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簡報 第916字號
評分: +7+x

國安局第八處-行動簡報{第916字號}


字號:{916}


目標:全球超自然聯盟 奇術能量應用委員會 韋斯特羅斯議會 主席 富蘭克林·貝佐斯


時間:2003/01/17 6:30 p.m.


單位:北歐軍區第16城市旅特戰部空軍勤務中隊 、超兵器研發部門實驗中隊 "天界之王"


執行計劃: C.H.D.A.C. (Conceal.Hidden.Dive.Assassinate.Clear)


風險評估:
可能的抵抗:

  • 攻擊小隊-4311"近衛獵者"
  • 攻擊小隊-7089"面對空導彈"
  • 評估小隊-6100"魔法斗篷"
  • 評估小隊-2415"管風琴"
  • GOC高層配屬近身保鑣

可能風險註記:

  • 攻擊小隊-0002"貝塔"
  • 機動特遣隊 郎將-3 "指引明路"
  • 機動特遣隊 天紀-17 "金融封鎖"

可能遭遇:

  • 0GEN AV-8B II+ 垂直起降戰鬥機
  • 0GEN AR-15模組化自動步槍
  • +1GEN Mk VII黑色套裝戰鬥員
  • +1GEN Mk IV灰色套裝戰鬥員
  • +1GEN PDW EQ-3個人近身防衛武器
  • +1GEN 錨點人員雷達
  • +2GEN 奇術力場盾"牛津"
  • GenAlt ABJ驅逐彈

行動開始至小隊撤離的預估時間:30min


流程模擬:

  1. 第一步:二架G920S超科技匿蹤直升機自colony56隱蔽基地XE升空,低空放飛,潛伏幹員將在座標點N9581、C4290、N9807或C5006放置雷射信標,在指定位置降落,行動開始,向座標NC6014部屬狙擊手與鬼影小隊。三架VG64A超科技傾轉旋翼機自colony491起飛,在座標S9714讓動亂小隊降落後聲至高空,動亂小隊開始對已標記的城市建築進行爆破和投放誘餌人員投影欺敵。
  2. 第二步:定位關注人士位置,覆寫會議廳警備監控錄像,開啟潛伏幹員預設之內部奇術通道節點,鬼影小隊進入東側走廊。預估此時動亂小隊將與當地警方和黑色套裝戰鬥員戰鬥,動亂小隊將引導戰場至目標建築周邊。
  3. 第三步:協議05,"噤聲"裝置在目標建築內投放,鬼影小隊突入後臺演講準備間並擊殺目標,清理現場,將目標遺體放至裹屍袋搬運,鬼影小隊返回奇術通道,狙擊手對周邊全球超自然聯盟掩蓋設施開火,並與鬼影小隊撤退至撤離點。預估此時韋斯特羅斯的GOC基地將派出AV-8B進行火力支援,引導後的動亂小隊應間接交火並撤離至12處管制升降梯上的頂樓。
  4. 第四步:"天界之王"五架SU-57機體於基地XE起飛,透過超視距打擊快速破壞面對空導彈、機場和對外聯繫設備,並擊落AV-8B。
  5. 第五步:潛伏幹員、特勤隊員、目標遺體透過G920S返回基地XE,撤離,動亂小隊進入防空洞,VG64A到達預定安全位置,"天界之王"在安全距離外對N8227投下共一枚戰術核彈(弱化的衝擊波彈)。
  6. 第六步:虛假情報投放,"天界之王"進行空優掩護,VG64A進入現場撤離動亂小隊。

執行摘要:

  • 註:電子癱瘓事前準備開始時間 2002/07/15
  • 註:"諦視者"探測機部屬日期 2003/05/20
  • 註:潛伏幹員91號已於1999年開始埋伏,忠誠評級六,可信任並聽從指揮
  • 出勤人員數量:鬼影小隊+狙擊手15_動亂小隊30_實驗中隊"天界之王"5
  • 註:持有之奇術通道裝置必須妥善保管

遭遇AV-8B:RVV-AE中程空對空飛彈
遭遇黑色套裝戰鬥員:通用阻滯彈藥SNP/撕裂彈藥AEO
遭遇灰色套裝戰鬥員:奇術超維曳光彈TNP
遭遇奇術師:單兵術式紊亂裝置
遭遇錨點人員雷達:"寄生蟲"微型反輻射自毀無人機炸藥
遭遇奇術力場盾"牛津":此能量護盾被製成珠寶飾品佩戴在貝佐斯身上,應對時需先投擲休膜海綿手榴彈SEEY,在護盾瓦解的狀態下使用阻滯彈藥SNP射擊目標要害使其死亡,在休謨海綿收縮後回收遺體與手榴彈。

