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與浣熊在林地相遇
評分: +7+x

 Site-CN-77發生劇烈爆炸。花蓮縣的山區中,鳥群在一陣濃煙下驚動四散。

 北京腔與台灣腔的中文在飛行庫房內此起彼落,滅火與收容失效的呼聲與濃煙交織成混亂的樂章。一名消瘦的研究員拖著一名人造人逃跑,兩人一拐一拐的衝破逃生門,溜出恰好沒人留守的大洞穴口,潛入一片翠綠之中。

 「Tina博士……」粉色頭髮的人造人Willow動了動位置特異的貂形耳廓,被眼前一頭灰髮的男性研究員拖著走。他們的身上都有輕微擦傷,走不快,幸好目前還沒有人追上來。為甚麼博士你要……

 「你別說話。跟緊我。」Dr. Tina的嗓音沙啞,一離開CN-77的警戒範圍,他便鬆開緊抓住人造人的手。基於體內的部分基因,Willow一時想用四足行走,但她的四肢太過纖長,不適合貂的跑法。她踉蹌著跟上博士,帶點畏縮的問:

 「博士,我們要去——」

 「我說了你別說話。」男人的語氣平緩,但Willow能從中嗅出一絲惱怒。Dr. Tina揮了揮斜背的衝鋒槍,「我需要思考。」

 Willow沒再說話,轉而聆聽起東台灣山林間的風吹草動。亞熱帶叢林的樹葉沙沙作響,聞所未聞的鳥兒在枝椏間鳴啼,像是整座森林在交換著站點爆炸的情報。她開始放空,默默跟著博士。

 Dr. Tina沒有閒暇享受山野之樂。這群拋鈴人到底是……他從來沒猜透這個組織的人都在玩些甚麼把戲。但當務之急是逃出站點,以免Willow被當成叛徒處決掉。我可不打算讓機會再一次白白流掉。
他打開手機,確認離這裡最近的城鎮在哪裡。好歹也要先包紮傷口。

 地圖上顯示一個他依稀聽過而陌生的站點,Site-ZH-44,離這裡不到十公里距離。我們甚麼時候有ZH分部了?Dr. Tina搖搖頭,現在不是信任基金會的時候。他應該先走到附近的台23線公路,招手搭便車下山,到富里鎮,然後……

 背後的吼叫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引起一陣驚悚。那個聲音並不屬於正常動物的叫聲,聽起來像是指甲刮擦黑板的聲音伴隨著猛禽的囂聲,佐以一股低沉的震動。他看看背後的Willow,她的耳朵往下折,眼神滿是驚恐。

 收容失效。

 「不可以動。」Dr. Tina用氣音向Willow說道,並且用手勢示意「慢慢蹲下」。不出幾分鐘,周邊的鳥叫聲驟然停止,僅剩蕨葉和喬木的枝葉伴隨沉悶的腳步聲作響,SCP慢慢逼近。那東西很近。太近了。

 Tina在思考他應該默默拿出手機,翻開CN-77的資料庫查找怎麼應對未知的怪物,還是單純屏息到那東西忽視他們,緩慢經過。這東西怎麼感官世界?視覺?嗅覺?熱訊號?

 他抱著瑟縮的Willow,蜷伏在一處岩穴背側。不要看。不要看。不要過來。

 唰。

 土棕色的鱗狀皮翼在他眼前掃過。然後是跟象牙一樣的長而鋒利的獠牙,上面沾著令人熟悉的紅色。這個角度下看不到項目的全體,但是牠看起來絕對有能力弄死他們。Tina與Willow兩人緊摀住自己的口鼻,深怕發出任何惹來殺機的聲音。

 項目發出幾聲低沉的呼嚕聲,連連甩動奇怪的部位——一對象牙狀的獠牙、細鱗片組成的皮翼、一條帶有多根骨釘,每根都有前臂長的細長尾部。接著牠聽起來準備遠去。Tina慢慢鬆開摀住的口鼻,轉為無聲的長呼吸,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逃跑跟躲藏榨乾了他的腎上腺素,他感到一陣缺氧,視野內出現黑斑。

