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標:橘3041-Dr. Owen的實驗袍
評分: +12+x

洗標編號:3041
研究室用白袍

一般清潔保養程序

處理程序:████████████

備註:請你忘記吧。



「你那件大衣不洗一下嗎?」Dr. AD皺眉,指了指Owen的實驗袍。「我正好要把衣服送去洗衣部門,要一起嗎?」

Owen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潔白乾淨,就像新的一樣。他十分困惑為何這位沒有潔癖的青年要用看到髒東西的眼神盯著白袍,不過還是聽話的把大衣交給了AD。

「謝啦,Owen。」AD拿著一籃實驗袍,走掉了。

自己已經在這裡多少年了?Owen完全記不得。他就連自己的面貌都不清楚,為了保持自身的完整,只能待在這個記憶力很好的主任身邊。

他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也不記得自己曾經的聲音。他曾試圖去尋找錄下自己聲音的檔案與拍下自己的照片,可他一無所獲。

他剩下的只有Owen這個名字,與Site-ZH-12副主任的身份。

然後便什麼也沒剩下了。



他在一望無際的黑暗中奔跑著,手上拿著一個皮箱。他知道箱子裡的東西不會是圓的,所以他必須要保護好它。

下一秒,他手中的皮箱又成了生鏽的小刀。快被撐裂的腹部提醒他這把刀並不正常,但他沒辦法記起這究竟是什麼。

他的衣服上沾染著什麼?

他的雙手已經不乾淨了嗎?

他吃下了多少,又吐出了多少?

他的臉已然溶解入昨日的朝陽,像是76年次的那些同學,只剩令人不悅的空白臉龐。

他的同事應該要有多少個?

二十七個加一個正十二面體,和一隻海星。

三的三次方是二十七,那五的五次方是什麼?

遠處站著一個人。

他記得那個人的名字裡有個A,有個D,他的名字發音為……

「Adam。」他伸出了手。

但在他觸碰到眼前男子的前一秒,清晰的幻像變得模糊,然後消散。

他經歷了太多,又遺忘了太多。

唯有如此,他才能繼續一無所知的活下去。



「你是……誰來著?」

「U. N. Owen,Site-ZH-12的副主任。」Owen無數次的對自己的同事道出身份,但他早已習慣這份重複感。

他隱約記得上一個工作場所也是這樣的,但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從何處調職過來。

但這個地方比他想像中要好太多了——良好的設備、美麗的庭園,以及能夠記得他的一整隊記憶強化MTF。雖然大部分的職員依然不停的記起並忘記他的名字,但他完全不在意。

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會有個人記得他。

那個人的名字裡有著字母A,或許有個字母D。但這都不重要,因為Dr. AD就是Dr. AD,不會改變,直至現實終結,直至他的意識被無法知曉的黑暗所侵蝕。



他抓住黑髮青年的手。

這一次,他確實的感受到,眼前的並不是自己的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人類。

「Adam?」他試探性的發出了帶有雜音的聲音。正常情況下,任誰都無法理解他說出了什麼,可眼前的人不一樣,Adam不一樣。

他能夠稍微的記得他,能夠稍微的讓他不那麼孤單。

「我是Adam,但不是你希望的那位Adam。」青年有些悲傷的笑了下。「但我記得你,也保證今後會一直記得你。」

「你會是個很好的副主任。」

這一天,他擁有了新名字,新歸屬。

即使他再也無法回憶過往時光,但他仍然記得在腦海之中有這麼一塊地方。



「那個……Owen,抱歉!我沒想到你的衣服也會染上異常效應,就用正常程序送洗,結果洗到不見了……」AD有點心虛的對Owen說。

「█████████」

「為什麼把你的衣服送洗?啊,那上面沾了很大片的血跡,你看不見嗎?」

「█████」

「是嗎……沒事,洗衣部門給我寄了折價券當賠償,至於你的實驗袍……那是有特殊意義的物品嗎?」

Owen試圖去想起自己是從哪裡買到那件實驗袍,但早就忘記了。

「那我買件新的給你?」

「██」

「抱歉啦……下次會記得給你的衣服標對標籤的。」

Owen知道這不是第一件被洗丟的衣物,也不會是最後一件。他大概能猜到為什麼主任會大費周章的騙他,但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否說過什麼使Dr. AD做出這樣判斷的話。

有些事情應當被埋入腦海之中,永不想起。

這樣他才能在這個新家好好的活下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