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貓遊記,壹
評分: +7+x

████████,人類則用有限的辭彙,稱其為萬神殿。

這是個神秘的地方,祭祀著從古至今無論有無出現在人類歷史中的神明,環形的螺旋DNA狀巨塔間,無數個神竉形俱各異的排列其上,從不具名的地方祖靈信仰,到超脫常理、不可名狀之偉大存在,都僅是其上一穴所包含之靈體所映照出的倒影。

國安局第八處在流亡殖民的數十年間,穿越並征服無數世界,建立名以為大義的帝國時,偶然間接觸到了此處,這對大神們來說有如流放者圖書館的一方禁地。

在無限趨近於零的可能下,第八處的先遣開發小組在被眾神明存在的威壓瞬間逼瘋之前,一件穿戴式裝備偶然間接觸到了那一個神竉,並將當中的某種存在帶了回來。

早期先遣隊對於開發新的未知領域較為簡陋,先將消耗用的低等人種攜帶裝備與特殊牽繩進入用於維度跳躍的傳送門,待人員確認無恙後便可以循序漸進地開始一個新世界的開發,而此次對於第八處來說肯定要算是失敗了——繩子瞬間繃緊,在繃斷的前一刻將裡面的人給拉了回來。

混亂與碰撞之間帶回來的那個存在,也第一次接觸到了自己所日夜操心的人類。


19:41分,Site-ZH-25周邊,禁庫

距離那件事已經過了很久。

木乃伊貓腳邊的鏽蝕彈殼被帶進來的雨水潤濕,泥沙、塵埃,還有無數微生物在渺小的水珠內捲起並再度復歸沉寂。

誰也不會知道這座廢棄地下停車場中,保管著的駭人事物。

密密麻麻的人語聲響波浪般在祂的頭頂漫起,Semibreve定睛一看,一個巨大的巴掌湊了上來,掌心那副蒼白的面孔中、異常地腫大的眼瞳內翻攪著蛆蟲。

那詭異之物並不是很重視理解,被蟲子翻得上下伏起的眼幾乎要貼上了抬起的貓鼻子,其後,抓著停車場管線攀附的人類手臂不下數百條,有些淌著黑血、無力地豎起一或七條手指蹣跚地爬行,其他大部分都附在了湊上來的大手上,每支手的手指間又長出新的手臂,往復循環。

兩者互相凝視了四秒多,直到Semibreve對祂身上的一把霰彈槍進行了退彈,飛出來的燄紅色12號鹿彈使得手臂們發出吱吱呀呀的叫聲後顫抖著縮進管線。

木乃伊貓嘆了口氣,走下了樓梯,並在最底部推開了扇頗有時代味道的落漆木門。

「……。」
那名男子果然站在了門後。

「……我說你,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掉,我還以為你跑哪了。」

「你不是也差不多嗎。」

木乃伊貓討厭狀況在失控時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

眼前的那人正是當中的典型範例。
而且事到如今再多說些也沒用,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有一半的明眼人知道,Site-ZH-25也是因為當年發生的事故才走向了下坡。
「有時候我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我沒有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

Semibreve博士跳上塞滿了觸媒與器具的集裝箱,漆黑詭譎的陰暗環境中,無數從箱旁的黑影間探出頭的小型奇術生命體張望著;此處裝潢充滿了中華風情,而這裡之所以會被封禁,也是有其不為人知的理由。

但理由這種事情,也是有其時效性。
木乃伊貓看向腳邊快樂玩耍著的嬰靈,蹦跳得像群奶貓,無論在外人眼中多麼不堪的環境,卻也是某些人最溫暖的棲身之地。

那貓笑了,難得的,不再是強顏歡笑,也不再是對悲劇旅程釋懷的苦笑,祂感到了幸福,任由小小的鬼魂們弄玩祂潤濕的貓毛,祝福他們來世不再生於苦難與黑暗。

那名中國風著裝的男子將數塊扭曲的脊椎骨殘骸封上了符條,拋給了木乃伊貓。
「Bye。」

「謝謝你。」


「035號指向錨點故障,我們無法穿越Samekh點,即將於5秒後開啟通道,所有人員注意…..通道將進行密封….請遠離出入口處……通道將進行密封……」


1999年。

國安局第八處進行了無數次位面跳躍,有時候也會跳回原本的基準現實。

出於根深蒂固的政策和教育影響,和第八處有關的人員通常對現實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然而這一次,一名原先在旁駐守的幹員,端著槍、無視命令朝著傳送門走去。

