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死亡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Ruiz Duchamp聽到遠處的響聲。

「嘟————————————————」

可能沒什麼。Ruiz接著在工作室裡踱步,月光透過玻璃屋頂,在房間裡留下陰影。Felix送去了邀請;現在Ruiz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

「Ruiz Duchamp。」

Ruiz看向門口;他等得夠久了。The Critic整了整灰色襯衫上的灰領帶,灰色的軟呢帽與他灰色的雙眼正相稱。他額頭上的每一道皺紋都帶著一種不真實的標準感,彷彿這一個體是現實中唯一真實的存在。Ruiz咧嘴一笑。他的一名觀眾已經就位。

「一名觀眾,也是唯一一名觀眾。那麼我該如何稱呼您呢?您喜歡『批評家Critic』嗎?『博士Doctor』?『教授Professor』?『管理者Administrator』?甚至,『牧師Reverend』?我可否斗膽稱您為『God』?或者,也許,讓我們就…『Nobody』?」

「我認為『先生』就夠了。」

Ruiz帶著難以言喻的狂喜鼓掌,走到他的身邊。

「先生,是的先生。這邊請先生,我可以脫掉你的帽子和領帶嗎先生?歡迎光臨,先生,歡迎來參觀我光芒四射的傑作!」

Ruiz奮力振臂,誇張地站在他完成的作品前。燈泡在嗡嗡聲中亮起、鋸片呼呼旋轉著、霓虹燈耀眼奪目,大廳裡擺滿了一排一排嶄新的死亡機器。維瓦爾第的「春天」從揚聲器中流出。

哇塞,先生,哇塞!弄死你記幾吧!WOOWEE,SIR,WOWWEE!GO KILL YURSEFIL!

Ruiz停住,他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乃自己ursefl」該怎麼發音。

你…..你記幾?Yur……yursefil李自幾Ursefell?哦,算了,唸作乃自己ursefl,我犯傻了。」

The Critic整了整呢帽。

「業餘水準。」

Ruiz大笑,從架子上拿下一個黃色的圓鋸片。

「不,先生,不它不是的。您沒有用正確的觀念來看待它,您看得還不夠近。您是正確的觀眾,但您看錯了東西,先生。看著它直到您真的、真的抓到那個點,先生,然後您就會理解這場展覽了。」

The Critic接過遞來的鋸片,放在手心。他簡短評鑑了一下。在任何方面上都毫無趣味。

「這什麼也不是。」

「先生,我從不會給沒有人Nobody展示什麼也不是nothing。再努力看看。」

The Critic凝視著金屬圈。他凝視著油漆塗的薄層,逐一分析內部的構成,然後注意到畫法的模式。它不是一層一層塗成的,實際上,這種筆法更像是交織成三維結構,乾燥的油漆不可思議地混雜著。事實上,它是如此的微妙,以至於沒有人會注意得到。沒有人但不是沒有人Nobody。他更深入地看下去,穿過表面的塗層,深入到圓盤的冶金結構。它的內部流似乎通過不存在的空間扭曲變形,非現實的張力拉動現實的結構,糾結在這塊堅硬的圓盤中。他更深入地看下去,深入到分子結構;在那裡他看到了本應將圓盤化為齏粉的五維翹曲。原子結構扭曲到八個維度,在那之下,質子被拖進十八維;深處的組分夸克劈啪作響地穿過二十六維,在更深處他能感受到無數的空間中無數矢量的張力。The Critic深吸一口氣,恐懼襲來。Ruiz瘋狂地咯咯直笑。

「一切都非常好,先生,一切都很正常。光是這一個圓盤內部的應力就足以毀滅這個星球,而且先生,我有五個,這裡還有個遠不僅僅由鋸片所組成的地獄。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麼,即使是現在。我是個畫盲,我沒法看到更深,但我在尋找它,四處去體會我自己的風格,將作品都編織在一起,然後就這樣了。我在它上面傾注很多心血,先生,你甚至都沒法解開這張掛毯;它織得太緊了。」

The Critic擡頭看著這些嗡嗡作響、呼呼旋轉、刷刷切割的死亡機器。在它們每一臺之中,他感受到了這些不可思議之物無比的吸引力。他看得出它們都連接在房間中央的那張不起眼的椅子上。Ruiz瘋狂的笑容逐漸鬆弛,變成一種冷漠的憂鬱。他做了個手勢,什麼也沒出現,只有月光。尷尬的沉默。他又做了一次,然後,伴隨一聲清晰的電流音,一道聚光燈打在中央的椅子上。

「當然,您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的。一個捉摸不定、無法預測的傢伙,有這樣未被發掘的力量由他支配?完全無法接受。當然,您可以試著自己把這些東西分開,一點一點、一條一條線,但我甚至不覺得你的手能穩當地做到這件事。一個錯誤的拉扯,你就會抹殺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不過幸運的是,這裡還有一根懸掛的繩索。你抓住這根充滿隱喻的繩索然後一拉,一切都將瓦解,世界末日煙消雲散,而我只會剩下一堆無趣的小飾品。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不是嗎先生?」

The Critic盯著那把被照亮的椅子,表情變得不安。

「來吧,先生,我帶您看看您的王座。」

Ruiz抓住灰衣男人的胳膊,拖著這個突然無力的人來到房間的中央。Ruiz把The Critic推到椅子上,用拘束帶綁住他的雙腿、胸部和左臂。Ruiz將他的右手放在一個巨大的紅色拉桿上。一臺寶麗來相機正對著The Critic灰色的軟呢帽。

