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報告{RL-130}
評分: +8+x

國安局第八處-計劃報告{RL-130}


事件編號:{01-130}


危險程度:


參與人數:幹員002名,專家010名


所需設備:潛伏二式武裝、逃脫用車輛一部。


目的:將客戶之潛在威脅預先排除。


行動計劃: (C.S.E)Cover Strike Escape


行動成果:獲得


按金:95萬台幣


總金額:185萬台幣


客戶意見:我們花錢就是要你們做的乾淨點,動靜小一點。如果都會搞出那麼大的動靜,我們為什麼不乾脆找其他組織?他們收費還更低。


上車前最後的確認,身上只有錢包、手機與手上的手錶。妝容幾乎完美,唯一的缺憾是有些過濃,但不影響發揮。身上的黑色短裙跟簡單的白襯衫在經過修改後絲毫不會影響行動。衣著完美,再來是將自己收回鞘中。

逐漸修飾著眼神,將蘊含的鋒芒抹平,只留下溫柔的印象。

閉上雙眼,讓自己的精神能夠回歸於零,睜開眼睛後自己便成為無害的雪月。

睜開雙眼,原先銳利的手術刀被包裝成了精美的藝術品。

關上車門,準備開始屬於我的戰鬥。


打開車門,優雅的下車。雖然離目標地點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演出在上場前就已經開始。

看到便利商店後右轉進到較為安靜的街,不知為何連路燈也顯得昏暗許多。再次確認身上的物品,依然只有必要的工具,原先必需攜帶的通訊器也在我的要求下在出發前便改為了單次使用的手機。「以防萬一」我是這麼跟上面的人說的,畢竟要讓風險降到最低。

突然一道直射入我眼睛的光把我拉回了現實,仔細一看才知道是旁邊住戶為了防盜而裝上的感應燈。

直線向前,直到看見飄揚的旗幟,這間店不算難找。

我緩緩拉開了應該是日式風格的拉門,黑色的高跟鞋踩上了原木地板。店中的環境十分舒服,如同能把整天的疲勞給沖走一般。

室內只有幾個吧檯區的位置,難怪在事前勘察時常常看到要排隊,畢竟位子也不多。

然而深夜時分會來的人很少,現在裡面只有一名顧客。

年輕的店長熟練的準備著料理。我安靜的找到位子坐下,點了他所喜歡的那道料理。
我的位置正好能看見老闆的動作,於是我便決定一邊看著老闆準備料理,一邊聽著音樂等待。

餐點送上時目標也正好到達,並且坐在他習慣的地方——也就是我身旁的那個位子,如同預計。摘下掛於左耳的耳機,行動開始。

目標就座後便向老闆說著:「老樣子。」顯然他早已是常客,一邊說一邊看著作為陌生人的我,視線似乎集中於我的腿上。經過數天的調查,目標的喜好我早已一清二楚。「聽起來你好像常常來?有推薦什麼好吃的嗎?」輕聲問著,身旁的他似乎是被我的突然出聲嚇到了一般,收回了一直看向大腿的視線。

「我嗎?我個人喜歡這個。」一邊說,他一邊指著菜單上的星鰻手捲。

「那我應該算選對了吧?」我一邊吃一邊說著,這時老闆也開始準備著身旁的他要求的餐點。與先前的調查相同,他點的與我相同,或著該說是我刻意點了與他相同的食物。

「你也吃星鰻手捲啊?」身旁的目標問著,他有著與資料上相同的面容,用兩個字形容就是粗曠。

「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推薦的。對了你大概多久來一次呢?」我小口吃著,味道不錯,難怪會有人每天都來。

「我的話每個禮拜三下班後都會來吃喔,因為這邊的壽司真的太美味了,而且價格也不貴。」方才坐在偏外側的男性離開了,店內只剩三個人。不過今天不是下手的時間。

為了打破沉默,我決定主動開口:「下班後?這麼晚才下班嗎?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我問著,他在聽見問題時明顯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夜班保全,那你呢?」問題被拋回,不過我早已準備好了另一個身份。
「算派遣勞工吧,有些時候還是有點辛苦的呢。」一邊說,我一邊把名片遞給了他,上面用的名字是雪月。

他似乎微微的靠近了一點,是對我感興趣嗎?不過這種時候吊一下他的胃口比較有趣。

緩緩站起並對老闆說著:「謝謝招待。」並在付了錢後轉身離去。

魚餌已經撒下,然而他是否上鉤依然是未知數。


化名為雪月的Zero趴臥於旅館的床上,周圍早已用小型的干擾器將房間內的無線訊號進行遮擋,房間內只有他手中組織分配的手機可以正常使用無線訊號。

「幾天後好像是情人節來著,乾脆約看看他好了,反正也不虧。」一邊想著,他一邊打開了手機中的Line。

    熾陽    

2月12日

吶,你星期四有沒有約呢。

c37QzV2.jpg

剛好休假,怎麼了?

