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把戲(或:青年文化殺了我的狗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3+x


兩週以前⋯⋯

在不存在的設施裡面的未命名車庫裡,一隻狗正試著維修液壓伺服電機。

他抬起自己的腳,在特製的鍵盤上敲敲打打。那台鍵盤是他在他的實驗室更大、有更多資源的時候組裝的。機器手臂重新組裝起機器並將其裝入幫浦裡。

那個過程很慢。非常的慢。那隻狗還記得自己領導著基金會主要部門的那段時間,距今僅僅不到十年。那時,研究和研發部門可是基金會裡最令人興奮的地方。新發現如旋風般飛快出現,而他就在暴風眼中間:他是基金會的其中一位明星、是充滿活力的研究員,連遭到非自願地變成一隻狗都無法阻攔他的步伐。

九年以前,基金會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代號:「Kain Pathos Crow」。

九年以前⋯⋯

他伸展自己的腳,因臀部的痛楚而嗚咽。(「關節炎。」他的獸醫如此告訴他。「我會試試注射葡萄糖胺,以及給你止痛藥,避免真的太嚴重。但這問題對這品種來說並不少見。」)他按下按鈕,量測錶上的指針開始提升,並浮在他知道是紅色的線附近。

突然有東西裂開了,使警報器不斷鳴叫。液壓液體從機器的連接處噴發出來,潑到了車庫遙遠的牆上。

狗狗生氣地對著鍵盤吠叫,並用前腳用力拍壓黃色的大按鈕。壓力下降了,液壓液體也不再噴濺。

「還在試著修好那老東西?」一道殷勤的聲音詢問。

男人正走進房間裡,提著用編織的尼龍線製成的小小提袋,裡面裝著一顆西瓜。那隻狗非常驚訝,畢竟不常有訪客會來到這裡。也許又是Mann博士和Lament特工,打算拉他一起去 另外一場計畫不全的任務⋯⋯不。那聞起來不像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位。

然後那隻狗看到訪客有著一股柴郡貓的大笑容、看著就痛苦的眼睛,還有對他的醜臉來說太大的鼻子。

「Clef。」Kain Pathos Crow教授說。

「Crow。」Alto Clef博士將西瓜放在附近的桌子上,不留情地用手臂清空上面原本放著的那一團電線跟電晶體。「你還有那個超讚的雷射切割東東嗎?」他詢問。「用那個比用刀切簡單多了。」

「把它放在那邊的工作桌吧。」Crow教授說。「我來設定切割機。」

Clef照做,而Kain在一大堆的冗雜小裝置中翻找著,直到他終於找到他的目標:旁邊隨意貼著危險:雷射貼紙的灰色大箱子。「你可以幫我裝到機械手臂上嗎?」Kain詢問。「可以的話我會自己來,但你知道,我沒有大拇指。」

「可以啊。」Clef說。「電源插在這裡?」

「嗯。」Kain說。「你可能要纏一些布膠帶才能裝得很穩固。插接裝置一段時間前壞了,我還沒有時間修理。」

「還沒有時間,還是沒有打算?」Clef詢問。他稍微挖了挖布膠帶的末端到它鬆開,然後他將其緊緊地捆住雷射切割器連接到機械手臂的地方。「時間似乎不是以前會阻止你的東西。」

「我以前有一整個部門。現在我得自己做所有事。」Kain說。他被允許使用一些機械設備協助自己,他非常感恩——助手稀少的狀況有時變得越來越尷尬,特別是習慣了他不尋常外觀的助手被調走的時候。

他用前腳在巨型觸控板上滑來滑去,將螢幕上的瞄準指示器對準西瓜的影像,然後開始撰寫機械手臂的動作指令。「有可能更糟,」他承認。「我有可能會在狗窩裡,或是收容所裡,等著被安樂死。」

「他們不會那麼做。至少不會對基金會的英雄之一這麼做。」

「哈,英雄。」Kain苦澀地說。「最近可沒多少英雄留在基金會了。」

「也沒那麼多神經病了。」Clef指出。「而且你讀收容報告時,還不用翻過好幾頁以為自己的話很重要的批評者所寫的無用評論。」他從桌前退後並拿起深色護目鏡,其中一邊有著小裂縫。

