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餘生
評分: +11+x

「生產很順利,但新生兒……我的媽啊,沒看過這麼慘的。」

「快把那個送去實驗室。產婦呢?那個孩子沒事吧?」

「目前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如果後續的檢查沒有異常,或許給一劑C刪就可以讓他回家了。真可憐,總算要結束了。」

他餘光瞥見了他生出來的那個東西,詭異的顏色和形狀讓他又暈眩了過去。
而他再次清醒時重獲了新生。

-

杏華反覆了看了看人事檔案的姓名欄,最後抬頭看著眼前的新進人員。

「日本人?」

「不是,只是複姓加單名而已,如果覺得不好念也可以叫我Jhih。」

「好像也沒有好念到哪裡去,不過就先這樣吧,你……第一天上班對吧?」

「對……?」

「好,希望你記得今天的對話,經典老梗不敗。」

他從口袋掏出一個藥罐塞進新人手裡後,將紙本人事檔案歸檔在特殊檔案櫃裡。

「我是逆模因部門的部長杏華,你剛剛填的東西沒有不想讓身邊的人知道的私事吧?」

簡單的自我介紹在他們這邊是不夠的,不過新人的權限還沒高到能讀大家完整的人事檔案。非頂尖的大學畢業生,大概會打雜好一陣子。

「你手上的藥,每天固定某一餐的飯後服用,那是記憶強化劑,你應該在入職訓練聽過。有問題的話來找我,這是我的電話,別擅自停藥,你會後悔的。噢對了,吃完的話可以拿工作證或健保卡到主藥房領。」

杏華停頓了一下,這麼一說他的健保卡好像已經幾年沒有看見了,上次想起正好也是幾年前向新進人員講解的時候,雖然或許不會用到,但總要找個時間去補辦,雖然他也已經這麼想了好幾年。

新人晃了晃藥盒,他不太喜歡吞藥。
「我從今天開始吃嗎?」

「對,希望你不太會做夢,這藥會有一些副作用。」

「像是?」

「暈眩、噁心、噩夢。」說是這麼說,但其實他從來沒有感覺過類似的症狀。要是他早點開始吃這東西,當年考後醫的時候就不會落榜這麼多次了。

「還有約八成有用藥的員工會在45歲左右診斷出胰臟癌,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通常這時候可以申請換部門和治療,我們分部的醫療系統可以說是數一數二優秀的。」

杏華繼續說明,新人沒有如他所想表現出震驚或恐懼的樣子,看樣子不是面癱厭世,不然就是活在當下派吧,吞這藥可以拿到的薪水多了不少呢。

「也因為這樣,像我這樣能力不是很出眾的人也有機會坐上這個位置。」

「部長的學經歷在基金會可以稱得上亮眼了。」

「那是因為我都這把年紀了,你說說我看起來像幾歲?」

「28歲吧?」新人不假思索。

「別跟我客套,我正好需要知道我現在看起來像幾歲,直接告訴我。」
新人看上去有一些為難,更多的應該是煩躁。掩飾得不錯,但並沒有被杏華給漏看,他也可以理解這個問題有多煩人。

「……38歲?我其實不擅長推斷年齡。」

「哈,謝謝你的意見,你待會去找坐在角落的那位接受你的任務就行了,不用緊張,你剛剛沒說錯話。」

他塞了一份文件給新人,不會太厚,大概一本總裁系列言情小說的厚度。
「上面的東西回去都要背好,你需要隨時確保自己記得這些東西。然後請記住,我應該要只能說一次,歡迎來到逆模因部門,Jhih,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

杏華握住新人年輕的手,年輕真好,不是好的開始也還可能會有大好前程。

「對了,我今年55歲。」

他一邊欣賞新人驚訝的表情,一邊盤算著待會要在交友軟體年齡欄上填入的數字。

-

「杏華,你決定了嗎?你考慮的有點太久了。」

人事組的奕君指著表單上唯一空著的位置又抬頭看了看時鐘,想藉此給杏華一些壓力。

「我不知道……說真的,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能不能給我一些提議?」

弈君咂了聲嘴,將手上的便條扔在辦公桌上,邊說邊回到工作崗位。
「不能!你他媽每次都從能我的提議中找一堆意見反駁。我看這樣吧,所有人的決定都給你參考,然後今天的午餐你來訂!記得要在三十分前打電話訂餐,不然資訊組的會來不及吃飯。」

