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K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x

2020

九月十二日,14:02

「呃…Michaels小姐?」

「是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醫生想要讓你瞧瞧,嗯,一些東西。」

Joyce Michaels的父親在被送入醫院數個月後終於從昏迷中醒來。身旁的心跳監測器發出穩定的聲音──它已經斷線了。

「你是誰?」男人問道

他終於醒了,但腦袋似乎仍不清醒。

「發生什麼事了?」Joyce質問護士。

「我們關閉了他的維生系統,就在剛剛──07:02,也就是標準時間14:02的時候。它沒有…什麼事都沒發生。」護士支支吾吾的說

Joyce感覺她的肺在燃燒,心跳變得緩慢。不會吧


半小時後。Joyce坐在醫院大廳等候,醫生得先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才能給她個解釋。

角落的電視機正在播放新聞。她的父親不是特例,每個人都遭遇了同樣的事。在過去的半小時內,生命首次掙脫了束縛,死亡不再是終點。沒有任何人死去,動物也不例外。

鏡頭對準了一名男孩,他方才一巴掌打在了停在胳膊上的蚊子。牠殘存的屍骸仍不斷扭動,試圖飛走。

主持人笑了,她稱之為「奇蹟」,但Joyce無法與之共享這番喜悅──現在的她腦中只有接下來的工作量。



2020 九月十三日

「嘿,Joyce。」

她迅速輸入完訊息,按下「送出」,然後抬起頭看看是誰造訪她的辦公室。當她看見是昔日的同僚Darryl Lloyd時,她笑了。

「嘿,Darryl Lloyd,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我是來道別的,我被分派到另一個項目。你在幹嘛?」

「我其實才剛給站點主管寄了一封調職申請。」

「能借我看看嗎?」

「當然。」

收件人:站點主管Fletcher

寄件人:Dr. Joyce Michaels

主旨:關於Omega-K的研究請求

嗨,Tom,

我請求加入Omega-K的研究團隊,它不僅是我擅長的領域,更對我個人而言至關重要。

我曾與SCP-2679以及SCP-3138的分析小組共事過,負責判斷案例中異常屍體的死因。儘管我知道Omega-K不涉及任何屍體,我仍認為我的專業知識讓我非常適合成為研究團隊的一分子。

萬分感激。

Joyce

「不錯喔,沒有拼寫錯誤。」Darryl評論道,他一邊瀏覽文字,一邊在Joyce的肩膀旁搖頭晃腦。「妳確定妳有跟他熟到能稱呼他為Tom的程度嗎?我覺得你應該寫得更正式點。」

「應該沒差。」Joyce擺了擺手,駁回Darryl的意見。「我跟他說過至少…三次話了。況且我已經寄出了。」

Darryl嘲弄似的嘆了口氣。「你太遲啦,Emily Young已經領走這個計畫了—它現在被編號為SCP-3984。」

「你就不能早點告訴我嗎?」

「嘿!你迫不及待的送出郵件可不是我的錯。」

「好吧,你說得對。她怎麼這麼快就認領了?」

「她好像在事件發生數分鐘後就那麼做了。別問我她怎麼辦到的。」

Joyce聳了聳肩。「我猜她的確辦事俐落。對了,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我現在是她研究團隊的一員。」

「喔,拜託,這不公平。你覺得你有辦法幫我找個職位嗎?」

Darryl禮貌地笑了笑。「我不覺得我能辦到。她比較偏好組織一個小型的研究團隊。」

「真是可惜。」Joyce嘆了口氣。「嘿,我幾分鐘後還有場會議要出席,所以我沒什麼時間聊天了。」

「你知道…」Darryl開口,聲音逐漸變小。

Joyce抬頭看向他。「知道什麼?」她在一陣漫長的沉默後回應。

「…這場狂歡還挺有趣的,我的鄰居還在外面修剪草坪,彷彿這是個再平凡不過的星期天。」

「狂歡?誰這麼稱呼它?」

「呃,我想應該是某些嬉皮正在透過網路,喚起人們對人口成長什麼的關注。」

「好。抱歉,你想說啥?」

「我只是覺得這被分類為K級情景挺有趣的,畢竟平凡的生活仍然持續著。」

Joyce輕輕地笑了起來,足以讓Darryl知道她雖然承認了他的笑話,但不覺得這有趣。他笑了笑,用指關節在她的辦公室大門上敲了兩下,然後轉身離開,臨走前還不忘把門帶上。