真巧,那天我剛好也有空呢。

c37QzV2.jpg

我記得那天是情人節吧?妳是在暗示我約妳嗎?

你說呢?機會不等人喔。

c37QzV2.jpg

那,妳情人節那天要不要一起逛逛呢?

當然可以。

     

‪‪ 

Aa

 

「最好這麼容易上鉤。」Zero輕聲笑了出來並打開了通訊器。
還是保險一點吧,Liu應該有空。Zero如此想著,一邊致電暗號部隊總部請求支援。


寒櫻聽著輕快的電梯音樂上樓,心情卻逐漸下沉,今天是情人節,也是寒櫻與雪月約定見面的日子。

電梯抵達頂樓,寒櫻握持著手槍的雙手止不住顫抖。她在哪呢?寒櫻一邊尋找著她的身影,一邊回想起了隊長在出發前所說的話語:「寒櫻,這次的目標確認為代號Zero,鬼環提供的資訊。」鬼環提供的資訊,也代表著出錯機率趨近於零。

空曠的頂樓並沒有太多掩護,寒櫻很快便發現了趴臥在地上的少女,她專注地盯著對面 — 也就是寒櫻與雪月所約定的見面地點。

果然是她啊,雖然早有預感但寒櫻親眼確認時還是不禁嘆息,如果不是敵人應該能成為好友吧。一邊想著,寒櫻甚至在無意間露出了哀傷的樣子。

基金會的上層用寒櫻的性命與第八處對賭,對方所提出的賭注則是零的性命。然而寒櫻手中所持著的裝有消音器的手槍,與對方毫無防備的樣子似乎都在預示著幸運女神站在基金會這邊。

今天是是任務結束的日子,也是我必須親手處決她的日子。寒櫻這麼想著,將手中的M1911對著面前毫無防備的她。


漆黑的槍口正瞪著寒櫻面前的敵人,槍已上膛。只要寒櫻的手指一施力便能將她擊殺。

然而此時寒櫻的的身後卻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將寒櫻撲倒,並以懷中的小刀刺入了寒櫻的胸口。

寒櫻逐漸失去了力量,手中的槍枝也脫離了掌握。

身著叢林迷彩的Zero在小刀刺入後便搶下了寒櫻的手槍,並朝著寒櫻的胸口不斷射擊,直至彈匣清空,滑套後定。

「目標確認死亡。Liu,準備離開。」Zero一邊說一邊拿出了通訊器拍照,證明對方的死亡。而Liu則是緩緩站起,一邊將手中的槍枝拆解一邊說著:「Zero你要嚇死我啊,那麼晚才出來。我都做好被開槍——」

Zero瞪了Liu一眼,後者立刻閉上了嘴。「任務中禁止聊天,要談等結束再談。」Zero嚴肅道。

安靜的將狙擊步槍拆解並收拾完後,Zero耳邊傳來了後勤人員的警告:「Zero、Liu,對方似乎發現了。」與警告同時到達的是數台閃爍著警示燈的警車。


比我想的還難纏,後方的警笛依然緊咬著車尾。自己的車胎被子彈貫穿,事前叫他們把車窗加固果然是正確的。Zero一邊想著一邊用眼角餘光掃著路旁,找尋著逃脫的良機。

Zero一邊自言自語道:「基金會還真是用盡了全力啊。」一邊脫下了罩在外面的洋裝,露出穿在下面的男裝。確定前方暫時無阻礙時將磚頭放上了油門踏板。

轎車暴衝,將警笛甩到後方,然而前方卻也發出了藍與紅交織出的閃光。

突然幾聲槍響,街邊的路燈熄滅,在黑暗掩護下的轎車朝著前方頭也不回的狂奔。而Zero則是趁著黑夜的掩護跳出了車輛,翻滾落地。

「媽的,回去之後又要被唸浪費資源了,你們他媽自己來啊。」Zero一邊抱怨一邊脫下了臉上的面具,面具一脫離皮膚便從原本美貌的臉孔回復為雪白的面膜。面具下的臉屬於一名稚氣未脫的17歲少年。正常而言應該要拿著書,而非槍才對。