掃了一眼大家的午餐訂單,這個決定真是夠天才的,之前怎麼都沒想過?杏華一邊看著群組的菜單一邊參考所有人的午餐菜色,果然想吃肉當主食,昨晚的約會被請了一頓烤羊排讓他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廚師真是不錯。

「Jhih今天在這裡吃?」

「對,他說這邊有訂便當他就會在這邊吃。」

樓上的部門最近有些變動,人手一下子缺到不行,從其他部門調了幾個人員過去幫忙,他們家大部分工作還是打雜的Jhih這幾天暫時被借過去了。

看樣子真的是忙得不可開交呢。

杏華在休息室啃著排骨,對面的Jhih目不轉睛的盯著筆電,同時以大約一分鐘一口的頻率嚼著便當。
「一點才吃飯真的是夠累的,不過這樣吃會消化不良的喔?」

「如果不搞定的話今天就要留下來連晚餐一起吃了。」Jhih吞下一口飯,摸摸肚子,無視了腸胃的抗議。
「為什麼你也在這個時間吃飯啊?」

「我喜歡一個人吃,不過多一個人也沒什麼差。」
獨自一人才好把骨頭上的肉仔細的啃乾淨,做為女性被這麼多人看著自己吸排骨還真的是挺不好意思的。

Jhih用有點油膩的手揉了揉眼睛,長時間盯著螢幕讓他眼睛開始發酸。

「……部長你知道樓上大約20年前被無效化的那個項目嗎?」

「嗯,記得是記得啦,不過有點忘記內容了。」

是個一點也不符合部門成員的回答,Jhih這麼想。杏華工作方面雖然偶爾有些瑕疵,不過一些特質倒是讓他十分適合這個團隊的領導位置。

「過了這麼久那個項目好像要有什麼變動,還是找個時間想起來可能比較好。」

便當其中一格的絲瓜連動都沒動就被Jhih連著紙盒綁一綁扔進了垃圾桶裡,他掏出手機瞄了一眼,還有一點時間。

「我要去樓下買飲料,你要順便嗎?」

「柳橙綠微糖微冰,加梅子。」

-

說起樓上那個項目,老實講他只想得起編號,內容一丁點都不記得了,光是自己部門要記得的東西就一大堆,他不太想花心思在別的東西上,尤其是一個被無效化的項目。

不過過了20年又重新挖出來這點倒是讓他挺在意的,反正等Jhih回來還要一點時間,杏華拿出手機登入基金會系統,輸入他印象中的那個編號。

【您的權限不足】

這可讓他疑惑了,他可是堂堂一個部門的部長,3級權限就連看一個被廢掉的異常內容都不行?他反覆的確認自己沒有登錯帳號,翻了其他3級權限的機密內容,沒有任何問題。

就只有SCP-ZH-███。

或許他該回報這個問題,但老實說他並不認為基金會會在他們極度重視的機密性上出這種差錯。

他扔掉被吃得乾乾淨淨的便當盒,用隨身攜帶的酒精擦掉手上的油漬,小心翼翼的翻開放置在桌上的筆電,Jhih告訴過他密碼,螢幕上正是他看不到的那個頁面。

SCP-ZH-███
項目等級:Keter

他快速的掃過那些收容措施和描述,看見最近的更新內容。

2017年02月23日,SCP-ZH-███的第9位受害者(以下暫稱SCP-ZH-███-9),在台北捷運車廂內因其異常性質造成8人死亡,146人輕重傷,SCP-ZH-███-9被安排在當地的執勤特工壓制並成功收容於法Site-ZH-04的人型收容室。

SCP-ZH-███-9於1980年受到異常影響。被當時的負責團隊認為其僅僅是受到襲擊而不具異常性質,在治療結束時經由記憶刪除後被安排回歸。

Jhih的權限只能看到這些東西,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就連這些內容都不能看見。