她再次檢查電子信箱。有兩條新訊息—一條來自她的工作信箱,另一條來自她的私人信箱。

收件人:Dr. Joyce Michaels

寄件人:站點主管Fletcher

主旨:關於Omega-K的研究請求

Dr. Michaels,

ΩK對每個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都是至關重要的,它對世界上所有人來說都至關重要,無一例外。

話雖如此,我無法讓你研究ΩK的原因是因為它已經被領走了。Dr. Emily Young現在負責領導該計畫並挑選她認為適合的人選來協助她—更確切地說,一群核心幹部。我建議妳直接向她本人提出請求。

除此之外,她本人曾明確表示有關ΩK的研究應該著重在探知它的極限,而非起源,我對此傾向同意。

我建議妳把時間運用在其他更有用的地方。像是昆蟲的問題。照理說牠們現在會是個大麻煩,也許妳可以找出為什麼牠們不是

祝萬事順心。

站點主管 Thomas Fletcher

收件人:joycemichaels79@gmail.com

寄件人:administrative@newstarthospital.org

主旨:關於令尊即將出院一事

親愛的Joyce女士:

由於預算限制與醫院收治人數的增加,New Start醫院很遺憾地通知您,您的親屬George Michaels將於15號出院。

考慮到Michaels先生不再處於臨終狀態,我們相信這只會帶給您輕微的不便。

若有任何需求,請務必告知我們,我們將竭盡所能提供協助,確保Michaels先生能被安然接回家中。

New Start醫院



2022 四月十七日

一絲唾液從父親的嘴角緩緩淌下,Joyce輕柔地用紙巾將它拭去。父親只是死死盯著電視不放。儘管他的雙目完好,卻不再能理解螢幕中的內容。

電視無聲地播放著Jonathan Narsimmes的總統就職典禮。那是場壓倒性的選舉,他的競選宣言與政治的意識型態毫不相干──他有的只是一個解決方案,一個人人都想聽到的方案。

三聲急促的敲門聲將Joyce從鬱悶的沉思中喚醒,她雙眼矇矓,視線從電視──開著卻沒有聲音──移到門前。她從椅子上起身,小心地走向聲音來源,她迅速從貓眼向外窺探,然後看到一張多年前依稀記得,如今卻想不起來,當然也叫不出名字的臉孔。

她打開門,看到一位身著綠色制服的人,他是南夏安角的員工,距離這裡數小時車程的療養院。同時也是Tony,Joyce的兄弟工作的地方──如果你相信基金會對那些無須了解更多的人說的話。當然,Joyce知道實情。不過,站在門口的新面孔顯然有段故事想跟她說。

「我很遺憾,Michaels女士。」他開口了。「我──我不想成為告訴你這個消息的人,但──Anthony去世了。他走的很安詳──」

「孩子,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Joyce問道,雙眼疲憊地盯著他。「這一年半來沒有半個人死掉。」

他一時語塞。他沒有準備其他說詞。「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這件事了,請原諒我,女士。」

「你是基金會的人,對吧?不是平民吧?」

「是的,女士。」

「你知道我也是基金會的嗎?」

「不──不知道,女士,但我現在知道了。」

「那應該要知道,早就知道我兄弟死了。」

「我真的非常抱歉,女士。」男孩喃喃自語著。他真的盡力了。「我想,那比現在才發現要好?」

一陣銳利的目光使他沉默。「並不會。」

「對不起。如果您不介意的話,他──他什麼時候去世的呢?」

「在一切變成這副狗屎爛蛋的十天前。如果他去放個假什麼的,他今天就會活著了。」

「我很遺憾。」

「你知道──」Joyce接著說下去──她一開口,就不打算停下來。「他們說他是個好人。是他們當中最優秀的特工之一。我總是聽說他拯救了無數生命,卻從沒有人告訴我他是如何辦到的。」

Joyce站到一旁,讓男孩能夠看進房間,讓他看到沉默的電視和坐在它對面的老人,老人專注地看著電視,卻沒意識到自己聽不見任何事物。

「那是我爸。」她繼續說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照顧他,他本該得到安息的。他住院了好幾個月──在他即將解脫的那天,他跟其他人一樣活了下來,但他的記憶早已不復存在。」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幾乎要奪眶而出。她快速地眨了眨眼,把眼淚硬生生逼回去。她很慶幸自己正背對著男孩,沒有讓他看見她這副狼狽模樣。

