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基金會不知道的那些事件--02
評分: +5+x

事件項目:████████


 
「怒怒回來了!」
 
小齊興奮地大叫,不用他說大家也知道,那拖著雙腳的走路聲音一聽就曉得是怒怒,楊老師從搖椅上起身,走向玄關把門打開。
 
「進來吧。」楊老師語氣溫柔地說,一手搭在怒怒消瘦的肩上,露出心疼的表情,而怒怒還是跟以前一樣,不發一語。
 
「你這次離開好久喔,我們很想你欸!從你上次把壞人趕跑到現在,已經過快一個月了,這段日子你到底去哪裡了?」小齊拉著怒怒的手說個沒完,楊老師打斷他。
 
「我想怒怒應該累了,先讓他進屋子裡休息吧!」
 
二十分鐘後,屋內所有人都已醒來,在一樓的客廳裡集合,雖然時間很晚了,但怒怒的歸來似乎讓大家都很雀躍,他們或坐或站,在怒怒身旁有默契地圍成一圈。
 
「很感謝各位願意犧牲休息的時間,我想我不必重新解釋,你們也曉得了--在過去一個月,沒有怒怒的日子,我們總共被入侵者打劫了兩次,其中一次……還讓我們敬愛的鍾校長離我們而去……」楊老師的致詞說到這裡,現場不少人忍不住紅了眼眶,有一兩個人甚至哭了起來。
 
「但沒有關係,我們還是能重新振作起來。」楊老師走上前,雙手搭在怒怒的肩上,怒怒此時神情憔悴地坐在搖椅上,雙眼盯著地面。
 
「如今怒怒回來了,雖然我們依舊對他不了解,也無法讓他對我們敞開心房,但不能否認過去他對我們村子的貢獻;自從兩年前鍾校長在山下發現受傷的怒怒,將他帶回來治療,我們的財產就一直受到他的庇佑,不再被入侵者掠奪。雖然怒怒偶爾會失蹤,但不久之後都會回來這裡。我曾經告訴過你們:真正的別離不是離開,而是徹底遺忘了某個人。所以只要我們永遠記得怒怒,一直對他抱有感恩之情,他就不會遺棄我們。」
 
「怒怒我想你!我好想你!你都不知道那些壞人殺死了鍾校長……他們殺了他……他們……」說話的是叫做雨昕的女孩,她漂亮的大眼睛此時盈滿了淚水,難過得說不下去,坐在她身旁的男生摟住她的肩,告訴她別難過了。
 
「我們也不會忘記鍾校長,他犧牲了自己,幫我們保住了大部份的財產。」小齊堅強地說,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苦日子過去了,如今怒怒重新歸隊,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好好休息、好好吃飯,過正常一點的生活。晚上不須要再安排人員站崗巡視,怒怒會保護我們,我們終於可以好好睡覺了,現在讓我們上前抱抱他--」
 
眾人站起來,手拉著手上前,每個人都給怒怒一個緊緊的擁抱,雨昕還在他臉上吻了一下。這是這些日子以來,大家的臉上第一次有笑容。

 
 
 
凌晨兩點。
 
老克不耐煩地用腳踩熄第四支菸,望向趴在石頭後方的葫蘆。
 
「怎麼樣了?有動靜嗎?」
 
葫蘆手裡拿著望遠鏡,一動也不動地監視著底下的村落。「孩子們應該都睡了,那個女老師五分鐘前有出現過一次,像是在檢查門窗,現在已經看不見人影了,屋內的燈光也熄了。」
 
「很好,」老克滿意地點點頭:「等確定所有人都睡著了,我們就動手。你的情報不會有錯吧?那個送牛奶的可靠嗎?」
 
「給的錢夠多,連鬼都可靠。」葫蘆的雙眼沒有離開望遠鏡半吋,嘴角露出揶揄的笑。「那箱黃金就鎖在地下室的保險箱,密碼已經到手了,雖然不確定數量,但據說把整座山買下來蓋別墅都綽綽有餘。」
 
葫蘆此刻終於放下望遠鏡,從草叢裡爬起來,他一邊拍掉身上的泥土一邊走向他與老克開來的車,打開了後車箱,裡頭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工具。
 