在我15歲的時候參加了家鄉的徵募,受訓完成後便投入了情報工作,沒有到其他colony從事開發,而是到中央所說的"現實世界"進入那些敵對的組織進行間諜行動。

現在我52歲了,名義上的職位是全球超自然聯盟 奇術能量應用委員會的副秘書長,這時姓氏與名稱早已因不得而知的方式忘卻,只剩下幹員91號這個代稱。

我不是奇術師,也不是什麼現實扭曲者,一介凡人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很快就會到達極限,從任務的角度來看這種人比較沒有嫌疑,算幸運。

但也不太幸運,這也代表我必須看著一顆核彈在一座有著15萬人口的城市的市中心引爆,一切都還只是為了偽裝主席和副秘書長的死亡而演的戲;這當然也能解釋為什麼我花了17年的人生來追蹤這個大目標,而這些時間足夠讓我成為一個組織會想要除掉的危險情報員。

我想到如果照現實世界的宗教角度來看,我一定會下地獄;也在同一時間,機工長告知我,我的故鄉,colony01被基金會的武裝部隊毀滅了,無人生還。

滿腦子都是退休後自身的安危問題,我迅速的接受了這個消息,我也才終於發覺自己已經到了這個看什麼都不覺得會是驚喜的年紀,我下了直升機,反射性的掃視了周圍,但是一切如常,就和我對這個基地的認知一樣,如果他們要對我動手,也不會笨到讓我看得到。

參與任務的特種部隊其中一人是我的同期,特徵是老得應該退休、但健壯又聰明得讓我懷疑為何還留在基層,代號是94。

「辛苦了91,到終端機接收你的下一個任務。」他在進任務簡報室之前拍我的背,就像是往常一樣,但這次多用力拍了兩次,這是個暗號,一個我們那期互相流傳的、暗示著我應該在此時離開組織的暗號。

繼續待著對自己不利「給我一個小解的時間。」進到室內,衣服變得有些濕漉,我一直都很討厭雪這種麻煩的水體形式。

我走到廁所方向的轉角後,將自市區脫離後換上的皮大衣丟進了休息室的沙發上,踏入那個唯一沒有監視器的地方。

進入廁所隔間,那用來握達官顯貴的右手摸向骯髒的鞋底並拔開了鞋底的一部分,確定那一片口香糖片大小的晶片還在鞋跟那挖出來的凹槽裡後,把那塊切下的鞋底塞了回去。

我很清楚現在就必須開始開始思考後路,對自己的清剿有可能在五年內就會發生,或是等一下打開門就會有幾名幹員在廁所門外等人。

「一刻都不得閒,乾脆去投靠基金會好了。」

決定好之後,壓下沖水,離開沒掀開過的馬桶蓋,任務終端機在基地主建築一樓,要到那邊還要經過一個直升機停機坪;不走室內的原因是會經過一個會議室前的金屬探測器。

沒了大衣讓我在零下的空氣下直打哆嗦,待我走到終端機所在的位置,我發現94號也在那旁邊等我。

「91。」黝黑的肌膚在這冷漠的基地室內照明下可以清楚看到臉部的每一個細節,我看得到他的舉止之間透露出來的無奈與不明所以的不安。

「所以你這位偉大的戰鬥奇術師有什麼好跟我講的。」任務終端機根本沒開機。

「不要那樣子說,我只是在盡我所能幫你最後一次,我為監控設備動了手腳,這兩分鐘內我們不會被錄音。」

「那我再問個問題,為什麼你要幫我。」

「準備好跑路的不只你一個,我也希望我出去之後有人接應,等價交換,懂?」

「如果我成功離開第八處的話,我說到做到。」

94號將一顆接頭特別的隨身碟扔給我,那個三角形讓我有股親切感。「你是這個的製作者,應該知道這個怎麼用的,出基地外的森林之後回到現實世界你會看到一條河,基金會在河道上游的森林裡,沙皇先知協會在河道對面,看你要去哪裡,反正一到10點他們都會撤離,話說到這。」

黑人轉身離開,像是一切都與他不相干,終端機發出嘈雜的電子提示音並開機,面板上顯示了一個住在開羅的奇術師,是一個普通的監視任務,在我確定閱讀完畢並點下確認之後,主機下方的櫃體開啟並推出了一把左輪、一管藥劑與一個手錶。

手錶和我戴在手上的看起來不是同個牌子,但都是附加辨識、通訊、定位與遙控引爆的精密裝置,型態各異,但每一次出勤一定是不一樣的外觀,像是戒指、眼鏡等等,我還戴過假牙,共通點是戴上之後除非回到基地內否則無法拿下,而那又是基地出入口的唯一通行證。

我走向了基地出口,雪不再下了,這是好事,門上的自動化系統准許並放行,和平常沒有兩樣。

穿越林道,這座森林是進入colony56的方式,也是我出來的唯一通道。

那麼是時候切斷與第八處的連結了,將剛剛的三角形隨身碟接上手錶旁的端口,便可以解開束縛,正式切斷與第八處的聯繫,好在他們從內部把我解決掉之前投靠其他組織。
如果我說不呢?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