「那也是進步了,至少。」Kain承認。「幫我拿那個焊接面罩。」

Clef拾起面罩並掛在Kain的頭上,小心地將深色面鏡調整到狗狗的眼睛所在之處。教授在雷射上再輕點了更多按鍵,看了看模擬出的結果,然後按下了紅色大按鈕。

嗡嗡聲和臭氧的味道傳了過來,工作桌上出現了極為明亮的藍色光芒。在光芒消失後,西瓜已經被平分成了六片。

「嘿嘿,看起來還能用嘛。」Clef說。

「這是某種隱喻嗎?」Kain詢問。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對。」Clef拿起其中一片西瓜,並將另外一片放到了有裂痕的陶瓷盤子裡,就在Kain的床墊旁邊。灰色鼻口的黃金獵犬躺在了床墊上,咬了一口又甜又多汁的西瓜。兩位老朋友不發一語地坐著,在這段充滿友善的沉默中享受著自己的點心。

「還在試著讓那個運作嗎?」Clef邊詢問邊指向車庫內到處散落的部件,那都是某個龐然大物的一部分。

「右臀部的主要伺服電機受壓時不斷失效。」Kain說著。「如果我有足夠預算的話,我會重新打磨整個零件。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透過914拿原本的設計重新做一次。目前的話,我在嘗試各種不同的焊接跟填補方法。沒有一個有用。」他大口咬下自己的那片西瓜,不斷咀嚼著爽脆的果肉。

「那你可能要加倍努力了,」Clef說。「可能會有些有權有勢的大人物過來請你讓它再次運作。」

Kain停下了嘴巴。他刻意地瞪著正在將西瓜籽吐進生鏽咖啡罐裡的Clef。「好啦,你這個狡詐的混蛋,」狗狗低吼。「你知道什麼你還沒告訴我的事?」

Clef將手上的西瓜皮丟回工作桌上,並再將兩片西瓜拿給他自己和教授。「昨天有一場事件。」Clef說。「在Site-17,代號暴風暮光Tempest Twilight。未知的外部勢力進攻了設施。有傷亡也有幾場收容失效,其中一個是SCP-105。」

「Iris嗎?所以Dantensen的願望成真了,願他安眠。」Crow傷心地說。「我不覺得會有人追她,畢竟他們將她的照相機鎖在保險箱裡了。」

「105沒有逃跑。」Clef說。「她從犧牲特工的屍體上撿起了一把手槍,並幫了維安團隊反擊入侵者。」

「Iris?撿了手槍並反擊?那個內向的小女孩?」

「她不再是內向的小女孩了,Crow。」Clef說。「九年的時光會讓你改變。被鎖在牢房裡的九年時光會讓你改變得更多。但重要的是,就算沒有照相機,105依然是有用且有能力的資產。她忠於看守自己的人們,就算是逃出去的天大機會擺在眼前也一樣。所以現在高層打起主意了,有些指出我們開始落後,更何況我們還擺著一大堆沒有好好利用的資產。總有一天,其中一個會想起我們讓Bowe上將嘗試的小小實驗,那個我們全力掩蓋的、基金會史上以來最糟的點子⋯⋯」

「潘朵拉之盒。」Kain說。

「賓果。」Clef說。「然後他們打算找我們這些參與第一次並存活下來的老頭,並叫我們再做一次。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打算怎麼回答?」

「在他們的鞋子上拉屎感覺是個合適的答覆。」Kain指出。「他們可是拋棄了我們。」

「他們有嗎?」Clef詢問。「如果他們打算拋棄我們,他們早就用Kondraki或Dantensen的方法對待我們了。」他露出陰險的微笑。「我們被封存了,Crow。我們就像是老舊的戰艦一樣被轉為博物館的展出品,但依然完整,以免他們需要我們再次踏上戰場。但與舊戰艦不同,我們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被重新啟動。」

兩位老朋友邊考慮邊在沉默中咀嚼西瓜。

「⋯⋯去他們的。」Kain終於開口。

「是啊,去他們的。」Clef同意。

「我們曾經依他們所想行動,像一個好士兵一樣遵守命令。我們得到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Clef同意。「他們把我們像擤過鼻涕的衛生紙一樣丟進了垃圾桶。」