她轉身面向男孩。「一個活下來,卻喪失心智。另一個死了。情況原本該反過來才對,但人生永遠不會順心如意,不是嗎?所以,告訴我,我的兄弟是如何又死一次的?」

男孩有些慌張,他無法回應這個問題,這本該是場短暫的拜訪。「對不起,女士。肯定是有些地方搞錯了。我…我可以…你知道,我們也許能幫助你父親,替你照顧他。那樣的話,也許你—你就能夠回到基金會工作,或是有更多的閒暇時間。」

「謝謝你的提議,我會再考慮的。」Joyce一邊說,一邊在男孩面前將門緩緩關上,然後坐回父親旁邊。父親問那個男孩是誰,但她不打算回應。畢竟,父親在她回答完之前就會忘記自己問過這個問題了。



2025 十二月三十一日

Joyce坐在辦公桌前,編輯著一份上級指派的報告。一份異常項目清單,包括已收容與其他狀態的,記錄著它們因ΩK而導致的變化。

她盯著清單上最近編輯的五個條目──這是她今天工作的成果──反覆審視。

SCP ΩK情景後的變化 ΩK情景後的分級
SCP-1440 SCP-1440 進入鄰近的小鎮,並在那裡住了一個星期,未引起任何異常災難。基金會隨後對SCP-1440進行收容,並收容於鄰近站點。 Euclid,等待重新分級為Neutralized
SCP-2935 基金會不再能夠進入SCP-2935,它的入口現在通向一條無異常的隧道系統。 Neutralized
SCP-2718 使項目無法訪問的系統錯誤現已消失。其內容為空,並且可能與實際內容無關。 Reassigned
已解明異常 A315 A315不再展現出異常性質。 Neutralized
SCP-2339 族群數量持續增長至數百萬隻。現在能夠同時模擬20首以上的交響樂。 Euclid

辦公室門口響起三聲急促的敲門聲,將她的注意力從工作中抽離。

「請進。」她說。

門被大力推開, Darryl Lloyd衝了進來。他看上去有些凌亂,頭髮亂糟糟的,滿臉通紅。

「Joyce,」他氣喘吁吁地說,「Young剛才想要殺了自己。我知道妳曾和他工作過一段時間,我…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件事。」

「Emily Young?」

「對,Emily。」

Joyce關掉她不久前編輯的文檔,漫不經心地伸出手抓了抓脖子。

「你們倆是在一起研究3984對吧?」她問道

「是這樣沒錯。你本來會以為她是所有人之中最了解後果的人。」

「她現在的狀況如何?」

「我在第一時間趕到這裡,她已經被送去治療了。如果要我評估傷勢,我想至少是腦損傷。」

「有多糟?」

「糟透了。」

Joyce雙手摀住臉,發出一聲漫長而安靜的呻吟。即使Darryl有聽到,他也沒多說什麼。

過了好一陣子,Darryl率先打破沉默。

「我很遺憾,Joyce。」他說道,「你們關係好嗎?」

Joyce的雙手自臉頰垂下。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慢地吐出。

「不。不過我兄弟曾跟她一起共事。」

Darryl明白地點了點頭。

「你可以通知其他人我將接手3984的研究嗎?」

「你確定嗎?」

「對,我確定。我本來就打算這麼做了,記得嗎?我會負責事故報告跟其他事務,交給我就行。但首先,我想要先去看看Emily。」

Darryl同情地甩了甩頭。「當然。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2030 十月三日

「嗨,請問這是Joyce Michael小姐的家嗎?」

玄關前的女人有著一頭深紫色的秀髮,捲曲而輕盈的落在肩上。亮紅色的口紅配上大大的微笑,散發出一種無比真摯的氣場。

「是的,我就是。」

「很高興見到您!我是Emma Preston,我目前正在為社會人口普查計畫工作,有些問題想要請教。可以耽誤您十五分鐘嗎?」

「噢,我聽說過你們。你們有在佛羅里達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或東西嗎?」

女人聳了聳肩,臉上掛著苦笑。「抱歉,我不太清楚。我只是來問問題的。您介意我進屋嗎?」

既然沒有拒絕的藉口,Joyce只好揮了揮手,示意她進來。Preston行了個禮,然後走進起居室。兩人分別坐在長沙發的兩端。

「您就是Joyce Michael小姐吧?」

「是的。」

「請問您的年齡與性別是?」

「51歲。女性,我還以為你清楚這一點呢。」

Preston輕聲笑道:「嘿,我可沒打算評判什麼。」

她低下頭在筆記本上寫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看著Joyce。

「請問您有任何在世的直系親屬嗎?」

「呃,當然。」Joyce思考了一會兒,卻發現Preston已經在書寫了,儘管她什麼都還沒說。「我的父親,George,今年83歲,他住在一間療養院裡。我弟弟Eric,今年48歲了,不過我不太清楚他現在人在哪裡。」

