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貓宇宙的九條故事
評分: +7+x

SCP-963:Bright 的負擔

Felix Bright 博士盯著鏡子。他的眼睛盯著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整齊分線的頭髮。

又大又圓的眼睛。

方正的下顎。

厚實而骨節突出的手。

小小的腳。

完全正常──對於人類來說。

這令他反感。他嘆了口氣並轉身。他心想,要是自己能夠恢復正常該有多好。當你被困在兩足動物的身體裡面時,很難把自己舔乾淨。他打開通往走廊的門,開始擠著穿過成群的貓:研究貓員、D 級貓員、特工貓以及更多其他貓。他認為,被困在人類身體內是比死亡還要糟糕的命運。

照片資料庫:SCP-173

Cat173.jpg

貓像。

SCP-3000:貓難陀舍沙

喵動部隊 Alpha-1 弄蛇貓 ("Snake Charmers") 的成員,Mittens 特工在 FSS 虎斑貓號上的甲板來回走動。她的貝雷帽歪斜在一邊的玳瑁色耳朵上,以嘴巴啟動的槍帶綁在她的下側。

「我們有畫面了。」Sourpuss 博士說。他把自己吃得太多的橘色身體挪到一側,好讓 Mittens 接近電視。

它在那裡。有些貓叫它貓難陀舍沙。而 Mittens 將其稱呼為「蠕蟲」。它有貓的臉,可是那隻貓已經活了成千上萬條命,而不是一般的九條命。它不自然又毛茸茸的脖子在海洋中伸展了好幾哩。它慢慢地舔拭著它自己濕潤而毛茸的身體。

「滲出倒數,五。四。三。二。一。」Sourpuss 博士說。

SCP-3000 停了下來。它的眼睛睜得很大,頭部退到了脖子上。它發出了巨大的水下咳嗽噪音,那種聲音就像核魚雷。它再次咳嗽,張開嘴巴,寬到足以吞下十二隻獅子。然後它吐出了一個黏液與貓毛組成的噁心圓球。

「這就是了,」Mittens 說,「感謝貓上帝,D 級不知道我們給了他們什麼。收集記憶消除劑,然後我們走。」

無人機收穫了圓球,將其拖入 FSS 虎斑貓號的貨艙。特工 Mittens 啟動引擎,虎斑貓號遠離了 SCP-3000。

Mittens 盯著貓難陀舍沙,貓難陀舍沙也瞪回來。「你這隻老蛇貓,你到底看過些什麼?你掌握了什麼秘密?」她發問。然而貓難陀舍沙沒有回答,永遠不會。

照片資料庫:SCP-049

Cat049.jpg

瘟疫獸醫

SCP-3008:無限 Petsmart

「SCP-3008-2 是存在於 SCP-3008-1 內的貓形實體。它們沒有面部特徵,在所有目擊到的個例中都具有和 PetSmart 員工制服一致的紅藍毛皮圖樣。」

初級研究員 Fluffy 緊張地從她的平板電腦上抬起頭。依然沒有東西在附近。她用肉墊再次刷了一下,儲存了最新的改變。然後她按下了「上傳」鍵。

Fluffy 向目前棲息處的高處攀爬;這裡是一座高塔,由大量的貓抓板聚集而成,表面覆蓋著地毯。-2 通常待在玩具和食品區,狂暴地驅逐為了尋找食物而徘徊的流浪貓。

她回頭看著她的平板電腦。沒訊號。「臭貓砂,」她大聲咒罵著。但沒有貓可以斥責她。

她從平台跳到另一個平台上,直到落地。她縮回爪子,接著沉穩而安靜地前行,她的平板電腦固定在輓具上。「我必需要找到回去的路,」她心想,「但我不太確定是哪一條。」

一種嗡嗡的聲音打破了寧靜。那是一顆塑膠球不停旋轉的聲音。一種塑膠玩具。

她睜大眼睛,喃喃自語,「喔,毛毛的主啊,我一定是走回玩具區了。我必須趕快離開,不然──」

她轉身,它們在那裡。高貓、矮貓、粗短的貓,甚至還有三條腿的貓。全都沒有臉。全都帶有紅和藍的毛髮。

那時它們開始嚎叫。「本店已打烊,請離開建築。本店已打烊。本店已打烊。本店已──」

照片資料庫:SCP-085

Cat085.jpg

畫中貓「凱咪」

S. Andrew Sweetum 的提案:人行了何等大事

05-1 端莊地蹲在她的貓砂盒中排便。她快速揮一揮腳,將排出物埋在沙子裡,然後走了出去。一道明亮的火光噴出,並焚燒了所有 DNA 痕跡。她喜歡不留痕跡。

她推開翻蓋進入會議室。當然,除了 -7 之外,其他 05 都在這裡。 -7 等不及要和與 Alpha Cat-auri 談判,甚至願意錯過這場會議。

她在整理自己的思緒時同時梳理了一下外表。在一聲短促的咳嗽後,她開口了。

「我們對最近資料庫篡改的調查揭露出比我們所預期還要糟糕的事情。」

其他的貓互相瞥了一眼,喃喃低語。聲音喚醒了小睡中的 05-9,接著他開始梳理自己好讓自己恢復意識。

05-1 繼續說話。「看起來我們的宇宙可能是另一個宇宙的副產物。我們只是一個構造體。」

她難堪地看著地面。

「一部小說,由業餘愛好者創作。」

05 們集體豎起了毛,發出嘶嘶聲。只有 05-2 沒有表現出驚訝,鑑於她在超貓而上學方面的背景,這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05-13 開口。「所以妳的意思是有一群貓正坐在某個地方,在另一個宇宙中,輸入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還有我們現在所說的一切?」

05-1 搖了搖頭。「不,比那更糟。他們是人類。」

照片資料庫:SCP-106

Cat106.png

老湯姆

SCP-4999:走入良夜

Charles Tabbington 三世,是隻流浪貓也是家族之恥,躺在倫敦一間寒冷而黑暗的排屋中,因飢餓而垂死。電力在幾天前被切斷了,而房東早就放棄了收取租金的任何一絲希望。

他的肋部隨著吃力的呼吸而起伏。他的思緒在狂亂的閃回中回憶了他的一生:早期的盜竊家禽生活、在跨哺乳類大戰中服役、伴隨著貓薄荷與發酵乳的艱苦生活。然後思考就變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他身後閃起了一道光。他虛弱地拖著自己的頭往身後看去。他的梳妝台上有一隻毛髮光滑的黑貓,點著了一堆貓薄荷。這隻陌生貓把煙吹向 Charles。

Charles 咧嘴一笑,即使是這樣的小動作,對於他衰弱的身體來說也是非常費力的事。他閉上眼睛,沉入床鋪。他心想,這就是死亡的感覺。

陌生貓跳下來,走到床上。它開始梳理 Charles,清潔多年來糾纏的毛髮。Charles 可以感受到多年來的污垢和塵埃脫離了他的身體,以及多年來的痛苦和精神折磨脫離了他的靈魂。

他死前最後的思緒,就是在這麼多年以來,他終於再次感受到潔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