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雲雨
評分: +7+x
YLzRgEN.jpg

「……」

中央空調系統發出低沉且不引人注意的低響;紙筆書寫的聲音,如同融入咖啡的奶與糖一樣,讓人的味蕾感到愉悅、雞肋,但愉悅就是愉悅。然後人們就會沉醉在那份快感之中,再而忘記讓自己清醒、讓自己仍得以存活至今的主角。

Dr. Ctrl Z下半身靠在辦公桌旁,向垃圾桶拋出被現實掏空的白糖紙包裝。他用指尖捏起細小的飲料攪棍,在咖啡的水面攪出漩渦——他小啖了一口,瞇起眼睛將視線從尚在隨波逐流的攪棍移到更衣室的門前:「我不是很理解為什麼我要蹚這趟渾水。」

「CZ,你這是什麼意思?」更衣室中傳來空氣被房門阻隔而顯得模糊的男聲。

「Kris,你知道的。這裡的冷氣冷得我要死——而且上兩個星期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明明就證明了你的助理有能力陪你來的。為什麼非我不可?」Ctrl Z苦笑了一聲,隔著蒸氣目睹一絲不掛的Kris推開門口慢步走出。

「你明知道我的助理是女的。要是她能做到你做的工作,那這就算是職場性騷擾了……哈。」Kris邊學著Ctrl Z苦笑邊雙手叉腰,看著休閒地喝著咖啡的對方:「我從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滿懷藝術家脾氣的傢伙,總會喜歡戴著貝雷帽然後手持一杯加滿了糖的假黑咖啡,假裝自己的確有那品味走上巴黎街頭。」

「至少我從不做作,我可以大聲告訴所有人我最愛甜的咖啡了哈哈哈。」

「哈,你台南人嗎?讓我們盡快搞定它吧,我……嗯。」Ctrl Z將他手上的咖啡一口嚥下;Kris的話,也是。

「好的好的,那請你先坐在這裡……嗯,很好。」

「……」

「抬高一點頭?」

「……」

「很好……」

「……」

「就差一點,嗯嗯。」

「……」

「好了。」Ctrl Z放下手上的繪圖紙與色鉛筆,將完稿用透明塑料夾夾好,再放進橙色的文件袋中。

Kris伸展著因久坐而僵硬的身體:「哈——呼,抱歉;那我們算是結束了?」

「不,還沒呢。但我們可以趁現在休息一下……天啊這冷氣真的冷得我都要變北極熊了。」

「你這有穿衣服的沒有資格說。」Kris扯了一下Ctrl Z的短袖,調侃了一下對方的不耐寒:「當你收到調來12站的通知時,你早該要想到多帶幾件衣服的。」

「喔天啊哈哈……你說得像你才是老前輩一樣。明明你幾個星期前才進這站點的。」

「噢拜託,你不也一樣是幾個月前,我們是同期欸。你怎麼搞得我那麼像不看場合的自來熟一樣啊。」

「我只是沒想過從兩個截然不同的組織來的……噢,我說了什麼?我的意思是,站點……的傢伙居然能在這這麼快混熟。當主任Dr. AD叫我看好你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什麼難搞或是認真到不——」

「組織?」

不不,我的意思是16站和02站。

「你的聲音有點抖——抱歉我不知道怎麼用中文說,我還不是很能重新掌握這語言。嗯……kajo……啊對對,trembling。」

「沒關係啦,不用道歉的。」

Ctrl Z擔心了一瞬間他該守密的事情將被對方發現,但他應該可以為對方申請記憶刪除劑的,應該。或者更好,對方說不定轉過頭就會忘記——他看向Kris,然而Kris只是在研究體檢室牆上的海報。嘛,看來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現在嘛,」Ctrl Z將視線轉向在房間中央的電腦斷層掃描器:「我先來給你注射一下……顯影劑。」他低頭從藥箱中取出了一罐裝著透明藥劑的小藥瓶,拆開針頭與針筒的包裝後,示意對方坐在自己旁邊。

「呃——」手背位置傳來一股刺痛,Kris努力將視線遠離針頭。

「抱歉了兄弟,只有你的手背能打這針啊;其他部分我沒辦法下手,字面上的沒辦法。」Ctrl Z掃視著Kris的全身,只能得出這結論。

「說得好像我全身只有手背的血管一樣。」Kris拿著沾了酒精的棉花按著傷口,看著逐漸滲出朱紅的手背苦笑。

Kris歎了口氣。

「我只希望我不用再來這裡檢查身體,至少我希望短期內不會。」Kris將沾了血的棉花扔進垃圾桶中,坐在掃描器檢查台上。「你要知道,為了一個身體檢查,不吃早餐的早上是有多難熬的。尤其是我還不能吃我本來要早餐後吃的那什麼藥——」「等一下,你沒吃?」「我可以吃?」