「您經常去探望您的父親嗎?」

「我──呃,這問題有點私人?不,不太常去。」

Preston將目光從筆記本移到Joyce身上。「抱歉。這些就是全部了嗎?」

「這就是全部的了。」

「謝謝您,Joyce小姐。請問您是否曾考慮生孩子,或聽聞身邊的人有這個意願?」

「我沒有這個打算,也沒聽過有人想這麼做。我記得這件事現在不被允許了?」

Preston點了點頭。「是這樣沒錯,懷孕只有在事先登記的情況下被允許,你還得在數個禮拜之前先提出申請。他們甚至可以拒絕──我個人認為這是件很可怕的事,但法律就是如此。很抱歉我問了這些──但畢竟,人口普查就是這樣。」

當然是了。 「這沒什麼。要怪就怪Narsimmes總統吧。」

「當然。再請教您一個問題,請問您的生活自從狂歡以後有什麼改變嗎?」

「狂歡?噢,你是指Omega-K。」

Preston微傾著頭,頭髮隨之擺動。「我是指,自從人們停止死亡之後。」

「喔對,是的。呃…我想沒有太多變化,真的。你想問的是哪方面?」

Preston笑了。「任何方面都可以。譬如說,你在生活安排上有什麼改變嗎?」

「是的,當然。我為了照顧父親而辭去了工作,否則他就會…你懂的。最後他搬進了療養院,我也返回之前的工作崗位。嗯,我想我的生活沒有太大變動。」

「您在哪裡工作呢?這只是出於好奇而問的。」

「目前只是一般的基金會職員。我曾經有過更多需要親力而為的工作,但事務變得過於繁重,因此我在幾個月前退出了。」

「基金會?」

「你知道的,就是,呃…」

Joyce突然意識到,儘管受僱於其前台企業,Emma Preston可能並不知道什麼是基金會。她一直在和一位平民對話。

「…就是,呃,瑪娜慈善基金會。我們是…慈善機構。」

「噢,原來如此,請原諒我的失禮!那麼,您是否認為您的工作在狂歡發生後出現了許多改變?」

「這…」

Joyce從未在瑪娜慈善基金會工作過,也對它們的工作內容絲毫沒有頭緒。於是她決定來個臨場發揮。

「…一切變得更困難了。照顧街友已經是件辛苦的工作,近年來卻有越來越多人被迫過那種生活。我們一直在盡可能照顧到所有的人,當然,我們現在依然會這麼做,但…太沉重了,你知道嗎? 每天,當我工作時,我總能感受到仰賴我生存的人的重量。但我想這就是我在世界上該做的事,這是我所屬的地方。我非常感激至今仍有許多人樂於捐款給我們,盡他們所能地給予他人幫助。」

在她滔滔不絕地發表看法時,Preston適時的表達了她的理解與贊同,打斷了這串廢話。Joyce暗地裡嘆了口氣,現在她得打電話請人把她的人口普查條目刪除了。

「您先前提到,自己過去曾有過更親力而為的工作?」

「是的,在廚房裡。我弄傷了手,所以我現在不在那工作了。」

Preston鄭重地點了點頭,站起身說道:「好的,謝謝您的協助,Michaels小姐,我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就先告辭了,還有不少人等著我去見呢!」

「沒問題。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Preston女士。」

「謝謝,您也是。別忘了找個時間去探望您父親。」



2033 一月一日

「嘿,爸。」

「你好,我們認識嗎?」

這段對話已在他們每次見面時重演無數遍,每一次都像是無止境的輪迴般折磨著她。然而,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也許是一種幸福──Joyce已經一年多不曾探望她父親了,發現父親完全不認得她是誰,多少減緩了她的愧疚感。