 鈴。在一陣暈眩中,一個微小的鈴鐺聲喚回了他的意識。

 Tina猛地轉頭,看到Willow露出不妙的臉色。她口袋中的小鈴鐺掉了出來,落在旁邊的地上,與土壤和枯葉為伍。

 方要離去的項目再次發出逐漸變大的聲響,然後是一開始的尖嘯聲。
一秒後,巨大的鈎爪「匡啷」一聲撞上他們躲藏的岩穴邊邊,Willow忍不住發出一聲淒哭,Tina扣住了扳機,對著洞口以外一陣胡亂的漫射。視力還沒完全恢復的情況下,他聽到一陣混亂的聲音交織,涵蓋Willow的瑟縮哭泣與丟石頭的聲音、SCP的吼叫、連連作響的槍聲、細長的怪物尾部鞭打地板與落葉的聲音。

 好痛。他先是感受到左大腿被甚麼東西刺入,溫熱的液體開始浸濕他的褲管與實驗袍,然後疼痛感以指數上升。非常疼痛。要死在這裡了嗎?我還沒有找到你們,我還沒有—— 子彈用完了。

 子彈用完了。

 SCP的爪子仍然在刨抓岩石洞穴,留下一條條疤痕。他看見粗如水管長如樹幹的土棕色長尾巴帶著一排慄人的骨釘飛進視野。

 Tina轉身抱住Willow。這一下會很痛。也許不會。

 眼前一片黑暗中,怪物發出咆哮。

 嗯? Tina發現自己沒死。

 遲疑了一下後,他轉頭看著洞口之外,那隻SCP撤出洞口了,但咆哮聲仍然在空氣中震盪。他聽到更多火力,機關槍的聲音在外面達達作響。
 援兵來了。暫時對他來說是好事,但也有可能是壞事。至少是活下來了。

 然後是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子,提著一把黑色的機關槍出現在視野內。他看起來像個台灣原住民,穿著戰鬥背心與安保頭盔,左胸上的徽章有著基金會盾牌,內部卻是一個十字窗格。

 那男子拿起無線電,「老大,我們要收傷患了哦。」



 「懿承,你再去拿熱水跟毛巾過來。」資源部主任Dr. Ain向護理員說道,眼神直盯著眼前的陌生來客。她向來都不信任外人,因此持續盯著那兩個衣著凌亂、躺在病床上、身上滿是大小傷口、灰頭土臉的基金會人員。那個男的大腿才剛包紮完,好久沒看到這麼大的外傷了。而那個女的……她的頭髮怎麼回事?粉紅色?她的耳朵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Tina先生,我會以站內最高權力暫時擔保兩位的安全,直到ZH分部的指揮階層對你們的去向做出裁決。」在Dr. Ain不遠處的灰髮粗壯主任,Dr. Surge向兩位臥床的傷患擔保著,「在那之前,如果你不介意,我們還是希望聽到兩位一次完整的自述。」

 那個頭髮跟Surge差不多花白的研究員露出猶疑的眼神,來回掃視著現在44站包圍著他們的人們。負責傷口處理的Dr. Flavir和Azekout站在一塊,遠遠看著那個頭顱構造奇異的女子;Surge站在病床前方,眼神堅定的直視Tina先生。Ain仍然保持懷疑態度觀察著兩人,而站點阿長1,時媽媽,在旁邊清點護理推車上的器材,裝作沒有在聽大家的對話,只是她都聽得清楚。

 半晌,Tina總算是開口,「好。我們反正也是躺在這裡,任你們宰割。你們可以叫我Tina,我帶著的人造人叫做薇柳,叫Willow也可以。她是基金會在協議許可下的作業員,請不要把她當作項目收容。」

