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標:橘8963-許靜池的絲質睡衣
評分: +6+x

「嘿!」

一位男性研究員走在辦公區域的走道、並且正在低頭專心檢查手上文件時,突然被一名女性出聲攔了下來。

正當他因為思緒被打斷而惱怒的抬起頭來、張嘴準備開罵時,原本滿腔的怒火卻瞬間被那名女性的姿色給澆熄。

她一頭栗色並燙微卷波浪的長髮、輕柔的披在纖細的肩膀上,一對水亮靈動的雙眼在狹長的紅色細框眼鏡後方眨阿眨的、柳葉般的眉梢和上著口紅的嘴唇在鵝蛋般的白皙臉龐上勾勒出動人的微笑,她上身穿著白色的短袖T桖,從那刻意剪裁出的寬領口露出了大半的雪白香肩和……

男研究員的視線就這麼深深的落進那柔軟的深邃、連原本張來要罵人的嘴都忘記要闔上。

「嗯……你叫Passer對吧?」女性從研究員實驗衣上的名牌找到了他的代稱並如此詢問,臉上不但沒有因為他的視線而表現出任何厭惡,就連語氣也輕快近人。

「喔!對!」男研究員這才驚覺自己的失禮行為而把視線轉到那女性衣服上別著的識別證、並用衣袖抹抹那差點就流出來的口水,回應道:「抱歉,原來妳是倉管部的許靜池主任。」

「唉呦!叫人家靜池就好了,加主任聽起來好老喔!」許靜池嘟嘴、嗲聲嗲氣的一個跺腳,這陣衝擊又差點把Passer的雙眼給晃花。

「咳哼!好,靜池小姐。」Passer清清喉嚨並試著別再讓視線被那洶湧的波濤吸引走:「妳有什麼事情呢?」

「嗯,我想問你,204室是往這邊走對吧?」許靜池再次露出甜笑,看來對這稱謂還算滿意。

「又是那『聲名遠播』的204室。」Passer心裡這樣想的同時兩眼一翻,然後正色道:「對……妳沒用通訊器導航嗎?」

「噯呀……」許靜池嬌氣的朝他扭腰、挺出那穿著長度未及膝窄裙的臀部:「人家裙子很緊,兩手提東西不好拿手機嘛!」

Passer的視線很不爭氣的又被那搖曳的曲線吸走了數秒,然後才發現她確實兩手各提著一個紙袋,這樣確實騰不出手來操作通訊器。

至於為什麼不一手提兩個袋子?絕對是有重要的理由,Passer這麼深信著,於是他再次清清喉嚨,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嘿嘿,那麻煩你幫我從口袋裡拿個東西。」許靜池壞笑著再次扭扭她的翹臀:「那東西卡在我的手機跟屁股之間,戳得人家好不舒服喔……」說完同時還拋了個媚眼。

Passer的臉色瞬間通紅,當他還在思考要是真的幫這個忙會不會被控告時,許靜池又露出苦悶的表情嗲聲催促道:「嗯,快點嘛……」

於是理性跟職場異性相處原則什麼的瞬間就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Passer乾嚥了一口唾沫、說:「那我就……失禮了。」

他將手掌輕輕的貼上許靜池的臀部、然後順著豐勻的曲線小心的往下插進她窄裙口袋裡,並試著把手指擠進手機跟那柔軟又有彈性的臀肉之間。

許靜池臉色微微潮紅、輕輕的喘息:「啊……你的手……好熱喔。」

身為健康男性的Passer難免因此起了反應,他慶幸實驗衣遮住了那分尷尬、故作鎮靜的點頭道:「我摸到了,邊緣有點利……這是?」雖然還有點貪戀這觸感,但不知什麼時候會被人撞見,為了避嫌他還是趕緊用食指跟中指夾住那個讓許靜池不舒適的元兇並抽出來確認。

那是一個以鋁箔包裝起來、大小約3.5公分見方的薄片,包裝內可以還看到明顯的圓形突起。

Passer另一手拿著的文件啪啦的應聲散落一地,他兩眼直直看著手上的物品停止了思考。

「我接下來這幾天休假。」許靜池貼近瞠目結舌的Passer耳畔悄聲道:「你要是有空的話,那上面有我的Line,掰啦。」

Passer張著大嘴目送著許靜池那踩著輕快腳步離開的婀娜背影,原本塞滿他腦海中的研究報告早就變成空白一片。

204室辦公室的門傳來了敲門聲,但聽力相較比常人差許多的研究主任Dr. Bales似乎沒聽見、此時還埋頭在工作中。

直到門板第二次傳來敲門聲,同室的黃慧儀助理才怯生生的向他提醒道:「那個……Dr. Bales,好像有人來了。」

「嗯?什麼?」Dr. Bales這才抬起頭把右手掌放到耳後試圖聽清楚黃助理的聲音。

「外頭。」黃助理指指辦公室的門、提高了一點音量:「好像有人來了。」

同時門板第三次傳來的敲門聲透露出了些許不耐煩。

Dr. Bales這才明白剛剛的敲擊聲是敲門的聲音,趕緊喊道:「喔喔!抱歉!請進!」

「噯呀,人家兩隻手都拿了東西,過來幫人家開門嘛……」

門後傳來了許靜池的嗲聲,而黃助理的表情跟身體也隨之僵直了起來。

後者緩緩的轉頭、正想跟Dr. Bales求助時,門就從外面被打開了。

外出送公文回來的葉惜楓助理默然的幫許靜池開了門,兩人站在門口對視,而許靜池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尷尬。

