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第一級異災特區內的他次元及空間探索產業
評分: +8+x
blank.png
GKAD_map_032.png

有關第一級異災特區內的他次元及空間探索產業

gwungmun.svg

弘文
2028. 11. 18 19:25

前幾天,我作為第203次調查隊的一員到訪了關東大異災的受災地區。這次的目的是調查第一級危險地區(圖片中顏色最深的範圍)中的舊都心地區東北部,以及對第一級異災特區(正確來說是第一級異常性災害受災地區調查前線基地特別自治區,但因為太長了所以省略)阿基瓦自由市阿薩枯颯鎮的聯絡與補給工作。自從異災特區法成立以來,他次元及空間探索產業(ODSE產業)在這五年間逐漸蓬勃發展,不過不清楚這個產業的人大概還有不少吧。

本文會嘗試讓對他次元及空間探索產業還有第一及異災特區一無所知的人也能看懂。


被指定為第一級危險地區的是舊東京23區、13特區以及川崎市北部等地,以國家指標來說的話就是「不可能生存」的地方。實際上這個地區裡的現實性穩定度非常低,另外還會反覆出現所謂的「扉」「穴」「道」通往其他次元空間或者有時空方面偏離的地點。如果沒有萬全的裝備要撐幾十秒甚至幾分鐘都可以算是相當幸運了吧。即使沒有這些東西,也到處都擠有異常存在(例如怪獸、武士、巨大機器人之類的),異質化的空間更會讓粗心大意的踏入者發生巨大的異變。天空大多數時候都是紅灰色混雜青綠色,並且一直都有超巨大建築物群反覆落下與重組的瓦礫暴雨夾帶來自其他次元的物品或異災遺物傾瀉而下。沒有被捲入重組,因而沉降堆積的巨大瓦礫山(通稱:東京山脈)盤踞在已經多層結構化的基準次元之中的上層,除此之外的次元層之間彼此也有嚴重的偏移。探索任務非一面排除這些狀況一面進行不可。在這樣的地區裡存活下來可以說是實質上不可能辦到的事吧。

然而儘管是在這樣的狀況中,第一級危險地區內還有將近十個左右的異災特區。這些特區之所以存在,並不是因為它們在受災區域內是少有的安全區或者說這些地方難以撤離避難之類的消極原因。反而特區內的居住者還在不斷增加,而且有許多先進科技跟大量資本不惜一切的被引入其中。如果從自我中心和資本主義的觀點來看,可以很簡單的理解這背後存在著龐大的金錢利益。

在第一級危險地區投注大量資本乍看之下是無意義的行為也不一定,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讓資本得以補充甚至回收利益的正是「他次元及空間探索業」以及NBR。

NBR指的是非基準資源(Nonbaseline Resource),也就是並不來源於規範中的現實世界的物質、生物、概念、文化、知識等資源的總稱。在1998年以前,也就是比前現代更早的時代就時常有NBR流入這個世界,一部份甚至發展出完整的體系應對處理。然而被放在鎂光燈下是在2010年代的後半段以後,也就是超先進科學與技術終於普及到一般社會中的時候。毫無節制的使用可能會招致現實崩壞所以必須謹慎檢討,但這些資源可以達成既有的科學難以達成的目標,它們豐富且多樣存在的可能性不只是魅惑了以些微情報就「再發現」了超先進科學技術的科學家與工程學家,同時還大大的吸引了資本家與政治家。因而才會在世界各地出現或者被人發現的他次元及空間投入許多資源。

不只是關東地區,他次元及空間探索(ODSE, other dimensions and spaces exploration)產業在西班牙北部、西奈半島、聖胡安群島、喀西米爾、武陵源、阿那姆卡拉柯爾、貝里斯等遍布全球的範圍內都欣欣向榮,然而其內部的實際情況卻各自大相逕庭。最著名的西班牙次元穴探索產業是對2015年神格實體出現事件後殘留的次元穴內部進行探索,而聖胡安群島的超海洋漁業的重心則是放在完成特定手續後可以經過海域進入的海洋世界所帶來的漁業以及海洋資源的發掘。

在關東地區的產業中心則是在這與其他次元空間鄰接、重疊、融合且擴張,占地一萬數千平方公里的廣大現實不穩定區域內回收出現於其中的資源類物質以及在進入並探索該領域內頻繁出現的其他次元空間的同時對發現的資源進行回收。因為時空攪拌混雜作用的強度與現實強度有負相關,可以預期在第一級危險區域內有機會回收大量且高品質的他次元資源。另外關東地區也是全世界在面積上最大規模的次元交叉重疊領域,理所當然可預期的資源總量本身也相當龐大。這也是在人稱NBR狂潮,欣欣向榮發展的他次元及空間探索業以及NBR產業之中,更被人投注更多資源的主要原因。