 「那當然是沒有問題。敢問你是Site-CN-77的員工嗎?」Surge繼續問。

 「不算是。我們是基金會的流動人員。每過一段時間我們都會換據點,只是最近剛好在這一區。」Tina回答,「我應該向你們表達感謝,緊要關頭救了我們兩條命。」

 Surge點點頭,「應該的。所以你們是因為收容失效而逃出站點?」

 「是。」Tina撒了個謊。算是吧,雖然收容失效我也有份。但那些拋鈴人…… 他決定先不想拋鈴人的事,專心應對眼前的「站點主任」。這人看起來其實還不壞。

 「理解。」Surge轉向Dr. Ain。「啊因,你還有甚麼要問的嗎?」Ain搖搖頭,保持注視。

 「我可以問我的小冰刀在哪裡嗎?」突然,那個粉色頭髮的女子問道。所有人突然轉向她,她縮了一下。Dr. Tina看起來要罵人,但自己把衝動壓了下去。

 「你們的隨身物品都被安置在一起,沒有任何人可以去碰。有甚麼需求的話,可以跟資源部或護理部聯絡。按右邊的呼叫鈴就行。」Ain回應。

 「感謝,」Tina朝Willow使了個眼色,「那把刀子可以先收在Safe級收容間裡面。」他說道,「對大家都好。」

 「為甚麼!」Willow發出一聲抗議,「那不是人家的……沒事,沒有。」她的聲音在迎接Tina的怒瞪後漸漸縮小。

 「可以。我想,這些要求按照程序來應該都沒什麼問題。」Surge雙手插著前口袋,他看見Ain對他透出一個意味深長,偏調侃的眼神,程序?他的眼神飄開,「那你們兩位就先休息吧,我們有收到任何來自總部的消息會再通知。大家各自忙去。」

 一排人便走出病房,時護理長過來拉上藍綠色的幕簾。在那之前Dr. Surge用眼神跟Tina先生再次致意,對方回以注目點頭之禮。然後,他再一次觀察了那個名為薇柳的特殊人形,她碧綠色的眼瞳彷彿勾起了Surge腦海中的甚麼,又很快散去。

 「山姆,你在看啥?」Ain拍拍Surge主任,「那個女孩子……女異常?」

 「嗯……嗯。」Surge轉身,「神秘吧。」他跟著Ain走出病房區,沒有再回應。



 夜深,Tina博士感到疲憊想睡,卻因為傷口不能任意翻身,他開始構思起今天發生的種種。一早他還在站點處理業務,等待拋鈴人的策反,沒想到那些渾蛋竟然搞得過頭,弄得他們倉皇逃出CN-77。他們又差點喪命在SCP爪下、然後被拯救、被運輸、被治療、被盤問……我早該知道拋鈴人不能相信,他們實在太極端……現在這件事也不能善終了。該死的。

 儘管如此,被這個新站點收容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他轉向床的左側,一片黑暗中隱約能看見一個女孩子的身形,蓋著棉被沉沉睡著。Dr. Tina對這孩子有著無限複雜的情緒。薇柳既是他的管轄對象,又是拋鈴人的產物,又是他追尋家人罕有的線索。他對於這個組織既充滿憤恨,卻又不得不合作,明明心裡厭惡這個半人半貂的存在,又總在緊要關頭忍不住保護她。

 我會保護她一定是出於私利而已。拋鈴人也說了,他們只是產品。不必有感情。他這麼告訴自己。

 Tina發現懷錶不在自己手邊,是跟染血的實驗衣一起送洗了嗎?拜託一定要是這樣。那上面可是他妻子與女兒的相片。他想按鈴通報護理員詢問懷錶的下落,但是凌晨兩點半有誰會醒著?

 會找回來的。他這麼想著,你們也是。我有天會找到你們的。等等我。

 凌晨二點三十六分。Dr. "Tina",SCP基金會的流動研究員,PoI-BT-7740D的監管人,本名並不是Tina。Tina是他日夜間不停追尋的存在。

 夢中亦然。他的意識很快陷入模糊,並在Site-ZH-44的病床上沉沉睡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