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競賽作品,只是篇關於諸神的ㄎㄧㄤ文
評分: +13+x

眾神聚集於大淵1之中,如同腐肉吸引蚊蠅,彼此相殺並舔舐著宇宙的傷瘡。祂們同時也在舉辦一場派對。

「我不懂辣!」鹿神2大喊,「山谷港3那鬼地方是怎樣,有比這裡好嗎?」

「嗯,」潘洛斯4答道,「那裡其實蠻嗨的啦。只不過,我得救幾個在地人出來。」

「一半的神明都溜了!」鹿神咕噥,轉身跟吧檯說,「拜託來人叫相嘯魔5閉嘴好嗎?」

尖叫聲止息之後,麥卡恩6與亞大孢斯7在遠處爭執。成堆的發條零件吐出滿滿的滴答噪音,血肉之神則失神的以咆哮回應。

「又來,」鹿神用蹄子扶額,「他們兩個就不能去開個房嗎。」

「你說這什麼鬼話?」潘洛斯問道,「祂們把對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也好多年了。」

「噢,你不懂啦阿潘,」鹿神發出一陣輕笑,「我跟你賭,祂們在把對方幹翻之前會先做一波大的。」

「鬼扯。」

「如果是真的,你要給我寫一首你的那種笨詩。」鹿神大笑。

「才沒有笨!」潘洛斯抗議,「那些是我的肺腑之言耶!」

「那好吧,」鹿神聳肩,「如果我贏了,你要給我寫一首你的那種 女子 木奉 木奉 白勺 詩。」

麥卡恩開始發出尖銳的碾磨聲,亞大孢斯則召喚出祂的六大使徒8前來戰鬥。

「我們能不能把祂們兩個攆出去!」猩紅之王開始敲吧檯,「這也太噁了!」

「閉嘴老紅!」鹿神滿臉惱怒地轉向祂,「你連炮友都徵不到咧!」

「啥,胡扯!」猩紅之王吼道,「我大猩紅之王豈有可能完成不了這麼無足輕重的任務!等你們看到我美麗的新娘9你們就準備被打臉——」

「不好意思,」卜塔10探頭進來打斷了祂。「有人看到我老婆嗎?」

「你他媽一千年前才問過一樣的問題!」鹿神大叫,「好了啦!」

「可是她又要毀滅世界了,」卜塔抱怨。

「不然,你去山谷港看看?」潘洛斯提議。

這位神明點了點頭就衝出大淵。猩紅之王繼續抗議祂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一邊用拳頭敲爛了吧檯。縊王11自顧自地碎碎唸,但其實沒人理祂在幹嘛。血肉與金屬的戰爭越演越烈,而造光者12嚷著叫祂的兄弟13滾回房間去。

「這邊真的是越來越鳥了。還有,我一百年前點的星球等級聖代上哪去了?」鹿神開始對著服務生大吼,「可以幫我送來了嗎?上面加點衛星?」

聞畢,服務生轉身,遞給祂一條土司。

「噢喔。」潘洛斯倒抽一口氣。

「噢靠又是這種垃圾。」鹿神翻了個白眼,起身。

潘洛斯環顧四周,發現許多工作人員紛紛把一條條麵包放進嘴巴裡。鹿神走向出口,一副被眾神無視的巨大無色的綠14觸手卻滑了進來。祂們都太沉醉於我15,而沒有注意到隱隱作響的,強烈的「第五」16鳴唱。

「噢當然了。」鹿神皺眉,「禍不單行嘛。」

「現在你可希望自己有去山谷港了吧。」潘洛斯深吸一口氣,「沉夢行者17跟我說祂在那過得挺爽。」

「這派對真是史上最糞!」鹿神一邊經過巨大海星神,一邊吼著離開。




「所以我說,」鹿神說,「派對砸了。」

「是呀。」潘洛斯應道,一邊看著五根巨大觸手從大淵中放伸而出。

「而且我還是沒吃到我的聖代。」鹿神不悅地說,「你知道嗎,我要下去索求一些蒼生的鮮血了。」

「等等,三小。」

「我要讓基金會來服侍我。」鹿神宣告,「至少他們的品味好一些,要嘛也贏過老嘯。」

「這他媽蠢爆了。」潘洛斯使了個眼色。

「是沒錯,但我沒差。」鹿神回敬了一樣的眼神,「而且你還是要幫我寫詩。」

如是,當巨大海星神逐漸進逼的時候,鹿神自願進入了收容;猩紅之王掙到了他的七大新娘(至少在被牡蠣之父18的珍珠箝制之前是這樣);麥卡恩跟亞大孢斯在撕碎彼此之前幹了一波大的;而我還是一台烤麵包機。


甚久以前,大淵乃是喜悅之地,諸神聚集而——不,你知道嗎鹿仔,這他媽太智障了,我甚至不在乎祂們兩個有沒有上床。我不玩了。
——潘洛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