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日子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7+x

結束了。

基金會的任何人,從最低階的安保人員到O5議會,都無法明確地解釋到底什麼結束了。如果它們敢於冒險猜測,那可能的答案將會是「一切」。

普遍認為第一個注意到這件事的人是Victor Balakirev博士。Balakirev博士,儘管是個經歷許多場危險實驗的資深老手,且不是一個輕易被嚇到的人,但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更準確地說,他的高倍率望遠鏡告訴他的事。令Balakirev博士不敢置信的,是對蟹狀星雲的例行掃描顯示,那本應有一顆相當顯眼且可憎的恆星所佔有的空間,現在卻空無一物。警報大響,十幾架望遠鏡從各設施和機構被徵用,周圍充斥著叫喊聲及奔跑聲。然而,儘管Balakirev博士堅稱「恆星可不是一支該死的遙控器,你不能就這麼搞丟它!」,這顆星星卻頑固地拒絕重新出現。

下一個經歷這個異常事物消失的不尋常事件的是D-682-1356,儘管他似乎沒有領會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他不知道他應當是個誘餌,眾人認為這只不過是無止盡的失敗中,另一場徒勞的嘗試。當酸浴停止時,D-682-1356也不太清楚當他進入了裝甲庫房,發現除了一具嚴重受損的骨架外什麼都沒有時,要做何感想。「所以,你們想要我對那東西做什麼? 你們對我有什麼意見嗎?1呵呵」。

聚集在一起的研究員沒有聽懂這個笑話,他們現在有比D-682-1356糟糕的幽默感還重要的事要去擔心。

終末就這樣開始了。當SCP-294被指示產出一杯喬後,它製作了一杯耐喝的卡布奇諾,但完全不含任何D級人員調味料。在SCP-1981裡,隆納·雷根只談到了邪惡帝國,並終於在整場演講中保持完美的氣色。SCP-902被打開後發現是空的,且誰也想不起來當初為何會如此害怕它。SCP-076被發現同樣是空的,但沒有人忘記是使他們恐懼。

當SCP-1867被問到它是否意識到它是一條蛞蝓時,它連一秒鐘也沒想著反對,因為它很明顯就是。再說,它也無法理解這個問題。SCP-085從畫布上消失了,沒有了曾經居住於此的年輕女子,畫布上漆黑的平原及田野令人感到空虛。人們在聖母峰的山頂附近發現了曾屬於SCP-1440的衣物。在衣物旁,雪地上寫著一個單詞。「自由」。

在世界各地,終末的迴聲演變成劇烈的衝擊,沒有人能倖免於它們帶來的影響:

破碎之神教會從地表上被抹除。當你所有的神器都化為塵土時,維持一個有效運作的宗教組織並不容易,而當這些神器的一半都在你的腦海中時,要維持組織就更加困難了。

Marshall, Carter, and Dark 有限公司失去了他們大部分的存貨,並緊接著失去大部分的成員,很快就變得默默無聞。他們曾經繁忙的俱樂部會所是所有神秘且昂貴事物的樞紐,現在成為了年長紳士們平靜地閱讀週日報紙,並坐在舒適的皮椅上打瞌睡的地方。

全球超自然聯盟,很明顯地,在它被創建以用來阻止的威脅消失後,很快就被解散了。曾經專門用於對抗未知力量的預算被分配給了一些更加世俗的人類需求,例如阻止全球暖化和發展更加先進的核子武器。

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聽到Wondertainment博士的消息。終末後一年,新系列的Wondertainment博士玩具發布了。雖然「Wondertainment博士的射擊手復仇」是一款相當不錯的遊戲,但很顯然他/她的心已經不在其中了。

當基金會特工抵達了工廠當前假定的位置時,他們發現除了一家普通的蔬菜罐頭工廠外什麼也沒有。大寫字母F顯然地已經不再需要了。

蛇之手失去了相當可觀的成員,並在沒有理由繼續團結的情形下,被渾沌反叛軍毀滅了。反叛軍本身就像是一隻撕咬自己內臟的瘋狗,很快地便支離破碎。只剩下寥寥無幾的人被基金會逮捕並處決。

Are We Cool Yet的成員從來都沒有變酷過。

Nobody從此再也沒有人聽說過。

聯邦調查局特異事故處(UIU)繼續追蹤飛碟及大腳怪的報告(這次與SCP-1000完全無關)。UIU的特工們沒有意識到一切都結束了。

基金會,還是一如既往地堅韌不拔,堅持到了最後。然而,隨著歲月流逝,它繼續存在的理由越來越少。隨著所有異常事物的消失,基金會也失去了它的目的。一個又一個的站點被關閉、員工被解雇,或者,對剩下的少數D級人員來說,是被處決。很快地,組織只剩下一小部份了。

這是O5議會的最後一次會議。沒有什麼發自肺腑的演說或是紀念牌匾,因為即使到了最後一刻,O5議會仍然是一群不會在無謂的舉動上浪費時間的嚴肅男女。取而代之的是幾次握手、幾句低聲交談,以及占了大部分時間的沉默不語。到了最終,一個接著一個,曾經的成員們紛紛離開,直到只剩下兩個人。

「所以,我想事情就是這樣了」O5-04捲著一根菸,一邊說著。會議室裡不允許吸菸,但已經不會有人反對了。

「難道…就這樣嗎? 我們為之努力的一切、我們所有的犧牲…就這麼一文不值嗎?」O5-11沮喪地盯著地板說道。

「我不會這樣說。我們在被需要的時候維持了和平,我們也盡我們所能做到了。只不過現在不再需要我們了。」

「我不該高興嗎? 畢竟,所有那些被我們囚禁的可怕事物都消失了。人類終於安全了。」

「除了來自人類自身的威脅,是的。」

「那為什麼我感覺我們就像個玩具,被利用、被傷害,當不再有用時就被丟棄了?」

「事情就是如此。我們是獄卒,是遏制風暴的看守者。如今,我們所有的囚犯都消失了。在這平靜的日子裡不需要看守者。來吧,我請你喝一杯。」

「是阿。喝一杯也許不錯。或是十杯。」

「嘿,你知道的,我可沒那麼有錢。」

兩人離開,隨即關上了身後的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