投資目標的中心是2023年異災特區設置法(正式名稱省略)中指定的異災特區,而第一級危險地區之中存在的就是第一級異災特區。

造成至今依然持續不斷的關東大異災以及因而產生的諸多改變(也就是所謂東京事變)的時空間異常性災害對以東京23區為中心的關東全體都帶來巨大的損害。受害較小的地區在混亂中自然成為了避難據點,不久後幸運避開主災與初期餘災的一部分在資訊網和交通網都被斷絕的情況下成功恢復了治安以及生活穩定。在那之後的數年間維持著自治。讓這一切得以發生的是由於NBR的獲取以及古來的佛寺神社與河川等風水結界對地方的保護。

第一級自治特區其中之一就是阿基瓦。被稱為阿基瓦自由市的這座城市來源於過去的秋葉原。地名因為當地在自治期間的能指災害(Signifier Hazard)而有所變化,但依然保有原來的一點影子。西至卡姆達(外神田)1,東至森收巴席(淺草橋)2的廣大區域,在第一級自治特區中也有著最大級的面積、人口以及產業規模。與此同時此地區距離災央也十分接近,危險度非常之高。

阿基瓦自由市得以防範異災的餘災以及後續現象的原因在於,來自神田明神的卡姆達地區明神防衛結構以及南邊的卡姆達大堀。德川幕府整備而成的大江戶風水結界構築元素就是神田明神以及神田川,其目標功能也是在江戶以及以東京為中心的關東地區展開風水性質的防護。雖然經年累月的風化以及災害和再開發等事件造成其弱化,但依然經由JAGPATO的維護而得以存續。更在這次的異災中發揮功能拯救了許多居民。特別是祭祀著平將門等神祇的神田明神又被稱為江戶總鎮守,其高Akiva指數成功補足了環境中低弱的現實強度。

除此之外,秋葉原地區因為在大異災最初期與淺草地區發生互換現象(在數次置換之後,最終留下分割雷門的痕跡又恢復到原本地區)而聚集了許多專業人士,這些人之中有人有針對異常災害的應變能力,也有人對奇蹟學有詳細的知識,同時又因為地區特色而聚集了許多應用了超先端科技的機械設備,因而得以做出迅速且合適的應變措施。一般認為這一原因對阿基瓦的安全化與存續的成功貢獻良多。

阿基瓦自由市以外的第一級自治特區則有被淺草結構以及大江戶天空樹守護的淺草老街,以及因為9區的綠化實驗設施暴走令異常災害彼此抵消,最終得以成立的花籠綠學術都市等。

正如認知現實論中的阿瓦拉–馬基德經驗法則,弱現實空間與其他次元或空間的鄰接性會受該地點規範現實中的模因聯想關聯度影響。因此即使一樣都是第一級危險地區,不同地方可以採集到的NBR也彼此不同。也是因為這樣,每一個自治特區都維持著各自的特色獨立發展著。


下次或之後,我預期會描述在第203次調查中的阿基瓦自由市、淺草老街的獨立性以及其中的他次元空間產業從事者的生活等主題。


圖片引用自特殊事務對策廳製作的關東大異災受害區域圖。


gwungmun.svg

弘文
桃仙國滄海州出身,鼎元大學科學系畢業。翰林書院會員。
twirper:@gwungmun

この著者の人気記事

針對人權擴大問題再次思考

32弘文

gwungmun.svg

名為「帝都」的幻想

10弘文

gwungmun.svg

夏鳥思想真的有錯嗎

19弘文

gwungmun.svg

其他的推薦文章

若望 · 狄維斯法的聖水生產效率

208

Font_%28PSF%29.pngL. Nikaho
Font_%28PSF%29.png

推薦聖晏甘大學的七個理由

74

none.svg桑田次郎
eop_engan.svg

李・森野理論在都市空間論方面的檢討

61

dingir.jpg三島幸彦
dingir.jpg

伊比利南北問題的解決是否可能

203

B_owl-face.jpg福路梟太郎
B_owl-face.jpg

評鑑:IWATO生波式次元探查機Mark II

78

VV.jpgV. V.
VV.jpg

邦特蘭神權國對紅海貿易的影響

115

none.svg彌紗璃
flag_of_holy_puntland.svg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