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代號:核裂擠兌-指揮官Minger的視角
評分: +5+x

聯合作戰總指揮官,來自Site-ZH-31,經歷五次JTF-長垣-4的行動,國籍保密,前機動特遣隊指揮官與放射性污染處理專家。

「好久不見,我們又見面了。」



「滿目瘡痍的世界。」


死亡一直離我很近,自出社會以來,我就和死亡為伍

34次keter級收容行動,271次Euclid級回收任務,164次現實扭曲者控制和391次突襲,人命有多麼脆弱我很明白,無論是同事或是某個只是出來理個頭髮卻變成碎肉塊的路人。

於是,在厭倦奉獻槍火之後,我投入了救援人員的行列。

然而直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何謂我想做的。

肩膀被某人推了推

「發呆?」

「是我的疏失。」

愣著的眼再度有了目標,對方腋下挾著的飛行員安全帽貼著標籤,她似乎是過來叫喚那個坐在彈藥箱上思考到失神的老頭子:也就是我。

「要走了,指揮官00053。」
「知道了。」

她快步回到駕駛座上,我的背脊這時開始發疼,老毛病真是不會看時機。
等到這次事件處理完畢,我應該要退休了,把這個義舉傳承下去,是我的責任,沒有時間在這裡思考東思考西的了。

直升機陸續起飛,滿載著願意無私奉獻自己的人們以及希望,在離開這艘空中巨獸後,迎接他們的將會是怎樣的一副情景?

夜裡,旋槳聲混和著風切,一刻無不喧擾


我老遠就看到了信標,那是表示情勢最糟糕的紅色

「Sauer博士,現在多少。」

「目標區域至少1000R1。」

情況一如往常的糟糕,無論面對多少次,輻射就是輻射,尤其在異常性質的作用下,致命程度無法和預定影響相比擬

「準備降落。」

「收到,地面單位清空降落區域。」

在引導員手上閃爍的指揮棒在夜裡陸續引導著初步的降落,原本便平坦的田野在短短數十分鐘內建立起了前線作戰指揮中心。

縝密的分工和極高的效率,並非只是單純的訓練,而是在場的男男女女都知道,一分一秒都彌足珍貴
即便如此的和死神搶時間,第一批傷患還是早一步到場,當我那台的直升機落地,基金會所屬的救護車也鈴聲大作,原應漆黑且寂靜的夜裡頓時被各式燈光和聲響覆蓋。

「醫療整備區呢?」

「在南面,那邊能夠快速連通到主要道路。」

「載具進出呢?」

「目前還可以但是不甚理想,如果我們在20分鐘內完全整頓完成的話,應該可以恢復至理想狀態。」

「太慢了,跟他們說一下,優先處理病床跟補給站。」

「了解。」

配發的手機在口袋內吶喊著令人煩躁的電子馬達轉動聲2,我個老頭子從口袋內抽取手機的速度比在場的年輕人們還要快,果不其然,是來自指揮鏈的音訊。

「Sanitäter將軍,我剛到場…」

「三垣指揮部剛剛下達的指令,讓你的所有小隊都帶上輕兵器,預防武裝威脅。」

武裝威脅?當地民兵、土匪、軍閥引起的騷亂我都遇過,但這一次直接從分部最高指揮部下達的指令,想必肯定就是…

「….國家安全局第八處,我知道了,通話結束。」我輕咬嘴唇,狠不得現在叼起一根紙菸,只管盯著那散發著尼古丁和焦油的火光看。
我還是呼叫了屬下傳達指令,並祈禱情勢不會越發嚴峻,

第一批搜索隊很快就要出發。


第一次,一個異常人形實體失控並導致集中在他身上的異常放射性物質失控,直接在都市區域引爆。

第二次,是鈷彈,不該被開發出來的末日兵器之一,那是一場讓基金會徹底變革“冷卻系統”的行動,而聽到變革這個詞,也就代表我們內部的死傷極度慘重。

第三次,我已經不記得了,記憶刪除得很徹底,除了幾個朋友和五分之一的隊員已經不在世上了的事實。

第四次,某個異常組織的秘密設施內部的核能反應堆爆炸,那座設施旁有三座小學,而當時我的副指揮官八歲多的兒子女兒全在當地就讀。

第五次,我們已經有經驗了,但這一次是來自混沌分裂者的攻擊,站點內置核彈頭的引爆,而我們幾乎無能為力。

我老了,已經不適合擔任這個工作了。

但那雙不聽使喚的腳還是踏上了這片被輻射污染的大地,最終只以幾聲苦笑來表達自己不服老的個性。

距離目標地點還有三百公尺
數十個人待在了行駛中的履帶運兵車內,這些被特別打造出來的訂製貨針對輻射防護進行了徹底的強化,厚實而又沉重的鉛板外殼,與車上裝設的ARF3能夠盡可能的隔絕輻射威脅。

這也就代表這些重型裝甲載具是他們在清理輻射源時存活的關鍵,也是唯一能倚靠之物。

TECP4鮮豔的色彩和面積極大的透明面罩在車內形成明顯的色差對比,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用,鼻腔微微刺痛。

「控制,收容,保護。」

首要目標,控制輻射源,讓這個機器都無法靠近一步的混帳東西封入鉛桶內並永遠不見天日。
異常鈾礦激活了一旁鈾銀行內的所有儲備鈾燃料,這種災難般的連鎖反應將會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會造成生態驟變與政治動盪的輻射塵將會飄向整個亞洲,或是更糟。
如果我們不在這裡就將其控制著的話。

那套基金會配發的全套防護衣底下,能夠感覺到幾根細小的針頭正緩緩將藥劑透過靜脈注射,打入我的身體;身為第一個測試也是實際親身使用此類抗輻射藥物的人,也還是對於實驗性藥物的穩定性抱著遲疑態度。

我並非懶,而是我現在沒有時間跟心情去思考藥物的原理和效用。

「到達目標前倒數!10!」
機工長的吼聲,而此時,我的心情無比平靜。

「9!」
不過就和以前一樣罷了。

「8!」
慢慢來,不要想太多。

「7!」
這次也會平安回去的。

「6!」
我猛然向旁邊一看。

「5!」
那些被我的舉動嚇到的隊員們,當中已經不再有熟悉的面孔了。

「4!」
是嗎。

「3!」
果然就只剩下。

「2!」
我一個人了嗎?



厚重的氣壓門緩緩開啟



「1!行動!」
當那門扉敞開,我不再有任何猶豫。

評分: +5+x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