葉助理則是一如既往的沒什麼表情波動、招呼道:「請進?」

「……謝謝。」踏進辦公室後許靜池才發現原來黃助理也在,臉上出現了一閃而過的失望。

「原來是許主任。」Dr. Bales禮貌性的揚起嘴角,他跟LostWhat在第四員工餐廳遇過許靜池好幾次,很清楚眼前這女人的恐怖之處,並且知道最好跟她保持距離,所以用公事公辦的口吻說:「有什麼事情嗎?」

「嗨!把拔!」許靜池提起右手的紙袋晃晃:「人家是來幫你送新衣服的。」

「新衣服……喔,對!」懷疑了幾秒鐘的Dr. Bales這才想起自己擅自增加口袋的實驗衣因為之前的風波而被帶去檢測異常效應了,所以有聯絡後勤幫忙撥補。

「辛苦了。」葉助理嗅到了一點不單純的動機,於是面不改色的伸出手:「還麻煩身為主任的妳特地跑一趟,交給我就好。」

許靜池看看身旁的葉助理、又看看位在辦公室深處而有點距離的Dr. Bales,似乎沒有不交給前者的適當理由,於是嘟著嘴不情願的交出了右手上的紙袋。

「謝謝。」葉助理接過紙袋後發現許靜池左手提著的另一個紙袋,疑惑道:「另一個也是嗎?」

「才不是咧!」許靜池賭氣般的撇頭就走:「這是人家要送洗的衣服啦!」

「……慢走。」葉助理就這樣目送許靜池推開辦公室的門。

「嗚喔!?」「欸!?」

正巧跟剛從洗手間回來的白羅螢助理遇個正著。

兩人就像狹路相逢的兩頭猛獸般、默默的對峙了片刻之後,最後雙方保持距離互相閃身讓路而行。

一直到許靜池的身影遠去,最不擅長應對她的黃助理才鬆了一口氣:「還好妳們回來了,不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就是個碧池,有啥好怕……」白助理一進辦公室就用衣袖掩住口鼻:「嗚哇……辦公室裡都是海鮮爛掉的味道。」然後快步走回位子上戴起防毒面具並拿出攜行包裡的消毒噴霧。

「咦?有嗎?」黃助理看到她的舉動,認真的試圖嗅出辦公室裡的異味。

「辦公室需要大規模消毒。」從防毒面具的擴音簧片底下傳出這句話後,白助理就開始了她的消毒工作。

葉助理靈巧的迴避了那些漫天飄盪的噴霧、將紙袋放到Dr. Bales的辦公桌上。

「謝謝。」後者道謝之後起身準備試新的實驗衣是否合身:「太好了,我這個人那麼沒特色,要是不穿白大褂就走在站點裡,搞不好會被當成清潔工。」

說著同時,Dr. Bales打開紙袋取出內容物輕輕蕩開:「哎?好輕喔?」

在空中飄盪的,是一件白色的絲質女性睡裙,在重點部位還有半透明的蕾絲花樣,就像情趣商品店裡會陳列在模特假人上的那種,極度暴露煽情而令人懷疑作為衣物的遮蔽效果。

一股剛褪下的新鮮體香飄進的Dr. Bales的鼻腔裡,讓他的表情瞬間凝結。

同時凍結的還有辦公室裡的氣氛,甚至連白助理追著黃助理使用消毒噴霧的動作都停了下來,後者也注意到這件暴露的衣物而臉色迅速羞澀的轉紅。

「呃……這個……葉助理……」額上開始冒冷汗的Dr. Bales拎著睡裙轉向葉助理、試圖向後者請求協助時,正好跟她對位產生了一種試裝的錯視感。

葉助理從Dr. Bales表情中讀到那一瞬間的邪念,立刻雙手抱胸側身、豎起眉毛怒視著他。

「呃……我只是覺得應該蠻適合不對啦!?」Dr. Bales此時臉上佈滿豆大的汗水、慌亂的將那件睡裙塞回紙袋:「許主任一定拿錯東西啦!嗚呸!?」然後因為突然吸入一大口消毒噴霧而被嗆的咳嗽連連,而還沒等他緩過來,白助理就緊接著又朝他連續按壓噴頭噴灑了數次,讓他那頭夾帶白髮的髮絲全凝結上一層細細的水珠。

