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喜歡四面樹敵
評分: +3+x

「光天化日之下的一次超科技襲擊?」

兩名男子不發一語地站在他們的老闆面前,他們在貨物交付失敗之後返回公司。因為公司老闆惡夢般地眼神停留在他們身上,所以他們幾乎不敢呼吸。兩人在恐懼中抓緊拳頭,他們直視前方,指關節和臉孔已失去顏色。

「可以請你們解釋一下嗎?」

「是……是的,先生。他們設置了某種陷阱。感覺就像我們撞到了一條狗或者其他什麼東西,接下來我們只知道卡車正在漂浮。那些暴徒從每條後街衝出來趁機將我們洗劫一空。在我們有辦法嘗試做任何事情之前,他們就消失了。他們開著卡車突然消失,先生。」

「我明白了。」

Percival Darke 長而老朽的指尖有節奏地敲打著栓住他的裝置。他的外表有如食屍鬼,他的凹陷、像屍體一樣的面部特徵因為臨時辦公室的黑暗而更加突出。雖然他早以失去嗅覺,但 Darke 可以斷定在他面前發抖的兩個骯髒傢伙已經腐壞了。

「你們被解雇了。謝謝你們。」

他們難以置信地盯著對方,然後決定最好不要質疑他們的情況。兩個人點點頭,離開的速度比 Darke 的椅子轉動得還要快。機器用蜘蛛般的腿爬行,以無與倫比的優雅載運他們的主人移動。機器在窗前停下來,一個男人的軀殼俯視著他的帝國。一間裝滿貨物的大型倉庫,數百萬美元即將藉由下方條板箱而賺入。

有了像他一樣獲利的有序組織,遇到競爭對手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他和他的公司並不是毫無準備。他和他的線人網絡花了幾個月收集有關鬼靈的資訊。他們喜歡誰,他們不喜歡誰。Darke 知道他們其中一些成員是被放逐者圖書館魔法的持用者,但他沒想到他們竟會實行如此大膽的搶劫。不過這不僅僅是一件搶劫案。

長久以來,他一直滿足於單單付錢給集團(the Outfit)1來向鬼靈施加壓力。長久以來,他一直躲在光明處,讓警察為他做骯髒勾當。長久以來,他都允許犯罪人渣從他的商業交易和辛勤工作中間榨取金錢。太久了,他保持被動的時間實在太久了。

但他發現自己陷入了微妙的境地。雖然他擁有必要的流動資產、武器、人力和影響力,可以將整個芝加哥市炸成一個焦黑的灰燼坑,但這對商業來說是不利的。此外,配備有異常技術和武器的軍隊肯定會引起基金會的憤怒,這對於商業來說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來說,朋友對商業非常有利。

Darke 回想起鬼靈第一次和他的公司會面。一位名叫 Cartwright 的男子出現在他們在芝加哥新建的中央營運中心。Cartwright 提出了無恥的要求,要求公司拿出一部份獲利給他與他手下的暴徒來「換取保護」。當然,他很快就表明了,Marshall,Carter 還有 Darke 保護自己的能力綽綽有餘。

事後來看,把那個男人在他的手下面前從裡往外翻面似乎過分了。Darke 曾想要在當時開創先例。他希望芝加哥的幫派知道他們絕對不好惹。當然,這極大地妨礙了兩個團體可能存在的任何關係,並且毫無疑問導致了他們今天所經歷的敵對行動。

也許他可以再試一次。也許鬼靈和他的公司可以成為合作夥伴。他們能夠在基金會和 FBI 眼前運作的能力對於協助他們的貨物運輸來說非常珍貴。他們甚至有自己的卡車。他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是雇用一些精明的辦事員來恰到好處地銷毀資料,所以沒有人會懷疑任何事。

Darke 的設備的機械腿在磁磚地上叮噹作響,將他移向他的辦公桌。他拿起桌上華麗的旋轉撥號式電話,用他衰老而瘦骨嶙峋的手指按下按鈕並旋轉設備。轉軸的柔軟機械咔噠聲伴隨著 Darke 人工呼吸裝置的微弱聲響。

「你好,Margarie。請叫 Alfred Pines 來我的辦公室。我有一個消息,我需要他轉告給 Richard Chappell。」


一輪滿月照耀著密西根湖的碼頭。鬼靈的成員正在忙著裝載一輛帶有私釀酒、槍支和其他此類物資的不起眼的小車,以便橫跨底特律並偷運到水牛城。今夜,警察已經收了錢來故意忽略,而且水面也很平靜。一切都按計劃進行。

咔嗒。咔嗒。咔嗒。咔嗒。咔嗒。

意料之外的腳步聲讓把風者起了戒心,他從外套的口袋裡掏出了自己的手槍。他從他一直在休息的條板箱上跳下來,走近霧中浮現的神秘人物。那人穿著風衣和淺頂軟呢帽,讓把風者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他的面目。

「這麼晚了要準備游泳嗎?」

那身影舉高雙手表示屈服。

「我來是為了帶一條消息給你們的老闆。」

把風者抬起眉頭,壓低了槍。

「你他媽的是誰?」

「Alfred Pines。」

「很好。那麼,這條消息是什麼?」

「我代表,呃,銀行家。我的上司有興趣與你的上司進行商業交易。也許我們可以一起達成協議。」

把風者嗤之以鼻,把槍拿開。他的對話夥伴在進一步闡述時持續高舉雙手。

「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可以和你們其中一位上司在下星期四拉什街(Rush Street)上的 deli2 碰面。就是這樣。」

Pines 在結束他帶來的消息後,開始向後退步,遠離碼頭和把風者。把風者走上前去但決定停止追尋。他的同事需要他留下來,留意其他和這個人差不多的流浪漢。

Pines 隨即溶入了黑暗。在他和碼頭之間隔了幾個街區之後,他伸手進入自己的風衣口袋。他翻開筆記,翻閱頁面,直到找到他最近的待辦事項清單。

待辦:

審問 Pines 棄屍
審問資訊在下兩頁。
太入迷了。需要把風衣弄乾淨。
安排我 + 鬼靈之間的會面

他將最近的待辦事項劃去,然後潦草地寫下新的事項。

* 非常重要的約會, 星期四在 MICKEY'S DELI!

這次試試法式蘸魯賓三明治3,聽說很棒。

他離將自己該死的帽子拿回來更進了一步。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