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 Work
評分: +15+x

又結束了預約爆滿的一天。


每年年節將至的聖誕節期間,照慣例總有一堆沒搶到特休的貓咪們來傾吐無法回鄉過節及想念家人的痛楚。
記得其中一隻貓咪已經連續來了三年了吧?
祝福他明年能搶到特休,別在評估室見面了吧。

有著藍黃異色瞳的男子如釋重負般長舒了好大一口氣,一屁股坐到了評估室的辦公椅上,突來的重量使椅子完美的旋轉360度。
好忙。
但有了來幫忙的小助手,工作變得輕鬆了許多。

男子望向真正意義上的小奶貓助手,後者正勾著尾巴,在半掩的門前無聲的向今日最後一名訪客告別。
男子耐心的望著眼前光景。直到門外心滿意足的人把評估室的門帶上且離去,小貓才肯轉向身後的男子,輕盈的跳上小桌前的沙發,將柔軟的布料壓得輕輕凹陷。
男子耐心的望著眼前光景。在卡其色的小沙發上尋覓最佳的落腳處,終於舒適的盤起白雪凝聚而成的身子,單人座的空間被小貓佔據了微妙的空間,看似空曠,又稍嫌擁擠。

男子耐心的望著眼前的SCP-ZH-025
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小貓抬起頭,圓圓的冰晶眼珠回應著男子。

「小雪喵。」男子率先開口,眼神裡全是微笑。「最近可是評估室旺季呢,真是辛苦妳了。」

「不會不會,V哥哥的客人們都好可愛!」

銀鈴般的聲音在男子腦中響起。
除了組成本體外,攝取後能知道這隻貓咪在想什麼的白雪,真是奇妙的東西。吃掉後,與這隻無法物理上無法發出「喵」以外聲音的小貓溝通果然變得輕鬆許多。
而且很好吃。
就算沒有加香料,也有著舒心的奇妙口感,是很健康的零食。

身為四級人員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無視那事件過後上頭設下的那條三級禁令,在其他二級以下的小貓羨慕的眼神下享用「冰淇淋」無限供應;當然,吃太多還是免不了上頭的一頓罵。

禁令?重要嗎?
畢竟大家都知道,那事件又不是小雪喵的錯,對吧?

管他呢,又沒人敢過問評估室裡的博士到底吃了多少。小雪喵可能會跟面具小幽靈說,但相信她不會在意的,對吧?

「V哥哥,雪喵想吃巧克力。」

「好哇!」 男子一蹬腳,連人帶椅一路滑到了一旁的冰箱前。「多虧小雪喵,來找咪呀的小貓咪們抱著小雪喵都平靜了好多,妳看,工作也早了好多結束喔!」
男子打開冰箱門,掏出一大塊頂級牛奶巧克力,調戲般在小貓視線內前晃弄,笑呵呵的觀察的後者的反應。
「…好啦,不鬧小雪喵了,來吃巧克力好不好?」男子俐落的用辦公椅滑回沙發上的小貓跟前,包裝在過程中不知何時被打開的巧克力也被掰下了好大一塊,沒有多餘的動作。
巧克力剛伸出手就被迫不及待的含下,無奈的笑了笑,只好聽著腦中悅耳的聲音對自己道謝。
男子望著天真無邪,臉上浮現的微笑溫暖的似乎會融化自己的構成,充滿喜悅的對座之貓。

太好賄賂了。

正合我意。

「不過啊… 這些剩下的該怎麼辦呢… 妳說呢,小雪喵?」

而對方也毫無戒心的望著男子,等待著下一句話從男子口中吐露。

臉上掛著職業笑容,思緒游離,腦袋飛速運轉。
怎麼問才能不生起疑心?

面具小幽靈教會小雪喵很多東西。
太多東西了。

循序漸進。
不能錯失良機。

「這樣好了。」男子扯開燦爛笑容,再度晃動手中殘餘的誘人甜點,吸引著小貓的注意。「咪呀考考小雪喵一些問題,全部答對的話,整塊都送給小雪喵,好不好?」
小貓一如往常的歡欣鼓舞著。

「V哥哥要考雪喵甚麼呢?」

「考妳關於…雪喵家的那個負極動力小可愛吧!」

聽見男子常用的,最愛博士的綽號,小貓天真的勾著尾巴。
「雪喵知道!首先就是,給Dr. X取綽號的話,Dr. X會變得超級恐怖的;但是如果是V哥哥給Dr. X取綽號的話,Dr. X只會臉紅紅的生悶氣喔!」