等到現場指揮官發現時,那名幹員已踏入了久違的現實世界。

指揮官當機立斷,認為其是超自然聯盟安插的間諜,此次異常的行為是故意導致傳送機制故障而將內部資訊帶去基準現實的手段,他保留了該傳送節點並派出了搜索隊,勢必要拿下可恨的叛徒。

跨越傳送門的搜索隊面臨的是一片黃沙與酷熱,順著地面上那快被風沙抹去的腳印,他們發現了一座埋葬於黃沙谷地間的巨大神廟。

經過了數年,第八處的開發小組才利用了等離子電鋸稍稍打開了內部那道被死死封著的詭異巨門,從有限的縫隙間看到了當年那名消失的幹員,與一尊小型動物的雕像。

黃土色的遠古巨門再度轟然閉上,這一次,不再有任何機會得以打擾神廟主人的安眠,一道閃光在正午的撒哈拉沙漠中閃起,當透過衛星發現此處的聯盟到場時,現場只剩下上萬具放血遺骸、與一座剩下空殼的軍事基地,神廟在往後的數年間也盡責的拒絕各路人馬的探訪。

由此,開啟了第八處回歸的序幕,政策改變、世界各地的隱藏基地開發受阻、在重要殖民地的入口與基金會發生零星衝突、爆發戰爭、發覺到真正的敵人…..


雨還在下,不過在海上確有幾處見到了陽光。

「歡迎回臺。」

離開港口,Apoyn博士微微搖下了車窗。他在此等待著Semibreve博士;近晚的燈火和雨水互相折射著,拉下的車窗處,能看到一道黑色的人影往Apoyn靠近。

收起在滂沱大雨間顯得有點太小的摺疊傘,全身包覆在黑色連帽大衣下的人上了車。
「抱歉,弄濕你的車了。」

「公務車而已,香港那邊也在下雨嗎?」Apoyn望後座一看,脫下兜帽的Semibreve博士露出了人類般的面龐,和真人無異的外表中最為奇怪的是沒有耳朵的存在,鐵灰中帶有些許褐色的頭髮被刻意地留長來遮擋不足之處,中性且呈現著病態般蒼白的面龐陪笑著說道。

「對啊,如果有衛星雲圖的話,會有一顆颱風在我頭上轉呢。」

「你錯了,是五顆;現在基金會有多忙你應該知道。」

「既然你出來特地載我一程,我又欠了你不少,雖然我沒什麼能還的,不過請收下這個。」
汽車發動,路上的積水嘩地濺起。

Apoyn用右手接過了一艘用金箔狀物質折成的小船,能確實感覺到這是個該收容的東西,放在前座之後回去握方向盤。

Semibreve博士戴回兜帽,用手猛地捏著兜帽下拉,風衣下的軀體急遽縮小,最後冒出了顆貓首。

「我一直很想問那是怎麼做到的。」Apoyn用後照鏡看見了轉變的過程,而那件大衣也逐漸褪掉了黑色的表皮,變成了Semibreve博士背部的蛇鱗皮袋。

「我也不太會講,呃。」

「慢慢來,時間很多。」Semibreve注意到Apoyn開車的時候不會紅燈右轉,倒是風大到打在玻璃上都會有可怕的風切聲。

「我看起來像隻貓的時候其實很大很大很大隻,你們看不到我,但貓的樣子就像是投影一樣出現在你們面前,但要當人的時候就…你想像一下把整個人塞進一顆鳳梨罐頭裡的感覺,你想試看看嗎?」

「免了,謝謝,我好像稍微有那麼一點了解古神的世界了。」

即便是大雨如注的天氣,汽車數量增加和視線不佳的狀態下,Apoyn仍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了接駁站。

沒有一個理由是不太可能出來接送Semibreve博士的,Apoyn博士也有公務在身,而要前往的那個地方恰好重疊了而已。

木乃伊貓再度縮回『罐頭』,和Apoyn博士坐在了長椅上,兩個人在雨中無聊地等待著接駁車的到來。

「我想了想,還是提早給你好了。」Apoyn博士拿起了剛從後車廂取出的手提箱,並開啟。
「這是…肺和肝?」

「老實說是一半的肺跟三分之二塊肝。」Semibreve看著手提箱的內容物說道
「你連Valentine的份都帶來了。」

「對。」
木乃伊貓取走了兩塊被繃帶包裹著的風乾臟器。

「車來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