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企劃書 2017-47:《健康的代價》
評分: +22+x

姓名:Avis Doyle

標題:《健康的代價》

所需材料:

  • 混有由Avis Doyle產出之嘔吐物的顏料(已經持有)
  • 41.0×31.5cm空白畫布十張
  • 一組可供人使用的水彩用具
  • 意見回饋箱與數隻可使用的原子筆
  • 意見回饋表單,約3000張(依實際觀客人數進行增減)
  • 17吋液晶螢幕(已經持有)
  • 已持續服藥且進行心理諮商等療程超過一年之Avis Doyle(已經持有)

摘要:展場開放時,我將會隨機挑選一位有興趣參與創作的觀客前往一般觀客無法進入的準備室,並請他在這一小時內使用我提供的器具在畫布上自由進行創作。觀客使用的顏料將會是混入我,Avis Doyle的嘔吐物的特殊顏料。當觀客進行創作時,我也會在一旁使用同樣尺寸的畫布進行創作,但使用的是沒有任何異常的普通顏料。

當觀客與我皆完成作品後,兩幅作品將會被擺設在展覽區,並放置意見回饋箱與意見回饋表單在作品前方。作品不會標明由誰創作,只會以英文字母「A」與「B」作區別方便投票。展場中的觀客可自由取用意見回饋表單,表單全為匿名,觀客可以放心投票與評論。

由於此次展覽使用的特殊顏料已無更多存貨,也無法再製造,因此邀請作畫的程序僅於展期前五天執行。在展覽剩餘期間,我將會同時展出前五日的所有畫作並區別出「我的作品」與「觀客的作品」,並使用液晶螢幕撥放對兩幅作品的投票比率及評論。

意圖:我們時常聽見有人在說:「藝術家多少都有點精神狀況」。

很不幸的是,這句話可能是真的,至少我與身邊的藝術家便是此句話的實例。但也是因為對世界異於常人的感知,以及異於常人的表現手法,我們才被稱為了藝術家——甚至是「異術家」。

那藝術家變得「健康」之後,他的創作還能繼續引起共鳴、受人喜愛嗎?

自小我便比周遭的人還容易感知到環境的變化與旁人的情緒。當環境變化或情緒起伏過大時,我就會開始嘔吐。當我的家人看見我在嘔吐時,他們都會焦急的過來安撫我、同理我,並幫我清理好吐出來的殘渣。但在我開始上學之後,我才發現並不是所有在嘔吐的人都會受到他人的安撫,眾人更不會因為一個人正在嘔吐而因此悲傷得掉下眼淚,甚至是主動幫忙清理善後。我意識到了我的嘔吐物具有某種引起他人情緒的能力。

同時,並不是只有在我嘔吐出來的當下才有這種作用。當我開始反胃時,我會壓抑住這股衝動並開始作畫,我根本沒有任何明確的創作理念,僅僅是為了不要讓自己吐出來。但這樣的作品卻讓觀賞的人們感到了與我相同的壓力,並為此落淚。當我抑制住嘔吐的衝動時,嘔吐物原先作用在我身上神秘能力便會轉移至我的作品上。

我的作品因為能給人強大的情緒衝擊而獲得許多好評價。

但某天我靈機一動,製作了一批混有我嘔吐物的顏料給作品從未在任何地方受到青睞的朋友使用。那幅作品引起了轟動,目前正掛在某個富豪的客廳中,而他再也不創作了。

人們喜歡的究竟是我的創作,還是體驗他人的痛苦?

對藝術家來說,健康是一種詛咒嗎?這樣的想法啟發了我。於是我於一年多前便開始策畫此次展覽——我的食道已經因為反覆的嘔吐而嚴重受損,因此必定要尋求專業的管道協助。在正式開始治療前,我儲存了一些自己的嘔吐物,並製作數份混有嘔吐物的顏料保存。

現在我已經不怎麼會突然的感到反胃了,我正在變得「健康」,但在藝術界的評價卻開始下滑。評論家認為我作品中的強烈情緒正在消失。

我曾因為這樣的評價而數度糾結著,我應該持續治療嗎?還是該繼續當一個大眾認知中「精神有狀況的藝術家」,繼續在反胃感之中繪畫?可是我想起來了,驅使我創作的原因是為了排解壓力,排解我感知到的一切不屬於我的情緒,而不是成為藝術界的「情感控制巨星」。

根據預測,觀客將會更喜歡由無名路人繪製,但使用了特殊顏料的作品。這不是我喜歡的結果,但已經沒有問題了。

我會慢慢的適應世界施加給我的強大壓力,我會慢慢的變成一個「健康的人」。總有一天,我將不再因為壓力而嘔吐。

如果這份企畫書通過了,這將會是我的引退作。

這就是健康的代價,但我會心甘情願的承受這份代價。





















yxziEaT.png

《健康的代價—真實的我》,Avis Doyle,2017年(僅擷取部份影片內容)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