純真可愛的令人禁不住笑容。

但是不能分心。
要問出些什麼。

「唉呀,小雪喵別急嘛。」男子溫柔的輕笑著。「那麼,考考小雪喵吧。飄飄她…」

「最喜歡的顏色?」
「看心情!」

「最愛的飲料?」
「巧克力牛奶!」

「食物呢?」
「跟雪喵一樣!」

對答如流。
果然比想像中還親近。
更不容大意了。

賊賊的笑容突然換到了白貓臉上。
不會吧,已經升起疑心了嗎-
「怎麼都是男生跟女生吃飯時會問的問題啊?」
看來只是假警報,但-
這隻可愛的死賊貓…

「唉,小雪喵也知道面具小飄飄常常來咪呀這裡吧?」 男子扶著下巴回應。「可是啊,每次叫了小幽靈之類的綽號,都會一頭悶悶的坐在那裡生悶氣,不肯跟咪呀說話…」
「嘛,咪呀的工作一定要對來咪呀這裡的小貓咪們有一定的了解,對不對啊,小雪喵?」

這倒是實話。

「沒關係,只要給雪喵巧克力,V哥哥甚麼都可以問雪喵喔。」 小貓放鬆的抬起後腳,優雅的撓了撓柔軟的耳朵。
這可是雪喵妳說的喔?

「好!繼續!」男子突如其然的宣布。「小雪喵要在三秒內回答咪呀的問題喔!」

被突然的問題攻擊,男子腦海中充斥著小貓的可愛的抱怨吶喊聲,但已經來不及了-

「小幽靈最喜歡的花?」
「黑色曼陀羅!」

「夏天還是冬天?」
「冬天!」

「貓咪還是…貓咪?」
「不可能是ㄍ - 為甚麼只能是貓咪!」

「待在住處時都在幹嘛?」
「跟Flake姊姊打電動!」

「那」

「住處 到底在哪裡呢?」


沒有人知道。

面具小幽靈連在每個站點的辦公室都還沒被全數找到。
「私人住處」呢?據男子所知,連上頭都不一定知道在哪裡。

至少現在能確認這東西真實存在了。
但是 到底在哪裡?

只有三個人能與她如此親近到這種地步,能讓她卸下防備,能夠走入那充滿秘密的領域。

D-9325絕對不會有低風險槓上的機會,更別說方法。
研究員Reinhard的忠誠看似完全由恐懼驅使,但事實證明,每個人都錯了。

而眼前的小雪喵 —


「不行。」

「Dr. X說過」

「不可以跟別人説」

「不行」

「不可以」

「V哥哥會好難過」

「怎麼辦」

「不行 Dr. X會好難過」

「到底怎麼辦」

眼前的小貓轉瞬亂了陣腳,完全忘記思緒被男子一覽無遺的事實。

「小雪喵?」

保持微笑。

「怎麼了嗎?」

細小雜亂的掙扎持續了好一陣子。

男子只是細細的傾聽著。

小貓揺著頭。
良久之後,望著眼前的男子,搖著頭。

「是咪呀也不行嗎?」

「…嗯。」

果然。
還是引起戒心了嗎?

發現自己被調查已經無可避免了。

不過,不礙事。

25.023525 175.932505

座標。

閃電戰法居然成功了。
突然問到這種問題,無法反應時,混雜的思緒中還是反射性的暴露了答案。

而咪呀最擅長傾聽。

男子由心底拉出大大的微笑。

「別緊張,沒關係的,咪呀原諒小雪喵。」

果然還是天真的孩子。

「真的嗎?」

只是一個聽到簡單讚美,臉上再多陰霾都會一掃而空,如此無邪可愛的孩子。

「真的!小雪喵已經幫了咪呀很多忙了喔!」

又一次,男子笑得賊開心。

「不過啊,因為小雪喵沒有答出最後一題,小雪喵的巧克力就…」

男子迅速將巧克力包好,手臂往冰箱再度伸出…

眼見情況不對,依然不願意對心愛的甜點死心的小貓慌張的在沙發上左跳右跳,晶瑩的眼珠都快急得掉淚了。

「嗯?」男子臉上的弧度愈發飽滿。「小雪喵想要啊?」

聽著傳來的哀嚎與嗚咽,嬉笑的男子搖晃著手上小貓焦急的根源,玩笑的説著。「好啦,不然這樣 -」

「小雪喵可以說出所有人最喜歡的顏色的話,咪呀就給小雪喵吃?」

「好啊,當然可以!」

…咦?

「V哥哥最喜歡藍色了
等等
離章大姐姐最喜歡漂亮的酒紅色
不對
繃帶先生最喜歡棕色
等等
桃子女神最喜歡黑色
怎麼會這樣
鴨鴨主任他 —」




只覺得腦袋轟然作響。

一個不漏的名單上充斥這連見都沒見過這隻小貓的人員。

評估室裡的空氣凝結窒息,比雹暴還要冷冽。

不,這不是真的。

不是嗎?

腦中只剩下雜音。
以及,童真忘我的,間接描述著殘酷事實的,稚嫩的銀鈴。


025-1融化後真的就無效了嗎?
025-1必能完全被人體排除嗎?
025-1一定無法反向讀取,噬蝕,甚至操控攝取者嗎?

曾經有人提出過這樣的質疑。

…當時到底是誰提出的呢?


