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011 號:家傳老祕方
評分: +6+x

Carroll 011: Old Family Recipe
moonshine.jpg

調查最新批次。

這是什麼

家傳老祕方是聯邦中最棒、最上等的白色閃電——換句話說:shiney、家釀、山露、月光 。這在過去幾代一直是我們的家傳秘方,而我很自豪終於能夠和芝加哥鬼靈一起生產。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們一直在完善配方,以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全部搞起來有點貴,但最終確實會得到回報。這不是凡夫俗子的東西,而是天神的。我認為這東西和祂們在又高又威嚴的奧林帕斯山上喝的東西越來越接近。和海克力斯與宙斯一起豪飲這些酒。

和這些日子市面上流通的其他絕大多數月光不一樣,這份秘方喝起來確實美味。它風味濃厚,而且你幾乎嚐不出任何烈酒的味道。但不要誤以為這什麼也沒有——我們只是很成功地掩蓋了它的味道。這東西只要喝幾小口就能讓你為之傾倒。

瞧,自從我老爸教我如何做開始,幾年來我一直自己在生產家傳秘方。那時,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副業——很難獲得製造它所必需的所有東西,能做到這一點的機會實在是千載難逢。但是後來,芝加哥鬼靈誕生了,他們可以讓讓千載難逢的機會變成唾手可得。

據我了解,這是他們出售的酒當中最受歡迎的。賣得最好,而且總是銷售一空。我很高興聽到這個消息——我以服務我的國家而自豪。

我在何處製造

秘方的一部分要求在伊利諾伊州南部的一個古老的家庭農場內進行所有操作。現今,雖然我從事的農務不多 (我找到了更有賺頭的收入來源,不是嗎?),但是我們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在那兒工作,而我懷疑我能不能在其他地方生產出這種味道。很難說是哪些條件在影響儀式,知道嗎?

無論如何,鬼靈的老闆們都要求我保持低調。 無需四處告訴所有人我一直以來到底在哪個農場工作。 不想讓卡彭或他的任何親信來拜訪我,並把私酒帶走——不過他們自己有沒有能耐辦到值得懷疑。

需要知道的是在森特勒利亞有個不錯的小棚屋,如果輪到你去收集材料,你應該把收集到的材料留在那裡。這點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全部。

我如何製造

現在,現在,現在。你認為我會實際交出秘方?只有我和鬼靈的幾位老闆——長腿、車輪、鋸齒——私下知道秘方。自從我們第一次製造以來,這一直是我的家族嚴守的秘密,而且我不打算透露任何真正重要的關於我們如何製造的事情。

你們能知道的重要的事情是,它並不是單純以普通的原料製成。秘方需要很多東西,而我們只使用最好和最稀有的原料。那些你時常不易取得的東西。

這就是為何我需要芝加哥鬼靈協助,也是為何你正在讀這則小小檔案的原因。我需要一些協助來讓我把所有東西拼湊在一起。你看,製作秘方需要一些儀式,而我說的不只是老掉牙的定義。一點魔法加上一點操作

這些是一些我需要鬼靈幫我取得的必需品:

  • 純淨水,受某個會行神蹟的神的信徒祝福。芝加哥鬼靈在工資名單上有幾位邪惡牧師,但要讓你的當地牧師祝福幾加侖的水有點困難。
  • 玉米。在發生過流血事件的磨坊研磨。我附近曾經有一間,但是它幾年前關閉了。如果你們找不到,那就自己搞一間出來。
  • 糖,最好是外國的,每當我國際化的時候總是都得到最好的東西,來自夏威夷的東西就是不行。
  • 大麥,在夜間收穫。必須在夜間,否則味道就是不對。
  • 火必須燒得比世界上任何東西都還要熱。我過去有一些舊來源,但鬼靈最近開始已經供應給我這些工廠煤炭,這些東西的效果相當好。
  • 腰果粉,盡可能新鮮。如果你們能夠在送過來之前磨粉的話就太好了,這會讓我比較輕鬆一點。
  • 水螈的眼睛、青蛙的腳趾、蝙蝠的毛以及狗的舌頭。全都是標準儀式原料,幫忙我切碎在一塊。
  • 蠟燭。很多蠟燭。每次送貨都給我一箱。

如果你們在上面任何一個項目欺騙我,我會知道的,顧客也會——釀出的月光會洩漏秘密。

更新

來自 Charles Derringer 的辦公桌的筆記:

昨天,最後我不得不順道參觀 Caroll 011 號的生產。平常被我們雇來收集 Dalton 要求的祝福水的那傢伙不幸罹患了名為背叛的絕症,不得不和魚一起打盹。既然我是那個把他扔上床的人,所以收集的任務就由我接手了。

我們平常的邪惡牧師不在,所以我必須趕往芝加哥來找到可以祝福水的某人。最後,我賄賂了那些海托世怪人中的某一位來做這項工作,不過我及時完成了,然後南下前往森特勒利亞。

當我到達的時候,Dalton 正在那等著我,我把水交給了他。我告訴他我是誰,並問他既然他都給鋸齒看過了,那他可不可以也讓我看看他是怎麼做的。不妨讓真正的法師看看。他和善地答應了要求。

好吧。

結果發現儀式完全在瞎搞。

那些素材完全沒有因為它們的神秘屬性而受益,而且儀式中的所有東西——那莎士比亞狗屁與蠟燭,以及所有那些他掌握到最精準細微的時機——都沒屁用。他只是揮舞手臂,激發法力但是什麼也不做。我們給他的料當中有一半根本就不會碰到月光。

他只是製作了一份確實很好的白色閃電秘方,就是這樣。不需要魔法或 Carroll 來辦到。

我中途叫他停下,和他說我看不下去了——這實在令人非常尷尬。他真的很震驚,在我解釋他到底在做什麼之前還和我小小爭執了一下。他的眼睛幾乎要從腦殼裡突出來了。

不需要懲罰。他並不想要欺騙我們,他只是個不知道魔法如何運作的白痴而已。繼續供應給他糖和工廠煤炭: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足夠便宜,可以取得,而且對配方來說似乎很重要。

因為到頭來,這依然是世上最他媽棒的月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