「我絕對不會再淌他們的政治跟計劃的渾水了。」Kain說。

「我不想再殺人了。」Clef冷酷地說。「我的手上不用再增加就已經有夠多血了。」

「所以我們要說不。」Kain說。

「我們要說不。」Clef同意。

Clef擺弄著手上吃到一半的西瓜。Kain教授刻意地盯著西瓜皮上的綠黃條紋。

「⋯⋯他們會用她威脅你。」Kain終於開口。

「而他們會提供你絕不可能拒絕的東西。」Clef指出。

「到頭來,我們想要什麼根本沒有意義。」Kain說。「那些人偶師把我們綁上了繩線,而我們會如他們所願行動。」他用自己灰色的口鼻將已經吃完的西瓜皮推遠。

Clef大口咬下手中的西瓜。他的笑容變得如鯊魚一般。「那我們最好在過程中盡可能地榨乾他們。」Clef說,果肉和果汁從他半滿的嘴巴裡噴出。


幾天後,當他的獸醫來視察他時,那隻狗正在將液壓伺服電機重新裝進外觀如蛋一般的巨型機器人裡。

「你好啊,教授。」男人說。禿頭的他大約五、六十歲,穿著實驗袍並提著醫療包。

「嗨,Cog。」Kain說。

「你今天覺得怎麼樣?」Gears詢問。他打開包包並開始將儀器和醫療用品擺在桌子上。他的語調平淡、聲音毫無感情。對他人來說,他的舉止看似非常冷淡。

Kain知道得更多。Gears一開始不是讀獸醫的,但就在Kain被限制在這個設施裡之後,Gears某天突然宣布他已經攻讀並完全學習了獸醫學的所有知識,並請求成為Kain的個人醫師。管理層同意了。

像Gears這樣的人很少會做令人暖心的事。

黃金獵犬小心地爬到了低桌上,Gears便開始檢查:重量、尺寸、心和肺部聽診。量脈搏、檢查淋巴結是否腫大、腹部是否有腫瘤或異常。牙齒、爪子、肉墊和四肢。「臀部僅僅稍微惡化了。」Gears咕噥。「葡萄糖胺似乎有效,會試試增加劑量。」他近距離觀察著Kain的臉部。「口鼻旁多了幾搓灰頭髮。」

「換句話說,對十五歲的狗來說還不錯,對三十五歲的人來說滿糟的。」Kain說。

「的確。」Gears冷靜地說。他放下自己的聽診器並拿起口腔鏡。「牙齦旁多了一些牙結石呢,」他說。「令人意外。」

「我的刷牙機壞了。我最近用潔牙棒。」Kain說。

「我建議把它修好。」Gears說。「現在,我來清潔你的牙齒。」

Gears仔細地將Kain的牙齒周圍累積的固體刮下,那段過程又長又無聊。就在他快清完臼齒時,有另外一位進入了房間。Kain並不驚訝。他已經預期這位訪客很久了。

那是一位中等身高的女性黑人,身著細條紋西裝。她有著捲髮,並保持著微笑。「Crow教授,我猜。」她說「以及Gears博士。我是O5-10。」

「餔,你才餔似。」Kain說著,他的話語因Gears的牙醫器材而變得類似咕噥。

女人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

「對餔起。」他等Gears將器具從他的嘴巴裡拿出來。「但不,你聞起來不像O5。他們都⋯⋯該怎麼說。總之你聞起來不像。」

「⋯⋯真是厲害。」女人說。「當然,你是正確的。事實上,我不是O5-10。真相是,我是她的替身。我叫做『Salt』。當然,這是最高級的機密。我並不需要告訴你們如果你們走漏風聲給任何人的後果,我相信是吧?」

「肯定。」

「嗯,當然。」Kain說。

「非常優秀。」Salt說。「既然這樣,我希望你們能開始研究O5議會成員周圍的異常氣息。當然,在你們各自的其他計劃之間。」她向黃金獵犬遞出一大疊的紙張。

「Cog?」Kain詢問。

「當然。」Gears博士接過那疊紙,幫Kain將它們整理好放進看起來像是樂譜架和縮影單片之間的機器裡。它嗡嗡、喀喀地叫,然後開始將紙張上的內容投影到大螢幕上,讓他這隻年老狗狗的眼睛能夠清楚閱讀。

都在這裡。蛋形行走器、動力套裝、音脈大砲、熱追蹤原子擾亂器、諧波擾亂杖。

還有一個。

奧林匹亞計畫。它的停止令人最為心痛。

太酷了,Kain心想,他的尾巴不自覺地搖擺。我們回來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