「開工吧!」
 
老克丟給他一把獵槍:「別忘了這個……」
 
兩人忽然急速回頭,一臉驚駭地望向草叢,葫蘆已將獵槍舉起瞄準前方,但那裡什麼也沒有。
 
「別自己嚇自己,搞不好只是野兔……」
 
葫蘆的手抖個不停,老克唉一聲將他的槍按了下來,「別隨便扣板機,會打草驚蛇,望遠鏡給我,我再確定一次。」
 
接過望遠鏡,老克來到石頭邊趴下,朝村落的方向望去。
 
「怎麼樣?有人嗎?」葫蘆做好隨時要開槍的心理準備。
 
「沒事,一個人也沒有,我想我們剛才只是聽見風聲,不然就是--」
 
老克話講到一半,停了下來。
 
「……不然就是什麼?怎麼不說了?」
 
「媽的,那是什麼東西?」老克全身變得緊繃,眼睛沒離開望遠鏡,倒是一隻手不停朝葫蘆揮舞,「見鬼了!你快過來看看這個。」
 
葫蘆靠過去將臉湊上望遠鏡,只見原本漆黑、空無一人的校舍,此時忽然冒出一個人影,看起來像男性,極為消瘦,詭異的是他似乎非常痛苦,正摀著臉淒厲地咆哮著。
 
「幹,那是什麼,我的情報裡沒有這個啊……」葫蘆剛說完,忽然倒抽一口氣跳了起來。「他……那……那個東西,他朝著我們的方向衝過來了!」
 
「怎麼會!他根本不可能看得到我們!」老克慌張地跟著爬起來,搶過望遠鏡要確認,葫蘆很明顯已經退縮了。
 
「我不幹了。」
 
「你說什麼?」老克放下望遠鏡。
 
「我們的行蹤被發現了,我不能被抓,我要離開這裡。」
 
「我們的計劃已經走到一半,你不能這時候退出!」
 
「可是那個……那個怪物,你有看到他,他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而且他朝著我們--」
 
「他離我們還很遠!而且我們有槍,你忘了嗎?你手上拿著的那把槍,你可以--」
 
先是恐怖的哭喊聲,然後是黑影,接著話還沒說完的老克就被撲倒了。一切發生得太快,葫蘆還來不及尖叫,身高一百九十七公分、體重一百二十公斤的老克,就在他面前活生生被撕成兩半,內臟什麼的瞬間撒得滿地都是,剛才還在望遠鏡那端的人形生物,此刻竟已來到眼前,並以眨眼不及的速度殺害了同伴。
 
跑!
 
葫蘆立即放棄開槍的念頭,他迅速轉身跑向車子,打開車門,但人都還沒完全坐進去,就已經被拖進了草叢。他拳打腳踢、大聲哭喊,用盡吃奶的力氣扣下板機,碰的一聲打中了怪物的左臂--可惜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眼前的怪物看起來毫髮無傷。
 
「我……我不要錢了,對不起……對不起……求求你……」葫蘆哭著向對方求饒。
 
怪物撲了上去。
 
 
 
 
 
遠方的槍響驚醒了楊老師,她緩緩從床上起來,面對著房間的窗戶調整著呼吸。幾秒鐘後,發出槍響的方向傳來慘叫聲,但沒有維持太久,慘叫聲很快就停了,這偌大的山頓時又恢復了寧靜,現在只剩下少許微弱的蟲鳴。
 
「怒怒,謝謝你……」楊老師雙手壓在胸口,微微顫抖著。待情緒平靜下來之後,她走下床,來到學生的房間,確定沒有人被剛才的騷動吵醒。
 
「老師?」小齊迷迷糊糊醒了過來。
 
「沒事了,趕快睡吧。」楊老師拍拍他,幫他蓋好棉被。
 
「怒怒呢?」
 
「怒怒很好,他沒事,他在保護我們。你要乖乖睡覺,明天才有體力上課。」
 
「好。」小齊安心地闔上雙眼,沒多久就睡著了。
 
楊老師站在寢室,專心聆聽著學生們的呼吸聲,嘴角露出微笑。雖然她看不見,學生們也看不見,但這個全是盲人、僅靠聽力與觸覺來維生的村落,此時籠罩在一片安祥之中,沒有任何敵人會來驚擾他們幸福的夢。
 
「晚安。」楊老師用無聲的唇語,輕輕關上了寢室的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