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未消逝
評分: +4+x

這座狗屎爛城郊區的舊水塔已經被廢棄多年。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居然還沒把那個爛玩意撕下來。

我伸手搆向下一個橫桿,梯子的橫桿因為預期外的重量而嘎吱作響,並隨之折斷。我在最後一秒即時的穩住了自己,但我的Go-Pro就沒這麼幸運了,它輕柔的撲向底下的雪堆。

「那裡面可是存著我超他媽完美的自拍照欸。」

這實在是千鈞一髮。在我繃緊神經並繼續攀爬前,我花了幾秒來整理呼吸。

不能回頭,要堅持執行計畫。

你會因此而被記得的。

我爬上了平台,而一個巨大笑臉迎面而來——是敵隊學校的白痴吉祥物。它的臉已經風化並剝落,不過好消息是,它將得到全新的粉刷工程。現在我需要決定的正是該在它臉上畫幾根老二,是時候開工了。

只要再給這裡添一個……

噢!來讓它被射得滿臉都是……

……粉紅色?我他媽怎麼會覺得自己想用粉色 顏料?

……讓它缺幾顆牙齒吧;這會讓它看上去像個有圓形族譜的尻槍蠢貨!

……再多加一點點然後……完成!

我後退一步,並自豪地欣賞起這份傑作。在幾小時內,人們將會意識到他們心愛的角色被一群飛天老二毆打;宛若它曾是幽靈群P界的巨星。現在我需要做的就是給大家拍些照片來證明是的,我就是那個天殺的壞蛋。我掏出手機並例行性的感嘆自己不能把照片發上網(如果可以的話我要加上#dickasso)。

現在是個抽菸的好時機,於是我點燃了一根,並俯瞰圍繞城鎮的森林。昨晚的降雪蓋住了所有景觀,僅留下綿延數英里的純白大衣。我可以看見遠處的湖,從這個角度看的話,還可以清楚的看見圍住它的隔離柵欄。當早晨的霧氣開始散去時,我甚至能看見水面和……你他媽那是三小你能看見那裡的他們嗎?

我把手做成望遠鏡並放在眼前 — 彷彿這樣能增強我的視力 — 並靠在欄杆上。很明顯的水面上有東西在晃動,那……幹,是不是有誰在那裡?

這不對,就是這樣的他們很久以前就封閉了這座湖。為了繼續隱瞞。大概是因為湖底有暗流?說謊。幹,好吧就算有某個傢伙把自己害死也不是我的問題。他們比你想得還要親近你。

雖然我想轉身離去,但我無法。因為你想要知道真相。我呆站在原地,身子搖搖欲墜的靠到了欄杆上。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關於他們的事情。你不記得了嗎? 那個紅髮女孩……

凱蒂‧勞森

我們是在家政課上認識的,她總是充滿耐心與關懷。她仍然在乎。 那年夏天我和同學們一起去了新營運的飛越太空山,而我與她在第三天晚上的煙火秀下分享了初吻。我還……做出了一些我知道自己無法履行的蠢誓言……還有時間的。

道格‧迦納

他是每個人身邊多少都會有的那種嗨咖,總是希望我跟上他的不幸冒險。他不想總是孤獨一人。我們曾一起偷偷的溜進戲院看大白鯊,我在警察發現之前跑掉了,但他沒這麼幸運。不過,他從來都沒有出賣過我。冒著失去你的風險? 他總是在背後支撐我。別讓他失望。

班‧沃德

一直都住在對街的那男孩, 他總是在那裡。我這輩子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朋友了。對他來說,你也是。 但他開始認真學習後,我們便分道揚鑣了。他很害怕你會對他有意見。 每隔一段時間,他會為了放鬆而停下學習。 因為他很想你。你不想念他嗎?我們上一次聊天是在他招待我去看皇后樂團四月在派拉蒙戲院的表演時。

我的身子向後倒,身處高處的眩暈讓我搖搖欲墜;香菸使我頭昏腦脹,而突然間,那轉換成了偏頭痛。我用手掌按壓雙眼,試圖讓我的腦袋清楚些,我現在甚至無法專注於自己身上。那底下有人,他們需要我的幫助。在還沒清理好作案工具的情況下(我會回來清的),我跳到梯子上並開始往下爬。


騎單車到湖的路途上十分安靜,而最後幾英里的路上覆蓋著白雪。這裡除了我踩進雪堆的聲音外,只有偶爾會有的,陣風穿過樹林產生的呼嘯聲。 不,那不是風聲。

你能聽見我們嗎?


你能聽見我們嗎?


你能聽見我們嗎?




危險:前方為禁區,水深勿近。



像這樣的小標誌擺得到處都是。這是為了驅離你,這是為了隱藏真相。 我無視它們,繼續前進。我現在不能遺棄我的朋友。

說來好笑的是,明明太陽都已經升起了,但這裡卻好像越來越冷。這裡一直都好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你。

鐵絲網,幹,也是啦。我該怎麼翻過那玩意?在那裡。 等等……那個樹叢……很接近了。 看來那後面有個可以穿過圍欄底下的洞。拜託。 我借助自己手和膝蓋的力量爬過那個洞。

現在我能看見它了……

你能看見他們嗎?
你能看見他們嗎?
你能看見我們嗎?
你能看見他們嗎?
他們能看見你。

我們



我們能


看見


看見


看見

這是…….噢……天啊……

你會幫助我們嗎?


你還記得我們嗎?


你還記得我嗎?


我?


我們?


你怎麼能


忘記一切?

你不記得我們了嗎?

那些都是我所認識的人,你們之中的每一個。我所有的朋友,我的家人,還有其他我仍未完全想起的人。你們不該在這裡的,為什麼?怎麼會這樣?我會把你們救出這裡的!我不會讓這狀況持續下去。

寒冷的湖水淹上我的腳踝,每多走一步我都能感受到底下的地面越來越遠……已經到大腿了,我開始顫抖。我的心沉了下去,有什麼不對勁。

救救我們,拜託。


只有你。


我們度過的那些年呢?

那些什麼也不是嗎?


你承諾過的。


一直都在尋找你。


我們需要你。


記得我們嗎?


你承諾過的!




我正在慢慢的走向他們……我可以幫上他們的。不用擔心,我們都能離開這裡的。

水淹上我的胸膛。

我無法擺脫在深水中前進時,那股爬上我身的恐懼。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某次不明智的深水炸彈令我沉入我叔叔的泳池底部。我嚇壞了,無法動彈。我慌亂的四處張望,試圖踩到池底卻白費力氣。我以為我要掛了,幸好有人及時跳下來並救了我。但從那時開始,我便開始有嚴重的恐水症。事實上,我從未真正的去學過怎麼游泳。


沒事的。


沒事的。


沒事的。


我們有很多時間。


別回頭。


別把我們留在這裡。


拜託。


你承諾過的。




水淹上我的脖子。

已經太遲了。我找不到湖底,我找不到立足點。我開始嗆進湖水,我又開始顫抖。


沒事的。


我們已經等了這麼久。


你不會拒絕我們的。


我們可以成就的如此之多。


完成了如此之多。


全都沒了。


白費力氣。

現在我身處他們懷裡。


以看見他 的臉。


我認得 們之中的 一個。


我知道他們之中的每一個





他們 已經等了我 這麼久


我為什 麼會 忘記




記?




為什麼 他們這樣對我們









他們 不能這樣。




他們不能把我們 留在這裡。




不能獨留我於此。





















請別忘了我。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