劑量學
評分: +8+x

……在217-█████-█████號實驗中消耗了兩粒藥丸。撰寫本文時,剩餘藥丸數量為四十七粒。

使用SCP-500對強迫症進行治療的請求被強硬的拒絕,原因為過於瑣碎且不必要。

盡全力的能省則省了,但是…………

使用SCP-500的請願書每日都堆積如山。每天,每天,監督者議會都忙於貼上新一批的否決標籤。有著一大票特工和項目沒有保持安全距離的案例、一大票研究人員以為防護服能從項目手中保護他們的故事、以及那些和項目有太多太多的接觸,而不斷承受著苦痛的站點主任們。

只剩下四十七粒藥丸了。監督者議會說「不」。

最終,他們還是崩潰了。看著一輪一輪的請願書被堆上辦公桌,紙頁之間是那些等待著希望,等待著死亡的人們——這實在是太過撕心裂肺,太痛苦了。監視器紀錄下那些被祈求拯救卻被否決的願望。偶爾,請願也會被允許。

很快的,只剩下四十粒藥丸了。監督者議會開始施壓,並強硬的否決。

當然地,如同往常一般,更多的例外出現了。基金會走過了數十年,和數個世紀。脆弱的時刻也許會被歲月輕易的帶走,但萬物的規律卻冷視著時間的流逝。監督者議會越是緊握著手掌,越多鮮紅色的藥丸便自他們的指縫間滑落。

基金會將會千年不朽,但SCP-500只剩下一粒。

所有它存在的紀錄都被消滅了。如果它從一開始就不存在,那麼事情會簡單的多。再也不會有任何特工和博士的祈求,再也不會有任何請願書了。它被鎖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一個能讓監督者議會世代傳承的地方。

除了監督者議會,再也沒有人能夠曉得SCP-500的存在。

然後,他們展開了一場會議,為了讓成員們向其他人描述自己的慘況。他們一個一個的站在同伴面前懇求著。

O5-1已經走投無路了。他需要SCP-500的時間比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更久,並且因此幾乎被痛苦壓垮。

O5-4一直都是個局外人。他因為夠高的職位而被提名,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錯,他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O5-2數百年來一直被時空旅行導致的疾病所困。她那殘缺不定的身影只能看出一隻向上張開的手掌,默默的懇求憐憫。怎麼可能會有人拒絕她?

O5-5並不像其他有著延長壽命手段的人那麼幸運。和其他大多數成員不同,他曾經也是個充滿活力的年輕人,儘管他能永「生」,但「活」這件事又有何意義?

因此,議會的成員們一一提出了請求。每個成員都真切的看著彼此,臉上泛著確信他們的同伴會投票給自己的信任,最後一粒藥丸必將落到自己手中。於是開票了,十三個成員不分軒輊。

O5-6不確定首先是誰開槍的。但他是唯一一位接受過特工培訓的O5成員。即使距離他的黃金時代已經經過了上千年,但他依然比其他人都更清楚,如何製造生機,以及如何製造死亡。

他拿起藥罐,倒出了最後一粒藥丸。有那麼一秒鐘,死亡和火藥粉的氣味燒灼著他的鼻腔。然後,他捏住鼻子,把藥丸吞了下去。當藥丸穿過他的食道,那曾經被稱呼為特工牛仔的他,感受到那些錯位的骨頭滑回到了應該在的位置,腫瘤像原本就不存在一般消失,所有的酸楚和痛苦被一掃而空。然後,他聽到像是口香糖販賣機重新裝填的聲音。

他往手上的罐子看去。一粒一粒的SCP-500滿溢至瓶口,並被貼上了一張全新的標籤——您還剩下[無限 ]次補貨機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