「我想,應該可以遲幾個小時吃吧……?」Ctrl Z的語氣中透露著他不安的語氣。「現在我們需要盡快結束。」

「我不知道。我的頭有點……暈。」Kris低下頭,斜視身旁的圓筒形機器。

金屬的涼感從他的大腿傳來。

不安。

「該不會是顯影劑過敏吧?那我們應該要中止一下?」正在穿防輻射衣的Ctrl Z有點慌張地看向閉路電視鏡頭。Kris深吸了一口氣:「我想應該只是沒吃藥的問題而已,我們趕快做完檢查離開我才可以趕快吃點藥。」

「好吧……你確定你可以撐下去?」

「是的。」

「不,不,我們可以遲一點。但藥不可以不吃,誰知道下一刻會不會就有收容突破;聽著,我們可以之後再通報,我相信上頭會體諒的。」說罷Ctrl Z從主門口旁的藥箱中取出一瓶標有X字樣的罐子,從中倒出兩顆遞給Kris。

「是誰把W級記憶強化那瓶拿走了……」

咕噥。


圓環形機器、心臟跳動聲、金屬床位、抗輻射服、中央空調、白燈光、酒精味、噪音、海報、階磚、人、肉……即使觀察者已經貼心地關上了於受檢者正上方的燈管,Kris還是合上了他的眼皮。此刻,他感官的靈敏度隨著視覺的暫時離別升揚。

是的,他闔上雙眼。是的,他聽見了不遠處的男人那不太平均的呼吸聲。是的,他甚至能聽見內心的聲音在竊竊私語。

它們正在唱出不同的詞彙,但是Kris分辨不出那是什麼語言;絕不是中文,那,英語?不。俄語?可能是。芬蘭語?別鬧,我並沒有學的必要。我不認為自己聽得懂那是什麼,但我實在好奇它們在說什麼。嗯?你要側耳細聽,你要全身貫注。「醒來」?「薩滿」?「ŋorok」……?它們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成為了群眾的吵雜聲,它們的聲音有男女老少;你知道你每個字都該聽得懂,但每當你要靠近說話者的時候,它們的聲音又會溶解、再而融入進其他的聲音當中——

「你太緊張了。」男人的那清晰的聲線猶如長矛般刺穿了混沌的血肉,將病人從自我中抽離。

Kris猛然睜開眼睛,然後他瞬即後悔:燈光太刺眼了

「啊靠!我的眼睛!」不假思索地幾個中文粗俗字眼衝口而出:「咳,抱歉;檢查做完了嗎?」Kris的小指指尖作為坐起的前奏動了一下,他才發現冰冷的金屬床在不知不覺間被體溫同化。

「還沒有……你剛剛好像有點心律不整;我不清楚那是太緊張而導致的,還是身體本來的毛病,所以我還沒開始。容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第一次做電腦掃描嗎?」

「我……呃……」Kris盡他所能在腦海中尋找著相關的記憶片段,但他沒能找到。然而這並非代表他確實未曾接受過此類檢查;他只能說片段之間的空隙依舊過大,而中間的虛無又會隨著時間將未歸類的瑣碎記憶吞噬——日子只會越來越難過。

「我想不起來。但我猜這應該是第一次吧,所以我才會這麼緊張。」Kris苦笑著敷衍對方。他知道身體檢查不應該含糊帶去,但除了敷衍他又能做些什麼?誠實回答嗎?但沒有真相,誠實與敷衍的界線又在何處。

「這樣啊,傷腦筋了。」Ctrl Z走出了房門,繞到厚玻璃牆後從桌抽屜中取出他的站點通訊器:「你的員工檔案也沒提及你意外前的醫療紀錄呢……我沒有權限剩下的資料,也許會知道的人就只有Dr. AD……

Ctrl Z的聲線隨著兩人的距離拉遠而難以被聽見;即使Kris闔上眼睛後,言語的清晰度有所提升,但機械的白噪音仍舊為他蓋著了耳朵。


「……」

「……」

「……哈啊?!」

橙紅色與黑影穿透眼皮落入Kris的瞳孔之中,他猛地睜開眼皮,再瞇著眼環視著四周。

Hey you, you're finally awake.嘿,你總算醒了。」身旁的……呃,Ctrl Z放下了連著電源線的通訊器,伸出手用手背碰了一下Kris的額頭:「作惡夢了嗎?」

「算是吧……我猜。」室內的光線明亮了不少,身邊的場景也不再有各種儀器及……他本來想說什麼來著?想不起來了。Kris用手臂施力重新撐起下半身,好讓自己可以靠著床頭,「我……睡了多久?」

「現在晚上八點了。」Ctrl Z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歎了口氣苦笑著。「放鬆一點吧,不工作一天也不會有人來追殺你的。你可能最近太累了,又或者是那台掃描機器的副作用吧;掃描完之後我喊了好幾聲你都沒有反應,我才發現你在昏睡;所以我就用病床把你送回來了,等一下我們一起把病床還回去吧。」Ctrl Z拍了拍在他身後的金屬推車,向Kris伸出手。