工作習慣讓他思考模因影響的可能性,他吞下藥丸,開始尋找記憶中的斷層。近幾年的記憶沒有任何異常,但他想起了一個被記住的老舊斷層。他並不是剛剛才發現,而是在斷層出現沒多久就注意到。很久了,算一算大約有3、40年,當時的他無法對那個斷層做出任何處裡,就是思考了好一陣子,或是當作故事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然後放在記憶中的一個角落。

他不知道這麼老的東西會不會和現在這個事件有關係,不過就是和剛才描述異常影響年分正好相近,不過就是他早就注意到自己身上有著微不足道的異常而已,大概。

他再次掏出手機,送出了權限要求,立刻就被拒絕了,他提出申訴,發現所有權限都被降至0級。

不妙。

他或許需要一劑X級記憶強化。如果他的胡思亂想成真,在他剛剛要求權限被拒絕的那個瞬間,上頭的人就知道他的情形並且決定提早逮捕他。

如果一切只是他多心了,X劑的副作用會開始折磨他的腦子讓他當場退休。

明明他剛才還在選擇午餐要吃雞腿還是排骨,現在就已經要他選擇服從或是背叛基金會,幾乎不給考慮時間。

「人生啊。」超任性的。

他開始回想起他那缺了個口的人生回憶,老實說是十分美好的。異常正向的思考,異常健康的身體,不是事事如意,但對他而言已經是幾乎完美,現在該還回去了。

杏華嘆了一口長氣,直接抄起備份鑰匙離開部門走向藥庫。

-

X級記憶強化是靜脈注射劑,效果極快。他的手機接到奕君的連發訊息,他沒有時間讀,先找到了藥庫內常備武器的手槍隨意塞進白袍內袋。他一下子就找到注射位置,急忙把藥的壓進血管裡,他聽到他的手機鈴響,是奕君打來的,連打了好幾通。他沒有心力接電話,記憶塞進腦海裡的過程讓他不能思考。

他想起了一個怪物,在一片漆黑的巷弄之中,巨大畸形的手掌將他壓在地上,那怪物口中呢喃著對他的憐憫。還是國中生的他嚇得尿濕了制服的裙子,濕透的布料貼在大腿上,寒冷又恐懼,咬牙細碎的撞擊聲讓他聽不清楚怪物對他說了些什麼。

怪物掀起貼在他大腿上的那塊布料,扯碎了他下身的所有衣物。怪物刺入了他的體內,他開始尖叫但沒有任何作用。怪物把噁心東西留在他的身體裡,那東西和他體內的一部分融合在一起開始慢慢長大,隨著他每一次的嘔吐。

「生產很順利,但新生兒……我的媽啊,沒看過這麼慘的。」

「別亂叫,快把那個送去實驗室。產婦呢?那個孩子沒事吧?」

「目前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如果後續的檢查沒有異常,或許給一劑C刪就可以讓他回家了。真可憐,總算要結束了。」

他記得他餘光瞥見了他生出來的那個東西,詭異的顏色和形狀讓他又暈眩了過去。
而他再次清醒時重獲了新生。

記憶停止注入時正好聽見破門的聲音,他拍了拍腦袋,沒有感覺到任何異狀。來人身上穿著的是機動部隊的制服,看來他不再是逆模因部門的部長。

「我是幾號?」

部隊隊員沒有絲毫訝異的神情,不愧是特別訓練過的,杏華這麼想。

「儘管這是個重大的疏失,我們還是稱呼你為部長,但你必須停下任何動作跟我們走。」

「我會怎麼樣?」

「請跟我們走。」

他知道那些被收容的人型異常是怎樣的下場,吃屎吧。

「我是幾號?」

「SCP-ZH-███-2,請跟我們走,這是最後一次了。」

明明他剛才還在選擇午餐要吃雞腿還是排骨,現在就已經要他選擇要生命還是自由,人生啊。

「太任性了。」他舉起上膛了的槍,向目標扣下板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