Director退縮了。Ruiz說的對。

「我要見律師。」

「哦,可以,沒問題。拿好這個手機,按幾個按鈕,然後你就能他媽順著電線跳進互聯網裡飛走了。不,Paulson女士,你不會見到律師。你知道我為誰工作,你知道你現在的處境,而我唯一想看到的,Paulson女士,就是讓你往後餘生都待在這個牢房裡直到腐爛。」

The Director仍然保持沉默。

「好的。現在,Paulson女士,我要問你幾個——」

「我不知道。」

「你說什麼,Paulson女士?」

我他媽不知道!那該死的劇本,我不知道誰他媽發給我的,我沒檢查它,我就想,操,這不是挺不錯嗎!某部正規的經典,我剛完成《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所以我想幹嘛不呢!我谷歌了一下好像挺好,一切都正常!我他媽不知道!

特工Green保持沉默。

「那個傻逼混蛋Ruiz,肯定是他幹的,是他發給我然後過來當面羞辱我!那個他媽的傻逼操他媽的媽逼的操!操!

特工Green保持沉默。

「操……操。那麼多人。Tim還他媽怯場了呢,我一直在強迫他,我……我……」

Sandra的黑色睫毛妝哭花了 。特工Green抽出一支煙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Paulson女士,即使我相信了你剛才的那場爆發——而老實講,我不信——你根本沒給我提供任何新線索。不過,你給了我一個我曾聽過的名字。Paulson女士,我只會問你一次,而你要告訴我每一個不相干的細節,每一點你所知道的資訊,然後我會把你交給我的同事。」

Green向The Director啜泣的臉上吹了一口煙。

「Paulson女士,關於Ruiz Duchamp你都知道什麼?」

對我而言,這點塵土中的精華又算什麼?人,不能使我歡喜。
« 玩具商與博士 | 中心 | 然後呢?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