「嘛,我已經很餓了,趕快去飯堂吧;要不然禮拜二最好吃的日式漢堡排可就要被吃光光了!」

「喔天難道你一直沒吃東西而且都在盯著我看嗎!媽耶你好詭異啊哈哈哈哈……好啦好啦,走吧。」

































    • _

    本文件僅限四級或以上權限人員知悉。未經許可不得向低權限人員告知本文件細項。


    記錄時間:2016年9月25日 上午11時19分
    地點:Site-ZH-12 地下9樓 E38室
    在場人員:Dr. Kris,Dr. Ctrl Z,2級安保人員(事後已進行A級記憶刪除)
    錄音時長:0分51秒















    「主任?」

    「嗯,什麼事?」

    「你確定要這樣做……?」

    「當然,這次的實驗還不夠清楚嗎?」

    「主任你說的對。」

    「從今以後,未經4級或以上人員批准,不得讓3級人員Dr. Kris接觸任何一類記憶強化劑。

Kris放鬆全身肌肉,靜候對方的歸來。此時的室內燈光昏暗,照在他身軀上的光線只剩儀器上的指示用小紅燈與門外「On Air」字樣燈箱的紅光。Kris的好奇心幾乎要成功驅使他趁著空檔,偷取出Ctrl Z對他的速寫;他不明白為什麼是速寫,而為什麼是Ctrl Z這條問題相對來說簡單得多。莫非Ctrl Z他就能看著自己畫出連自己都看不到的東西嗎?Kris用手肘撐起自己的上半身,伸出右手觸碰自己的胸與腹——在他眼中,他的身體與正常人的別無二致。足以應對基本運動量的肌肉、外國人的白皮膚、幾乎沒有疤痕的軀體……除了他特別中意的粉紅色染髮外,他想不出任何異於常人的地方,更何況頭髮的問題割雞焉用牛刀,壓根無須電腦掃描——

是內臟的傷嗎?他想。又或是要檢查腦震盪?他繼續想。不合理不合理,假若真的是內臟的傷,何必要被人速寫?他才不會相信Ctrl Z有什麼透視眼。

他想看那張速寫想得快瘋了。他好想要趕緊將它抽出一睹。但他知道他們在看

基金會閉路電視的黑暗視野,可想而知比肉眼強多了。而閉路電視的可畏之處並非它為閉路電視,而是你不清楚什麼時候有、或沒有被監控著。

……

他覺得藥快消化完了,他因而閉上眼重新嘗試回憶起關於電腦掃描的記憶。

Ctrl Z將通訊器放入抽屜內,他歎了口氣並關上門。

視野內很暗。

Ctrl Z揉了揉眼睛,好讓自己適應房間內的黑暗。
他想起AD主任回覆的訊息:無論對方是否曾接受過電腦掃描都沒差。
低劑量低風險……
他的目光在手冊與床上的Kris之間徘徊,勸服自己得要謹慎地操作。
房間內除程式預備中而顯示的白光,只剩斷層掃描器上的紅光。

摻雜紅光。

「不好意思了。」Ctrl Z在為Kris固定四肢時在他耳邊輕語。
「我擔心你會太緊張而動到身體。」
「那會影響圖像的,但別擔心,過程很快的。」

金屬台。

Ctrl Z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因為自己等主任的訊息太久而正在小睡。
但他也知道那幾句話不過說自己心安的罷。

環形。

Ctrl Z目送著床正將躺於其上的新人往輻射送去。
他知道輻射會產生高溫,這是從他那以前一起搞藝術的酷朋友那聽來的。
但他不願再想起那傢伙的事。
他現在只擔心自己會否因為可能的操作失誤而害自己的新朋友被烤熟。

「溫」

Ctrl Z並非要負責處理圖像和結果的人,這幾分鐘將會無所事事。
他點開了通訊器的屏幕,滑動和不同人的對話紀錄。
操作手冊註明了掃描器會自動關閉,因此他放心地點開了畫圖程式開始隨筆畫。
高速運作中的電腦機殼在冷氣中顯得溫暖。

緩慢移動著的床位正將他送進輻射的溫熱。

生命中熟悉的

好溫暖。

大概還有4分鐘吧,Ctrl Z看了一眼屏幕。

太陽

逐漸變熱了。

……

火花

liha

ämä母親

ämä

ämä

mi ämä

Mi ämä kohtu ŋalka soole

mi ämä rem käjä ŋäcäm

mi caca sukanta

mi nälikä kalma luli man ilma süve

Man caca merätä lam veje süve mi ŋorok koratsa nüta punainen

soone MI CACA SUKANTA üra käjä

paraca satus Man caca merätä lam veje süve

taka ilma käjä nälikä caca välttää

猶如生命的出口

起點

終點

你將於熱寂中死去

於母親的懷抱中

於血肉之中


慾望



尖嘯





被提Hurmio










「快醒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