在Zero將衣服掀開,並把面膜貼到自己的身體上後,面膜便快速的與他的身體貼合並在外觀上與他的身體合而為一,難以看出原先的樣子。在確認面膜收好後Zero按下了耳機上的按鈕,並對著它問著:「Liu,你那邊還好吧?」

訊號被耳機接收,在手機一般的通訊器內進行著加密與送出,將聲音傳送到不遠處的Liu耳中。


Liu身上披著剛才Zero穿著的光學迷彩,並盡可能的不動以保持光學迷彩的穩定性。

「Liu,你那邊還好吧?」耳機傳來Zero的聲音,他剛才在將光學迷彩交給Liu並囑咐他待好後便開著撤離用車輛獨自引開了基金會的大部分追兵。

剩下的人在頂樓沒看到人就加入追捕Zero的行列了,畢竟對於暗號以外的人來說這次任務只有一位幹員參與。

「上來的只有小貓兩三隻,隨便看了一下就走了。」

「別掉以輕心,這次來的人不一般。該死,無線電靜默。」突然,Zero單方面的關閉了通訊。


突然之間,Zero的眼角餘光掃到兩名身著警察制服的人走近。「無線電靜默。」說完他便裝作沒事的樣子走入轉角。

重新分析局勢。對方人數未知,武裝未知,自己只有一個人,手中只有一把子彈打空了的手槍。對方應該不知道我的長相,唯一的優勢。Zero的思緒快速流過,同時也找著附近的掩護。

路旁的招牌引起了他的注意。一間網咖應該是適合我躲藏的對方。他這麼想著,然而在他這麼想的時候,身後的警察制服卻輕拍了他的肩膀。

「早點回家,不要這麼晚了還在外面逗留。」Zero面前的警察制服有兩人,身上能大略看出藏有其他的武力,不過並未顯露出發現Zero的跡象。

然而就在Zero覺得可以放鬆的時候,另一名警察叫住了他並說:「如果沒事的話請離開這裡,我們正在追捕一名危險的犯人,有任何可疑的人也請立刻報警。」在點頭表示聽見後Zero便一面估算著基金會的封鎖範圍,一面快步走離。

在數分鐘的步行後,Zero在認定安全時再度打給了Liu並說:「我現在應該安全了,在最近的通道入口會合。」Zero看準了路旁一台腳踏車,一邊說著,一邊利用簡易的工具將鎖破壞。脆弱的自行車鎖非常輕易的被破壞,Zero便騎著原本被鎖上的自行車向最近的通道移動。


回到了家門,緩緩踏入後迎接著Zero的是Ein親切的聲音。
「零你回來啦,Liu已經先回來了,現在應該在裡面睡。這次任務執行的怎麼樣?為什麼臨時叫Liu過去支援?」代號為Ein的少女坐在沙發上,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問著剛進門的Zero。

「任務喔,還算普普吧,叫Liu幫忙只是……,那叫什麼來著?第六感?」Zero一進門就變得一幅模樣,現在的他正慵懶的從櫃子中翻找著自己習慣的廉價紅茶茶包。
「是要一點咖啡因嗎?紅茶沒了,不過咖啡倒是挺多的。」

Zero關上櫃子門並說著:「咖啡啊,那就不用了。」一邊幫自己倒了杯溫開水。啜飲了幾口溫水後,Zero再次開口:「對了,Ein,有辦法查到任務的客戶嗎?」

「硬是要查的話也不是不行,不過為什麼?」雖然嘴上這麼說著,Ein還是停下了手邊的工作並把藏在盒子中的隨身碟插上了筆記型電腦。

看見Ein的舉動,Zero從側邊稍微看了一下電腦螢幕的畫面,然而一如往常的難以看懂。只能看出Ein打開了幾個原本存放於隨身碟中的軟體而已。「好奇而已。」Zero回答著。

不一會兒便出現了結果。上面顯示的客戶名稱為Sunboard Circuit Production。

Sunboard Circuit Production嗎?原來如此,基金會找我去獵殺他們的人?而且上面的人還同意了?Zero在心中想著,但積累了幾天的疲勞感卻不允許他繼續思考。

「這樣啊,我知道了。不過我也需要先休息一下,有事叫我。」將剩下的溫水配著上面所配給的藥物一同服下,身上的重擔似乎又稍微輕了一點。將負擔稍微減輕的Zero緩緩走向了臥室,並在身旁親如家人的夥伴的心跳聲中緩緩睡去。

這裡早已成為了無家之人最溫馨的家,也是零唯一的家。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