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不!屍體正在逃跑!
評分: +11+x



男子坐在家庭餐廳的角落,藉著喝水偷偷環顧著四周。落地窗外的街道被無情的夜晚所吞沒,只剩零星的幾盞霓虹燈照亮餐廳外的人行道。
「好久沒有好好吃頓飯了。」男子邊這麼想著,邊把第三片披薩放入口中。
已經連續三個月沒有休息的他,從北美繞到東亞送貨,甚至差點沒從追兵的手下活下來。而買家們不是性格有問題,就是腦袋不正經,還在過程中大搞破壞,不小心引來UIU的注意。
「白痴探員。」他把披薩邊浸入起司醬中。


兩個上班族樣子的人從落地窗前走過,在餐廳門口停了下來,大概是下班後來吃飯的。兩人不等服務生帶位,逕自走向櫃檯,似乎要找經理問話。但其中一人時不時將視線轉往男子這裡。
「Shit…」雖然一路上為了不要曝光,換了三四個身分,UIU還是找上了他。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結帳嗎?」他對服務生大喊。
兩個探員聽到男子的聲音,馬上朝他走去。男子旋即穿上大衣,直直朝著廚房跑去。


「停下,聯邦調查局!」兩人立刻拔出腰間的手槍追進廚房。
「我什麼都沒做!」他朝後方大喊。
「那就停下!」
「誰會聽你們的啊!」
男子利用奔跑的動量撞破廚房後門,卻來不及煞住,在地上滾了幾圈。他在摔倒後隨即起身,卻被周圍的光線照得睜不開眼睛。
「你已經被包圍了。你因持有違法異常物品以及走私異常物品、殺害UIU探員而被起訴。把雙手放在我們能看到的地方。」大約十來個人圍在後門外,他只能無奈的舉起雙手。
「艾略特•傅漢,這大概是假名吧,或者我該說『Nobody』。你有接受我們調查的義務,也有權保持緘默。」其中一名探員手上拿著手銬朝男子走去。
「有時候當一具屍體比被嚴刑拷問來的有趣,你們同意吧?」他將藏在掌中的小型手槍秀了出來,指著自己的腦袋。
「我的晚餐被你們搞砸了。」


接著板機扣下。



「他掛了。」
「不然呢?有人可以變成屍體之後還活著?」他把手上的煙盒丟給另一人。
兩人站在醫院外的公園裡抽著菸。花了兩週追捕的犯人在眼前舉槍自盡的事實有時很令人不爽,不過已經發生的事無法挽回。
「上面怎麼說?」
「Nobody本來就可能不止一人,所以還有人以那個名號遊走也是不無可能。就繼續等通知吧,反正我們很閒。」他把菸丟在地上,捻熄之後丟進了垃圾桶。
「說的也是。」
雖然工作很煩沒錯,但兩人走回停車場時依舊聊著剛剛的話題。
「這些傢伙換假身分就算了,還會一些超能力什麼的,我們追起來麻煩死了。」
「至少他們不會死而復生。」另一個人回頭看了看急診入口。
「說的也是……」



兩名探員坐進車中,緩緩地將車子駛回總部。純黑的夜色連原本閃爍的霓虹燈都吞噬殆盡了,留下車頭燈光下的一小塊柏油路。副駕駛座上的探員搖下窗戶,把手中抽盡的煙蒂丟出,煙蒂在空中畫出一道不太明顯的拋物線,接著落入他們身後的黑夜中。
「你要聽歌嗎?」
「廣播吧,上次那台。」
駕駛轉開了收音機,音響中傳來某個不知名電台的主播談話聲。
「……非常感謝各位今晚收聽蘭諾斯電台,我是陪伴各位度過漫長夜晚的DJ蘭諾斯。剛剛這首由瑪莉女士送給她男朋友,或許是前男友的《死人節快樂》真的非常好聽。我可能會把他加入我的首選歌單裡。……..」
車子轉彎開上了公路,兩旁的樹林轉為無盡的星空,幾乎瞇成一線的月彎沒有掩蓋其他星星的亮光。
「……接下來要播放的這首,是由一個不願具名的人。這蠻奇怪的,大多數人都會留個名字什麼的。要送給他在這個叫……UIU裡的兄弟的歌。……」

駕駛車子的探員用力的踩下了煞車,車子就這樣停在路中央。
「這首歌叫《噢不!屍體正在逃跑!1》,希望各位會喜歡。……」


「要不要通知上面?」
「你覺得他們聽得懂嗎?」
「追?」
「追!」
踩下油門的瞬間,車子在公路上開始180度的大迴轉。接著再次駛進無垠的夜當中。





♫~每個小孩都應知道這傳說~♫

♫~伸長舌頭眼睛像是個黑洞~♫

♫~被射殺一百萬次砍下千塊肉~♫

♫~都抵擋不了他繼續移動~♫


♫~每個大人都應畏懼這東西~♫

♫~吃下手臂甚至吞掉你名姓~♫

♫~被溺斃油炸火燒依然不會死~♫

♫~這就是你該當心的屍體~♫


♫~噢不!~♫

♫~那具屍體正在逃跑!~♫

♫~當心你會為他傾倒!~♫

♫~那聲槍響是起跑信號~♫

♫~他腳步就不再停下~♫

♫~噢不!~♫

♫~那具屍體正在逃跑!~♫

♫~當心你會為他傾倒!~♫

♫~那個刀傷是脫逃警報~♫

♫~他腳步就不再停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