到底為什麼,這個項目的收容措施如此的鬆散?


身為四級人員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知識。
無止盡的資訊。記錄。檔案。見不得光的秘密。
幾乎什麼都可以知道。

幾乎。

除了更上頭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東西。

以及,不存在的東西。

可是,為什麼能不存在呢?
在這個什麼都有的世界,要如何才能存在,同時從來沒有存在過?

女孩的過去是名符其實的幽靈。

這即是男子所感興趣的,多麼奇特的一隻「小貓咪」。

在追尋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真相?
也許得到答案的話,也終將能拋下自己的過去?

男子也不知道。
這是他想要的嗎?


至少,這絕對不是他所追尋的真相。

對追尋之物是如此的渴望,如此的求之未果,但一句荒唐的玩笑,以及一個隨權限帶來的,如此無用的高級會議記錄,竟讓男子如此輕易的拼湊出另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真相。

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或許那些不知名的人是對的,過多的知識的確是詛咒,而非好處。


要回報嗎?

男子精緻的手指觸著鍵盤。

回報的話,就必須給出確切的理由,完整的解釋。
他們就會知道自己抗命,冒著曝光的風險,私自調查著他們嘗試多年,妄想視而不見的危險人物。


不回報嗎?

男子顫抖的手離開了鍵盤。

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個如此危險的項目。
好想放心相信她。好想欺騙自己一切都沒事。真的好想。
但是,身為不論哪方面都極度危險的,這樣一個人物…

如此危險的項目選擇追隨了她。

一切都極有可能早已落入她的掌控。
而自己…

男子細細回味著先前嘴中 舒心的沁涼。
居然平靜了許多。
真是矛盾。

男子的手又回到冰冷的鍵盤上。


這關係著所有小貓咪的安危。
而他深愛著所有小貓。
他的小貓 — 基金會的成員們

屏息,輕輕按下。


…是這樣啊,雪喵果然説漏嘴了嗎?|

而螢幕上閃爍著不屬於男子的話語。

「…Kyo?是妳嗎?」

不好意思,讓你嚇得不輕吧。|

比玻璃螢幕還冰冷的話語。

「不,你不是… Kyo,Kyo!系統有遭到惡意入侵的跡 —」

的確,我必須避免製造不必要的麻煩。|

看似清透亮明,卻總有背後不明的沉重,這樣摸不透的話語。

本該形影不離的.aic沒有任何回應。

這不應該是屬於你的負擔。|

語氣,該死的熟悉,這話語 —

螢幕上的字仍猖狂的跳動著。

所以,對不起。

但是|

「小 —」

先休息吧。

工作了一整天,也該感到疲累了吧。

不如先睡了吧?|

不行。不行嗎?

必須要回報。

這關係著所有的

先放下吧。

忙了這麼久,真是辛苦你了。

不如先忘了吧?|

這樣好嗎?

腦裡有人在說話。

不是銀鈴般的

天色暗了,先睡吧。

天色暗了,先忘吧。

天色暗了,安心點。|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好累。

似乎忘了什麼重要的

晚安,Dr. Valentine。


「…Dr. X?」

「怎麼了?」

「…V哥哥會沒事吧?」

「會。」

「可是V哥哥都流口水了,Dr. X平常這樣做的時候都沒有人看起來這麼舒服啊。Dr. X…妳是不是把V哥哥…」

「不准給我亂說,我不會考慮對他這樣做。」

「…但是他的確睡得比別人還熟。奇怪,看在是他的份上我的暗示還特意下得輕了點啊?」

「是太常熬夜了嗎?不對,他早就習慣強顏歡笑挺住這種東西了…或者是…?」

……

「…雪喵,妳是不是 — 我跟妳講過什麼了…」

「嗚啊啊Dr. X對不起嘛!是V哥哥一直跟雪喵要冰淇淋吃,雪喵怎麼可能拒絕V哥哥 —」

「唉,好啦,算了,不要哭。不礙事。他也很久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了,正好讓他回歸精神百倍的狀態,最近這段旺季也比較好應付…只是看來隔天第五評估室會晚點開張就是了。」

「…可是Dr. X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呢?」

「妳自己説漏嘴的,我還得幫妳這傻小孩善後。」

「…不用一臉抱歉的看我,妳也知道這種事好辦。妳繼續天真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壞事發生,畢竟有時善後還挺好玩的。」

「嗯…雪喵的意思是,Dr. X也跟Flake姐姐説了,V哥哥不也是值得信任的好人嗎?」

「只要坦白Dr. X完全沒有惡意的話,V哥哥一定可以瞭解的。」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就是因為他是好人,所以更不能讓他知道。」

「雪喵,妳知道嗎?特別是這幾個好人,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

「為什麼呢, Dr. X?」

「身為好人,他們早已背負著太多黑暗。」


而真相從不應當為良善之人承受。



「先回去吧,Flake還在等著我回去打電動。」

「好。」





晚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