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只是一張老照片
評分: +14+x

p7WI6y8.jpg

情人節。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Kris博士、Kaul特工和Konnor特工在宿舍中稍作休息。

「今天可真累。」Konnor拿著毛巾,踏進沐浴間沖澡。

「我覺得還好吧?」至於Kaul則趴在床邊,正準備解下衣裝。

「可不是嗎,今天除了要如常工作之外,還得忍受站點裡情侶之間莫名滲透出的甜蜜氣氛,蠢透了!」Konnor的聲音從沐浴間門口傳出,夾雜著水聲使他的聲線顯得模糊,但還是能讓人感覺到該人的不滿。

「一年才一天就算了吧,平時他們忍著不放閃也是蠻辛苦的──」雖然對方看不見,但Kaul還是自然反應地聳了聳肩,並作出反對:「雖然他們都有刻意在隱瞞,但其實大夥早就知道誰和誰是一對就是了。」

「哼,那不是當然。對了,你聽說了嗎?有人告訴我……我們站點主任和那個02站點的人是一對。」Konnor清了清嗓子,「震驚對吧?別瞧他們平時那個樣子,今天主任好像讓人給那傢伙送了一盒……在超商買的巧克力。雖然他死活說那是義理巧克力,但誰他媽會信啊,分明就是本命巧克力啦幹。」

「你說那個高個子嗎?我早就知道他們有一腿!」Kaul聽見後彷彿雙眼發光,從不知道何處抽出了一本筆記本,翻開畫了兩個簡筆畫人像的一頁、興奮地大叫:「我連同人圖都給他們畫好啦!」


此時,Kaul留意到坐在桌前的Kris看著手中的照片,久久未語,甚至連一聲吐糟也沒有──實在不尋常。

「博士,怎麼了?你從剛剛就一直盯著照片看,是有什麼特別嗎?」Kaul察覺到博士的不尋常,決定開口發問。

「嗯?噢,沒什麼。」Kris趕緊將照片翻過面,不讓對方看到照片的內容:「是有點……私人的東西。」

「博士你就別裝啦,我們三個之間還有什麼不見得人的東西,讓我看看嘛……!」Kaul握著Kris的手,試圖將照片重新翻個面來。

「真的沒什麼啦。」Kris躲過了Kaul的撲擊,利用身高優勢令對方碰不到照片的所在。

「你不可以這樣欺負只有161的人的!!」

「啊你生得矮怎麼不怪你媽跑來怪我高!」Kris笑著還嘴;人身攻擊,太壞了我喜歡。

「博士好過份!!作為賠禮,我要求博士你讓我看那張照片。」

「外面是在吵什麼啦!還讓不讓我安靜地洗澡。」Konnor敲了敲沐浴間的門表達不滿。

「好啦我們不吵就是了。」Kris回敲了敲浴室的門。

「給你看就是了。」Kris放下了手,將照片放在Kaul面前的桌上;他歎了口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張老照片而已。」

「的確蠻舊的。」Kaul看著照片右下方的日期:2014年2月14日。「都7年了。」

「對啊,都快7年了……我還忘不了他。」Kris的聲線逐漸變得低沉,似乎在抵抗著嗚咽的衝動。

「他?」Kaul抬起頭來卻發現博士的眼眶中含著些許淚光,便不好意思地將眼神重投放在照片上,裝著沒看見流淚邊緣的博士。「博士是說左邊這個人嗎?右邊的是博士對吧。」

「對。就是Craig……7年前他離開了我。這張照片是我和他最後的一張合照……」Kris別過身,擦了擦幾乎流出的淚珠,「可悲的是,我現在還會想他。」

「他劈腿了嗎?不可饒恕!」Kaul拍了拍Kris的肩,企圖安慰博士。

「不,更糟。」

「欸?」

「他為我而犧牲了。」Kris冷冷地讓字母音節從口中發出,在句子說出口的那一瞬間,腦內的畫面洶湧而至,當日的情況歷歷在目重現眼前。

「噢……我很抱歉。」Kaul看著Kris與語氣不符、將近扭曲的臉,想說些安慰的說話卻腦海一片空白。

「有時候我還寧願他是劈腿……至少那他還會活著……而不是為了我這沒用的人捨棄自己的生命……」Kris脫力地倒在椅子上,呆望著天花板的燈,有氣無力地說出自己的願望。

「嗯……」Kaul看著無力的Kris,不知該說什麼好。

「算了,我還是不要這樣想比較好──」Kris擰過頭看著Kaul:「Craig一定不希望我這麼想對吧?」

「對、你說的是。」不知道能接什麼的Kaul只得應聲答應對方。

「好了──打起精神來吧我!」Kris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再多想也沒用。不管怎樣我還是要活下去的。」


「嗯?這是什麼?」剛出浴的Konnor擦著頭髮走了出來,看見了桌上的照片。

「沒什麼,只是一張老照片。」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