「我有個新年禮物要給你。」

她拿出一個小盒子──曾裝著結婚戒指的小盒子。父親多年前送給Joyce母親的同個盒子。幾個月前,她在偶然的機緣下找到它。她希望他依然記得,或許盒中的藍色天鵝絨能喚起他心中的某些回憶。她內心所期許的,是他眼角滑落的深情淚水。

父親也許不記得新年,但至少還沒忘記什麼是禮物。他緩緩接過盒子。他虛弱的雙手上深紫色的靜脈清晰可見,他輕輕地搖了搖盒子,艱難地試著打開它。

Joyce伸出手,替他把盒子打開。盒子緩緩開啟,內部的彈簧仍頑強抵抗著,直到一聲沉悶的咔嗒聲響起,宣告彈簧的抵抗以失敗告終。

裡頭躺著一粒藥丸。

「這是什麼?」他沙啞而粗暴的咆哮著。

「這是…藥物,」她告訴他,「它能消除你的痛苦。」

「我並不感到痛苦。」

但我有。 「它能讓你不再遺忘事物。」

「我沒有忘記任何事。」

「爸,你甚至不記得我是誰。」

「我當然記得了。」他說。自從Joyce到來後,這是他第一次抬起頭與她對視。

Joyce幾乎已經遺忘那種感覺。父親注視著她,眼神銳利且富滿智慧。他微笑著,不是用嘴巴,而是用眼角的皺紋。埋藏於內心深處的珍貴記憶,如潮水般向她襲來:他手把手教她做菜,父女倆的自行車旅行,還有無數他們一起暢談的時光。她感覺自己的父親回來了,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希望他能想起他的女兒。

「你是我的護士。」他用一句話粉碎所有希望。

當然。她的父親早已離去。

Joyce看向戒指盒中的藥丸。她冒著丟掉工作的風險,只為讓父親覓得片刻安寧。

或許,如果讓他知道這是什麼、她費了多大工夫才得到它,就能說服他吞下。

「爸,你知道嗎」她開口,「這種藥很難取得。它是由一家名叫Marshall, Carter, and Dark的公司所製造,他們把這命名為「眠曲林」。它很昂貴,遠比我這輩子所能負擔的還要貴。

她靠得更近了一點,父親專注地盯著她。「其實呢,這是我偷來的。我們──基金會,就是我工作的地方──截獲了一批這種藥丸,我很幸運地幫你偷到一個。」

她將父親的手放在藥丸上,不想直接碰觸,以防萬一。「這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你…爸,我希望你吃下這個,為了自己。」

她沒有告訴她這顆藥丸是MC&D與普羅米修斯實驗室的合作成果,據基金會所知,這兩家公司在互利的條件下,一直在交換研究成果。由於只有MC&D展示出這種產品,因此尚不清楚普羅米修斯實驗室從中得到什麼利益。

如果她父親知情,也許就會願意服用藥物。又或許,如果他認為這是安眠藥,會讓他陷入深沉的睡眠,永遠不會醒來,他會選擇接受。

他沒有服用,Joyce也不是怪物。



2044 二月二十一日

你老了。你病了。也許你只是倦了。

你厭倦了生命。但我們都知道它永無止境。

但是,當我們有個機會重新開始,誰又會想要結束呢?

若能煥然一新,何必眷戀舊日?

普羅米修斯實驗室,改變,就在今天。

廣告早在十分鐘前就已播放完畢,但它傳達的訊息在Joyce的腦中縈繞不去。普羅米修斯實驗室清楚表示他們能夠提供將你整個身體與另一個身體交換的服務──但不知何故,基金會沒有半個人在官方發布聲明前注意到這件事。110-蒙托克程序顯然是項令人分神的項目。

Joyce任務是搞清楚普羅米修斯實驗室在做些什麼,以及他們是如何在這麼長的時間中,都沒有讓基金會注意到這件事的報告。話雖如此,她的工作進度其實十分緩慢──不只是因為目前只取得極其有限的資訊(大部分還是直接從他們的廣告得知的),而且恐怕為時已晚──在他們生出足以對抗該公司的計畫時,急不可待的群眾早就去做完手術了。

不久之後,新的消息甚至可能會證實手術真的有效,到那時,一切將徹底脫離基金會的控制。

辦公室外傳來的三聲急促敲門聲,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請進。」她喊道。

門打開了,Ardal Rogers,某個站點維安團隊的隊長──她記不清是哪一個了──踏進房間。

「Michaels博士,很抱歉打擾到你,但有名待審訊的對象要求你在場。」

「審訊?」

「是的,女士。我們發現她試圖訪問一份機密文件──確切來說,是3984的文檔。」

「我好幾年沒碰過它了。其他人也是。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還不清楚,女士。如果允許她和你對話,也許她會透露更多訊息。」

