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勒·富曼的展出:連體舞獅
評分: +11+x


連體舞獅

威猛功架!

形神俱備!

這是一隻靈活而又最生龍活虎的醒獅!



這種高超技藝是如何練成的?

各種特技是如何做到的?

想了解,就請各位來臨一睹廬山真面目!

張銘和張壽是一對崎型連體嬰,在經過血肉魔法師的融合後使他們和醒獅戲服獅頭融為一體。為我們帶來普通舞獅團訓練多少年都無法做出的高超特技!

僅限一日!

今個星期日(年初二),下午1點,在台灣玄羅宮。
 只演一場,唯一機會!各位客倌萬勿錯過!預祝各位身體健康,金玉滿堂!

以下是一本名為《馬戲團的起源:赫曼•富勒的奇人們》的出版品的一頁,其中出版商和作者的身份均未知。而其零散的頁面,都被插入到世界各地的圖書館裏,關於馬戲團主題的書籍中。這種傳播行為背後的個人或群體是未知的。

連體舞獅

關於馬戲團

我們會給富勒先生表現的原因是……其實也沒有別的原因,因為我們真的沒有好去處了。想想看吧,如果你有一個哥哥或者弟弟他和你共用同一條長達兩米半長的,打橫的脊椎,但卻有著獨立的頭部和四肢,這種人誰會想要?就我們有記憶以來我們已經沒有父母了, 一直以來都靠行乞。

但有一天晚上,當時的富勒先生剛從台灣表演員和朋友在酒家吃完飯。他意外看到了我們, 他當時就問了一句說有沒有興趣跟他們打工,包三餐住宿,我們也就當然立刻答應了。不過他說要和他打工就要我們去先做一個手術,我們也立刻答應了這個要求。

可能是因為喝了點酒的關係吧,又或者是因為他那天表演賺了大錢。他特別開心,他先把我們兩個接了上去賓館好好睡一覺,明天就馬不停蹄的帶我們去到帳篷裏了。

帳篷裏住著一個怪人,他的身體紋上了大量讓人感覺怪裏怪氣的紋身。富勒先生低聲地去和那位怪人竊竊私語了幾句,然後他就出去帳篷外了,但那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已經暈了。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們的身體背後好像已經多了點東西-居然是一件舞獅的戲服。最初我們想嘗試將他摘下來,但卻不行, 每次嘗試就感覺到十分疼痛就像這是自己的身體一樣。到最後我們才知道,現在這件戲服就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了,上面的閃光鱗片又或者鰭甚至都可以根據我們的意願晃動。我們問富勒先生這是什麼情況, 他說這是大阿恩的神蹟向我們顯現了,這次我們成為了天底下最好的舞獅良才。

經過三年的訓練,我們終於迎來了第一次表演。那一次是新年的開年慶祝,我們的表演叫人大呼過癮,居然可以騰空旋轉360度跳起再站回木樁上,每一次的跳躍,每一次的移動和腳步都受到了觀眾的愛戴和無盡的掌聲。然而,這只是開首……

當我們稍微的揭開了一下我們那屬於身體一部分的戲服讓他們看的時候,全場都尖叫了!一種恐懼瀰漫於整個表演場地中,但短暫的恐懼過後卻是更大更純粹的掌聲!站在後台的富勒先生立刻衝了出來,迎接著觀眾們的狂歡與驚訝。我們三個最後一鞠躬,表演圓滿落幕。

我喜歡這種感覺,由最落寞的乞丐,被人唾棄,到成為世界冰山一角處的明星。這成為了我們的動力,我們一天一天的鍛鍊自己的技術,一天一天的推進舞獅的極限。請各位期待下一場更瘋狂更驚奇更獨一無二的表演吧!

399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