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代號:核裂擠兌-主任Semibreve的視角
評分: +8+x

「放心去吧,這裡有我在。」Site-ZH-02,地下一樓,如往常一樣繁忙的辦公室不停響著鍵盤和腳步聲,人力轉運中心和收容設施的合併使得這裡平常就是這副情景。

但今天不太一樣。

「貓貓…這樣你工作量不會太多嗎?」

「我完全沒問題,我不會有任何干擾工作的生理機能,所以這點問題難不倒我。」

Semibreve目送著02站點的人事主管Dr. V離開,但對於祂來說,真正有得忙的還不是這件事。

一隻木乃伊貓就這樣四肢著地蹦蹦跳跳的跑回了工作崗位上。

進了三級人員的獨立隔間辦公室後,祂手腳俐落的將有些凌亂的辦公室裡的紙團和資料夾歸位,但是敲門聲還是早了一步。

將最後一個抽屜推上之後,Semibreve用腳爪拍下了桌上的遙控器,解除了電子鎖。

是祂的助理,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拄著白色手杖並扶靠著壁面,唯美而不突兀的銀白色長髮束著一個簡單的馬尾,胸前的別針寫著 “助理研究員Liesbeth”

對於一般人來說,看到她時的羨慕的情感往往多於愛慕,優秀菁英教育得來的的氣質與無可挑剔的身材,光是聽到就能讓人身心舒暢一整天的聲線和雪白如冰的無暇肌膚,彷彿藝術品一般,清新脫俗且可愛——這是大多數人的第一評價,表面上是這樣說的。

Semibreve博士本身並不是人類,並沒有這樣的感覺,而是覺得別人在他助理身上投射的目光根本無所謂。

直到“想要把她收藏起來做成人偶”,這種直白的話從一些反社會的異常人形實體說了出口,身為人形部門主任的祂立即將Liesbeth調派到其他部門,並且開始重視這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她雙眼全盲,無論是經歷數據掩蓋的某次收容事故還是先天的,這都足以成為一個不該冒險的理由。

“這女生在外面遭遇危險的可能遠遠超過預期”
這是貓貓得出的唯一結論。
而當她在沒有經過Semibreve的同意下簽署了JTF-長垣-4的契約時,貓貓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在任何召集命令發佈之前將其攔截下來。

她人很好,但太善良了,這種死傷率太高的工作非常不適合一個孱弱且殘疾的女生去,至少對於Semibreve來說是這樣;僅是出自於這個悲哀貓型異常實體的一片私心。

自私,祂心知肚明,全是出自於自作主張。

「那個….博士,請問您昨天晚上有看到我的手機放在辦公室嗎?」

「沒有,怎麼了?」

一樣很有禮貌,Semibreve心想,然後開始微微發抖,微量的塵埃灑落。

「剛剛醒來時我的手環也不見了…這樣我沒辦法登入用戶端來工作…我該去補給部門申請嗎?」

「不用了,我去幫妳找,是說妳怎麼醒來了?現在是凌晨欸?」

「因為好像有聽到手機鈴聲….」

Semibreve的背脊發寒,這不正常,因為祂沒有神經。

“明明早在她回去宿舍之前就已經將手機拿走了”
一邊祈禱著她在從住宅區走來時沒有聽到任何這次行動的風聲,然後繼續回答道
「妳的房間幾號?」

「A12的889號,抱歉造成您的麻煩了…」

「不會,我很閒,我的電腦已經登錄了,如果妳真的要提早上工的話,用我的辦公室。」

A棟12樓的奇數房,那是單人房的層數,Semibreve小小的貓腦袋還是隱約能記起來,那是和電梯最靠近的一個房間
在腦海中的名單上標記出了她所住房間周圍有無任何可能出現知情並撮破祂計劃的同事。

「對了,博士….」貓貓跳離座椅,而Liesbeth也摸索著進來並微微彎腰觸碰電腦

「喵?」
貓貓回頭一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揉著頭髮,彷彿有什麼事不方便說出口

「可以再麻煩您一件事嗎?….電腦前面的USB槽插滿了..」

公事包內的是一具業務用的頭戴式神經傳感器,在接上電腦的狀態能夠透過腦波處理電子文件,實驗用途,但也總歸讓她使用了一年,效率很不錯。

不過的確,電腦前面的插槽就算接上了分接器,也早已經覆蓋滿了工作用的硬碟,貓貓只得將連結線插到電腦後面。

「還有什麼事情嗎?」

「嗯嗯,已經沒有了,謝謝你,博士。」

貓貓背上了蛇鱗皮背袋,在關上並悄悄鎖上門後跑向和宿舍一點兒關係都沒有的另一間辦公室。


「Veronika博士,今天能幫我處理一下13層1的研究資料嗎?我這幾天要接Dr. V的工作。」

「嗯哼,Liesbeth妹妹不在嗎?」

「還在睡吧。」
草草的應答了一句,貓貓踏入了第五諮詢室,同Dr. V的辦公室。

現在是凌晨三點,Semibreve梳理了一下耳朵上的貓毛,祂稍微看了下電腦螢幕上,那些尚未處理的事項。

「很好,還在可以處理的範圍。」
站點人事主任的工作包含人員的調度、員工職務問題、轉調部門的手續等等等,加上第五諮詢室的業務範圍,平時這裡應該也是有不小的工作量的。

Semibreve將大量的人事檔案與業務資料堆推倒在桌上以配合祂的身高,審核印章與印泥就定位,檔案夾翻開,而貓嘴才剛咬起了印章,就再度鬆嘴放下

「這傢伙….唉算了。」
文件上的印泥早已乾涸並完整,無論翻開哪個文件夾,都已經印好了審核章,Semibreve非常確定在接到長垣-4召集訊息的那一刻,這些資料都是尚未經過審核的狀態,因為是祂順道送過來的。

Dr. V也不是那種隨便看過就蓋章的人,肯定是在將這疊工作處理完之後才匆忙的跑去交接和報到,連待辦事項都忘記劃去。

貓貓闔上了文件,向後坐下並以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爪法開始轉起了筆,然後用尾巴卷起了電話話筒。
「Veronika博士,不用了,剩下的我自己來。」

「是嗎?」對方似乎不意外「那,我下班嘍。」

「嗯哼。」
關上了第五諮詢室的門,現在的工作應該就只剩下自己的了。
Site-ZH-50現在肯定因為長垣-4的關係而非常熱鬧吧,祂在回去的路上時,思考著。
「權限不足的東西再怎麼想也沒用嘛。」
現在Semibreve擁有的3級權限還不足以探究JTF-長垣-4的起源,但祂也至少經歷了五次人員召集。

最讓祂感到訝異的,則是參與的人數超乎了預期。

人類都是笨蛋嗎?以往基金會就是把一堆高智商穿好衣服拿好槍之後丟過去,然後再交由其他特工進行掩飾或善後。

這一次怎麼就搞了個人道主義救援隊?

祂猜測,要讓高高在上的基金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肯定有某種原因存在,是利用,或是有其他目的。

這當然也是貓貓不讓Liesbeth前去的原因之一
Semibreve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而她正在快速的處理串流資料,螢幕上跑過的大量字串跑動著。

「博士你回來了嗎?有找到嗎?」

「沒有,中午我去幫妳申請補發。」

「不用了啦,我自己去就好了。」
Liesbeth笑笑著說,濁白但無失優美的瞳孔反射著螢幕的光線,撒旦正用他引以為傲的毒手嘲弄上帝的傑作。


「我很閒。成全我這隻老貓吧。」



直到現在,出於自私的騙局還沒結束。






出於珍惜的結局也尚未到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