「現在,輪到我最為自豪的環節了,先生。這部分,我把它叫做『親,來照一張吧get ur foto takkn』,希望我的發音足夠讓你聽清。你看,你需要做的就是坐在這裡,舒舒服服的,推動這個陳舊的大拉桿,然後這裡這臺奇妙的裝置,這部很舊但好用的寶麗來,就會給你拍一張照!然後你也會觸電死掉。當然,這麼做不會把我所有其它的花哨玩意解開,不會完全使我的『武器』失效。但這最後一點事只因你而起,先生,其餘的是別人的事。」

The Critic遲鈍地望向Ruiz,軟呢帽幾乎擋住他眼前的聚光燈。

「為什麼?」

Ruiz轉身坐在相機旁邊,籠罩在斑駁的月光之中。

「因為我恨你。因為我需要有個人為這一切,為我所經歷過的這一切負責,而你是合適的人選。你坐在暗處計劃著,密謀著,你覺得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不過,你並沒有。如果我想,昨天我就可以啟動這些東西,然後沒有人會再有下一次呼吸。這個『沒有人nobody』裡沒有噁心的白痴的其它含義因為你也死了,先生。你以為自己有權力控制一切,但實際上你什麼都控制不了。看著我,老頭,套在一套乏味的小西服裡,跳來跳去讓每個人都安心。『一切都在計劃中』,你說。但是沒有計劃,沒有宏偉的計劃,只是因為一些不可思議的巧合這世界才沒被毀滅幾萬億次。你沒能把你的狗屎爛蛋凝聚在一起,所以我要殺了你。你死了,人們會接替你的位置。權力基礎的解構。系統的重組。普遍範式的轉變。最終拋出窗外。」

「我聽到的只有一個瘋子在語無倫次地長篇大論。」

「一個瘋子?你說我是個瘋子?是你把我變成這樣的,老爺爺,是你把我啟動的。坐在一起擺弄一堆他媽的木偶,一個一個戴上面具,扮演成每個人的角色,但真相是什麼?我和你同樣清楚,沒有人Nobody躲在面具後面。謊言、謊言、謊言和謊言。所以我讓你坐在這兒,用微妙的暗示和契機迫使你服從、冷漠、恐懼以及卑屈以及所有的那些好詞兒。但我不會殺了你,先生、不,先生、不,先生。這是給你用的又大又紅的拉桿。」

The Critic用手指敲著把手。

「如果我坐在這什麼也不做呢?」

「我會走到那面牆邊,按下那個按鈕,這些——比喻成是——炸藥,就會爆炸。」

一個巨大的紅按鈕立刻開始發光。

「所以,先生,做出選擇吧。是自己死,無人知曉、無人在意,直到最後都誰也不是是Nobody,默默拯救幾百萬的生靈,還是和我一起死,和我們一起去死,最後映入你眼簾的是整個世界都在燃燒。選哪一邊我都不會奇怪的,先生。」

Ruiz翹起二郎腿。

「為什麼你先創造出了他,先生?」

「誰?」

「你知道的。」

「我真的不知道。」

Ruiz起身拽住The Critic的領帶,看著他因為勒住氣管而面部抽搐。

「你甚至都不記得了。你拉出難以忍受的狗屎就離開了,你換上面具就跳著舞走了。你拒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讓這個世界殘廢的肩膀為你撐著。去你媽的,先生。Redd真是跟你一模一樣。」

The Critic睜大了雙眼。

「Redd……那是好幾年前了。早在我找到這個帽子之前。你的意思是他竟然……哦。哦,我真的很,很抱歉。他不該離開。他還沒準備好。我做了錯事。對不起。」

Ruiz的臉皺在一塊,淚水從他的眼中湧出。他放下了領帶,把The Critic那張衰老、乾癟的臉抱在懷裡。

「這不是為了你。這不是為了我。這是為他。這一切都是為了他,你這個沒用的混蛋。」

Ruiz回到他的座位上,直盯著老人灰色、悲傷的眼睛。

「你想要告訴我你有多抱歉,你就推這個該死的拉桿吧。你想讓這個世界更美好,就殺了你自己吧。弄死你自己!哇塞!弄死你自己吧!哇塞!哇塞……」

The Critic擡起手臂,把手放在拉桿上。他的表情變得堅決。

「無論如何,Ruiz,我很抱歉。對不起。對不——」

砰。

玻璃屋頂粉碎,碎片墜落在這死亡宮殿之中。Ruiz瞪大了眼睛,一個完美的圓孔出現在The Critic的軟呢帽上,血液和頭骨碎片從中噴出。他感覺房間內的一種壓力消散了,這幾個月來製造的奇工巧械都被解開,迴盪在這空間中的空洞哀嚎重新取得了現實的支配。Ruiz頭上落滿碎片,他擡頭看向舒舒服服躺在死屍之中的狙擊手。槍手向他的兄弟揮手,臉上帶著惡意的笑容。Ruiz喊出他現在唯一能連貫說出的詞語。

「操你媽撿頭狗!」

Pico Wilson從王座上起身,把步槍扔進被毀壞的屋頂,槍落在滿地的玻璃上發出嚓嚓聲。他嘲弄地敬個了禮,然後轉身,消失在黑暗中。Ruiz想追上去,但他知道他已經跑得很遠了。他轉身看著這個衰老的,死去的男人,腦漿在月光下閃閃發亮,他原本嶄新的西服血跡斑斑。Ruiz從The Critic滿是鮮血的頭上摘下軟呢帽,帽子前面也打上了完美的圓孔。Ruiz把手指戳進洞裡,把帽子轉了個圈。

「操。」

拉桿仍然沒被推動。

該死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 權限不足 | 中心 |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