Joyce點點頭。「好吧,帶我去見她。」


她並沒有如Joyce想像的那般,被關押在骯髒的房間裡,雙手被禁錮在牆上,嘴角因為守衛的毆打而流血。相反地,她坐在一張木椅中,手被銬在桌子左側的金屬環上。她看上去還挺健康的,如果忽略她脖子上的疤痕與衣服上的暗紅色污漬的話。

女人微微低著頭,但當Joyce進入審訊室,她的目光便緊緊盯著她。她在桌子對面坐下。兩人沉默良久,不發一語。

女人率先開口。她虛弱地笑了,眼睛睜大卻眼神空洞。「你看上去很蒼老。」

「我聽說你試圖存取SCP-3984的檔案。」

「沒錯。」

「而且妳特別要求見我一面。」

「沒錯。」

「為什麼?」

女人身體微微前傾。「你還記得我嗎?」

「我沒什麼印象。」

「很久不見了。十六年有了吧?」

「妳看起來已經不是十六歲了,我想你至少五十歲。」

「十六年,自從妳把我的頭縫回去,已經十六年。」

她頓時回想起,3984,每個Young經手的D級人員,降臨在他們身上的厄運。他們當然還活著。其中之一就在眼前。

「她砍下妳的頭顱。」

她臉上的笑容逐漸加深。「你記得我。」

「對不起。」Joyce開口,她在腦中不斷搜尋字詞,那些她計畫著要對她說,卻從來沒機會說出口的話語。「我很遺憾妳必須經歷那些事。被塵封在冷凍庫裡八年──我──」

她點點頭,但速度過快──更像是一種過度緊張的抽搐。「它改變了你。但你活下來了。」

「D-11424。那是你的代號。你叫什麼名字?」

她臉上掠過一絲困惑,好似她不曾聽聞這個名詞,或是不知道問題的答案,但很快便消失了。「那不重要。

「為什麼你要特別找我談話?」

「Young試圖隱瞞些什麼。我就知道,我不但知道,還握有證據。」

她當然試圖隱瞞某些東西。她殺死無數D級人員,活生生的人類必須永遠背負她所施加的折磨生活下去。「如果你讀過檔案,你應該和我一樣知道她試圖──」

「你有聽說過黃昏計畫嗎,博士?」

「什麼?」

「黃昏計畫。想起什麼了嗎?」

Joyce沉思了一會兒。她確實對這個詞有印象,儘管她不記得是從何而來。「我不認得這個名稱。」

「它真實存在,我很清楚。有個連結,連結到SCP-3984的檔案。一份文獻。但我沒辦法取得。」

「我領導3984的研究好多年了,如果有任何類似的東西,我不會不知道。」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呢,它被藏起來了!隱藏在最深處,只有五級權限能存取。Young,是Young把它擺在那兒的。」

她講得飛快,口水從嘴邊濺出。她用尚能自由活動的右手擦了擦嘴角。

Joyce知道她說的話可能是對的。如果真的存在這樣一份文件,也會把她排除在存取名單之外。

Joyce轉向門口。「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聊了。」

「不,不!」她哭喊,右手在空中瘋狂揮舞,驚慌失措地看著Joyce。「告訴我,博士,為什麼對omega-K的研究被禁止了!?」

「因為那沒有意義。」但是我們為3984所做的所有實驗同樣毫無意義。一名警衛的聲音在門口迴盪,大聲吼著某種命令。

「答應我,你會去研究它。」

「不。」我一定會的。

門打開了,Joyce被推到一旁。一名警衛抓住年老的D-11424,把她按回座位上。另一名警衛則禮貌地抓住Joyce,將她帶離審訊室。門在她身後關上,發出一聲響亮的金屬撞擊聲。

Ardal Rogers把手搭在Joyce的肩膀上。「很抱歉您必須經歷這些,女士。請忘了她所說的話,我們會妥善處理的。」

「沒問題。」Joyce回答,但聲音細不可聞。D-11424可能是對的。

不過,在進行調查之前,她還有份普羅米修斯實驗室的報告要完成。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