「咳!?等!等一!咳咳!」Dr. Bales連句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完、一直被白助理追著消毒。

「啊啊不行了,這個主任已經被『碧池菌』污染了。」連自己的防毒面具上都有一層水珠了,白助理也沒停止過手中的噴霧:「我看要把他整個浸在漂白水裡泡一泡才有效。」

「咳!咳咳!住手!誰……咳!救命!」

Dr. Bales就這樣被白助理追著滿室打轉,而黃助理完全無法介入,葉助理則獨自立在一旁莫名的生著悶氣。

等到許靜池發現手中紙袋的內容物不對而折回204室時,就聽到裡面那一陣喧鬧。

敲門許久後只見葉助理一開門便氣急敗壞的將已經被消毒藥水浸濕的紙袋往她身上一扔、然後一把搶過了裝有正確內容物的紙袋並且直接把門甩上。

許靜池目瞪口呆的看著仍在持續喧囂的204室門口,她從沒想過那個冷若冰晶的葉助理也會表達出這種激烈情感。

洗標編號:8963
絲質睡衣
水洗、手洗

一般清潔保養程序

處理程序:
翻轉衣物使內面朝外,先以攝氏30度以下清水浸泡至完全溼潤。
添加絲綢專用洗滌劑並充分浸潤後立刻取出、以輕力度手工搓洗。
洗清後平置陰乾至八成,熨斗溫度設定攝氏100~180度低溫熨平後繼續平置陰乾。
完全陰乾後將衣物翻轉歸正並吊掛保存,附贈之防蟲及香芬劑不可接觸到衣物。

應注意事項:此物件為貼身私密衣物,運送時須以不透明材質包裝並且避免男性職員經手。

(電話鈴聲)

(電話鈴聲)

「喂?哪位?」

「嗨!是我。」

「小靜啊?等我一下,這邊收訊不太好……」

(一陣雜訊)

「妳還真會挑時間打來。」

「嘻嘻,剛好打擾你『辦事』了嗎?」

「姑且不論妳指的是什麼,總之我現在真的在忙。」

「喔……那你在忙什麼啊?」

「我只能說要跟截門的長老開會,過兩分鐘我就得掛了。」

「截門?你是說那些躲在深山裡不問世事的老妖怪!?他們在開會!?」

「我比妳還訝異,聽說上次他們開會已經是二戰那時候的事,我前陣子是有聽到了一些風聲……不過現在沒時間跟妳說了。」

「好吧,有機會再問你。」

「對了,妳打給我有什麼事?」

「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啦,幫我跟繁廣的人道謝,他們的溶劑確實出色。」

「他們的人沒那麼好找,如果我有遇到的話再說,我掛電話了。」

「謝啦,掰掰。」

(電話掛斷聲)

監聽人員將錄音存檔後取下耳機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的工作是監聽跟紀錄許靜池的每一通電話,包括家用電話、手機還有通訊軟體的訊息,內容各種腥羶,甚至還有私密自拍照片、影片,這對身為健康男性的他算得上是一種折磨。

就一個從前台公司挖角進來的後勤人員而言原本是不用做到這種程度,不過由於許靜池在異常數值測定時被檢測出了微量的EVE粒子擾動跡象,所以才有了這為期數個月的全面監視,但現在這工作也終於快要結束了。

監視人員愉快的把錄音存檔放進報告的附件並輸入『本次通話無異常』後,從頭再次確認格式無誤,按下了……


確認送出

「好了,妳休假了嗎?」

「對啊,這次休三天,晚上要來我家嗎?」

「啊,真可惜,我家裡有客人。」

「噯呀,讓你的客人一起來也沒關係啦。」

「人家還在室啦,跟我不一樣,保守的很。」

「在室才好啊,我最喜歡幫人『登大人』。」

「反正不行啦,下次再補償妳齁?」

「哼!那我要玩你的█花。」

「這個容我鄭重拒絕。」

「你不讓我破別人處,那我就只好破你的處囉?」

「我真的在忙,掛電話了喔。」

「好啦,不鬧你了,掰。」

(電話掛斷聲)

監聽人員將錄音存檔後取下耳機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的工作是監聽跟紀錄許靜池的每一通電話,包括家用電話、手機還有通訊軟體的訊息,內容各種腥羶,甚至還有私密自拍照片、影片,這對身為健康男性的他算得上是一種折磨。

就一個從前台公司挖角進來的後勤人員而言原本是不用做到這種程度,不過由於許靜池在異常數值測定時被檢測出了微量的EVE粒子擾動跡象,所以才有了這為期數個月的全面監視,但現在這工作也終於快要結束了。

監視人員愉快的把錄音存檔放進報告的附件並輸入『本次通話無異常』後,從頭再次確認格式無誤,按下了……


確認送出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